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牛B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女生)“老大,我们回家了。”

    虚空飞行了八个多月,小冰晶讨好的传音终于传来,神器飞船已经离着各大空间护界大阵不远了。

    孟秋雨缓缓睁开双眼,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迎面看到了神情愉悦的于曼也走出了房门。

    两人的房间面对面,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四目相对,孟秋雨咧嘴一笑,于曼仙子则是艳若桃花,脸色羞喜而娇媚。

    孟秋雨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迎着于曼走去,还牵起了于曼的小手。

    于曼仙子可没有孟秋雨这么厚的脸皮,紧张的看了一眼四周,声音娇羞的小声道:“师兄,我有些紧张。”

    “有什么可紧张的,你爷爷只会开心,而不会笑话你。”孟秋雨哼哼一笑,拉着娇羞的于曼走向甲板。

    万名圣帝早已聚集到了甲板上,感受着眼前护界大阵的浩瀚强大,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震撼之色。

    尤其是于顶天,白素云和凤凰夫人等强者,更是心中惊叹,如此强大的护界大阵,比万圣界的护界大阵高级了不知多少。

    若不是云琉璃丢出控制阵旗显现出了护界大阵,根本没有人能发现这里会有一个被阵法隐匿的**空间。

    数十名修为只在合道期的护阵修士也出现在了护界大阵前,突然出现了一艘庞大的神器飞船,他们自然充满了戒备。

    当云琉璃和鱼海生现出身形后,这些修士才松了口气,纷纷抱拳行礼,高呼前辈。

    不过这些护阵修士也是心中疑惑和震撼,飞船上近万名修士,他们竟然一个都查探不出修为境界,不过却能感受到这些人强大的道韵气息。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证道称帝的强者。

    各大空间圣帝强者总共也没有多少,任何一人都是各大空间赫赫威名的强者,如今他们一次就见到了万名圣帝,这种强大的阵容给了他们难以想象的震撼。

    试问如此多的圣帝强者要是对各大空间不利,各大空间都将无法幸存,这岂能不让这些护阵修士紧张,一个个脸色都有些发白。

    “你是神阵门的副宗主唐平吧?这些远道而来的圣帝强者都是孟秋雨师兄邀请来的朋友,你们不用担心。”

    感受到这些修士的紧张,云琉璃笑了笑作出解释,随即问道:“神界遗址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听到云琉璃的解释,唐平等修士才再次平静了一些,神阵门因为布置护界大阵出力很大,所以神阵门的人都得到了孟秋雨的重视,唐平身为神阵门的副宗主,便被指派来负责守护护界大阵。

    守护护界大阵可不是一个苦差事,而是充分说明了孟秋雨对神阵门的肯定,神阵门不仅在神界遗址内拥有很高的地位,进入道果禁塔修炼的名额也比很多大宗门占着优势。

    就拿唐平来说,他也不用永远守护在这里,两年轮休一次,可以进入道果禁塔修练一年,另外还得到了不少修炼资源,道果,法宝,他根本不用为修炼资源发愁。

    谁让孟秋雨来至于地球呢,他将这种苦差事变成了优差,还采取了倒班制度,两年更换一批修士守护护界大阵。每一个宗门都会轮到,神阵门是第一批守护者。

    “云阁主,你们回来就好,三个月前城主夫人已经带领四大神帝,各大空间的强者去了莽荒之地,城主夫人还特意传讯给晚辈,如果孟城主回来,就让他立刻赶去蛮荒之地。”唐平恭敬的回禀道。

    “孟城主?城主夫人?这又是怎么回事?”不仅云琉璃好奇,鱼海生也一脸疑惑的上前问道。

    “两位前辈有所不知,孟前辈和两位前辈不在期间,四大神帝在圣城建立了城主府,孟前辈在各大空间修士的推举下成为圣城之主,城主夫人自然是林仙子。”唐平提到孟秋雨和林慕雪,神态间充满了敬畏和崇拜。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那四个坐井观天的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孟兄才是各大空间的守护神,他们只是打酱油的。”鱼海生咯咯笑道。

    云琉璃也是抿嘴浅笑,和孟秋雨呆在一起,就连她都学习了不少孟秋雨的家乡话。以孟秋雨的修为,四大神帝在他面前渺小的不堪一击,孟秋雨被推举为圣城之主,凌驾于四大神帝之上,那也是实至名归。

    虽然和孟秋雨还没有实质性的发展,可是孟秋雨已经向云琉璃流露了真情,两人虽没有像地球上热恋的男女一样卿卿我我,可都知道了对方的心意,在云琉璃的心里,自然也已经将孟秋雨视为了自己的道侣。

    男人的成就,就是女人的骄傲,这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区别,云琉璃自然满心欢喜,为孟秋雨感到开心。

    而且她也不会羡慕林慕雪被誉为城主夫人,能成为孟秋雨的女人之一,她已经很满足了。

    比起孟秋雨的其他女人,她觉得很知足,至少可以很多时候陪伴孟秋雨经历很多事情,而不用像林慕雪众女,会忍受相思之苦。

    几人的谈话,飞船上的万名圣帝都听得清清楚楚,已经知道了孟秋雨是一个城主,而且还有一个城主夫人。

    像孟秋雨这种强者,身边有几个道侣,那是再正常不过,任何世界都是强者为尊,强者都会拥有特权。

    古代的帝王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王公大臣正室,妻妾一大堆。如今的地球不也是有钱有权者可以轻易践踏法律,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凤凰夫人眼里闪过一抹异彩,她对这位城主夫人倒是好奇起来,也不知道和自己比起来,不论是修为,还是容貌,是不是自己都能压对方一头。

    此时孟秋雨也已经牵着于曼仙子的小手走上了甲板,不少虚空圣帝看向二人,最后目光落在羞容满面的于曼身上,大部分人都露出古怪笑容。

    于顶天在看到孙女和孟秋雨手拉手出来,也是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孟兄弟,你小子不厚道,居然欺负了我孙女,看来我这个爷爷你是叫定了。”

    于曼仙子已经失去了元阴之身,在场的修士自然都看得出来,被于顶天这么一嗓子大笑,连孟秋雨都感觉到不好意思了。

    孟秋雨的确占了于曼仙子的便宜,那天他没有控制自己,主动将于曼仙子带入房间,做足了一番前戏,将于曼仙子挑逗的浑身酥软,失去了反抗之心,半推半就就被孟秋雨夺去了宝贵的元阴之身。

    事后孟秋雨不太满意于曼仙子的不谙此道,因为于曼仙子太矜持了,根本不怎么会配合,只是被动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疯狂,虽然幸福快乐,却也羞涩。

    于是孟秋雨便亲自调教了于曼仙子多日,把他熟悉掌握的各类技巧,多种姿态一一让于曼仙子尝试,让于曼仙子学习到了很多从未经历过的技术。

    那段时间是疯狂的,是无羞无耻的,是于曼仙子几百年来除了修炼之外,最投入的一件事情,她都从未想过,男女之间居然有这么多花样,实在是太奔放,太羞于启齿,太难为情了。

    不过为了让孟秋雨满意,为了取悦自己的男人,于曼仙子也只能抛开了一切,尽情的沉浸其中,最后她也是欲罢不能,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这也是于曼仙子再次见到孟秋雨之后,为何会那么娇羞,两人之间实在没有了任何秘密,想起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花样百出,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孟秋雨毕竟不是一般人,这种关上门男男女女乐在其中的娱乐活动,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这种有意义的项目,哪有人类的繁衍史。

    他抓紧了于曼仙子的小手,面不红,心不跳的走上前来,还特意在叶傲雪的面前停顿了一下。

    叶傲雪僵硬的挤出一丝笑容,清冷的容颜也是莫名一红,却是偷偷打量着于曼仙子,她突然发现,今天的于曼仙子好像更美了,浑身的气息都不一样了,娇媚的让她都有些羡慕。

    孟秋雨很满意叶傲雪的反应,看来没忘记自己的考核制度,据听说这段时间叶傲雪经常在甲板上溜达,看到谁都会笑一笑,冷傲仙子突然变成了笑面女郎,让很多没事干跑到甲板上看虚空风景的修士大跌眼镜,不知道叶傲雪是怎么了。

    “哈哈哈……各位道友,欢迎来到残破神界,眼前的护界大阵想必各位也看到了,是我的妻子带领残破神界的修士齐心合力布置而成,下面我会带领大家游览残破神界的风光山水。”

    孟秋雨哈哈大笑,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导游,挥手间还丢出一枚控制阵旗。

    阵旗丢出后,虚空内一阵波动,护界大阵出现了一个通道,孟秋雨对着小冰晶潇洒的打了一个响指,小冰晶心领神会,心中折服老大英武帅气的同时,也控制着神器飞船进入了通道。

    飞船上的虚空圣帝被孟秋雨整的一愣一愣,他们还真没见过孟秋雨这种强者,至少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强者不是该有强者的威严吗?

    孟秋雨却是嬉笑随意,要不是知道他修为强大,又重情重义,很多虚空圣帝都会认为这家伙是个神经病。

    神器飞船进入了鸿蒙界,感受到这里天地规则强大,却并不齐全时,这些圣帝才明白为什么叫做残破神界,这里竟然是一个等级很高的残破界面,若是这里能够修复,他们都不愿意离开这地方了。

    孟秋雨也是一时兴起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毕竟有十几个空间位面,而这些空间位面都是他本源世界的残片,曾经他掌控的宇宙空间,也的确叫做神界,这里被称为残破神界也不为过。

    云琉璃和鱼海生此时走到了孟秋雨面前,云琉璃一脸正色道:“师兄,林师姐带领四大神帝和各大宗门强者已经去了蛮荒之地,她让唐平转告你,让你一回来,就第一时间赶去蛮荒之地。”

    “唐平与你们的谈话我已经听到了,我们直接赶到鸿蒙界与太子界的通道入口,进入太子界,通过传送赶往费海城,随后我们赶去蛮荒之地。”孟秋雨点点头道。

    相比其他空间位面,孟秋雨对太子界更为熟悉一些,费海城是距离蛮荒之地最近的一座修炼城池,也不在太子域内,只需传送几次就能到达费海城,这是赶往蛮荒之地最快的方法。

    “原来师兄早有计划,琉璃多虑了。”云琉璃轻轻一笑,对着一旁的于曼仙子友好的点了点头。

    于曼仙子也早已看出孟秋雨和云琉璃关系不太寻常,自然也是微笑回应,还主动询问起了云琉璃残破神界的一些事情,拉近彼此的关系。

    看到两女相交融洽,孟秋雨也是心中满意,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人之间争风吃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