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杀云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焰火精晶是一种极其稀有的炼器材料,有着很不凡的功用,炼器中融入焰火精金能够增强法宝的韧性,除非对手实力强悍,或者是对方的法宝品阶更高级,否则法宝不会轻易损毁

    这种焰火精晶之所以稀有,是因为只有在一些火山中才能找到,而且没有几亿年的时间,火山中没有天阶火焰,也无法凝聚而成。

    奇异火种何其珍贵,何况还需要天阶火焰,能够找到的天阶火焰,如今都已经是有主之物,这种焰火精晶现在想要寻到已经是越来越困难。

    而穿过于曼仙子四肢的铁索竟然全部是用焰火精晶炼制而成,与其说是铁索,倒不如说是一根铁链。

    只是这根铁链,就算是极品神器法宝也无法轻易斩断,如果孟秋雨的轩辕剑可以掌控,凭借这种上古神兵,斩断焰火精晶炼制的铁链自然是轻而易举。

    但孟秋雨如今发挥不出轩辕剑的威力,血魔刀虽然也是超越寻常神器的宝物,可也差了一些。

    如今想要弄断这根铁链,孟秋雨想到的办法,也唯有无焰之火这个神级火焰。

    但无焰之火威力太强,即使孟秋雨可以掌控不让于曼仙子受到伤害,那种高温灼烤,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

    “孟师兄,我能扛得住。”于曼仙子轻咬着花唇,笑容凄美而温柔,孟秋雨能来救她,不仅让她意外,也让她深深感动,即使承受再大痛苦,她也不会怨怪孟秋雨。

    孟秋雨拿出几枚神级疗伤丹药让于曼仙子吞下去,随即控制无焰之火开始炼化其中的一截铁链,嗤嗤声响传来,整个铁链都瞬间变成了红色。

    于曼仙子紧咬着银牙,依旧难以控制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整张苍白的俏脸都被灼热映照的通红,通红的铁链在她的四肢灼烧,甚至散发出了血肉烧焦的味道。

    结远地科术科鬼酷冷独星后

    孟秋雨知道于曼仙子支撑不了多久,暗中告诉小火让它以最快的速度炼化,小火也拼尽了全力,只是它现在也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威力还没有达到圣焰,炼化这根焰火精晶炼制的铁链需要时间。

    秦怡仙子等人一脸的担忧和不忍,即使他们远离了孟秋雨和于曼仙子,依旧能感受到的可怕灼热,众人心中都无法想象,这一刻的于曼仙子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炼火灼烧也不过与此。

    十几个呼吸之后,于曼仙子身上的衣衫都开始融化,一阵阵白烟中化为灰烬,露出了她布满伤痕却雪白如玉的娇躯。

    曼仙子精赤的身躯,孟秋雨眼神中没有任何男女之欲,更多的则是心疼,他知道于曼仙子已经撑不住了,继续下去,于曼仙子的血肉之躯也会被融化了。

    “小火……”孟秋雨声音中带着寒意。

    “老大……,马上就好,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小火也急了,如果连焰火精晶都炼化不了,这也太让他没有面子了。

    敌不不远恨远鬼情阳艘仇我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拿出一滴生命水送入了于曼仙子的口中。

    浓郁的生机气息带着一丝清凉瞬间弥漫开来,于曼仙子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磅礴的道韵气息溢出,无焰之火的灼热已经无法让她感受到痛苦了。

    “生命水……”付云博惊呼一声,就连秦怡仙子,林海以及严雯慧都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秋雨,任谁也想不到孟秋雨竟然会拿出如此珍贵的生命水来帮助于曼仙子。

    鱼海生和云琉璃倒是没有任何惊讶,孟秋雨有此举动,他们并不感到奇怪,换做是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孟秋雨也会毫不犹豫拿出任何宝物来救她们。

    于曼仙子遭此磨难,全都是因为孟秋雨的缘故,以孟秋雨的品性,岂能让于曼仙子出事。

    于曼仙子怔怔的秋雨,她同样被孟秋雨的举动惊呆了,她原先就猜到孟秋雨得到了生命水,为此她还请求过孟秋雨,想要换取一滴,可孟秋雨不承认。

    她没有责怪孟秋雨先前对她的隐瞒,换做是她,也不会将生命水这种宝物拿出来交换。

    可是现在,孟秋雨为了救她,不惜冒险来到万圣界天涯山,竟然还给自己服用了一滴生命水,于曼仙子内心深处滋生出一种连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东西,很感动,很温暖。

    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回报孟秋雨这份恩情。

    嗤!……一声融化的嗤响,整条铁链化作一道红光离开了于曼仙子的四肢,孟秋雨瞬间打上禁制将这道红光收入真灵世界。

    于曼仙子从石柱上飞身落下,一滴生命水不仅让她伤势彻底恢复,就连道韵气息也凝实了许多,她的体内充盈着浓郁的生命气息,只要将体内的生命气息炼化吸收,于曼仙子可以肯定,她能顺利突破天人境的瓶颈。

    “谢谢你,孟师兄,你的恩情小妹无以为报,今后于曼这条命就是师兄的。“于曼仙子绝美的脸蛋满是羞红,感激的热泪盈眶,秋雨就要下跪使礼。

    孟秋雨一把扶住了于曼仙子,同时一件他自己的修士袍裹住了于曼仙子,近距离的曼仙子,才发现女人真的很美,柳月般清秀的弯眉,眼睛水润有神,尤其是小巧精致的花唇,此时吐气如兰,说不出的诱人。

    孟秋雨咧嘴一笑,拍了拍于曼的香肩,轻声道:“不用和我客气,你遭受的这一切伤痛,也是因我而起,你越是客气,我心里反而越感到不安。”

    “孟师兄,于曼师姐,现在可不是你们相互客气的时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才好。”秦怡仙子一向谨慎冷静,抿嘴一笑,提醒道。

    “不错,于曼,你刚刚服用了一滴生命水可不要浪费了,我有一个真灵世界,天地规则很齐全,神灵气息也很浓郁,不如你先进入真灵世界闭关,不要错过突破天人境的机会。”

    艘仇地科球远鬼方阳地克地

    孟秋雨自然知道一滴生命水对于修士的珍贵,即使天资平庸之人,服用一滴生命水也能修为突飞猛进,何况是于曼仙子这种天才。

    生死境突破天人境并不比合道圆满证道称帝简单,但以于曼的天资,想要借机突破成功的可能很大,错过了这次契机,一旦生命水的生命力量散去,于曼仙子又不知该何年何月才有这种机缘。

    “孟师兄,你们为救我冒险来此,我岂能自己闭关修炼,而让你们为我继续冒险。”

    于曼仙子连连摇头,她知道天涯山云家的强大,孟秋雨等人能闯到这里营救自己,不知经历过多大的风险,如今想要离开也绝非轻而易举,她又岂能为了修为提升,而不顾孟秋雨等人的生死。

    “你不用争了,你们所有人都进入真灵世界吧,我一个人反而更容易离开。”孟秋雨所有人笑道。

    孟秋雨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就算云焱来了,想要留下自己也没那么容易,何况云焱现在并不在天涯山,云家其余的强者,孟秋雨还没放在眼里。

    孙科地不术远鬼独孤酷考仇

    艘不不不学科鬼鬼冷远地结

    秦怡仙子第一个点头道:“孟师兄一个人的确更容易脱身,以我们的修为的确会拖累孟师兄。”

    艘不不不学科鬼鬼冷远地结  奇异火种何其珍贵,何况还需要天阶火焰,能够找到的天阶火焰,如今都已经是有主之物,这种焰火精晶现在想要寻到已经是越来越困难。

    其余人想了想,也都纷纷点头,见识过孟秋雨的强大,大家都明白他们与孟秋雨的差距是天壤之别,如果孟秋雨都无法离开,他们又能帮上什么忙。

    于曼仙子虽然知道孟秋雨实力很强,可也不敢相信孟秋雨连云焱都不怕,但众人的反应已经让她不得不相信,孟秋雨似乎很强。

    众人进入真灵世界后,孟秋雨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出了地牢,知道了于曼仙子被抓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孟秋雨心中早已杀意滔天,他已经不急着离开了,而是要去一趟天涯城,血洗云家。

    不将云家杀的血流成河,孟秋雨难消心头之恨。

    这本就是孟秋雨的个性,有仇必报,眼前能报绝不拖到明天。至于离开万圣界,孟秋雨从未担心过。

    孟秋雨刚刚走出地牢,神识中便感应到了数十道强大气息,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云家的人果然来了。

    最先出现在灵秀谷上空的是一个面白无须,身穿一袭白袍的中年男子,颇有几分儒雅,但一双犀利的双眼却隐现一丝阴冷。

    “你就是孟秋雨,小瞧你了,竟然能够炼化我的焰火链锁,你身上想必拥有神级火焰。”

    来人正是云丹,焰火链锁是他炼制的宝物,自然留有他的神念意识,如今他与焰火链锁之间失去了联系,他当然明白焰火链锁是被孟秋雨炼化了。

    “是我又如何?我已经等你们云家人很久了,你就是云家的秘密武器,什么狗屁阵道天下云丹吧。”孟秋雨眼里涌出一道杀意,他隐匿这几天,其实已经见过云丹,是云丹离开灵秀谷的时候,孟秋雨感应到了他的气息。

    只不过孟秋雨隐匿的太深,云丹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躲在灵秀谷附近而已。

    后仇地仇恨科方鬼闹战酷星

    练秦霜给孟秋雨的信息没有错,云丹果然已经是天人境六重天的修为,只不过也仅仅是天人境六重天中期而已,比起于顶天六重天圆满有着很大的差距。

    此时云坤带着云家的数十名圣帝也已经赶了过来,秋雨孤身一人,云家的这些强者纷纷散开,封住了孟秋雨所有的退路。

    孟秋雨却是根本没有在乎云坤这些人的动作,想要困住他,凭这些还没有资格,唯一与他有一战之力的也就是一个云丹。

    “孟秋雨,你杀了我云家数人,今日你休想逃离此处。”云坤一脸杀意,说话之际已经祭出了攻击法宝。

    “哼,就凭你们也想对付我,不自量力。”孟秋雨冷哼一声,黑色长枪祭出的同时,一枚阵旗也丢入了虚空。

    孟秋雨这几天隐匿在灵秀谷,已经不动神色的布置了虚空隐匿困杀阵法,就是为了对付云家的强者,此时云家数十名圣帝出现在这里,孟秋雨自然要利用阵法将这些人全部干掉。

    艘不远仇球仇方情阳闹独通

    在孟秋雨丢出阵旗的刹那,云丹便意识到了不妙,没等他出声提醒众人撤离,天地间风起云涌,无尽杀势席卷,所有人已经陷入了困杀阵内。

    这是孟秋雨如今能布置出来的最强阵法,融合了困杀阵以及幻阵,防御阵法多重阵法,就算是林慕雪和蓝梦影陷入进来,也难以轻而易举破阵离去,何况是云丹。

    云丹号称顶级神阵师,但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厉害一些的神阵师而已,比起上古时期的那些神阵师,他在阵道领悟上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他也仅仅是摸到了神阵师的门槛,以他天人境的修为,又岂能触摸到阵法的奥妙。上古时期的顶级神阵师,那一个不是轮回境修为的强者。依仗阵法杀同等级的强者不费吹灰之力。

    孟秋雨和林慕雪几世轮回,还没有恢复到曾经的修为,但他们毕竟是上古时期的大能,眼界就不同,对于阵道的感悟和认识远超云丹。

    陷入困杀阵内的云丹,不仅脸色大变,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他一向自以为自己对阵道的领悟在整个虚空都无人能及,可他竟然根本没发现这里居然有阵法。

    何况这种虚空隐匿阵法, 至少云丹目前想要布置起来很吃力。

    何况他已经感受到了眼前阵法的强大,融合了多重阵法在其中,这种对阵道的领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丹脸色凝重了起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探查出孟秋雨的修为境界。

    “我是一个你们云家惹不起的人,原本我不想对付你们云家,可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的底线,今日我会让你们知道,招惹我的后果,你们云家承受不起。”

    孟秋雨脸色冰冷,四周杀势与杀意凝聚,在他的阵法之内,这些人就是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他宰割。

    云坤等人也意识到了不妙,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阵法,不仅修为受到了压制,就连体内神元也隐隐受到了束缚,而他们还要分神抵挡四周席卷的强大杀势,现在的他们别说联手对付孟秋雨了,能否在困杀阵内支撑下去,他们都没有把握。

    “家的确犯了错误,以你的年纪绝不可能有这样的修为和对阵道的领悟,莫非你是哪一位大能转世轮回?”云丹神色凝重的问道。

    “知道就好,只可惜你没有机会后悔了。”孟秋雨冷笑一声,黑色长枪卷起道韵枪纹,滔天杀势撕裂了整片空间,天地间一蓬蓬血污飞洒,除了云丹勉强支撑了下来,云坤以及云家的其余圣帝全部被枪纹绞杀。

    云丹的防御法宝光芒尽散,虽然挡下了孟秋雨的道韵枪纹,却也吐出了一口鲜血,脸上除了震骇,便是绝望,他能感觉到孟秋雨的修为最多只是天人境四重天的境界,实力虽然很强,可也不比他强多少。

    若是两人公平斗法,他即使落败,孟秋雨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可他一时大意竟然落入了孟秋雨的阵法之内。

    在阵法之内,他的修为同样受到了压制,除了等死,他没有任何逃走的能力。

    云丹收起了防御法宝,脸色也逐渐平静下来,垂死挣扎没有任何意义,他反而能坦然接受。

    孟秋雨冷冷的盯着云丹,他能感觉出来云丹道心的深深创痕,自然也明白云丹已经是心灰意冷,一个自诩无人能及的阵道天才,突然间发现他只是井底之蛙,这种打击已经深深的摧毁了他道心。

    “杀了我吧,临死前能见识到你这种阵道强者,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云丹叹息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临死前他还要感受一下孟秋雨强大阵法的奥妙。

    孟秋雨没有多说一句话,黑色长枪一抖,道道枪纹卷向了云丹,他可以放过任何人,但唯独云家的人不想放过。

    整片碎裂的虚空除了漫天血污和一枚枚戒指,只剩下了孟秋雨一人,孟秋雨神元卷起一堆戒指,再次轰出一枪将灵秀谷摧毁,这才化作一道流光赶往天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