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虚空危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等人只在太灵门逗留了一天,便踏上了回程之路。而这一次,他们是横穿虚空返回太海大陆,孟秋雨拥有极品神器飞船,一年之内也足以回到太海大陆。定定心润睡儿代面

    定匹昵赋讲讲匹面之所以要横穿虚空界面,是因为孟秋雨需要炼化吸收那条木属性神灵脉,凝结木本源珠,需要闭关。

    而血姬虽然炼化了封魔柱内庞大的邪魔力量,修为还并不稳定,她也需要稳固修为。匹代逗眼秀讲量循

    匹格价眼也儿代循云琉璃已经摸到了证道称帝的门槛,需要一个契机顺利渡劫,孟秋雨答应过她,自然也要给她创造机会。

    一旦他凝聚出木本源珠后,本源世界将再次完善,实力的提升,本源气息也会空前强大,这无疑是云琉璃感悟孟秋雨本源道韵的最佳时机,一举突破称帝几率也会变大。定量价方秀睡定面

    定量价方秀睡定面难道应该赞美血姬大嫂,说她能和老大大战六百回合,最后击败老大?小冰晶觉得应该是这样。

    代代逗润儿睡量运孟秋雨在极品神器飞船外布置了数道防御阵法,又在内舱之外打上了数道禁制,自然是要避免他在吸收木属性神灵脉的时候,木本源气息不会溢出,被虚空中流浪的修士察觉到。

    何况有鱼海生为他护法,孟秋雨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定代逗赋睡睡定果

    代代昵赋也儿代面一个月的时间,孟秋雨才将整条木属性神灵脉彻底吸收,感受到了丹湖内木本源力量的蓬勃浩大,孟秋雨便知道凝聚木本源珠应该是时候了。

    给云琉璃发出了一道讯息,很快云琉璃便进入了孟秋雨的内舱之中。代量逗方讲睡代循

    定匹逗方也讲定面“琉璃师妹,我会再次让你感受一次我的道韵气息,能不能帮你渡劫称帝就看你的造化了。”

    定匹逗方也讲定面妖女则是咯咯娇笑,挺了挺傲人的胸部,笑道:“好啊,我的确好久没有尝试过野战了,虚空中更是没有体验过,有本事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孟师兄,谢谢你。”云琉璃心性即使在淡然,也无法抗拒这种天大的机缘,美丽的容颜上流露出欣喜之色,感激的看着孟秋雨头。代匹心赋也睡格运

    定量摇眼也秀格面“坐到我身边吧。”孟秋雨摆了摆手,示意云琉璃靠的自己近一些,他在凝聚木本源珠的同时,身体四周也会再次形成一个本源空间。

    而在这片空间之内,将会形成一个本源气息漩涡,云琉璃不仅能吸收到孟秋雨溢散出来的本源气息,同时也能感悟到孟秋雨的本源道韵规则。匹量昵眼讲睡匹面

    量格昵跑讲讲匹提在这种清晰强大的规则道韵之下,如果云琉璃还是无法突破称帝,孟秋雨也就爱莫能助了。

    云琉璃也不扭捏,修道之人都很看得开,尤其是面对如此机缘之时,别说只是让云琉璃挨着孟秋雨近一些,就是脱光了衣服,和孟秋雨融为一体,只要能让她证道称帝,云琉璃也不会犹豫害羞。代格心方睡也量面

    代格心方睡也量面在这种清晰强大的规则道韵之下,如果云琉璃还是无法突破称帝,孟秋雨也就爱莫能助了。

    格量逗跑讲睡格提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盘腿坐在一起,一股淡雅芬芳的女性体香沁入孟秋雨的鼻息,本就因为丹湖内木本源力量的澎湃,让孟秋雨浑身热血沸腾,此时面对美艳绝伦的云琉璃,孟秋雨不免有些冲动,一张俊脸也变得涨红。

    感受到了孟秋雨的异样,云琉璃自然意识到孟秋雨胡思乱想了,俏脸上也莫名染上一抹红晕,似嗔似怪的轻横了孟秋雨一眼,轻声道:“孟师兄,你需要稳定心神,否则你会走火入魔。”定量摇润儿睡代面

    定定心润睡儿匹提“对不起,琉璃师妹,我失态了。”孟秋雨尴尬的笑了笑,急忙让灵台保持清明,此时的确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刻,一旦凝聚木本源珠出现差错,他的丹湖极有可能被强大的木本源力量反噬,他的丹湖受创事世界也将出现裂痕。

    一道道浑厚的本源气息环绕在孟秋雨的四周,云琉璃急忙收敛心神,开始运功感悟修炼了起来。代匹价跑儿讲代果

    定量价跑讲秀格循而随着孟秋雨气息的逐渐强大,云琉璃对天地规则的那一丝不明也在抽丝剥茧,逐渐变得清晰,通明。

    定量价跑讲秀格循“小薇,小柔,二十多年不见,你们似乎忘记了咱们家的家规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们知道,胆敢调笑一家之主会受到什么惩罚?”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目光还不怀好意的在两女身上乱瞄。

    她知道自己把握不住这次机会,这一生都将难遇这么好的机缘,而她同样感激孟秋雨,在孟秋雨身边修炼,等同于分享了孟秋雨的一部分资源,她也在吸收木本源气息。量定昵眼秀讲匹面

    量匹价赋睡儿量循只不过比起孟秋雨炼化吸收的木本源力,现在溢出体外的这一丝气息,只是沧海一栗。

    对于大道的逐渐明悟,云琉璃浑身都感到一种轻盈,舒畅,她的修为在提升,道法境界也在逐步迈入一个新的领域,对于规则的感悟也是前所未有的通彻,这种愉悦的感受让她忍不住嘴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她感觉到自己要突破了。格定摇跑讲儿定运

    代定摇眼儿儿定循轰!孟秋雨身上再次爆发出一股浩瀚的本源气息,木本源珠成功凝聚而成,他丹湖内的神元力量也如沸腾的大海,汹涌的增长。

    在孟秋雨这浩瀚的本源气息冲击之下,云琉璃再次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愉悦的轻吟,紧闭的双眸豁然张开,气息在迅速攀升,她知道自己要突破了。匹匹价跑儿睡代果

    匹匹价跑儿睡代果感受到了孟秋雨的异样,云琉璃自然意识到孟秋雨胡思乱想了,俏脸上也莫名染上一抹红晕,似嗔似怪的轻横了孟秋雨一眼,轻声道:“孟师兄,你需要稳定心神,否则你会走火入魔。”

    定量摇方讲儿量面“孟师兄,我要渡劫了。”云琉璃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遁走,在飞船内舱之中,自然不是渡劫之地,而她要去寻找一个安全适合的虚空之地来迎接渡劫天雷。

    “海生,去帮她护法。”孟秋雨即刻给鱼海生传音,此时他还需要稳固修为,木本源珠的凝聚而成,他体内神元力量也达到了一个极限,他也需要将这股力量彻底掌控。格格逗赋秀讲定果

    匹量心润秀秀定提云琉璃要渡劫了,妖女和叶柔也从闭关内舱中走出,只是她们没有去帮着护法,而是承担起了保护孟秋雨的责任,此时的孟秋雨也容不得任何人打扰。

    掌控神器飞船的小冰晶也将飞船停了下来,陪着两位女主人守护在孟秋雨的房间之外。匹代摇方睡儿匹面

    匹格价润也秀格运一天后,孟秋雨房间的禁制打开,神清气爽,一脸笑容的孟秋雨走出了房间。

    匹格价润也秀格运孟秋雨尴尬之余,却是再次感受到了如今越来越少的温馨,不论是叶柔,还是妖女,经历了二十余年的离别,依旧保留着曾经的那份真挚,在他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娇蛮与醋意,仿佛在地球上一般。

    妖女眼里闪过一抹异彩,娇笑道:“老公,恭喜你修为再次突飞猛进。”代代价跑儿睡格运

    代匹逗眼儿也代运叶柔也是满脸开心的笑容,孟秋雨的实力越强,越有资本保护身边之人,以她现在的修为自然察觉不到孟秋雨到了什么境界,但她同样能感受到,孟秋雨比一个月以前更加的深不可测了。

    “这次我能修为再次提升,还多亏了云琉璃师妹,若不是她给我指明了一条赶来太乙大陆的艰险之路,我也得不到那一条木属性神灵脉。对了,琉璃师妹渡劫去了什么地方?”孟秋雨笑着问道。匹匹心赋睡睡量果

    定格心润儿儿定循“你也帮她实现了证道称帝的愿望,能让一个和你毫无关系的女人在你身边感受你的道韵气息,这可不是你孟大少爷的风格,莫非你喜欢上她了?”妖女一脸魅惑的笑道。

    “那云琉璃姐姐倒也的确漂亮,心性也很纯良,孟大少爷最喜欢美女投怀送抱,看来我们的姐妹团又要多增加一个位置了。”叶柔也头,一脸揶揄的看着孟秋雨。格定逗赋讲讲格面

    格定逗赋讲讲格面孟秋雨头,证道成帝的天雷之劫他没有经历过,却也知道十分惊险,若是没有充足的准备,或者是渡劫当中出现任何意外,云琉璃都有可能在雷劫中魂飞魄散。

    代代心润儿也量循孟秋雨脸色有些尴尬,他想到了和云琉璃面对而坐的时候,他的确有了一些冲动,对于美丽的女人,孟秋雨早已免疫,但云琉璃似乎又是一个例外。

    或许正是云琉璃的那份淡然平和,愿意与他共同冒险的心性,让孟秋雨对云琉璃有了一份好感。不过这种好感,还远远没有升华到爱上的地步。量匹心润讲儿定果

    量匹逗润秀睡格果孟秋雨尴尬之余,却是再次感受到了如今越来越少的温馨,不论是叶柔,还是妖女,经历了二十余年的离别,依旧保留着曾经的那份真挚,在他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娇蛮与醋意,仿佛在地球上一般。

    “小薇,小柔,二十多年不见,你们似乎忘记了咱们家的家规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们知道,胆敢调笑一家之主会受到什么惩罚?”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目光还不怀好意的在两女身上乱瞄。匹代逗跑秀睡代运

    量定价赋也儿匹提叶柔脸颊微红,轻嗔了孟秋雨一眼,笑骂道:“色狼,本性不改。”

    量定价赋也儿匹提“云琉璃师妹去了什么地方渡劫?为何我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呢?”孟秋雨瞪了眼小冰晶,这才皱着眉头问道。

    妖女则是咯咯娇笑,挺了挺傲人的胸部,笑道:“好啊,我的确好久没有尝试过野战了,虚空中更是没有体验过,有本事咱们大战三百回合。”格量价跑睡也代运

    定定价方也秀匹面孟秋雨的家规对于众女再熟悉不过,无非就是将她们拉回房间占尽便宜,让她们在情难自禁中求饶,孟秋雨才会心满意足的满足其鱼水之欢。

    三人之间的暧昧话题,私下里只有她们知道的夫妻情趣,一旁的小冰晶自然听的是一头雾水,还傻乎乎的说道:“血姬大嫂,你一定不是老大的对手,我敢打赌老大一定赢,根本用不了三百回合。”匹定逗方睡秀定面

    定量价润睡儿格循本来是想讨好老大孟秋雨,却不料小冰晶的话音还未落,两只脚丫子便踹向了他,小冰晶直接惨叫一声,被妖女和孟秋雨给踢飞了出去,滚落在飞船之上。

    “云琉璃师妹去了什么地方渡劫?为何我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呢?”孟秋雨瞪了眼小冰晶,这才皱着眉头问道。量格逗润儿儿定循

    量格逗润儿儿定循孟秋雨尴尬之余,却是再次感受到了如今越来越少的温馨,不论是叶柔,还是妖女,经历了二十余年的离别,依旧保留着曾经的那份真挚,在他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娇蛮与醋意,仿佛在地球上一般。

    量格逗眼儿秀定循“这里四周虚空乱流很暴虐,还不时有陨石横飞,鱼海生给我传回了讯息,他和云琉璃找了一处相对平和的虚空之处,在哪里帮云琉璃渡劫。”妖女回答道。

    孟秋雨头,证道成帝的天雷之劫他没有经历过,却也知道十分惊险,若是没有充足的准备,或者是渡劫当中出现任何意外,云琉璃都有可能在雷劫中魂飞魄散。量量心方秀讲定面

    匹代昵润儿儿代提在虚空中渡劫,本就是不得已的选择,自然是要找到一处空间稳定的场所。

    “小冰晶,启动飞船,我们也过去瞧瞧。”定定逗方秀儿量面

    格格逗跑讲睡量面冰晶呲牙咧嘴的头,屁颠屁颠的驱动了飞船,心里还是满心不解,为何老大要和血姬大嫂一起教训他呢?他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格格逗跑讲睡量面何况有鱼海生为他护法,孟秋雨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难道应该赞美血姬大嫂,说她能和老大大战六百回合,最后击败老大?小冰晶觉得应该是这样。格匹价眼睡睡格运

    格代价赋也秀代提神器飞船改变方向后全力飞行,几个时辰之后,站在船头的孟秋雨和妖女突然脸色微变,他们不禁感应到了云琉璃强大的气息,而在云琉璃的气息中竟然还有一丝微弱的木本源气息。

    云琉璃渡劫称帝,因为吸收了孟秋雨一部分木本源气息,此时自然是无法收敛她体内气息,而在这虚空之中不知道有多少虚空流浪的修士和虚空妖兽,孟秋雨二人能感应到,其他人也自然能感应到。格量价方儿也定运

    定格摇方儿讲代运“不好,小冰晶,让飞船加数。”孟秋雨厉喝道。

    小冰晶也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云琉璃正在渡劫,却是无法掩盖她的气息,木本源气息被任何修士感应到,都会赶来查探。格格摇方也秀量面

    格格摇方也秀量面她知道自己把握不住这次机会,这一生都将难遇这么好的机缘,而她同样感激孟秋雨,在孟秋雨身边修炼,等同于分享了孟秋雨的一部分资源,她也在吸收木本源气息。

    量定昵跑也讲格面云琉璃的身上既然能散发出木本源的气息,任何人都会猜测她的身上可能有五行宝物,必然会乘机抢夺。一旦鱼海生无法震慑,云琉璃遭到围攻,渡劫中出现差错,必然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在神器飞船急速赶往云琉璃渡劫之地时,孟秋雨和妖女已经再次感应到了无数道强弱不一的气息,甚至还有妖兽的气息,而这些虚空中的强者皆是向着云琉璃渡劫的地方赶去。量匹心眼也儿代运

    格格摇跑讲儿量果孟秋雨的神色再次凝重起来,他虽然知道虚空流浪的修士一般都很强,可也没想到,他竟然感应到了五道证道圣帝强者的气息,这些强者的气息竟然丝毫不在鱼海生之下。

    虚空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证道圣帝的强者,孟秋雨疑惑之余,不免有些为云琉璃担心起来。量匹心眼儿也量循

    定代价跑秀儿匹提此时在虚空一块巨大的陨石之上,鱼海生同样神色格外的凝重,看了眼前方禁制保护中盘腿而坐,正在迎接第五道天雷轰顶中的云琉璃,他浑身散发出了强大的气息,手中也祭出了三叉戟。

    定代价跑秀儿匹提冰晶呲牙咧嘴的头,屁颠屁颠的驱动了飞船,心里还是满心不解,为何老大要和血姬大嫂一起教训他呢?他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上百名修士纷纷出现在了陨石之前,在另一侧还有数名幻化人形的虚空妖修,这些虚空妖修虽没有证道称帝,但个个修为都在合道大圆满的境界,远比一般的合道大圆满修士要强大。格代昵润睡睡定果

    格代价方睡秀匹运这些修士最低修为的也是御道大圆满,大多数都是合道境界的强者。

    另外还有五名气息不在鱼海生之下的男女,因为鱼海生爆发出来的强大战意,这些虚空修士和虚空妖修倒是没有人敢冲上来。格量摇赋也儿匹果

    代匹心跑秀讲定果“各位道友,我朋友正在渡劫称帝,我希望你们速速离去,不要打扰她,否则可就不要怪我的三叉戟无情。”鱼海生一抖手中的三叉戟,声音冷厉的对着四周众人说道。

    “好大的口气,本帝在虚空流浪了这么久,对于虚空中的强者几乎都认识,你们应该不是虚空流浪的修士吧?”五名圣帝强者中,一名鹰钩鼻,眼神阴郁的男子冷笑道。匹定价赋也儿格面

    匹定价赋也儿格面孟秋雨的神色再次凝重起来,他虽然知道虚空流浪的修士一般都很强,可也没想到,他竟然感应到了五道证道圣帝强者的气息,这些强者的气息竟然丝毫不在鱼海生之下。

    格定价跑讲儿代运“不是虚空流浪的修士又如何?如果不把我的警告当回事,等我朋友过来,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鱼海生一脸强势,此时也只能吓退这些人,就算孟秋雨赶过来,他也没有把握能应付这么多强者。

    而云琉璃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根本不能被干扰。格量价眼秀也定循

    匹匹价润睡秀匹面“呵呵,道友如此大的口气,不知你的朋友是何方强者?我们这些虚空流浪的修士,最近都去过万圣界拜会过万圣界的圣尊云焱前辈,莫非你的朋友还是万圣界的云家人不成?”一名相貌粗犷的中年男子哼哼笑道。

    鱼海生眉头微皱,心中更是有些不安,他一向都在太海界深海神宫之内,很少来虚空中游历,却也没想到虚空中竟然会出现这么多圣帝强者。定格价润也睡量面

    量格昵方也也格面而这万圣界又是什么地方?竟然也有人自称圣尊,他同样是海族圣尊,可明显他的修为比不上对方,就是眼前这几名圣帝,就不再他之下。

    量格昵方也也格面在虚空中渡劫,本就是不得已的选择,自然是要找到一处空间稳定的场所。

    “废话少说,你们到底离不离开?”鱼海生暗自给妖女发出了一道讯息,同时再次冷声道。代量心赋秀睡匹提

    匹定昵润睡讲代运“不离开又如何?”五名圣帝强者中,唯一的女修一脸寒霜的说道。

    “不离开,那就死。”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两道身影突兀出现在人群前,孟秋雨手中的黑色长枪掀起一道道枪纹,直接轰向了那名冷傲女修。格量价眼秀儿格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