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联手杀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于曼圣帝果然信守诺言,带着孟秋雨返回坊市前,便高声说道:“贾道友是我麒麟山于家的朋友,任何人想要对付贾道友,便是与我麒麟山于家作对。”岗地不远克所所察毫鬼孤敌

    岗仇科仇克所战球帆学早所技于曼圣帝的话震慑住了不少修士,一些原本打算浑水摸鱼的散修以及实力低的队伍,权衡利弊后,打消了觊觎之心。

    不提孟秋雨四名圣帝实力不容小觑,孟秋雨以一己之力斩杀白元翁,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强者。现在又有了麒麟山出面,在虚空历练的修士自然多了一份忌惮。星不地远岗所所学帆仇封秘岗

    岗科不科岗由接恨我球情鬼所倒也不是所有修士会给于曼圣帝面子,整个虚空内势力繁多,不将于家放在眼里的也是大有人在,至少其余几名生死境三重天的圣帝强者,就各有来头。

    这些人虽然不会当面和于家撕破脸,却又各怀了心思,准备等孟秋雨几人离开后,在设法阻拦,杀人夺宝。最科仇科最接所恨故月闹星阳

    最科仇科最接所恨故月闹星阳小冰晶自然知道他现在不够人家一巴掌拍,不过有孟秋雨在这里,他也不能弱了气势,继续叫骂道:“小杂毛,少说大话,不敢出手,就哪里来滚回那里去,小冰晶爷爷不屑和你们动手。”

    星地远地最由陌球故酷秘月通于曼圣帝自然也是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不会将话说的那么满,以于家的势力,的确可以震慑一些人,可也无法在虚空称霸。

    “道友,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你要小心庞鄞州和许宏仙,这两人不仅背后有很大的势力,自身实力也很强,他们一定会等你们离开后阻拦,于家也不愿意得罪他们,至于另外的三名生死境三重天强者,我会想办法拖住他们。”最科地仇星由战察帆科吉科诺

    克仇科不星由所恨早阳封技由“于曼道友,你这份人情,孟秋雨记住了。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孟秋雨是性情中人,于曼圣帝能做到这一点,他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也不再隐瞒自己的名字,将真名告诉了于曼圣帝。

    若是五名生死境三重天的圣帝强者带头围攻他,就算是孟秋雨也没把握能全身而退,如今于曼圣帝帮忙拖住一些人,孟秋雨要面对的危险自然少了不少,这份恩情,孟秋雨自然十分感激。岗仇地不最接由察毫由战不吉

    最仇地不星接所术毫羽情敌技于曼点点头,孟秋雨将真实名字都告诉了她,显然对她不在有所提防,也显然出了孟秋雨光明磊落的本性。

    最仇地不星接所术毫羽情敌技于曼点点头,孟秋雨将真实名字都告诉了她,显然对她不在有所提防,也显然出了孟秋雨光明磊落的本性。

    “孟道友,一路保重。”于曼圣帝笑了笑,此地不宜久留,所以她也不在客套,孟秋雨等人越早离开越好,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闻讯赶来的强者也会越多。封仇不地封所由球故技指孤鬼

    封远科仇克接由学早孙岗方主“告辞,后会有期。”孟秋雨抱了抱拳,和鱼海生等人使了个眼色,一行人化作一道道流光远去。

    几乎是在孟秋雨等人离开的瞬息间,绝壁前也闪现一道道飞行法宝的光芒,不少修士追着孟秋雨等人离去。封地仇科岗接战球早冷月学显

    岗远地远封战由球故恨太闹术于曼圣帝也第一时间挡住了一名美貌女修,山羊胡老者和另外几名麒麟山的圣帝强者拦住了另外俩名圣帝强者。

    “雨思道友,庞鄞州和许宏仙是什么人,你心里很清楚,与他们合作绝不是明智之举。”于曼圣帝看着眼前的美貌女修说道。克远远远星所战察故接接帆所

    克远远远星所战察故接接帆所不提孟秋雨四名圣帝实力不容小觑,孟秋雨以一己之力斩杀白元翁,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强者。现在又有了麒麟山出面,在虚空历练的修士自然多了一份忌惮。

    岗远科地封接陌学早远战远封“于曼道友,你这是何意?现在所有人都猜测那几个修士身上有生命水,你想阻拦我,难道我天泉宗怕了麒麟山不成?”美貌女修脸色一寒,来这里的所有修士刚才都没有对孟秋雨一行动手,已经算是给了麒麟山和于曼很大的面子。

    若是于曼还要阻拦,那便是麒麟山有些不厚道了。星远不远最接陌恨我独战酷仇

    封仇远远封陌所学故鬼球最艘“不错,我们已经看在于曼圣帝的脸面上,没有及早将那几个人留下,于曼圣帝若是再行阻拦,莫非是要撕破脸不成?麒麟山虽然势大,但我们也不是好招惹的。”另外一名健硕男修冷声道。

    山羊胡老者微微皱起眉头,他和这些人的心思一样,也想要夺取孟秋雨手里的生命水。可是于曼圣帝是麒麟山的大小姐,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只能按照大小姐的意思,不仅放弃抢夺宝物,还要帮着大小姐阻拦其余人,山羊胡老者心里也很是不解。岗不仇地岗由所术故羽太接孤

    岗远地科星战由球毫术独术独“呵呵,各位道友,面对白元翁的时候,几位有几分胜算呢?”于曼圣帝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个银发青年,轻而易举的杀了白元翁,就是他身边的那名魔修女子,也实力很强,你们想要从他们手里抢东西,恐怕讨不到好处。”

    岗远地科星战由球毫术独术独“你找死!”庞瑾州的心性再是冷静,也被孟秋雨这番话气的满脸铁青。而许宏仙更是不顾一切祭出了一柄巨斧法宝,强大的斧意杀势凝聚,磅礴的道韵流转,空间都被这股恐怖的斧意凝固了一般。

    “何况有庞鄞州和许宏仙在此,就算抢到了生命水,你们也拿不到,冒着生命危险,只是为了便宜他们两人,几位道友又是何苦呢?”星仇不不岗接由术故孤考孤艘

    封科仇仇封战接学吉球技美貌女修和其余两名生死境三重天的圣帝对视了一眼,脸色缓和了下来,于曼圣帝所言不假,庞瑾州和许宏仙都来至于万圣界的云家,两人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十分霸道,生死境三重天的绝对强者,这里也唯有麒麟山的山羊胡老者彭寿能让他们有所忌惮。

    即使抢到了生命水,有这两人在,其他人也休想染指,毕竟两人代表的是万圣界云家,生命水这种宝物,就是云焱也不能不放在眼里。最地仇远岗由战术我秘鬼结早

    最地仇仇最由由恨吉后术地最有云焱这个虚空第一强者插手,任何势力和修士也没资格和云焱抢夺生命水。

    “既然如此,三位又何苦去冒险,只为了他人做嫁衣呢?那贾道友在虚空漩涡内救了我们姐妹一命,于曼恩怨分明,即使无法帮他对付云家人,可也要略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做到心中无愧。三位道友如果肯罢手,也算是小妹欠三位道友一个人情,三位认为如何?”星地地不最接接术我察远独主

    星地地不最接接术我察远独主若是于曼还要阻拦,那便是麒麟山有些不厚道了。

    封科仇不克陌所学毫技封艘美貌女修三人脸上的不悦渐渐散去,他们原本也不想和麒麟山发生冲突,如今于曼圣帝又道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能让麒麟山的大小姐欠一个人情,也算是不虚此行。

    “好,于曼仙子如此豪爽,这件事我们也就不再插手。”健硕男修抱了抱拳,第一个转身离去,却是从孟秋雨等人离开相反的方向。克地地不星陌所察帆仇故通

    最不地不岗接陌术我羽学陌方待三名圣帝离去后,山羊胡老者这才说道;“大小姐,虽然你的分析有道理,可我们麒麟山也未必就怕了万圣界云家,只要我们先下手为强,抢到生命水,就是云焱圣帝,也不一定会出面从我们麒麟山手中索要。”

    “彭护法,麒麟山云家没有忘恩负义之辈,那名贾道友有恩与我们姐妹,我们岂能恩将仇报。何况我有一种感觉,庞瑾州和许宏仙这次怕也讨不到好,那几位道友绝不简单。”岗仇远不星所战学帆术接科孤

    封不科不克所接术我月考技孟秋雨四人乘坐的神器飞船飞行出数百万里后,已经将不少追赶的修士远远抛开,却依旧有一些人紧追不舍。

    封不科不克所接术我月考技最先追来的二人,正是万圣界云家来的庞瑾州和许宏仙,两人在云家的地位也不低,如今得到了生命水的消息,他们自然是不愿意放过。

    孟秋雨没有亲自催动神器飞船,而是让小冰晶控制,小冰晶也领悟到了老大的意思,所以飞船飞行的速度是不快不慢,一直吊着后面追赶的修士。克远仇地最所陌学帆球恨独所

    封远科地封所由恨我独诺我后在一处虚空乱离十分狂暴的地方,孟秋雨吩咐小冰晶停了下来,随即孟秋雨丢出一些阵盘和阵旗,一个虚空封锁困杀阵布置了起来。

    在飞船停下不久后,第一个飞行法宝便追到了近前,是一个莲花状的飞行法宝,两名男修皆是生死境三重天的强者。岗科仇科岗战战恨毫方战酷技

    封不不仇星接由察吉孤帆察我看到飞船停了下来,这两名男修心中疑惑,倒也没敢靠的太近。

    孟秋雨一脸冷笑的站在船头之上,身旁则是妖女几人,这些人果然是不死心,不抢到生命水他们是誓不罢休。最科远仇最战接恨毫月吉显闹

    最科远仇最战接恨毫月吉显闹而与此同时,早已蓄势待发的妖女也祭出了天魔弓,黑色长弓化为一道血色弓芒,杀意锁定了许宏仙。

    岗远不远星所陌恨吉方主由酷孟秋雨自然不会一直逃下去,将这些人带入太海界,各大空间界面没有护界阵法,一旦被这些虚空强者发现了各大界面,那必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孟秋雨也不惜耗费时间,所逃走的方向都是远离太海界。因为他知道,一旦这些人在这里被杀,势必会有人调查自己等人的来历,找到太海界以及其他界面。封仇仇远岗接战球我仇仇主术

    克仇远地星由所学吉敌术考独“两个小杂毛,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追我们老大这么久,要是小冰晶爷爷修为还在,一巴掌就拍死你们。”

    不等孟秋雨开口,一旁的小冰晶便开始骂阵,这自然是为了讨好自己的老大,以他曾经的年龄,眼前两名活了几千年的男修,的确是小孩子一般。星地地仇克由接术早艘主所独

    岗不仇仇最战由察故后地帆若是小冰晶有上古时期的修为,这两名生死境三重天的圣帝强者,也的确不够他一巴掌拍。

    岗不仇仇最战由察故后地帆孟秋雨没有亲自催动神器飞船,而是让小冰晶控制,小冰晶也领悟到了老大的意思,所以飞船飞行的速度是不快不慢,一直吊着后面追赶的修士。

    最先追来的二人,正是万圣界云家来的庞瑾州和许宏仙,两人在云家的地位也不低,如今得到了生命水的消息,他们自然是不愿意放过。星不仇不克由所恨故鬼闹冷结

    岗仇地科最由由察早帆接阳最小冰晶的一番叫骂,顿时激怒了其中的白衣修士,脸色阴柔惨白的许宏仙冷喝道:“一个小小的灵宠也敢辱骂本帝,畜生找死。”

    小冰晶自然知道他现在不够人家一巴掌拍,不过有孟秋雨在这里,他也不能弱了气势,继续叫骂道:“小杂毛,少说大话,不敢出手,就哪里来滚回那里去,小冰晶爷爷不屑和你们动手。”克科地远最接所恨早秘故由独

    岗科地远克陌接察毫艘早接艘“让一个灵宠出面,难道贾道友就这么点本事吗?”一身青袍的庞瑾州拦下了要出手的许宏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有什么本事,你们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一直追到这里来,不就是想动手夺宝杀人,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意义。”封仇不仇星所所术早独通通岗

    封仇不仇星所所术早独通通岗“知道我最反感什么样的人吗?就是你们这种有贼心没贼胆的货色,明明包藏祸心,还要虚情假意。我也不认识你们,没什么事情与你们商量,有话就憋回去,有屁回家再放,要打就打,不打我们就先走了。”

    克不远远克接接恨早敌学结月孟秋雨已经猜到眼前的二人应该就是于曼圣帝提醒让自己留心的庞瑾州和许宏仙,显然二人来历不凡,只不过孟秋雨却不在乎这两人有何来历,只要敢打他的主意,任何人他都不会放过。

    脸色略显苍白的白衣修士,性格有些暴戾,轻易就被小冰晶激怒,此人不足为惧。倒是眼前这名身形微胖,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的青袍修士,显然是个城府极深之人,温和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可怕心机。封地远地克所由恨我学克星主

    星科仇不最陌由球早独技通月两人赶到这里却不急于动手,便是青袍修士不愿意冒险,他虽然看不出虚空中隐匿着困杀阵,但却已经起了疑心。

    而他想必也在等待后面追来的修士,多来一些炮灰,既能试探出孟秋雨等人有什么潜藏的杀招,也能给他们创造击杀孟秋雨等人的机会。星仇科远封陌陌术早技后冷

    星不科仇封所接学毫月诺月诺这片刻的时间,已经有数道飞行法宝离着这里越来越近,庞瑾州更是不会主动出手了。

    星不科仇封所接学毫月诺月诺庞瑾州已经看出了许宏仙的处境,此时也不再犹豫,领域轰向血海的同时,万道金光闪烁,他的法宝是长剑,一片剑雨轰向了天魔弓,试图为许宏仙挡下天魔弓。

    “这位贾道友看来是误会了,我们并非追赶道友为了夺宝,而是有些事情想要和道友商量。”庞瑾州呵呵笑道。克地仇远星接由球帆故太情结

    封仇远远岗由由学毫球星技克“知道我最反感什么样的人吗?就是你们这种有贼心没贼胆的货色,明明包藏祸心,还要虚情假意。我也不认识你们,没什么事情与你们商量,有话就憋回去,有屁回家再放,要打就打,不打我们就先走了。”

    孟秋雨冷笑一声,作势就要离开,庞瑾州想拖延时间,等待其他修士赶来,利用这些人围攻自己等人,孟秋雨可不会让他称心如意。岗地地不克由陌恨我秘后鬼敌

    克仇科仇最由由恨早秘主技独“你找死!”庞瑾州的心性再是冷静,也被孟秋雨这番话气的满脸铁青。而许宏仙更是不顾一切祭出了一柄巨斧法宝,强大的斧意杀势凝聚,磅礴的道韵流转,空间都被这股恐怖的斧意凝固了一般。

    看到许宏仙动手,孟秋雨的黑色长枪一抖,道道枪纹杀意激荡,狂暴的领域气势也轰向了许宏仙。岗远仇不星由所察毫独仇情帆

    岗远仇不星由所察毫独仇情帆脸色略显苍白的白衣修士,性格有些暴戾,轻易就被小冰晶激怒,此人不足为惧。倒是眼前这名身形微胖,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的青袍修士,显然是个城府极深之人,温和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可怕心机。

    最地地仇岗所陌恨我所陌方结轰!两股强大的领域气势轰在一起,虚空一阵扭曲塌陷,枪纹与斧影也碰撞在了一起,神元爆裂传来,孟秋雨的枪纹纷纷溃散,许宏仙的巨斧法宝凝聚出来的巨大斧影也黯淡了下去。

    不过这一交手,孟秋雨处于了弱势,暗淡下来的斧影依旧劈开了空间,可怕的杀意席卷,孟秋雨的领域也在斧影之下咔咔碎裂。封科远仇最由所察吉察显最主

    岗远科仇星接接球帆远太方后孟秋雨心中暗自惊叹,生死境三重天的强者果然没一个好对付的,这许宏仙的实力应该在白元翁之上,他若不出全力,还真的难以抵挡。

    眼看着斧影轰向孟秋雨,一旁的鱼海生祭出了三叉戟,一道雷光发出,本就渐临溃散的斧影被轰的分崩离析。封不科科克陌接学吉战帆毫

    岗仇仇科克所所学毫技方独鬼“宏仙,不要!”

    岗仇仇科克所所学毫技方独鬼于曼圣帝果然信守诺言,带着孟秋雨返回坊市前,便高声说道:“贾道友是我麒麟山于家的朋友,任何人想要对付贾道友,便是与我麒麟山于家作对。”

    许宏仙一招便让孟秋雨落入了下风,他不再有任何犹豫,全力鼓动神元,再次凝聚可怕的斧影攻向了孟秋雨,庞瑾州却是察觉到了不妙,只是开口阻拦晚了一步。岗科仇科星由战察我仇所指

    最科科仇克接由察早情由星仇孟秋雨要的就是许宏仙的轻敌之心,一道血色刀河卷动,孟秋雨的血魔刀出手了,整片空间都变成了血色世界,血煞气息弥漫,孟秋雨整个人也融入到了血色世界。

    在许宏仙神色微变之际,血海中一条黑色枪影突兀出现,破开了空间,带着狂暴的杀意卷向了许宏仙的眉心。最不仇地岗战所术故阳克球

    星远科不封战所恨毫故战月地而与此同时,早已蓄势待发的妖女也祭出了天魔弓,黑色长弓化为一道血色弓芒,杀意锁定了许宏仙。

    在妖女天魔弓的杀意锁定下,许宏仙终于脸色剧变,他的斧影没有劈碎眼前的血海,可怕的黑枪却是到了他的眉心,即使以他的修为能挡下这一枪,也不会轻松。克不科仇最战战恨我冷克艘

    克不科仇最战战恨我冷克艘可最让他恐惧的是,孟秋雨的杀招只是幌子,要杀他的人却是妖女,在天魔弓的杀意锁定下,他根本无法逃走。

    封仇不科岗由战学故科敌岗封可最让他恐惧的是,孟秋雨的杀招只是幌子,要杀他的人却是妖女,在天魔弓的杀意锁定下,他根本无法逃走。

    庞瑾州已经看出了许宏仙的处境,此时也不再犹豫,领域轰向血海的同时,万道金光闪烁,他的法宝是长剑,一片剑雨轰向了天魔弓,试图为许宏仙挡下天魔弓。克科仇仇星战所恨早鬼由由结

    岗远不远封陌陌球吉我情孤太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必杀许宏仙的安排,岂能让庞瑾州给破坏了,一道耀眼的金芒涌出,神魔合体下,轩辕剑浩瀚剑气爆发,庞瑾州的长剑法宝在轩辕剑气面前,顿时光芒暗淡,纷纷溃散。

    而云琉璃和鱼海生,也在此时发出了攻击,法宝光芒闪烁,一左一右攻向庞瑾州,只为牵制他一息时间,让孟秋雨配合妖女斩杀许宏仙。克远仇仇克所接学早不酷独月

    岗远远地岗所陌术毫独太月不庞瑾州无法再救援许宏仙,法宝长剑只能闪现万道剑芒挡住鱼海生和云琉璃的攻击。

    岗远远地岗所陌术毫独太月不咔!许宏仙凝聚的防御护罩被黑色长枪轰碎,长枪擦着许宏仙的面门而过,掀起一道血花,许宏仙的一只耳朵飞了出去。

    咔!许宏仙凝聚的防御护罩被黑色长枪轰碎,长枪擦着许宏仙的面门而过,掀起一道血花,许宏仙的一只耳朵飞了出去。封地远科星陌所球吉科吉秘帆

    克不地地最所接球早地仇毫考不等许宏仙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妖女的黑色魔箭已经轰在了他的眉心。

    识海炸裂,元神仓皇溢出,却是被黑色魔箭瞬间绞杀,许宏仙怒睁着双目,满心不甘的失去了意识。最仇科地岗战陌学帆由通独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