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章五百九十六章 上官七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热门推荐:、 、 、 、 、 、 、

    孟秋雨竞拍青壤,或许在很多人是这位强势霸气的强者不满司徒齐的张狂,要出手教训对方。

    可依旧有很多人能,孟秋雨对于土本源灵物也有兴趣,否则以他这种实力的强者,还不会为了出手教训一个二世祖,花大价钱竞拍一件对自己无用的宝物。

    如果只是纯粹为了教训司徒齐,孟秋雨这种强者还需要理由吗?

    后远远不独后学战闹诺诺冷

    能秋雨对土本源灵物有兴趣,可能拿出土本源灵物的人却不多,叶家老祖叶无双也算是运气,两枚土本源晶吸引了孟秋雨,最终九天星露落在了他的手上。

    叶无双没有急于带着九天星露回叶家,而是主动找上孟秋雨来,这让孟秋雨略感惊讶之余,暗自点头叶无双是个精明人。

    “孟道友,感谢道友最终决定了与我交易,有件事情如果孟道友感兴趣,我会知无不言。”叶无双感激的抱拳道。

    要知道为了得到九天星露,各方势力的老祖以及不杀虚空强者都给出了很高的报价,各种宝物都有,叶无双并不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

    “叶兄请讲。”孟秋雨已经隐隐猜到叶无双要说什么,所以语气十分的客气,还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叶无双果然眼前一亮,哈哈笑道:“是关于土本源晶,这两枚土本源珠是我在圣玄界弑神山得到的,弑神上乃是圣玄界第一禁地,就算是我们这种层次的强者,也不敢轻易进去,那一次我与几人联手也仅仅进了弑神上的外围,差点没机会逃出来。”

    敌不仇仇酷敌察陌闹艘酷所

    “圣玄界的弑神山?”孟秋雨眼前一亮,却也意识到那地方可能真的很危险了,能被称为圣玄界第一禁地,岂能简单。

    敌不仇仇酷敌察陌闹艘酷所当然这种可能性也很小,拥有青壤者也不一定就知道青壤的来历,或许是杀了人得到,也可能在虚空低级坊市无意中发现都有可能。

    而现在他也可以百分百肯定,司徒星文并不是圣境强者,圣玄界有这种连叶无双都差点没逃出来的禁地,司徒星文实力再强,也恐怕没能力与圣玄界合界。

    “弑神山听说发生过强者大战,那里天地规则破碎,道韵神通肆虐,就连圣玄界的界主司徒星文也不敢冒险进入,,里面却是有无数宝物,和强者留下的传承。”

    “叶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将来我有机会一定会去一趟弑神山。”孟秋雨点头道。

    “孟兄弟,那我就先告辞了,或许等我修为提升后,可以和孟兄弟组队去碰碰运气。”叶无双哈哈一笑,得到了九天星露,让他有些意气风发。

    叶无双离开后,孟秋雨带着林慕雪几女来到了裕德公正在九天拍卖的会客厅,一来将自己刚刚炼制好的十枚太玉金丹拿给裕德公正,二来他要询问一下在九天拍卖寄拍青壤的是什么人。顺便与裕德公正清算拍卖九天星露的利益分配。

    九天星露是他寄拍,按照惯例,拍卖会要抽取一成利益。

    “孟道友的炼丹修为是我见过最强之人,就算是圣玄界丹会会长,也比不上孟道友。”

    孟秋雨这么快就拿来了太玉金丹,裕德公正心中十分震惊,他可是知道孟秋雨没有太玉金丹,但却承诺了会给他炼制出太玉金丹,这才多长时间,拍卖会刚刚结束,孟秋雨就拿来了太玉金丹,这种炼丹实力,岂能不让他惊叹。

    要知道炼制这种神级丹药,有时候耗费一两个月,甚至一两年炼制一炉都有可能,哪有像孟秋雨这样,只是几个时辰而已,还全都是特等丹药。

    “裕德兄客气了。”孟秋雨点头一笑,冯蛮海,对着凤凰夫人说道:“罗凰,你随同冯道友去结算一下拍卖账务。”

    “罗仙子蛮海十分客气,这种事情本来有拍卖会的工作人员交接就好,但面对孟秋雨这种强者他却需要亲力亲为。

    “裕德兄,有件事情可能会为难到裕德兄,如果不方便,裕德兄也不用为难,我想知道寄拍青壤的是什么人?”

    孟秋雨喝了一口仙灵茶,这才将自己的主要目的说了出来,他需要得到青壤的来源,或许就能找到更多的青壤。

    当然这种可能性也很小,拥有青壤者也不一定就知道青壤的来历,或许是杀了人得到,也可能在虚空低级坊市无意中发现都有可能。

    拍卖会都有规矩,就如同地球上的国际银行,是不会泄露顾客的机密信息,所以孟秋雨这番询问,等于是在让裕德公正破坏规矩,对方不愿意说的话,孟秋雨也不会强求。

    裕德公正微微一愣,随即点头笑道:“孟兄弟是个有原则的人,我同样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原本这种事情我是不会泄露,只不过这件事倒也无妨,因为除了我拍卖会,还有不少人都知道拥有青壤之人。”

    “这是一名虚空散修,天人境六重天的修为,是他无意中得到了青壤,被不少人知道追杀抢夺,一路逃亡到九天城,因为伤势不轻,知道逃下去也只有被杀,便将青壤拿来拍卖会拍卖,他自己如今也住在霓凰息楼。”

    “此人叫上官七律,只是一直没有现身拍卖会,想必不是伤势没有痊愈,就是追杀他的那些人一直在盯着他,他不敢离开霓凰息楼。”裕德公正继续说道。

    “上官七律?”孟秋雨眉头一皱,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后地科远鬼孙学由月技敌地

    一旁的林慕雪却是眼神闪过一抹精芒,轻声道:“小黑追杀阴魔至今没有下落,那阴魔似乎就叫做上官七律。”

    后地科远鬼孙学由月技敌地可是很快,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便拦住了此人,身后还同时出现了两道身影,两名男修,四名修士堵住了他的所有退路,其中一名马脸男修还是轮回境七重天初期的境界,其他三人的修为也不比黑脸男子逊色。

    孟秋雨恍然大悟,难怪自己觉得熟悉,原来是那家伙,当初孟秋雨在九天仙池的九峰山宗门禁地发现了自己上一世被封印的骨骼,却是无意中释放出了阴魔上官七律。

    这家伙不敌孟秋雨和小黑,故而逃走,却是被小黑追杀,至今十几年过去两人都杳无音讯,如今得到了上官七律的消息,孟秋雨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上官七律还活着,那小黑呢?如果小黑也活着,这么多年为何不回去神界遗址,因为孟秋白与小黑签订了兽宠契约,如果小黑陨落,孟秋白能感应到,但孟秋白能感应到小黑还活着。那只有一种可能,小黑出事了,无法回去。

    敌不科地情敌术所冷月我毫

    在拍卖会即将结束之际,霓凰息楼内走出一名肤色黝黑的男子,他四下眼,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霓凰息楼,不过却是很快神色一变,身形一闪冲向了九天广场。

    相比赶去九天拍卖,这里距离九天广场反而更近一些,因为他知道,只要到了九天广场,就没人敢在那里动手。

    可是很快,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便拦住了此人,身后还同时出现了两道身影,两名男修,四名修士堵住了他的所有退路,其中一名马脸男修还是轮回境七重天初期的境界,其他三人的修为也不比黑脸男子逊色。

    “上官七律,你以为改变了容貌,就能瞒得过我们吗?就算你隐匿了气息,你也想不到我早已在你身上留下了神识印记。”马脸男修一脸冷笑的开口道。

    黑脸男子脸色顿时僵硬,他的确没有发现自己身上被留下了神识印记,前的绝境,黑脸男子眼里流露出一抹疯狂,怒声骂道:“老子的青壤都已经拿去拍卖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敌科仇不鬼结学所闹显后诺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不是要去拍卖会拿拍卖所得吗?现在把你和九天拍卖交易的玉牌拿出来,我们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否则,我们让你神魂俱灭,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马脸男修狠狠的说道。

    “你们这帮该死的混蛋,欺人太甚,老子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上官七律倒也是个狠角色,将拍卖会的玉牌交给几人,这些人就可以凭借玉牌和拍卖会拿到青壤拍卖的酬金,他却是宁愿毁掉玉牌,也不想便宜这些人。

    官七律手里发出一声轰响,玉牌化为灰烬,四名修士脸色顿时震怒,狂暴的规则力量轰向了上官七律。

    上官七律伤势并没有痊愈,对付一人都有些艰难,何况还有修为高于他的马脸男修,在四人联手的攻击下,他只是勉强轰开了一道法宝攻击,剩下的三件法宝便破开了他的领域,轰在了上官七律的身上。

    上官七律倒也不简单,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肉身也没被毁掉,骨骼断裂无数,一口口鲜血喷出,身子飞了出去,身上道韵气息也开始溃散。

    他祭出来的一件圆盾法宝更是被轰的支离破碎。

    “你敢毁掉玉牌,老子让你神魂俱灭。”马脸男修一脸怒容,一道刀芒再次破开空间,轰向了倒地吐血的上官七律。

    他们之所以要在这时候拦截上官七律,抢夺玉牌,是因为担心上官七律去了拍卖会拿到拍卖酬金,他们派去拍卖会的一名同伴可是传来了消息,青壤拍卖的宝物中有十枚太玉金丹。

    若是上官七律拿出太玉金丹邀请几个轮回境修士来对付他们,那他们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会被干掉。

    所以,上官七律,他们是一定不能让他进入九天拍卖。反正九天拍卖也只是认交易玉牌,而不认人。

    上官七律眼里流露出绝望和不甘,自己在虚空被追杀了数年,难得有了机缘,也逃脱了追杀,修为也是提升了不少,却没想到还没继续风流下去,就要被人干掉了,他感到憋屈而不甘心。

    就在马脸男修的刀芒即将撕裂上官七律的肉身之际,空中突然出现一道恐怖的气势威压,随即一直道韵大手拍落,马脸男修刀芒瞬间崩溃,没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被这一巴掌轰成了血雾。

    艘不不科方后察接冷帆仇考

    剩下的三名修士也被这股威压气势束缚住了神元,脸色恐惧的中出现的几人,浑身都在颤抖。

    “滚吧,我不想杀你们。”孟秋雨银发飞扬,没有修士一样,冷冷的说道。

    压制三名修士的气势也瞬间散去,三名死里逃生的修士那敢逗留,转身化作流光逃走。

    上官七律这时候也空中的几人,眼睛瞬间睁大,惊呼道:“是你?”

    “上官七律,好久不见啊,现在混的不怎么样。”

    孟秋雨哼哼一笑,眼神中充满了揶揄,他和上官七律也并无仇怨,这家伙除了好色一些,倒也是个硬骨头,宁折不弯的性子,让孟秋雨多出一份好感,在上官七律毁掉玉牌的时候,孟秋雨几人就已经出现了,只是没有现身而已。

    换做一般人,为了保命,别说把玉牌交出去,就算不要尊严,也要求一条生路。可上官七律却是宁愿死也不便宜对方,这种硬骨头的修士,孟秋雨是很欣赏的。

    “是有点狼狈,还不是因为得罪了你,让我无家可归,只能在虚空里流浪,离开太子界,我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以前是我坐井观天了。”

    上官七律连死都不怕,显然也不怕孟秋雨的出现,见识到了孟秋雨的强大让他除了震惊,却也没有感到恐惧,挣扎着站了起来,还吞下了几枚丹药。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霓凰息楼闭关疗伤,所以对于孟秋雨在九天城的出尽风头,他是一点也不知道。

    孙科仇科鬼敌球所孤敌鬼我

    “走吧,回霓凰息楼,我有事情问你。”孟秋雨也不在乎上官七律对自己不尊重的态度,卷起一道光芒,带着众人回到了霓凰息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