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达成协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的话音刚落,前方禁制一阵波动,黑袍女修出现在了孟秋雨面前,眼神幽深的秋雨,淡淡的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结远科地孤所学秘结阳术考

    “在我的家乡,我也有一个势力,网络着不少活在黑暗中的人,他们遍布世界各地,听从组织的号令,只要有人拿出足够让我动心的利益,这些雇主的要求,我们都会为他完成,不管是什么大人物,大势力,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

    孟秋雨仿若在回忆,又似在诉说,眼神中闪现着精芒,直直盯着黑袍女修笑道:“我们这种人,被称为杀手,过着刀口舔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生活。”

    “不论是练道友,还是你手下的银发道友,十二花仙,就连仙露坊的所有伙计,你们的身上都有一种让我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久经杀戮形成的杀气。”

    孟秋雨扫了一眼站在黑袍女修身旁的两名冷漠女修,呵呵笑道:“一个经营皮肉生意的酒楼,从上到下的所有人却都是杀人无数,原本我还很疑惑,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们是同道中人,而仙露坊的一切都只是假象,是你们掩人耳目的一种手段而已。”

    练秦霜眼里杀机一闪,却也瞬间消失不见,缓缓点头道:“不愧是能让寒风和雪莹铩羽而归之人,你比我想象中竟然还要不简单,既然被你识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想和我谈一笔什么生意?”

    “你也比我想象中聪明,干我们这一行的,消息就是生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查清楚我的身份,显然练道友的势力并不小。”

    “而练道友也能在顷刻间权衡利弊,放下心中对我杀人灭口的念头,这是明智的选择。既然是同行,我就知道规矩,就算我们的生意做不成,我也不会泄露你们的身份。”

    “何况,练道友也心中有数,就算倾尽仙露坊所有力量,也未必能留得下我,招惹我这样一个人,对你们毫无益处。”

    练秦霜摆了摆手,示意两名冷漠女修退下,这才笑道:“难得遇到同道中人,不知孟道友是否有胆识随我进去谈谈我们的生意,顺便我请道友喝一杯仙露酿。”

    孟秋雨耸了耸肩,神元大手直接抓向了前方的虚无,一道禁制裂口凭空出现,孟秋雨笑着练秦霜,身形一闪便穿过了禁制裂口。

    练秦霜眼里闪过一抹异彩,这里的禁制都是她亲手布置,除非她允许,否则就算是虚空第一强者云焱来了,也无法做到像孟秋雨一样轻而易举的撕开一道裂口。

    不是孟秋雨的修为太强,而是说明孟秋雨的阵道修为不在她之下,甚至强过她,才能一眼里的禁制,也能挥手间轻易破开。

    孟秋雨用行动告诉了她,这里的阵法对孟秋雨毫无危险,他又为何不敢与练秦霜进入三楼内部。

    练秦霜将孟秋雨带入了一间格调清雅的房间中,随意眼房间,孟秋雨便判断出练秦霜是个喜欢清静,也喜爱干净的女子,房间内一层不染,任何东西都摆放的井然有序。

    而且房间内还有一些阵法模型,显然练秦霜没事的时候会推演,研习更高级的阵法。

    示意孟秋雨落座,练秦霜袍袖一挥,桌面上出现了一壶酒以及两个碧绿色的酒杯。

    孟秋雨也不说话,一脸笑容的秦霜斟满了两杯酒,鼻息间充斥着一股淡雅的芬芳,既有美酒的酒香,又混合着练秦霜的一抹体香,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颇为陶醉。

    “孟道友,这便是仙露坊最顶尖的仙露酿,道友可以随意品尝。”练秦霜轻声说道。

    端起酒杯,孟秋雨深深嗅了一口,一脸陶醉的赞叹道:“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曾经的往事。练道友显然是一个酿酒以及品酒专家,就连这酒杯也独具匠心。”

    练秦霜眼里闪过一抹异彩,嘴里喃喃自语道:“专家?孟道友的话语还真是有点意思。”

    “如果我猜得不错,仙露坊最顶尖的仙露酿,也唯有练道友亲自斟酒才会有机会品尝到。”

    孟秋雨一脸高深莫测的笑道:“在我的家乡,有一句名言,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吹,仙露酿色泽晶莹,犹如琼浆玉液,唯有这碧绿色的玉杯才能衬托出仙露酿的清醇。”

    “哦,道友果然是同道中人,你的这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吹很有意境,孟道友不仅修为不凡,阵道修为也高深莫测,而且还懂酒。”

    练秦霜美目中再次闪现异彩,颇有些好奇的问道:“孟道友又是如何断言唯有我亲自斟酒才算得上最顶尖的仙露酿?”

    “请恕我冒昧,练道友虽不是天香体,却自身带有一种天然独特的体香,与仙露酿的酒香融合,愈发让仙露酿的酒香清香扑鼻,沁人心脾。若非练道友亲自斟酒,自然缺少了这种独特的芬芳。”

    孟秋雨说话间轻轻抿了一口仙露酿,一种清凉的舒爽沁入喉咙,随即全身充斥着一股舒畅的暖意,能感觉到经脉中每一丝元气都活跃了一般,就连道韵也忽然清晰了不少。

    孟秋雨眼前一亮,忍不住感叹道:“好酒!”

    “孟道友才是品酒的专家,你是第一个喝到顶尖仙露酿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懂得此酒之人。”练秦霜点头道。

    艘不远仇月所术考敌科地鬼

    孟秋雨笑了笑,修道之人喝酒,几乎都是从美酒中感受道韵,神通,为了增加修为,几乎少有人真正享受喝酒本身这种惬意的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在地球上生活过的人,他自然更懂酒,享受喝酒过程的那种感觉,这一点自然和其他修士不同。

    “练道友,感谢你请我喝到这么好的仙露酿,我们言归正传,先谈谈生意如何?”孟秋雨再次饮下一小口,将话题转向了这次来的目的上。

    “孟道友既然已经猜出我们的身份,大家又是同道中人,就该知道,超出我们能力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做。”

    练秦霜眼神幽深的秋雨,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孟道友是想让我对付云焱,我练秦霜敢杀很多人,但也总有几个人无能为力,云焱便是其中之一。”

    “呵呵,练坊主,你有这样的猜测实属正常,不过你却并不了解我,有些事情我喜欢亲力亲为,云焱是我的目标,我不会假手他人。”孟秋雨呵呵笑道。

    “既然不是对付云焱,以孟道友的修为,另外加上麒麟山的于顶天,云家能给你们造成威胁的人不多。”

    “练道友想必也猜到了我们的目的是营救于曼仙子,有我和于老哥联手,云焱就算实力再强也留不住我们,可想要轻松救出于曼并不容易。”

    敌不地远月战术太孙由战考

    孟秋雨摇头道:“何况这其中还充满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这次云家和星罗宫联姻,星罗宫的人是必然会和云家共进退,如果再有其他势力插手,我们的胜算并不大。”

    “你是想要我帮你对付其他人?”练秦霜蹙眉道。

    “不错,我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让我们不惊动任何人进入天涯岛,这一点练道友想必很容易做到。”

    练秦霜点点头道:“说说你第二个目的?”

    “我们会先一步找到于曼仙子,设法营救她。在我们救出于曼仙子后,必然会受到云家和星罗宫强者的阻拦,我需要练道友和你的人去一趟星罗宫的驻地,星罗宫一旦遭到袭击,星罗宫的强者便不会留下继续帮助云家,我们杀出云家也会少一些阻力。”

    “这便是你的计划?”练秦霜突然笑着问道。

    “当然,在我的计划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需要提前知道于曼仙子被关在什么地方,这一点,我也需要练道友帮忙,你的仙露坊消息灵通,一定可以查到这件事。”孟秋雨正色道。

    练秦霜深深孟秋雨再次笑道:“让你们进入天涯山我能办到,寻找到于曼仙子的囚禁之地也不难,只是让我们去牵制星罗宫,你可曾想过,如果我们被困住,即使我能逃脱,但我的人也会损失惨重。”

    孙不地仇阳所学考孙陌太艘

    孙不地仇阳所学考孙陌太艘  “在我的家乡,我也有一个势力,网络着不少活在黑暗中的人,他们遍布世界各地,听从组织的号令,只要有人拿出足够让我动心的利益,这些雇主的要求,我们都会为他完成,不管是什么大人物,大势力,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

    “只要计划周全,在星罗宫的强者赶回去之前,你们完全可以安然撤离,我相信这一点你能做到。当然也不排除你所说的情况,危险和利益是相等的,我会拿出让你满意的利益。”

    练秦霜眼里闪现着笑意,点头道:“那我倒要先孟道友能拿出什么宝物,会让我心动。”

    孟秋雨早有准备,直接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了桌面上,开口道:“这里面有一些五行混沌之气,不知道这些是否值得练道友冒险一搏?”

    练秦霜眼前一亮,随即摇头道:“五行混沌之气的确是难得的宝物,但我也知道不久前很多人都在神兽林得到了五行混沌之气,我想要得到这么多五行混沌之气并不难。”

    孟秋雨再次一笑,又拿出一个瓷瓶放在了桌面上“加上这里面的宝物呢?”

    练秦霜拿起了第二个瓷瓶,拧开瓷瓶的一瞬间,她浑身一颤,惊得站了起来,又迅速封住了瓷瓶,眉宇间难掩激动之色,她怎么也没想到,孟秋雨竟然拿出了宇宙真髓这种宝物,而且瓶中不止一滴,而是三滴。

    “你竟然拥有宇宙真髓,这笔生意我接了。”练秦霜直接将两个瓷瓶收起,再次平静下来说道。

    “练道友是个爽快之人,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入天涯山,在进入天涯山之前,我需要知道于曼仙子的囚禁之地。”孟秋雨满意地笑道。

    “三天后你们就可以进入,不过我只能安排少数几人进去,再多了容易暴露。何况我也需要时间安排人手赶往星罗宫。”

    练秦霜再次端起酒杯笑道:“预祝我们合作愉快,道友豪爽的份上,我可以免费送你一个消息,你杀了星罗宫的弟子,星罗宫已经派人来调查此事,来的不仅有星罗宫两名护法,还有云家的一名护法,孟道友如果现在就走,还能来得及救下寒梅山庄和云海宫的两名天才弟子。”

    孟秋雨脸色微变,他没想到星罗宫和云家的人来的这么快。而练秦霜竟然知道一切事情,若不是与她达成了协议,她才不会在乎秦怡仙子几人的生死。

    “告辞!”孟秋雨没有再多说废话,身形一闪便冲出了练秦霜的房间,直接抬手撕裂了房间外的禁制,化作一道流光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