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血姬复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太乙大陆各大宗门人心惶惶,早在在广寒宫联姻之时,突然出现的孟秋雨放出狠话,带着殷苏赶往太魔域后,整个广寒宫汇聚的各大宗门强者便乱了方寸。代代心方跑果刻萧

    匹格昵赋眼循刻光以至于联姻之事也被搁浅,各大宗门前来观礼的强者带领宗门弟子便急匆匆返回了各自宗门。

    很快,这些宗门便得知了前去太魔域的镇宗强者出了事,留在宗门的灵魂印记纷纷熄灭。格格摇赋方提刻萧

    格匹价方跑循复萧而这些镇宗强者不是一宗之主,便是各大宗门修为最高之人,如今留在宗门的灵魂印记失去光泽,显而易见,这些强者都陨落了。

    能让如此多强者在太魔域陨落,那只有一个解释,便是血姬的道侣赶去太魔域,然后杀了这些强者。代定心跑跑果复赞

    代定心跑跑果复赞若不是得闻太乙大陆来了三名强者,各大宗门的镇宗强者都陨落在了太魔域,就连太乙宗的副宗主清灵子也在其中,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定匹逗赋方面合光一时间,各大宗门草木皆兵,既对失去镇宗强者感到悲愤,也对宗门面临生死存亡充满了担忧。

    太乙大陆第一八星宗门,也是唯一的八星宗门太乙宗当即传讯各大宗门,邀请这些宗门强者来共同商讨对策。定匹价跑方果复光

    代定摇润眼运考高于是太乙宗便汇聚了上百名太乙大陆的强者,这些强者不仅有各宗门的长老,也有独霸一方的散修强者,无一不是太乙大陆威名赫赫的人物。

    太乙宗作为太乙大陆唯一的八星宗门,传闻有一位御道后期的强者,那便是太乙宗的太上老祖太乙真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乙真人也被邀请来主持大局。量匹逗跑赋提持萧

    量代价方方提复什太乙宗道场内,太乙真人的出现,让前来商讨的各方强者安定了不少。

    量代价方方提复什若不是得闻太乙大陆来了三名强者,各大宗门的镇宗强者都陨落在了太魔域,就连太乙宗的副宗主清灵子也在其中,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各位太乙大陆的道友,今日将众位道友召集于此,便是为了商讨出对策,如何应付我太乙大陆将要出现的这场浩劫。”格量价跑赋运刻高

    格匹价眼润果复萧太乙真人银发长须,一身青色长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范,神色间也充满了凝重之色。

    若不是得闻太乙大陆来了三名强者,各大宗门的镇宗强者都陨落在了太魔域,就连太乙宗的副宗主清灵子也在其中,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格代昵方跑运合赞

    格匹心赋润提考萧事情是因为广寒宫的一名被逐出宗门的女弟子而起,各大宗门为了交好许天梭,几乎都派遣门人弟子参与了通缉追杀血姬的行动,只是让各大宗门都没想到,这名叫血姬的女修,竟然有一位修为强大的道侣,连太海大陆无音阁的阁主都陪伴而来,这种强者一旦被激怒,整个太乙大陆各大宗门都有可能被毁掉。

    事关宗门生死存亡,太乙真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量量价方眼提持赞

    量量价方眼提持赞殷苏没有开口,妖女向她承诺过不会伤害广寒宫,她便相信妖女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匹匹心赋跑运复赞“太乙前辈,我们各大宗门的强者都在太魔域陨落,显然那名姓孟的强者是个手段狠辣之人,他敢杀了各大宗门的强者,就敢对付我们各大宗门,如今太乙大陆强者齐聚,又有太乙前辈主持大局,我们一切都听从太乙前辈的意思。”一名御道中期的男修第一个表态道。

    其余在场的强者也是纷纷点头,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姓孟的强者,但也听说了广寒宫发生的事情,广寒宫的七长老在姓孟的强者面前,被一巴掌拍飞,那姓孟的强者修为绝对是合道境界的强者。定定心方方果复什

    匹定价跑方面复赞这种强者到了太乙大陆,那便是无人能招惹的存在,就算各大宗门的强者被杀,也没人敢生出报仇之心,现在摆在他们眼前的是,如何平息这位强者怒火,不给各大宗门带来灭顶之灾。

    “此事的关键之处都在那名叫血姬的女修身上,若是她在太魔域平安无事,那名姓孟的强者想必也不会大开杀戒。可如果她出了事,后果就无法预料了。”格定心方润面复萧

    格量心赋眼运考高太乙真人叹息了一声,摇头道:“各位道友要有心理准备,面对这种强者的怒火,愚也没有资格让他罢手,只盼天道不灭我太乙大陆,这位强者能够网开一面,不牵连甚广。”

    格量心赋眼运考高太乙宗作为太乙大陆唯一的八星宗门,传闻有一位御道后期的强者,那便是太乙宗的太上老祖太乙真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乙真人也被邀请来主持大局。

    太乙真人这番话顿时让整个道场内的修士心情沉重了起来,连太乙真人都如此悲观,这些太乙大陆威震一方的强者们面面相觑,有些人甚至感到了绝望。量格心眼赋循考赞

    量格价方眼果考萧而就在此时,太乙宗的护宗大阵传来一声剧烈的震动,整座太乙山都摇晃了起来。

    不好!有人攻击太乙山外的结界,上百名强者脸色剧变的同时,心中都想到了这一点。量定昵润润循持高

    定定心跑赋提刻赞太乙真人反应最快,第一个冲出了道场,随后人影闪烁,上百名强者纷纷赶到了护山结界之前。

    不过当他们赶到后,再次一声剧烈的晃动声中,护宗结界咔咔碎裂,一名银发青年手握黑色长枪,一脸煞气的凌空而立,在他身后则是四名容貌漂亮的‘女修’。代定摇眼跑循考萧

    代定摇眼跑循考萧“这位前辈,何故攻击我太乙宗的护宗结界,不知我太乙宗如何得罪了前辈。”

    匹匹摇方赋运复赞鱼海生任谁第一眼看到,也会认为是千娇百媚的女子,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是男人。

    太乙宗的护宗结界,那可是耗损了太乙宗几代强者,花费了不少天才地宝布置而成的结界,竟然被两枪轰的支离破碎,不仅在场所有修士脸色震惊,太乙宗上下更是心惊胆战。代量心润方果复赞

    匹量价润赋提考高尤其去过广寒宫的一些宗门强者和散修,更是一眼认出了孟秋雨,这不正是血姬道侣,那名姓孟的强者。

    在看到一身红衣,身上涌动着磅礴煞气的血姬后,广寒宫的几名强者眼睛都直了。匹量昵眼方提刻高

    定匹价方眼运复什尤其是宫主苏莺姬,脸色煞白,心中充满了担忧,将血姬逐出宗门是五长老殷苏所为,可答应与伊河圣宗联姻的则是她,强迫血姬成为印雾天的道侣,致使殷苏左右为难,将血姬赶出了宗门。

    定匹价方眼运复什“血姬仙子,我错了,我徒弟印雾天被杀,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血姬仙子,只要血姬仙子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行。”中年男修脸如死灰,此时那里还有一丝强者的威严,为了活命,他的尊严和傲气早就喂了狗。

    而她身为广寒宫的宫主,不但任凭血姬孤身一人离开宗门,在血姬杀了印雾天和许俊后,她更是以广寒宫宫主的身份告示了太乙大陆,血姬是广寒宫的叛徒,此事与广寒宫毫无关系,甚至她也安排了六长老蒙姬负责寻找血姬。格格心赋眼果考萧

    匹匹逗跑方面复萧只是为了不得罪伊河圣宗和许天梭,至于血姬的死活,广寒宫上下除了殷苏,没人放在心上。

    殷苏将血姬逐出宗门,也正合苏莺姬和其余长老的心意,没有宗门庇护的血姬,印雾天想要报复失去颜面的仇恨,自然也就不用再顾忌广寒宫,就算杀了血姬,或者将她掳走羞辱欺凌,也不会让广寒宫名誉受损。代格昵润跑运考光

    匹代心跑润提刻萧只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广寒宫所有人的预想,血姬竟然杀了印雾天和太阳城主的儿子,如今又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实力强大的道侣,广寒宫上下岂能不害怕。

    身为宫主的苏莺姬好歹也是御道中期的强者,此时竟然感受不到血姬的修为,却能感受到血姬的强大,尤其是血姬眼神中涌动着冰冷的杀意,她害怕了。定量摇润方提合高

    定量摇润方提合高“饶你一命?我在逃亡途中可是听说过,你徒弟被我杀了之后,你曾经说过,只要找到我,你会脱光我的衣服,让伊河圣宗无数弟子当面羞辱我以解心头只恨。如今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敢不敢再说一次?”妖女冷笑道。

    格格昵赋方提持赞“这位前辈,何故攻击我太乙宗的护宗结界,不知我太乙宗如何得罪了前辈。”

    太乙真人不认识孟秋雨,同样也没见过血姬,不过却也猜到了孟秋雨等人的身份。量匹价跑赋提刻萧

    格定逗赋赋提持萧同样感受到孟秋雨一行人的强大后,太乙真人心中震撼的同时,也只能故作糊涂了,而且以晚辈自称,丝毫不敢有任何不敬。

    他虽为太乙大陆第一强者,可是深知太乙大陆天地规则的残破,天地灵气的稀薄,他在太乙大陆算个人物,去了太海大陆,他也得夹着尾巴做人。格量心眼跑运复赞

    代代昵润赋循刻赞陪同孟秋雨前来的还有太海大陆四大仙王之一的无音阁阁主,不论是无音阁,还是云琉璃,他都没资格相提并论。

    代代昵润赋循刻赞太乙真人这番话顿时让整个道场内的修士心情沉重了起来,连太乙真人都如此悲观,这些太乙大陆威震一方的强者们面面相觑,有些人甚至感到了绝望。

    孟秋雨目光冷漠的看了眼太乙真人,冷笑道:“想必你就是太乙大陆传闻中的第一强者太乙真人,御道后期修为,的确比其他蝼蚁们强一。听说太乙宗召集了太乙大陆无数强者商讨如何来对付我,看来事情的确如此。你以为就凭你,也能让我忌惮吗?”格格价跑润循刻高

    代量逗眼方提持光哼,孟秋雨冷哼一声,黑色长枪指向在场所有修士冷笑道:“还是就凭你们这群蝼蚁,想要来阻挡我。”

    “前辈,您误会了,晚辈不敢有任何冒犯,之所以召集在场的道友前来太乙宗,只是想要商量如何来弥补我们所犯下的过错,只要能平息前辈的怒火,能得到血姬仙子的原谅,我们各大宗门以及整个太乙大陆的修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太乙真人躬身说道。量匹昵眼眼面持光

    格量昵方赋循持什“呵呵任何代价?你们自诩名门正宗,却是为了讨好许天梭,整个太乙大陆数以百万的修士追杀通缉一个修为低下的女修,你们可真是威风。”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沉声道:“我孟秋雨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但我有仇必报,尤其是有人欺负到我头上,你们逼的我女人走投无路,躲在太魔域依旧不放过她,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她已经遭到了许天梭的毒手。”格格摇赋润提合什

    格格摇赋润提合什只是为了不得罪伊河圣宗和许天梭,至于血姬的死活,广寒宫上下除了殷苏,没人放在心上。

    格匹逗赋润面复萧“你们这些名门正宗的强者,助纣为虐,眼睁睁看着许天梭折磨伤害我的女人,一个个无动于衷,他们死有余辜,我杀了许天梭,他们也在我的强迫下兵解轮回。”

    “这是他们迫于无奈做出的选择,也是为了保全他们各自的宗门。你们应该庆幸我的女人还活着,所以我也不会毁了整个太乙大陆。”量匹心润润面复光

    量格摇眼眼面复光上百名太乙大陆的修士噤若寒蝉,犹如聆听圣音一般,在听闻孟秋雨不会毁掉整个太乙大陆,他们暗自松了口气。

    这时他们也才知道,陨落在太魔域的各宗门强者,竟然是被孟秋雨逼着兵解轮回,他们能想象到那些陨落的强者有多么不甘心,若非为了保全他们各自的宗门,有谁愿意轮回。量量昵跑方面持什

    代匹价润赋面考什“我可以饶过大多数人,但我的女人却要了结一些恩怨,有些人罪无可恕,不杀难消心头之恨。”

    代匹价润赋面考什事关宗门生死存亡,太乙真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孟秋雨的话音未落,妖女身形一闪便到了孟秋雨身边,衣袖挥舞间,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向了人群,两名修士满脸惊恐的被妖女卷到了面前。格代昵赋润循刻萧

    匹匹摇跑方提刻高看到在妖女的杀意笼罩下,两名修士满脸恐惧,毫无反抗之力,在场的修士一个个心中充满了惊惧,尤其是不解,一个被广寒宫逐出宗门的女弟子,为何变得如此强大。

    “黄文秀,林树田,你们为了讨好伊河圣宗,将我的行踪告知了印雾天,在我杀了印雾天和许俊后,你们又追杀了我许久,甚至将我打伤,若不是我命不该绝逃过一劫,我早已死在你们的手里,今日,我也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绝望。”代定昵方眼面合高

    代匹昵润润面持什妖女眼里杀机涌动,强大的气势轰向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两人连开口的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便在妖女的气势下双双爆体而亡,化为了两团血污。

    不等在场修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妖女的神元大手再次挥出,人群中一道身影想要遁走,却是被妖女的气息锁定,那人满脸惊恐的被妖女拎住了脖子。匹定价赋跑提合高

    匹定价赋跑提合高“赵玉清,我可是记得你带着你的弟子印雾天去广寒宫撒野,不仅当场出言羞辱我师父殷苏,还威胁我嫁给你的徒弟印雾天,否则,你便会让我们师徒不得好死,你当时的话敢不敢再次说一番。”妖女一脸寒意的说道。

    匹量昵润眼果持萧“血姬仙子饶命,我愿意做出任何补偿。”被妖女再次抓住的是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修士,一脸恐慌的求饶道。

    “赵玉清,我可是记得你带着你的弟子印雾天去广寒宫撒野,不仅当场出言羞辱我师父殷苏,还威胁我嫁给你的徒弟印雾天,否则,你便会让我们师徒不得好死,你当时的话敢不敢再次说一番。”妖女一脸寒意的说道。格格摇跑眼运刻什

    定定逗赋眼提持高“血姬仙子,我错了,我徒弟印雾天被杀,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血姬仙子,只要血姬仙子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行。”中年男修脸如死灰,此时那里还有一丝强者的威严,为了活命,他的尊严和傲气早就喂了狗。

    “饶你一命?我在逃亡途中可是听说过,你徒弟被我杀了之后,你曾经说过,只要找到我,你会脱光我的衣服,让伊河圣宗无数弟子当面羞辱我以解心头只恨。如今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敢不敢再说一次?”妖女冷笑道。匹代摇方方运合光

    格格心赋眼循复高赵玉清张了张嘴,突然咬牙说道:“血姬仙子,如今伊河圣宗是我掌管宗门大任,只要你放过我,我将伊河圣宗的镇宗之宝山河卷书相送。”

    格格心赋眼循复高尤其去过广寒宫的一些宗门强者和散修,更是一眼认出了孟秋雨,这不正是血姬道侣,那名姓孟的强者。

    赵玉清的这番话说出,四周无数太乙大陆的修士脸色发烫,虽然他们也怕死,可也没想到赵玉清竟然如此没有骨气,数典忘祖,竟然为了苟活,连伊河圣宗的镇宗宝物都愿意拿出来。定定摇方眼果复什

    量定逗跑跑运持萧“伊河圣宗的镇宗之宝在你眼里是宝物,在我眼中却是垃圾,你这种恃强凌弱,卑鄙无耻的小人,杀了你那是替天行道。”

    妖女冷笑一声,神元大手凌空拍向了赵玉清,堂堂御道中期的强者,赵玉清同样没有反抗之力,便被妖女一巴掌拍成了血污,连元神都被轰成了虚无。定定昵眼润循复什

    匹代昵方跑运复赞轰杀了赵玉清之后,血姬目光冷漠的扫向了广寒宫众人,在妖女的目光下,广寒宫的苏莺姬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都眼神希翼的投向了殷苏,希望她说一句话,让妖女放过广寒宫。

    殷苏没有开口,妖女向她承诺过不会伤害广寒宫,她便相信妖女一定不会让她失望。量格摇方眼提持光

    量格摇方眼提持光能让如此多强者在太魔域陨落,那只有一个解释,便是血姬的道侣赶去太魔域,然后杀了这些强者。

    量代心方跑运合什“苏莺姬,你身为广寒宫宫主,为了宗门利益,可以不顾宗门弟子的死活,任凭我被师傅逐出宗门,我师父的行为,想必正合你意。这样我不论发生什么不测,哪怕是遭受到天地间最羞辱的折磨欺凌,也不会和广寒宫有任何关系。”

    苏莺姬脸色苍白,妖女的这番话正是她心中所想,此事被当面戳穿,顿时感到羞愧的无地自容。量匹价方润提刻光

    匹匹价方眼循合高“还有你,六长老蒙姬,你与我师傅素来不和,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打压我师傅,赵玉清带着徒弟去广寒宫提亲,正好给了你再次针对我们师徒的机会,你推波助澜,不顾我师傅的反对,说服了苏莺姬,答应了联姻,不就是想要让我离开广寒宫,少一个眼中钉吗?”

    六长老蒙姬同样满脸羞愧,更多的则是恐惧,妖女的手段狠辣,出手无情,她有些绝望。定格摇润跑果考什

    定量逗润润面持高“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因为我答应过师傅,不会为难你们,我只是为广寒宫无数弟子感到惋惜。翟玉婉宫主负伤后,整个广寒宫已经乌烟瘴气,为了保持宗门荣誉,你们也只能想到联姻这种办法,可悲可叹。”

    定量逗润润面持高“这是他们迫于无奈做出的选择,也是为了保全他们各自的宗门。你们应该庆幸我的女人还活着,所以我也不会毁了整个太乙大陆。”

    “从今往后,我血姬与广寒宫再无关系,当我师傅却心怀宗门,不愿意离开,我也不想求她。今日我当着太乙大陆无数修士的面警告你们,若是再有人敢伤害到我师傅,我血姬必让她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代量摇方眼运合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