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夫人,晚上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女生)孟秋雨在麒麟山享受着最为尊贵的待遇,除了于顶天修炼的悬浮宫殿,他被安排在了麒麟山神灵气息最为浓郁的**山。

    说来好笑,**山也算是一座自然景观极为形象的宝山,两座山峰遥遥对立,远远看去仿似少女含苞待放的饱满峰峦。

    孟秋雨和云琉璃,鱼海生三人就在其中一个山峰上,另一座山峰则是于曼姐妹修炼的地方。

    当晚,孟秋雨的洞府内,云琉璃和鱼海生对视了一眼,前者沉吟着没有说话,鱼海生却是娇笑道:“孟兄,你既然已经决定了,小弟自然听从你的意思,以你如今的实力,想必也不会发生什么隐患。倒是你这次打算借助外援,或许是个好办法,比起各大空间那些家伙来,虚空的这些强者实力强多了。”

    “这也是我作出决定的一个原因,一旦神魔世界的通道封印无法修复,就有一场硬仗要打,而我们对神魔世界没有任何了解,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各大空间修士的整体实力太弱,于家既然愿意帮忙,应该可以号召一大批圣帝强者相助。”

    孟秋雨看了眼云琉璃继续道:“另外,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借助这次机会让各大空间的修士感受到压力,让他们明白团结的重要性,若还是像以前一样一盘散沙,各大宗门自扫门前雪,没有凝聚力,他们永远只能呆在各自的地盘称王称霸。”

    “孟师兄,神界遗址可是各大空间重要的修炼天堂,若是被虚空这些强者发现,万一有人要留下来你会同意吗?”云琉璃问道。

    “那有什么不可,若是有虚空强者愿意久居神界遗址,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以增强各大空间的实力。”

    “在我看来,虚空历练的这些强者无一不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在厮杀生死中幸存下来的强者,同境界实力要强于各大空间的修士,对于道法的感悟与领悟都各有独到之处。”

    “没事让他们做做慈善,论论道,讲讲修炼心得,对于很多修士也是一件受益匪浅的好事。”

    孟秋雨一脸轻松笑意,在告诉了于家关于十年之约的事情后,他便能够想象到,以神界遗址强大的天地规则以及修炼环境,一旦让虚空这些强者知道,必然会有一些人动心,想要安居下来。

    各大空间的修士如今实力弱小,只是因为原先他们各自空间的天地规则不全,竞争又大,证道艰难。自从开启了神界遗址后,证道称帝已经不再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只要给他们时间,各大空间的修士终究会成长起来。

    虚空中机缘虽然大,但竞争也大,陨落的机会更大,就算是各大势力占据的修炼宝地,比起神界遗址来也逊色一些,至少天地规则就远没有神界遗址高级。

    遇到神界遗址这种修炼天堂,换做是他也会想要留下。

    “既然如此,小弟支持你的决定,琉璃师妹似乎有话想和你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鱼海生咯咯一笑,还对着云琉璃眨了眨眼,一脸贼笑的闪人了。

    只剩下孟秋雨和云琉璃后,气氛就有些暧昧,有些凝重了,若是不明白云琉璃内心深处对自己有一份情谊,孟秋雨也不会感到尴尬,可他如今察觉到了,自然会不好意思。

    云琉璃也难得露出些许羞意,她和鱼海生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一些,无意中便会流露出对孟秋雨的爱慕之情,自然骗不过鱼海生这个海族老妖的眼睛,此时给两人留下独处的时间,自然有成全他们的意思。

    “孟师兄(琉璃师妹)”感觉到气氛诡异,孟秋雨和云琉璃几乎是同时开口想要打破沉默,随即四目相对,两人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倒是缓解了些许尴尬。

    “琉璃师妹,在我的家乡,有句话叫做女士优先,这是做为男士一种绅士的表现,你先说吧。”孟秋雨笑着说道。

    云琉璃清秀绝伦的容颜微微泛红,沉吟了一下问道:“孟师兄,恭喜你和于曼师妹成为道侣,于曼师妹天资聪颖,人也秀美脱俗,你们很般配。”

    “琉璃,其实在我的家乡,还有一句话,叫做患难见真情,你和海生陪我经历了这么多,在我心里早已将你们视为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不是相互合作的盟友。”

    孟秋雨眼神轻柔的看着云琉璃清秀的脸蛋,由于云琉璃证道吸收了他的本源气息,两人之间有了一种相近的气息,彼此在一起,都会感觉到很舒服,不仅云琉璃慢慢对他生出男女之情,他又何尝不对云琉璃有了一些特殊的感觉。

    孟秋雨一句患难见真情,让云琉璃眼里闪过一抹异彩,神色也紧张起来,只是孟秋雨一句最好的朋友,让她神色再次黯然下来。

    而孟秋雨偏偏看着她的目光又比平日里多了一份温柔,一种让她隐隐慌乱紧张的情愫,这让云琉璃仿佛坐了一回过山车,一会上,一会下,都觉得糊涂了。

    按理说她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孟秋雨不该不明白她的心意,她堂堂无音阁的阁主,从未对任何男修如此亲近过,陪着孟秋雨经历了无数生死,见证了他一步步变强,她不认为孟秋雨感受不到她难以说出口的那句爱慕的话语。

    “琉璃,在我家乡还有一句话,叫做此时无声胜有声,你的心意我都明白,而我的心意你也应该明白,我有很多妻子,我很爱她们每一个,如果你愿意,我也会守护你,让你成为她们中一员。”

    云琉璃经历过很多事情,可以说泰山崩于前也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可被孟秋雨这一连窜家乡的话给整懵了,直到孟秋雨说出想要守护她,她才紧咬着花唇,一脸羞喜的点点头,用孟秋雨刚刚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愿意。”

    孟秋雨心中好笑,这怎么和求婚一样,可惜没有求婚戒指。也没有鲜艳的玫瑰。

    但他觉得,此时该有一个深情的吻来确定他和云琉璃这段感情。

    孟秋雨缓缓抓起了云琉璃白皙如玉的手掌,握着女人的手不免有些陶醉,凝脂玉骨,手感不错,尤其是近在眼前,莹润精致的小嘴,吐气如兰的气息,孟秋雨缓缓闭上双眼,嘟起嘴巴亲向了云琉璃。

    可就在此时,房间外的禁制一阵波动,有人来了。

    孟秋雨一阵郁闷,如此浪漫的时刻居然被打扰了,他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外面的人暴打一顿,可是神识探查出去后,脸色不由的尴尬起来,外面的人居然是于曼仙子。

    云琉璃也是满脸羞晕,活了数千年的女人,还是第一次尝试到什么是爱恋,仿佛小女孩一般陷入痴迷陶醉之中,孟秋雨要亲她,她当然知道,还紧张的也闭上双眼,心中小鹿乱撞的等待着。

    可不料这时候居然被人打扰了,她也很气恼,但看到孟秋雨的神色反应,立刻便明白外面的人应该是于曼,这么晚有人来**山找孟秋雨,也只能是于曼。

    “孟师兄,我进入你的真灵世界吧。”云琉璃红着脸说道。

    她自然不好意思让于曼发现她和孟秋雨单独在一个房间,而她此时又心绪难平,很容易被于曼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那样彼此都会尴尬。

    孟秋雨让云琉璃进入真灵世界后打开了房门外的禁制,虽然刚才神识发现了是于曼仙子,但此时孟秋雨才发现,今晚的于曼仙子很美,让他眼前一亮。

    于曼仙子本就艳若桃李,显然又精心装扮过,换了一身清爽洁白的修身裙,束腰丝带让她傲人的上围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度,秀发盘成仙子髻,既有一种圣洁的美,又带着让人想要一亲芳泽的娇媚风情。

    尤其是一双秀美清澈的双眼,凝现着一抹甜甜的笑意,看的孟秋雨都有些发痴。

    “孟师兄,我可以进去吗?”于曼抿嘴一笑,孟秋雨的反应让她很满意,今晚特意打扮了一下,就是为了孟秋雨看到她最美丽的一面,如果吸引不到孟秋雨的目光,那也太失败了。

    就算是仙子,也是女人,有着女人的通病,希望自己的容貌得到心仪之人的赞赏。

    “当然可以,请进!”孟秋雨急忙收回盯着女子突出部位的眼神,刚刚被云琉璃挑起的邪火,在看到于曼时,再次旺盛了不少,所以一双眼睛也就不由自主会关注不该看的地方。

    于曼仙子进入房间,一脸满意的打量了一眼房间内的布置,于家对孟秋雨重视,给他入住的洞府自然精心布置过,不但神灵气息浓郁,房间内还特意装饰过,显得很温馨。

    “孟师兄,我还要再次谢谢你,你为了救我,浪费了一滴生命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于曼仙子坐在孟秋雨修炼的床榻边缘,眼神感激的看向孟秋雨。

    孟秋雨挠了挠头,他自然明白于曼仙子不是想要和他要生命水,也不是提起生命水来故意让他为难,而是真的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孟秋雨摊开手掌,拿出了一个瓷瓶,看着于曼仙子轻笑道:“于曼师妹,你我之间就不用再客气了,你为我承受了那么大的伤害,还差点陨落,别说用一滴生命水,就算是用光我身上所有的宝物,我也会救你。”

    “这里面是一滴生命水,我其实早就想送给你,你用来复活于秀的母亲吧。”

    于曼仙子神色激动的站了起来,想要拿起瓷瓶,眼里闪过一丝挣扎,随即摇了摇头:“孟师兄,你的心意我领了,生命水太珍贵了,你已经为了耗费了一滴,我怎么可以再拿你一滴。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当初得到的生命水也不会很多。”

    “拿着吧,虽然不多,但也不在乎这一滴,在我眼里任何珍贵的宝物,也比不上你对家人那份深情,复活于秀的母亲是你的心愿,能帮你完成,这点代价,我愿意付出。”孟秋雨抓起于曼的小手,将装有生命水的瓷瓶放入了女子的手中。

    于曼仙子身躯一震,看着孟秋雨感动的热泪盈眶,她还从未听到过如此动人的话语,尤其孟秋雨这种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心意,让她整个人都醉了。

    “孟师兄,为了我,你所做的这一切值得吗?”

    “值得,只要看到你开心,我就觉得值了。”孟秋雨抓着于曼仙子的小手还没有松开,温情的话语更是随口而来。

    作为一个地球人,孟秋雨太懂得如何感动一个女人了,他既然愿意接受于曼,自然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女人,孟秋雨岂会吝啬任何宝物。

    “孟师兄……!”于曼仙子彻底沦陷了,本就对孟秋雨充满了感激和喜欢,如今更是难以控制,嘤咛一声扑向了孟秋雨的怀抱。

    孟秋雨张开双臂将于曼仙子搂入怀中,感受着女子火热情动的娇躯,他身下的一团邪火也是不受控制的腾腾上串。

    在虚空已经呆了一年多,孟秋雨也是久未亲近女人,难免会有一些冲动和渴望,虽然以他的修为和坚定道心,这些会影响修行的杂念很容易压制。

    可孟秋雨又不愿意当圣人,能做到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美女在怀,那自然是不用掩饰自己的迷恋,抱着于曼仙子就坐在了床榻边。

    于曼仙子还沉醉在孟秋雨的感动中,倒也发现了孟秋雨身上的火热气息,不过她确实感动的一塌糊涂,此时孟秋雨就算对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不知何时,孟秋雨的大嘴已经堵住了于曼仙子香甜水润的嘴唇,一双大手也很利索的解开了于曼仙子束腰的丝带。

    于曼仙子脑子里一片空白,从未体会过男女之情的她此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是下意识的闭着双眼,任凭孟秋雨胡来。

    眼看着她的裙袍就要被孟秋雨退去,此时房间外的禁制再次传来波动,又有人来了。

    孟秋雨这一回是真想杀人了,气的满眼冒火,这种关键时刻,怎么又有人来打扰,害的老子不举怎么办?

    孟秋雨的神识探查出去,不由的再次郁闷起来,今晚是玩老子不成,来的又是一个美女,竟然是凤凰夫人,大半夜来一个男人的房间,孟秋雨想不明白这女人是投怀送抱了,还是别有所图。

    于是,于曼仙子再次被孟秋雨送入了真灵世界,孟秋雨深呼吸,在深呼吸,直到将邪火压下去,才一脸笑容的打开了房门禁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