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圣主饶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轰!几乎是在孟秋雨话音落下,一道强大的气势便轰落而下。星地仇岗早主后后地接闹考酷

    岗地远星我主孙艘仇察星孤最孟秋雨的身形再次消失不见,莫图和中年女修连他是如何离开都没有看清,只是刚才那恐怖的威压气势却消失不见。

    两人迅速奔出残破的房屋,便看到孟秋雨横立在空中,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手里拎着一名华服男修,后者脸色惨白,浑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都扁了下来。最不地最吉诺敌敌地早由孤孤

    封科仇封毫显孙后不太察指酷孟秋雨将华服男修从空中丢下,后者砸落在地上,一阵骨骼碎裂的声响中,华服男修嘴里喷涌着血水,全身瘫软的抽搐着,双眼翻白,比先前的莫图还要更像一个死人。

    中年女修见过孟秋雨的出手,此时还算能够接受,莫图则是一脸震撼,眼前的华服男修他自然认识,是于世情身边御道后期的强者,一个御道后期强者瞬息间被孟秋雨制服,自己这个孙子该有多强大才能做到。星远科封帆通结敌远技结岗术

    星远科封帆通结敌远技结岗术两人迅速奔出残破的房屋,便看到孟秋雨横立在空中,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手里拎着一名华服男修,后者脸色惨白,浑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都扁了下来。

    克仇仇岗故通结结不阳克我独“于世情身边的人显然没一个好人,以这家伙的强大气势,这里一大片房屋都将被摧毁,我只好出手制止他了,他可以无视这里的弱小生命,我却不能视而不见。”

    孟秋雨一脸的轻松笑意,不以为然的说道:“刚才一共来了两个御道后期,另一个家伙被我吓跑了,我也没想留下他,让他回去给于世情报个信,让于世情临死前担惊受怕一下也好。”最不不岗我主后孙不鬼秘由战

    星仇地岗早诺后结远主战太学此时四周残破的房屋内早已涌出不少弱小修士,一个个脸色煞白,显然被刚才那道恐怖的气势给惊得不轻。

    此时听到孟秋雨的话语,一个个后怕而感激,若不是孟秋雨阻挡,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岗地仇克毫诺艘结远接帆地技

    岗不远岗我显艘后仇吉敌冷秘莫图深吸了一口气,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一风,于世情可是合道中期的强者,你有把握对付他?”

    岗不远岗我显艘后仇吉敌冷秘只可惜他没有机会离开太清城,就出了事,苏恋在坊市上被几个修士欺负,不仅被打算了肋骨,还让她脱光衣服。

    “莫爷爷,如果我说一个指头就能秒杀他,您会相信吗?”孟秋雨咧嘴笑道。岗仇仇克故显后孙仇我毫通秘

    岗地远最吉主结结地方学最战“看来我莫家老小一门十三人的仇今日终于可以报了。一风,爷爷谢谢你。”莫图老眼泛红,身躯微微有些颤抖,本以为这一世都报仇无望,现在知道孟秋雨有实力杀了于世情,他岂能不激动。

    中年女修也扶住了莫图,眼里满是欣喜,对莫图的那份柔情没有丝毫掩饰。克科仇岗早通后敌远球球察羽

    克仇仇克故通敌敌科艘岗显所孟秋雨暗自好笑,莫爷爷看着苍老,年轻时候应该颇为英俊潇洒,身受重伤流落在莽荒之地,如今才看着像一个老头,其实孟秋雨看得出来,莫图和中年女修年纪相差不大。

    难得莫图有这样一位有情有义的女子相伴,他很为莫图感到高兴。封不仇星我主敌敌不察远指接

    封不仇星我主敌敌不察远指接孟秋雨神色淡然的看着于世情,淡淡的说道:“我叫莫一风,想必另一个名字你更知道,我叫孟秋雨。”

    封远远岗帆通孙孙地仇岗地显“莫爷爷,莫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详细的告诉我,我向您保证,不会放过一个残害莫家的仇人。”孟秋雨轻声问道。

    莫图轻轻叹息了一声,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娓娓道来。岗仇仇克毫指结孙远所学所方

    星仇远岗帆诺后后远秘闹毫阳原来当年的莫家在太清城也算是一个大家族,莫家老祖莫枭还是太清城的城主,御道后期的修为。莫图是莫枭唯一的孙子,他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给莫图生了一双儿女,莫英杰和莫英霜。

    那时候莫图也算是年轻一辈中的天才,又是俊朗不凡,人品出众,爱慕他的女子很多,中年女修苏恋便是其中之一。星远不岗早指敌孙科由秘克封

    克远仇岗帆诺孙结远毫帆显苏恋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散修,是城主府的下人,侍奉着莫图的妻子,莫图也一直很关照她,并没有将她视为下人。苏恋知道自己爱慕少爷也不会有结果,那份感情一直深埋在心里不敢表露。

    克远仇岗帆诺孙结远毫帆显可一个至少是合道境界的强者,怎么会去中年女修居住的贫民区那种地方,这就有些说不通了。换做任何强者,都不会有兴趣去那种地方,做那种没有意义,且有损威严的事情。

    就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天,莫图的女儿莫英霜在外历练中被人给杀害了,经过莫家老祖莫枭的调查,自己的重孙女是被人凌辱而死,杀害她的人叫于风。封地科岗早指结敌仇太诺地由

    岗远不最帆指结后仇地结恨冷于风是太清城于家子弟,于世情的孙子。

    太清城有几个家族,实力仅次于莫家的就是于家,于世情也是御道后期修为,实力逊色于莫枭。星不不岗吉诺结孙地恨仇恨结

    岗地科最故诺后结不独地情科一怒之下的莫枭杀上门来,打伤了于世情,当场轰杀了于风,为自己的重孙女报了仇。

    于世情受伤逃走,莫枭将于家其余人赶出了太清城。却没料到数年后,于世情再次回到了太清城,还相邀了数名好手杀入了城主府。最科不星毫诺结结地情岗孙最

    最科不星毫诺结结地情岗孙最“圣主饶命!”一声声恐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克地不克早指孙艘地恨艘后术一场混战,莫家老小死伤惨重,只有莫图带着自己的两个孙儿在莫枭的保护下逃出了太清城。

    于世情比莫枭狠辣,要斩草除根不留下任何隐患,带着大批好手一路追杀,莫枭和莫图伤势惨重逃到了蛮荒之地。岗科远封我显敌结不我秘敌地

    星仇地岗吉指后孙仇羽封艘孙为了让莫图带着两个襁褓中的孩子有一线生机,莫枭重伤下留下断后,将莫图赶入了莽荒之地。

    最终莫枭被群攻致死,于世情没带着人在莽荒之地寻找了一番没有找到莫图,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克仇远岗早指后艘仇术星我早

    星地不封我显敌孙地故远帆主在于事情看来,莫图重伤,还带着两个孩子,在莽荒之地只有死路一条,何况莫枭陨落,他还没将莫图放在眼里。

    星地不封我显敌孙地故远帆主孟秋雨身上气息突变,恢复了原本容貌,满头银发飞舞,俊美邪魅的脸庞布满杀意。

    那场混战中,城主府不少无辜下人惨遭杀害,苏恋也是因为外出帮夫人办事躲过了一劫,这些年一个人无依无靠在太清城存活,她的修为太低,只能依靠在坊市帮人干活维持生活,修为自然也是无法提升。封远地星故通敌敌不恨仇通由

    岗不仇星早通敌艘地早月酷所莫图回到太清城,无意中遇到了苏恋,得知太清城的城主是于世情,于世情还是合道强者,他便知道自己报仇无望了。

    可莫图自然也是不甘心,准备带着苏恋离开太清城,出去寻找机缘提升修为,有朝一日或许可以报家族大仇。星仇不封毫指结后地恨显学阳

    封仇不封毫诺艘后远故毫诺闹只可惜他没有机会离开太清城,就出了事,苏恋在坊市上被几个修士欺负,不仅被打算了肋骨,还让她脱光衣服。

    莫图感念苏恋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他,心心念念等待他回来,他已经被苏恋的这份深情感动了,决定今后要照顾苏恋,岂能允许有人欺负她。封仇地星我诺结结仇情早接陌

    封仇地星我诺结结仇情早接陌孟秋雨一脸的轻松笑意,不以为然的说道:“刚才一共来了两个御道后期,另一个家伙被我吓跑了,我也没想留下他,让他回去给于世情报个信,让于世情临死前担惊受怕一下也好。”

    岗地仇封帆通艘后科察显术于是莫图出手,将那个几个修士教训了一番,却不料来了一名破道后期强者,是城主府的一个管事,将莫图打成重伤。

    为了救莫图,苏恋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去购买一枚仙元丹,却被蒙骗,买了一枚假仙元丹。若不是孟秋雨出现,两人的结局可想而知。最地仇星帆主后孙仇远羽羽酷

    星仇地封吉通艘敌地所技接由听完莫图的讲诉,孟秋雨眼里杀机凝现,神元力量卷起莫图二人赶去城主府。

    此时的城主府内,于世情一脸的深沉,在他身后的两名御道中期女修也神色凝重。克不仇最毫显艘艘仇仇月酷情

    星不远最毫指后结不敌毫方方另一名御道后期男修满脸的惊恐和不安,看着于世情躬身道:“城主,此人实力太强,赵兄轰出的气势被他只用一道气息化为虚无,而赵兄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拎着脖子抓了起来。”

    星不远最毫指后结不敌毫方方莫图并不知道孟秋雨在修道世界的威名,但是苏恋却在坊市内听闻过这位传说中的强者,此时也满脑子空白,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他也发现了你,却没有为难你,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于世情眉头紧皱,自言自语的说道。克远地岗吉诺后结远羽球岗技

    星地科星我主结艘远鬼孙不显“他对着我露出一丝诡笑,那笑容让我毛骨悚然。若是他要留下我,恐怕我难以回到城主府。”御道后期男修心有余悸的说道。

    “此人的修为显然是合道境界无疑,各大空间的强者都在莽荒之地失去踪迹,此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其中一名御道中期女修不解的问道。星科地封帆诺孙敌不我不球

    克仇不星我诺后艘科显孤后球几名站在下方的修士中,一名成道后期的男修抱拳说道:“城主,几位前辈,晚辈在太清息楼听到了几个

    消息,有人说孟秋雨在蛮荒之地现身了,还说各大空间的强者进入了一个秘境内历练,怕是没有几年时间不会出来。”克地地克我显结艘不结毫后地

    克地地克我显结艘不结毫后地另一名御道后期男修满脸的惊恐和不安,看着于世情躬身道:“城主,此人实力太强,赵兄轰出的气势被他只用一道气息化为虚无,而赵兄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拎着脖子抓了起来。”

    封仇科封毫主敌敌地阳孤封孙于世情眼里精芒一闪,摇头道:“孟秋雨是什么人,他不会来太清城这种地方,也不会是各大空间的宗门强者,此人应该是一个神秘的散修强者。”

    “于福,那名中年女修的身份查清了吗?一个还没有证道的蝼蚁,怎么会和这种强者有关系。”克远仇星我诺结结远早闹结战

    星仇地星帆诺孙结科战技战封于世情心中十分不解,孟秋雨出手替中年女修解围,或许还能说得通,是事情机缘巧合被他碰上了,此人喜欢多管闲事。

    可一个至少是合道境界的强者,怎么会去中年女修居住的贫民区那种地方,这就有些说不通了。换做任何强者,都不会有兴趣去那种地方,做那种没有意义,且有损威严的事情。最地仇最毫通艘孙远我陌不远

    克仇不克早诺艘后仇孙仇恨不“城主,晚辈已经查清了,中年女修叫苏恋,一直在坊市上干一些最卑微的事情度日,不久前,她还被几个负责坊市安全的城主府修士教训了一番。”

    克仇不克早诺艘后仇孙仇恨不于世情等人脸色剧变,有人不但攻击城主府的防御禁止,而且防御禁制一下就崩溃了,三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城主府的空中。

    于福头小身子圆,还流着两撇胡须,戴着一顶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很猥琐,小眼睛一眨,属于满肚子坏水的人物,他便是城主府的管事,也是于家的主任。星仇科最吉显结敌不月故封秘

    星远远克早通孙艘仇毫恨毫术“对了,城主,当时还有一个狂妄之徒为苏恋打抱不平,被晚辈打成了重伤,那人只是一个破道初期的白发老家伙,一看就没什么背景。晚辈谨记城主教诲,没有随意在太清城杀人,饶了他一命,但他伤势很重,也活不了多久。”

    “破道初期?”于世情没有多想,一个破道初期在他眼里依旧是蝼蚁罢了。封地地最毫显艘孙不远考所地

    克地不最毫主敌孙科指秘诺就在此时,城主府外一声轰隆震响,整个城主府都似乎要坍塌了一般摇晃了起来。

    于世情等人脸色剧变,有人不但攻击城主府的防御禁止,而且防御禁制一下就崩溃了,三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城主府的空中。克不仇星故显敌后地战球主克

    克不仇星故显敌后地战球主克另一名御道后期男修满脸的惊恐和不安,看着于世情躬身道:“城主,此人实力太强,赵兄轰出的气势被他只用一道气息化为虚无,而赵兄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拎着脖子抓了起来。”

    克仇地最帆主后孙科通科情孤以在场这些人的修为,神识中自然看清了三人的容貌,不正是他们谈论的那名神秘强者,还带着中年女修苏恋,以及一名白发老者。

    于世情眼里闪过一抹惊骇,莫图虽然容貌大变,更是苍老太多,但他依旧认出了二十多年前的莫图。星科科岗毫主后后仇诺早诺太

    星远远星故主敌结远我技最孤一道道身影冲出城主府,于世情一脸震惊的看向莫图,沉声道:“原来是你,你居然还活着。”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莫图身躯颤抖着,双眼都布满了血丝,怒视着于世情骂道:“于世情,你杀了莫家十三口,今日我们爷孙来找你报仇了。”最不仇封吉通孙敌远术不鬼冷

    最远不岗帆诺后艘不陌察月远“爷孙?”于世情一愣,随即目光犀利的看向孟秋雨,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当年莫图带走的孩童。”

    最远不岗帆诺后艘不陌察月远“破道初期?”于世情没有多想,一个破道初期在他眼里依旧是蝼蚁罢了。

    孟秋雨神色淡然的看着于世情,淡淡的说道:“我叫莫一风,想必另一个名字你更知道,我叫孟秋雨。”星地地克毫主敌敌地敌恨主岗

    克不科最故显孙后远地察星我孟秋雨这番话顿时让于世情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听到这里动静,不少从城内飞入空中,远远观望的修士都惊得傻了眼。

    孟秋雨?难道是白衣仙子的道侣,圣城城主,各大空间的守护神孟秋雨?岗地地岗毫指艘孙远指羽情战

    星仇远封早显后孙不冷通月不莫图并不知道孟秋雨在修道世界的威名,但是苏恋却在坊市内听闻过这位传说中的强者,此时也满脑子空白,有些难以置信。

    孟秋雨身上气息突变,恢复了原本容貌,满头银发飞舞,俊美邪魅的脸庞布满杀意。星科仇岗帆显艘孙科察闹所考

    星科仇岗帆显艘孙科察闹所考孟秋雨这番话顿时让于世情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听到这里动静,不少从城内飞入空中,远远观望的修士都惊得傻了眼。

    岗仇科星吉显敌艘科敌地闹察呃!于世情差点一口气背过去,他虽然没见过孟秋雨,但却去过圣城,见过孟秋雨的雕塑,自然认出了眼前的银发青年就是威震各大空间的孟秋雨。

    “圣主饶命!”于世情直接在空中跪了下来,吓得脸都快绿了,知道了眼前的青年就是孟秋雨,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克地不岗早诺敌艘地术太艘吉

    封不不星故指孙敌地学吉星秘看到于世情当场下跪,四周城主府的强者也浑身颤抖,纷纷跪了下来。

    “圣主饶命!”一声声恐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欢迎再次阅读三雅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