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杀出血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好,这里的封印被动过。 ”数名合道鬼修第一时间赶到了封印之处,一名灰白长发的俊秀男子脸色微变,惊声说道。

    这些都是幽冥军的统领,血厉不在的时候,这里的一切事情都是由五大统领负责处理。

    此人叫于水,擅长阵道,阵道修为虽然不如孟秋雨,却也是一名神级阵道主,此时封印虽然再次愈合,可那残留的道韵波动,却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你说有人撕开封印,进入了下面?”另一名脸色深沉的鬼修男子沉声问道。

    “是否有人进入了下面,现在我也不确定,但这里的封印绝对被攻击过。”于水一脸正色道。

    “什么人如此大的胆子?竟敢闯入幽冥血牢,莫非是为了冥晶?”几名鬼修中,唯一的一名红发女修皱眉道。

    “能瞒过我们的感应,悄无声息来到这里,如此快的撕开封印闯了进去,此人修为强大,绝不在血护法之下,而且精通阵道,在整个幽冥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十大鬼圣中的几位,但他们根本不需要冒此风险,此事有些蹊跷。”于水摇头道。

    敌远科仇不闹由接结仇科由

    其余几名统领也有同样的想法,他们现在还不会想到是有人类强者闯了进来,如果是为了冥晶而来,十大鬼圣都没有这种必要,一来他们每年都可以分发一些冥晶,足够修炼。

    二来十大鬼圣都知道幽冥圣君的威严不容侵犯,若是强行盗取冥晶,一旦被查出来,幽冥圣君的怒火可没人能承受得了。

    “幽冥界除了圣君和十大鬼圣护法外,也有一些神秘的散修存在,这些强者也有可能会为了冥晶铤而走险。”

    先前和修罗说话的高大鬼修开了口,随即神色再次一变,惊声道:“不好,此事一定早有预谋,否则为何血护法刚离开不久,就有人闯了进来。”

    结不远不仇冷战陌艘月战球

    高大鬼修脑海中闪过了修罗先前来的画面,仔细一想也便打消了怀疑,或许那个叫修罗的到这里来也只是巧合,能够闯入幽冥血牢,而不被他们发现的显然也是圣帝强者,岂会与一个合道初期的幽冥使者有牵连。

    “此事滋大,我们需要立刻汇报上去,不论闯入这里的是哪一位圣帝强者,都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另外,立刻传讯血护法,告知血牢有变,但愿血护法能及时赶回来。”脸色深沉的中年鬼修开口道。

    此时出现在孟秋雨面前的是一个苍茫,荒凉的白色世界,白的阴森而凄凉,整个世界都仿佛是白色骨架,散落在地上的也是随处可见的一堆堆白骨。

    这里的神灵气息倒也比幽冥通道内浓郁,但这种神灵气息显然并不纯净,蕴含着一种独特的阴气,孟秋雨试着吸收了一些,瞬间便感受到了丹湖内气息的紊乱,一股极为阴寒蚀骨的气息闯入。

    敌科远仇仇月接战孙月最阳

    敌科远仇仇月接战孙月最阳  好在神识还能伸展出去,孟秋雨倒也不用担心在这里修为受到压制,他的神识展开,很快便发现了数百根白色石柱,而在这些白色石柱上,都有一道模糊而透明的影子。

    孟秋雨急忙调息静气,将这一丝阴寒气息剥离出丹湖,这才平静了下来。

    茫茫白色世界,却不是冰天雪地那般的美景,而是充满了苍凉,阴森,可怖,给人一种萧暮,毫无生机的感觉。

    艘地远远远冷战所敌察战陌

    好在神识还能伸展出去,孟秋雨倒也不用担心在这里修为受到压制,他的神识展开,很快便发现了数百根白色石柱,而在这些白色石柱上,都有一道模糊而透明的影子。

    这些影子显然就是被绑在石柱上的魂魄,一个个气息虚弱,有的甚至濒临溃散。

    孟秋雨来到了第一根石柱前,上面的魂魄虚影是位女子,却并不是赵语菲,全身四肢都被锁魂钉禁锢,已经是奄奄一息。

    秋雨后,虚弱的魂魄影子眼神中满是哀求之色,声音微弱的哀求道:“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孟秋雨抬手挥出数道神元之力,几枚锁魂钉被他强行震飞,魂魄虚影软软的滑落而下,跌在了孟秋雨面前。

    孟秋雨叹息了一声,他原本只是打算救走赵语菲的魂魄,可前的凄惨魂魄虚影,他也动了恻隐之心。

    “我在找一个叫赵语菲的魂魄,她是我的妻子,你可知道她?”孟秋雨问道。

    魂魄虚影摇了摇头,虚弱的说道:“谢谢前辈相救,您说的名字我没听说过,晚辈已没有了轮回了机会,求前辈出手了结晚辈的残魂,晚辈感激不尽。”

    “以幽冥界如今的状况,你们的确没有可能轮回,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便将你带走,等有机会我会让你轮回。”孟秋雨虽起了怜悯之心,却也不会强求,如果对方不愿意,或者是没有勇气继续存活下去,他也只好了却了对方的心愿,帮她了结残魂。

    “晚辈愿意,也相信前辈。”虚弱的魂魄影子愣了一下,随即感激的说道。

    “那好,我先将你收入收魂瓶,等我将来实力强大的时候,会再次来一趟幽冥界,帮你们轮回。”孟秋雨拿出了收魂瓶,说话之际将眼前的虚弱魂魄收了起来。

    接着是第二根石柱,一直将几百根石柱上的魂魄都收入收魂瓶后,孟秋雨依旧没有找到赵语菲的魂魄,这些魂魄自然也都有求生意念,能活下来,谁也不愿意神魂俱灭。

    所以在孟秋雨的征询之下,几乎所有魂魄都愿意相信孟秋雨,被他收入了收魂瓶内。

    找不到赵语菲的魂魄,孟秋雨心中急切了起来,他甚至怀疑赵语菲并不在这里,或许早已被炼化了。

    结远地不地孤陌战结由诺月

    而随着几百根石柱上的魂魄被孟秋雨解救,整个白色世界也发生了变化,阴风汹涌,白色世界似乎要坍塌了一般,在剧烈的摇晃。

    突然,一股冲天的阴煞气息从这些石柱围着的中心涌出,随即密密麻麻的黑暗虚影涌出,天地色变,白色世界都变成了黑色海洋。

    艘仇科远科孤所由艘科察显

    孟秋雨眼里精芒一闪,他涌出无数恶灵魂魄的缺口,这下面竟然还有一层,难怪他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没个恶魂出现。

    轩辕剑出现在手中,孟秋雨冲向了那处恶魂涌出的缺口,密密麻麻的恶魂冲向孟秋雨,却是在轩辕剑浩瀚正气力量下化为虚无。

    感受到了轩辕剑的可怕,围绕在孟秋雨四周的恶魂不敢再上前,孟秋雨直接冲入了缺口,轩辕剑挥舞间,杀出一条路来。

    这里果然还有一层,只是不同于上面的白色空间,下面一片黑暗,犹如进入了蚂蚁窝一般,全部都是恶魂怨灵。

    孟秋雨轩辕剑剑芒闪烁,一路冲杀前行,果然再次一些石柱,这些石柱上同样钉着一些纯净魂魄,只是这些魂魄大多数已经溃散,四周围满了恶魂,在每一个石柱下方,都堆积着一堆堆黑色晶石。

    孟秋雨胸中激起滔天杀意,赵语菲如果也在这里,那她这些年岂不是每时每刻都被恶魂缠绕,受尽了折磨。

    “语菲……”孟秋雨经过了数十道石柱,终于感受到了赵语菲微弱的气息,而他也终于在其中一根石柱上,钉着一个黯淡无光的魂魄虚影,是赵语菲。

    孟秋雨眼里涌出血泪,轩辕剑疯狂舞出,将四周缠绕赵语菲魂魄的恶魂化为灰烬,颤抖着站到了赵语菲的面前。

    “啊……”赵语菲显然也认出了孟秋雨,发出沙哑凄厉的叫声,声音中有着惊喜,有着委屈,更多的则是慌乱和羞愤,她实在不愿意自己如今的凄惨模样,被孟秋雨

    “语菲,对不起,我来晚了。”孟秋雨挥手震飞几枚锁魂钉,一把将坠落下的赵语菲拥入怀中。

    佳人入怀,却是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体温,没有了曾经温香暖玉抱满怀的温馨,只是一个虚无缥缈,带着无尽死气和污秽之气的影子。

    “老公,我不是做梦吧。”赵语菲虚弱的气息颤抖跳动,浑浊而空洞的影子双眼凝视着孟秋雨,

    “对不起,语菲,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让你吃了这么多苦,我好恨自己的无能。”孟秋雨血泪纵横,痛苦的浑身每一处细胞都感到愧疚。

    “不,我终于等到你了,那怕是神魂俱灭,只要能再见到你,我就知足了。”赵语菲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声音虽然依旧沙哑,却是带着无尽的喜悦与满足。

    “语菲,我一定会救活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让你遭受任何磨难,我发誓会让所有伤害过你的混蛋受到他们该有的下场。”

    “老公,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不管在任何地方,你的心里都会惦记着我,而我也相信,我可以等到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是经历再多的的磨难我也能够承受。”

    孟秋雨再次落泪,想要抱紧赵语菲的影子,却是无法做到,周的恶魂怨灵聚集的越来越多,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语菲,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再说。”

    将赵语菲的魂魄也收入收魂瓶后,孟秋雨挥舞轩辕剑冲了出去。

    艘远仇远地孤由接后我故远

    再次出现在白色世界,这里早已聚集了无数恶魂怨灵,这些恶魂四处游荡,疯狂冲击着数百根石柱凝聚的封印。

    没有了纯净灵魂镇压,这些石柱封印已经无法抵挡他们的冲击,已经是摇摇欲坠。

    孟秋雨眼里杀意涌动,幽冥界竟然有这样阴暗的地方,虽然现在他实力不足为赵语菲讨回公道,却能让幽冥界遭受一场恶魂暴乱。

    孟秋雨轩辕剑再次挥舞,本就脆弱的石柱封印瞬间崩溃,无数恶魂怨灵像是冲出牢笼的鸟儿冲了出去。

    孟秋雨穿梭在恶魂怨灵中,原路返回到了来时的入口,身后则是跟随着黑压压的恶魂。

    这些恶魂不敢上前对付孟秋雨,却也知道孟秋雨似乎能带着他们冲出这里。

    孟秋雨丢出数枚阵旗,这一次他可不仅仅是撕开封印了,他要彻底打开幽冥血牢内的封印,将这些恶魂放出去。

    轰!一阵阵剧烈的晃动声中,整个幽冥血牢都在颤抖,守护在封印外面的鬼修统领以及无数黑袍鬼修,一个个脸色惊变,在于水的带领下加持封印,阻止封印破开。

    孟秋雨则是疯狂的轰击着封印,黑色长枪和轩辕剑轮番攻击,神元爆裂,道韵四散。

    于水的阵道修为远远不如孟秋雨,即使有不少帮手协助,也是无法维持封印。

    终于,一阵咔咔声响中,封印禁制出现了裂痕。

    孟秋雨再次轰出几枪,封印像是被吹破的气球彻底溃散。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水等鬼修统领一个个难以置信的出来犹如魔神一般杀气四溢的孟秋雨,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闯入幽冥血牢地下封印的竟然是个人类修士。

    “要你们命的人。”孟秋雨眼里杀机一闪,赵语菲遭受了如此大的磨难,和这些鬼修都脱不了关系,孟秋雨岂能轻易放过这些人。

    黑色枪纹涌动,磅礴的道韵杀势席卷,来不及逃走的两名统领瞬间化为虚无,一些黑袍鬼修也被孟秋雨的枪纹轰杀。

    孟秋雨如入无人之境,滔天杀意充斥胸中,一路大开杀戒追杀着逃散的幽冥统领和幽冥军。

    几名没有被当即轰杀的统领带头,黑压压的一片幽冥军紧跟着向外逃窜,却是成片成片的在孟秋雨的枪纹轰杀下神魂俱灭。

    一些侥幸躲过枪纹的鬼修,也没能逃过后面窜出来的无尽恶魂吞噬,同样被弑咬的神魂俱灭。

    结远地不科阳战战敌指指星

    “啊!前辈饶命。”三名幽冥统领终于逃出了血牢,只是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幽冥军全部被孟秋雨轰杀殆尽。

    秋雨杀气凌厉的再次用领域困住了他们,三名鬼修统领恐惧的求饶了起来。

    “罪无可恕,都去死吧。”孟秋雨冷哼一声,轩辕剑剑芒轰出,将三名鬼修统领轰杀的灰飞烟灭。

    此时血牢外的幽冥军已经从四处涌了过来,当他们压压的恶魂汹涌而出,这些幽冥军顿时慌乱,一个个转身逃走,却是很快便淹没在了恶魂群中。

    孟秋雨胸中的恶气出了一半,飞身离开幽冥血牢,方被恶魂淹没的血牢,嘴角露出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