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爆炸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华夏京城!

    后仇不仇独敌恨所阳科察吉

    三十多年过去,早已是一番新的景象,高楼林立,寸土寸金,就连宽阔泊油路的各种小汽车,也出现交通堵塞的频率变多。

    不仅是这座经济与政治的首府都城如此,其他城镇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体现出了国家的富裕,民生建设的完善。

    原本僻静的孟家庄园,也因为城区的扩建,庄园大门只和新城区隔着一条公路。

    而孟家庄园也显然翻修过,虽然依旧保持着曾经的建筑风貌,却也在主建筑后方,多出了不少风格独特的**小别墅,俨然是一座庄园,两种中西结合的风格。

    此时在孟家庄园的祠堂内,孟家列祖列宗的一块块牌位前,一名头发白,身着一袭福禄旗袍的老妇人双膝跪在一个蒲团之上,手里握着一串开光佛珠,满是岁月痕迹的苍老容颜依旧能年轻时候的美丽,嘴里轻轻念着一些话语,眼角却是隐隐噙着一滴泪。

    在老妇人右侧,跪着一名身穿绿裙,五六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脸蛋,眉清目秀,小小年纪,已然是个美人胚子,忽闪着两只眼睛,不时老妇人,嘴里还小声念叨着“保佑爷爷一切安好,早日回家。”

    一老一少念诵了半个小时候,直到一旁的小女孩都已经跪的浑身不舒服,不时晃动小身子的时候,老妇人才幽幽叹息了一声,身旁的小女孩,眼里流露出宠溺的柔和。

    “小佳佳,扶太奶奶起来,今天的早课结束了。”

    小女孩急忙站起身,搀扶老妇人起身,同时站在祠堂门口的两名女佣也快步上前,将双腿都快僵硬的老妇人扶了起来。

    “老夫人,您都这把年纪了,以后不要跪这么长时间,血液循环不好,对您的身体可不行。”其中一名相貌清秀的女佣关切的说道。

    艘地地地情结术陌冷秘通恨

    “没事,只是半个小时,不过你们可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小佳爸妈,也不要告诉她奶奶,不然她们又该着急了。”老夫人摇摇头,小声叮嘱着几人。

    两名女佣一脸无奈,可也拿老夫人没有办法,从她们进入孟家多年来,老夫人就每日吃斋念佛,不管是刮风下雨,从未停歇过。

    而每日的早课,必然是跪在孟家祠堂的列祖牌位前,为一个人祈祷,她们都知道,那是老夫人唯一的儿子,听说三十多年前,轰动整个华夏的男人。

    只是不知道为何,孟家那位大少爷三十多年前突然消失了,不仅如此,她们还听人议论过,就连那位大少爷的许多红颜知己和爱人,都消失了,就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世上出现过,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而且那位大少爷的名字,也是孟家的一个禁忌,没人敢提起,尤其孟家的族人,更是不会在这位老祖母面前提起,以免她伤心难过。

    可是老夫人自己却是从未忘记过,一直在为儿子祈祷,盼望着儿子能够回来。

    “太奶奶,我爸爸好多天没回家了,我好想他。”小女孩一边懂事的为太奶奶轻轻捶打着后背,一边跟随着老夫人走出祠堂。

    “是啊,你爸爸工作忙,太奶奶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老夫人点点头,再次叹息一声。

    而此时在郊外的一条公路上,几辆军用悍马前后护卫着一辆防弹轿车快速行驶着。

    天际阴沉,乌云密盖,八月份的京城,多日来一直都在下雨,刚刚停歇了一日,在这个清晨,又开始小雨淅沥,而的天色,似乎还有一场暴雨降临。

    防弹轿车后排坐着两男一女,当中之人三十出头,相貌英挺,唇上留有淡淡胡须,身穿笔挺的军服,肩上挂着的星彰竟然是中将军衔,如此年轻的中将,这在华夏也没有几位。

    而在中年人的两侧,一男一女都是二十七八岁,同样的相貌不凡,皆是上校军衔。女子还格外的冷艳,一身军装英姿飒爽。

    中年男子眼里有不少血丝,精神也略显疲惫,手里捏着一份文件刻开口道:“直接回军区吧,等忙完了后续事宜,再回孟家。”

    “将军,你已经好多天没好好休息了,要不先回孟家洗个澡,休息一下,再回军区不迟,只是结尾的事情了,不用这么着急。”右侧的男子颇为关心的说道。

    敌科科远独后术所阳指考星

    敌科科远独后术所阳指考星  叮!一道短信铃声传来,邪气凌厉的青年缓缓张开双眼,这双眼睛犹如饿狼觅食时候的凶残,精芒毕露。

    “阿义,各大家族都在盯着京城守备军司令一职,我们在军方的力量越来越少,这时候我们要步步为营,不能给其他家族任何借口为难,这次边疆争端虽然完美解决,可事后工作更不能马虎,否则,我们一个多月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自己的左膀右臂轻笑道:“不能因小失大,我的精神很好,你们放心吧。”

    此时,一道惊雷划过天际,闪电雷鸣伴随着大雨滂沱倾泻而下,本来就速度缓慢的车队,视线更加模糊,雨刷器来回拂过挡风玻璃,依旧抹不去倾泻而下的雨水,几辆车子不得不停了下来。

    “该死,好大的雨,各单位注意,将车子靠近红旗轿车,注意警戒。”

    叫阿义的男子咒骂了一声,对着微型耳麦发出了号令。

    就在此时,前方闪现出两道亮光,速度很快向着车队冲了过来,阿义和女子脸色一变,多年在惊险中培养的经验告诉他们,有危险。

    艘地科地情后学由冷方仇酷

    左右车门瞬间被她们打开,女子拉着中年男子窜了出去,阿义也从另一侧窜出。

    几乎是在三人冲出车子的同时,两辆重型油罐车便撞在了最前排的两辆悍马上,一声轰鸣的巨响中,两辆悍马变形飞了出去。

    此时其他悍马车内的数十名军人也早已冲出车子,一个个身形矫捷的冲到了中年男子和冷艳女军官身旁。

    “将军,快走。”冷艳女子厉喝一声,带着中年男子想要冲到山坡上。

    两辆油罐车却是继续撞翻两辆悍马,碾轧在了红旗轿车上,随即一声更为剧烈的爆炸声冲天而起,犹如一枚炸弹引爆,一股火浪伴随着强劲的冲击气浪炸开。

    其中的一辆油罐车爆炸,也将另一辆油罐车引爆,火光冲天而起,带着火浪的火油向着四周爆开。

    阿义身形急退中犹如狡兔迅捷,却依旧被这股爆裂的火浪冲飞了出去,整个人滚落在百米之外,不过在他的身上涌出一道淡蓝色光芒,阻挡下了吞噬他的火浪。

    另一侧还没冲上山坡的数十名军人和中年男子等人也被这股爆炸的冲击掀飞了出去。

    除了中年人和冷艳女子身上同样闪现出护体真气光芒,其他军人已经被火浪吞噬,凄厉的惨叫声中,一个个滚落在泥泞的路面上。

    路面除了雨水,便是熊熊燃烧的火油,这些军人只是发出几声惨叫,便被大火吞没。

    冷艳女子和中年人即使有护体真气保护,依旧连连吐出血水,若不是两人都被恐怖的爆炸冲击力冲落到山坡上,坠落在满是火油燃烧的路面,下场可想而知。

    “阿义!快走!”两人顾不上身上的剧痛,也顾不上嘴里溢着的血水,冲着百米之外跌落在路面上的阿义呼喊了起来。

    敌远科不鬼艘察由孤敌克情

    燃烧的火油已经蔓延了过去,距离阿义不足两米。

    阿义身形迅速窜起,在空中竟然滑行了几米,身子落在了山坡上,身后的火油蔓延过来,已经速度缓慢。

    阿义同样吐出一口鲜血,身形踉跄着来到中年男子和冷艳女军官面前,他的胸口一片血迹,军服更是被烧灼的支离破碎。

    雨水淋在伤口上,钻心的疼痛让阿义皱了皱眉头,却是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伤势,扶着中年人和冷艳女子坐起,急切的问道:“将军,小沫,你们没事吧?”

    中年男子只是被巨大的冲击力震伤了内附,身上并无外伤,他艳女子,后者脸色苍白,冷艳的秀眉紧紧蹙在一起,显然是在忍受着疼痛。

    “小沫,你护着我干什么?”中年男子语气严厉,话语中却是透着关切和愧疚,他和阿义都冷艳女子的后背,比阿义的胸口还要严重,白皙的肌肤多处灼伤,鲜血淋漓,军服更是被撕裂的无法遮掩背部。

    她们距离爆炸的中心更近一些,在被火浪冲击出去的时候,冷艳女子整个人抱住了中年人,用她的后背抵挡了火浪冲击。

    即使有护体真气,也无法抵挡那可怕的爆炸威力,她是三人中伤势最严重的一个。

    “思雨哥,我不能让你受伤,这点伤不会致命。”冷艳女子摇摇头,年男子眼神中既有敬重,又有着一丝仰慕。

    “你真傻!”中年人嗓子干涩的瞪了眼女子,脱下了自己的军装轻柔的披在了女子的身上,眼神中涌出一股冰冷寒意。

    一旁的阿义同样眼神冷漠了起来,握紧了拳头经被大火燃烧成残骸的两辆油罐车以及数量轿车,他们都知道,这绝不是意外,有人想要他们的命。

    与此同时,在京城一个高档会所中,一间豪华的套房内,意大利真皮沙发上仰躺着一名邪气凌厉的青年,手里端着一杯猩红酒水,一脸陶醉的听着一首很不符合氛围的老歌。

    敌地远科酷敌恨陌孤后地闹

    敌地远科酷敌恨陌孤后地闹  “阿义!快走!”两人顾不上身上的剧痛,也顾不上嘴里溢着的血水,冲着百米之外跌落在路面上的阿义呼喊了起来。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在青年的身后,站着一名同样容貌冷艳靓丽,身材浮凸诱人的女子,静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叮!一道短信铃声传来,邪气凌厉的青年缓缓张开双眼,这双眼睛犹如饿狼觅食时候的凶残,精芒毕露。

    冷艳女子上前拿起手机,打开短信眼,随即躬身点头:“徐少,事成!”

    艘仇地远酷艘学由阳早恨技

    “呵呵,早在预料之中,通知青芒,那两个司机的家人可以消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