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叶氏母女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什么人?胆敢擅闯云家城堡。 ”

    孟秋雨没有隐藏任何气息,到了天涯城直接来到了云家所在的城中城,横空而立,磅礴的道韵气息覆盖了整座城堡。

    云家城堡内人影闪烁,数十名留守城堡的圣帝第一时间冲出了各自的洞府,开口说话的是一名天人境五重天后期的中年修士。

    孟秋雨眼神冷厉的扫了一眼云家这些圣帝,心中也是暗自惊叹云家的强大底蕴,灵秀谷他不仅杀了云丹,还有一个云坤,天人境四重天的圣帝也有几十人。

    而天涯城内竟然还有两名天人境五重天的圣帝坐镇,只不过比起寒风和雪莹来,这两人修为上差了很多。

    当秋雨的容貌后,在场的云家圣帝纷纷色变,孟秋雨恢复了本来容貌,云家这些人几乎都的画像,认出了他的身份。

    “你竟然敢来了云家城堡?莫非你杀了云丹老祖?”一名儒雅俊朗的青年语气颤抖着问道。

    这人正是云擎,深受云焱的虽然只是天人境四重天的修为,但却是云家管家的身份,云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操办,就连于曼仙子被抓,也是他安排的行动。

    云丹带着云坤以及数十名圣帝赶回灵秀谷,云擎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孟秋雨闯入了灵秀谷。

    原本以为云丹老祖和云坤出手,云家还有数十名天人境的圣帝,对付一个孟秋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孟秋雨竟然出现在这里,那毫无疑问,云丹等人出事了,这岂能不让云擎惊骇。

    “云焱的弟弟云丹,天人境六重天的修为;云坤,天人境五重天后期的修为,以及五十六名天人境四重天的云家圣帝,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们了,今日我要让云家血流成河,天涯城灰飞烟灭。”

    孟秋雨冷冷一笑,磅礴的道韵力量碾压,首当其冲的两名天人境五重天圣帝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双双倒飞了出去。

    这两名坐镇天涯城的云家强者,竟然连孟秋雨的气势碾压都挡不住。

    修为弱一些的圣帝,直接在孟秋雨的气势压迫下化作了血污,只有十几人幸免于难,却也没有一个人安然无恙,有的被轰入了洞府之内,有的连续吐出几口鲜血砸落在城堡中。

    而云擎已经被孟秋雨的神元大手拎起,一张脸惨白无色,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结远远仇察不情情冷羽所战

    “是你派人抓的于曼仙子吧?也是你送到云丹的灵秀谷,让他折磨拷问于曼仙子。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太轻松,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孟秋雨哼哼一笑,禁锢了云擎的神元和神识,直接在空中丢出几枚阵旗布置了一个困阵,将云擎丢入阵内轰入了一道无焰之火。

    他让小火不要急着烧死云擎,要让他在炼火灼烧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孟秋雨的道韵力量散开,所过之处一栋栋洞府建筑化为虚无,云家城堡内的子弟更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便纷纷被绞杀成齑粉。

    孟秋雨没有直接毁掉整个天涯城,而是要让天涯城内云家的象征建筑云家城堡先一步崩塌,处逃窜,惊呼哭喊的云家子弟一个个惨死,这让他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为了见证这一刻云家的毁灭,孟秋雨让秦怡仙子等人也离开了真灵世界,站在一旁观br>

    亲眼目睹云家城堡顷刻间化为废墟,秦怡仙子等人既感到痛快,又格外的震撼。

    堂堂云家,虚空第一强大家族势力,今日却遭此大劫,如果云焱在这里,必定气的会吐血三升。

    十几个呼吸间,云家城堡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浓烟滚滚,残壁断垣,犹如历经了一场炮火的洗礼,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屠城,这是孟秋雨给于曼仙子讨回公道的手段,而一个云家城堡还远远无法让孟秋雨满意,他还要毁掉整个天涯城。

    不过在云家城堡变成废墟之后,孟秋雨几人便感应到了浓郁的神灵气息从云家废墟下溢出。

    鱼海生眼前一亮,娇媚的笑道:“孟兄,云家可是虚空第一大家族,这云家城堡下,想必有不少好东西。”

    “好,你们负责将云家城堡下的神灵脉拿走,我把整个个天涯城毁掉。”孟秋雨哼哼一笑,毁掉云家的根基出了一口恶气,如果还能得到一些资源,那自然更加大快人心。

    就在孟秋雨再次凝聚道韵规则力量,要毁灭整个天涯城的时候,两道身影从远处而来。

    敌科科远术科方情孤吉艘毫

    孟秋雨眼神微微眯起,心中颇为疑惑,其中一人他自然认识,正是叶傲雪,另一名相貌平凡的中年女修,竟然也是一名天人境六重天的圣帝强者,修为不在云丹之下。

    中年女修相貌极为平凡,但浑身却有一种祥和,宁静,不染一丝尘埃的气质,如同一个得道高深,久居庙宇,不问红尘的神尼。

    孟秋雨曾经在师叔青莲神尼的身上感受过这种气质,当然比起眼前的中年女修来,地球上的青莲神尼自然没有那种仙韵。

    叶傲雪一脸惊讶的秋雨,神态恭敬的站立在中年女修身旁,没有说一句话。

    中年女修幽幽叹息了一声,一双清灵仙韵,仿佛能切的眼眸打量了几眼孟秋雨,声音既轻柔又平静的说道:“你就是孟秋雨吧?”

    孟秋雨从中年女修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敌意,雪的神态,似乎很敬重对方,于是抱了抱拳:“晚辈正是孟秋雨,不知前辈和云家有什么关系?来此是要阻止我吗?”

    “你的修为在我之上,这声前辈我承受不起,你是一个连我也的人,云家得罪你这样的人,遭此大劫也是命数。我叫叶知画,傲雪的师傅,不知孟道友能否的颜面上,放过天涯城无辜的修士?”

    孟秋雨微微皱起眉头,天涯城内的修士几乎和云家都有关系,虽不是云家子弟,但也算是云家势力,斩草就要除根,这是孟秋雨一贯的作风。

    似乎也孟秋雨的犹豫,叶知画再次轻叹道;“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云焱的道侣,算是他的结发夫妻,不过那是几千年之前的事情了。”

    “什么?您就是曾经被誉为虚空第一天才的叶前辈?”秦怡仙子此时惊呼道。

    付云博也是睁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原来叶傲雪是前辈的弟子,难怪她的来历没人知道。”

    孟秋雨也充满了好奇,刚才还没有察觉,不过此时他却是感觉到了,眼前的叶知画道韵气息虽然凝聚浑厚,但却身上带有一丝阴寒气息,虽然十分微弱,但却逃不过孟秋雨的感应,叶知画身上有伤,准确的说是中了阴煞寒毒。

    而且孟秋雨可以断定,叶知画所中的阴煞寒毒绝不是一天两天,寒毒早已侵入全身经脉,骨骼,甚至灵根都遭到了侵蚀,若不是她修为强大,一直压制着寒毒,恐怕早已道消身殒。

    作为上古时期的强者,孟秋雨自然了解阴煞寒毒的可怕,这种毒十分阴毒,可谓是修道世界第一奇毒,中毒者起先根本察觉不到,百年之后才会有影响。

    阴煞寒毒最先会破坏经脉,侵蚀骨骼,最后才会吞噬灵根**,犹如跗骨之蛆,彻底摧毁经脉,骨骼以及灵根,让修士变成废人,化作一滩寒水。

    可以说阴煞寒毒属于一种慢性毒,一年发作一次,发作一次修为减弱一些,需要用修为一直压制寒毒入侵,否则终日都会感到彻骨寒冷,生不如死。

    孟秋雨难以想象中了这种毒的修士会承受什么样的痛苦,叶知画所中的寒毒恐怕也有几百年了,以她现在的修为可以判断,几百年前的叶知画,实力更强,即使没有踏入轮回境界,也绝不比如今的云焱逊色。

    孟秋雨隐隐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对于叶知画生出一丝同情。

    后科地远球科独酷月帆最球

    “叶前辈,给我一个放过天涯城其他修士的理由。”孟秋雨抱了抱拳,语气平静的说道。

    “曾经的天涯山并非属于云家,而是一个姓叶的女子隐居的地方,后来她爱上了一个修为远远低于她的男人,不仅成为了他的道侣,还帮助这个男人建立了势力。”

    结科远地察科独情冷我帆学

    叶知画眼里凝现一抹哀伤,幽幽叹息道:“谁曾想,那个男人心中爱着的却是别的女人,一边甜言蜜语欺骗着结发妻子,一边暗中与其他女人来往。终于有一天,姓叶的女子察觉到了不对,并发现了真相,一怒之下杀了那名女子。”

    结科远地察科独情冷我帆学  可以说阴煞寒毒属于一种慢性毒,一年发作一次,发作一次修为减弱一些,需要用修为一直压制寒毒入侵,否则终日都会感到彻骨寒冷,生不如死。

    “原本她连那个男人也想杀掉,只是她下不了手,她心灰意冷下离开了辜负他的男子,只是依旧留在天涯山一处秘境内,一心追求无上大道。”

    “可是没想到,她发现自己中毒了,下毒之人除了那个男人,她想不到还会有其他人。只是这时候的负心人已经修为变强,身边强者无数,她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叶知画凄然一笑,身旁眼圈泛红,一脸冷漠的叶傲雪叹息道:“而且她还为那个负心人生了一个女儿,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不能杀了她的父亲。”

    艘不科不球仇方情闹地阳羽

    “孟道友,想必你已经猜到我就是那个姓叶的女子,天涯城是我与云焱共同创建的城池,天涯城内的很多修士曾经都与我有过一些交情,他们并非云家人,只是依附于云焱。”

    孟秋雨摸了摸鼻子,他突然想到了一本武侠小说里一个叫公孙止的负心汉与裘千尺的故事,与叶知画与云焱的故事如出一辙。

    后地科仇术不鬼方闹战科科陌“什么人?胆敢擅闯云家城堡。”

    裘千尺同样为公孙止生了一个女儿,叶知画也为云焱生了一个女儿,而他现在终于明白叶傲雪为何很孤僻,喜欢独来独往,想必是深受母亲悲惨命运的熏陶,对任何人都不敢信任。

    付云博和秦怡仙子早就傻了眼,这段无人知道的秘事若不是今日亲耳听闻,谁又能想到云焱下毒害了自己的道侣,叶傲雪竟然会是云焱的女儿。

    孟秋雨叶傲雪,轻轻点头道:“叶前辈,我与叶傲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对于您的遭遇我很同情,云焱的确是个畜生不如的东西,竟然用阴煞寒毒害自己的妻子,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帮叶前辈杀了他。”

    “你……你竟然知道阴煞寒毒?”叶知画脸露惊容,情绪波动间,身上的阴寒之气更更无法掩饰。

    “不错,我的确知道阴煞寒毒,而且也知道如何解除,只是解毒之法……”孟秋雨没有将话说完,苦笑着摇了摇头。

    “孟师兄,如果你知道解毒之法,还请告诉我,不论如何困难,我都一定要救我的母亲。”叶傲雪眼前一亮,踏前一步期待的秋雨。

    叶知画也情绪难以平静,她虽然知道自己中了阴煞寒毒,但却并不知道如何解除,现在也只能依仗修为压制,几乎是在等死。

    孟秋雨脸色略显尴尬,解读之法他的确知道,但却有些不好说出口,而且是一命救一命的做法,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孟师兄,求求你告诉我,只要能救好我母亲,我愿意为奴为婢侍奉师兄。”叶傲雪双膝跪在孟秋雨面前,满眼泪水的乞求道。

    “傲雪,别为难孟道友了,他既然不说,可见那种办法不可取,一切都是命数,若不是不想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娘早已生无可恋了。”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对母女也有些不忍心,于是说道:“阴煞寒毒与焚心蛊毒有些相似,若是早一些发现还好救治,可叶前辈的寒毒已经深入到血脉,骨骼,灵根之内,想要祛除只有一个办法,将全身血液彻底流干,注入阴阳融合后的新鲜血液,辅以嫁灵才能彻底清除寒毒。。”

    叶知画脸色一变,叶傲雪等人不知道什么是阴阳融合的新鲜血液,她却因为这几百年来一直寻找解毒方法,查找了无数古籍,了解到了一些。

    所谓的阴阳融合,便是需要找到一个冰属性的纯阴女子,另外还需要找到一个火属性的纯阳男子,男女阴阳交合,破去纯阴之气。

    冰属性的纯阴女子,以及火属性的纯阳男子并不难找,难就难在嫁灵上,需要转嫁灵根的纯阴女修心甘情愿才可以,否则转嫁灵根只会半途而废。

    艘仇科科学不方酷孤技鬼察

    也就是说,想要救治叶知画,需要一个冰属性的纯阴女子心甘情愿为她牺牲,不仅要与火属性纯阳男子行男女之事,破去纯阴之气,还要将全身血液输入叶知画体内,再将灵根转嫁给叶知画。

    艘仇科科学不方酷孤技鬼察  十几个呼吸间,云家城堡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浓烟滚滚,残壁断垣,犹如历经了一场炮火的洗礼,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想要满足一个条件容易,如此多的条件全部达到,除非是对叶知画至亲至爱之人,否则没有任何人愿意做出这种牺牲。

    结仇远科恨仇独鬼月不不陌

    孟秋雨自然知道叶傲雪就是冰属性灵根的女子,而且也是纯阴之躯,或许叶傲雪愿意为了母亲牺牲自己,可救好了母亲,却要付出女儿的生命,这种代价想必母女俩很难取舍。

    “不可以,绝对不行。”叶知画似乎知道女儿为了她,可以舍弃生命,转向叶傲雪严厉的说道。

    叶傲雪咬了咬银牙,短暂的犹豫后,神色坚定的秋雨道:“孟师兄,就按照你的办法,我愿意救我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