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儿子回来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诧异!震惊!惊恐!孟家主屋内的众人犹如见了鬼一般,一个个惊得脸色煞白。就连孟老爷子都张大了嘴,忘记了呼吸。

    凭空冒出来一群人,饶是心理素质再好,也被惊得不轻。

    “呃……!”孟老爷子一口气没缓过来,双眼泛白,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这才将孟家众人惊醒。

    爸!

    爷爷!

    孟叔!

    一群人呼喊声中,孟秋雨一个箭步到了老爷子面前,手掌按扶老人胸口,一丝微弱的本源气息输入老人体内,极为小心翼翼的梳理着老人的气管。

    在孟秋雨本源气息的调理下,孟老爷子不仅缓过了这口气,身上老化的一些身体机能也在本源气息的滋养下生机勃勃,老人的肤色红润了不少,连气息也增强了,不在呼哧呼哧**。

    孟秋雨没敢继续用本源气息梳理老人的身体,孟老爷子年纪太大,即使想恢复他年轻力状的身体机能,也需要慢慢调理,他的本源气息太强大,以老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可是一次性接受不了。

    “你……你是秋雨?”孟老爷子一把抓住面前的孟秋雨,瞪着双眼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穿着长袍之人,记忆中的孟秋雨和眼前之人气质上有很大差别,但那满头飘逸的银发,的确是孟秋雨的招牌特征。最主要,这小子太年轻了。

    “爷爷,果然老糊涂了,难道不认识我了?这世上除了孟秋雨,您还有像我这么帅气的孙子吗?”孟秋雨咧嘴一笑,抓着老人的手,打趣道。

    他在孟老爷子面前从来也就没个正行,也就是他敢和老爷子这样说话,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孟老爷子眼里精芒闪烁,想要大笑,却害怕再一口气喘不上来。

    “好你个小兔崽子,果然是你回来了,爷爷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不然我这一口气咽不下去。”孟老爷子眼里闪现着晶莹泪,笑声中都带着哭音,可见这一刻,老爷子有多激动。

    孟家其余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的确是孟秋雨回来了,纷纷惊喜若狂,同时一个个心里惊叹,怎么三十多年消失不见,回来还是如此年轻,莫非他们都成了神仙?

    虽然一个个震惊,可也没人敢打扰孟秋雨和老爷子说话,倒是转向叶柔众女询问了起来。

    杨军和杨红兵也早已拉着杨冰凝的手,连杨军都已经泪流满面,女儿离开地球三十多年,居然再次回来了,这份惊喜让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孟凡同样身形颤抖,盯着儿子久,目光这才落在了人群内的孟念雨身上,一老一少对视着,孟凡几次欲言又止。

    敌地科不鬼结术所闹恨学球

    “爷爷,幸好您还有一口气在,否则我会很伤心,只能跑去幽冥地府找您去了。如果您愿意,我很快就能让您变得像我一样年轻帅气。”

    孟秋雨哈哈一笑,这才想起了什么,对着父亲点点头,招呼着孟念雨和孟思思过来。

    “爷爷,爸,这是念雨,慕雪和我的儿子,还有思思,是我和芙蓉的女儿,芙蓉是我后来认识的妻子。”

    林慕雪此时也拉着季芙蓉的手走上前,在林慕雪的带领下问候孟老爷子和孟凡。

    “好,好,这小子和你还真像。”孟老爷子打量了几眼孟念雨,开心的眼睛都笑开了。

    “你们两个快叫太爷爷,和爷爷。”孟秋雨个孩子说道。

    “太爷爷,爷爷。”兄妹俩恭敬的跪在孟老爷子面前,磕头问候二老。

    “快起来,来,让太爷爷这丫头可真俊,长大了一定漂亮。”孟老爷子自己滑动着轮椅上前拉起兄妹两,思思越发的开心。

    孟凡也是一脸舒心的笑容,儿子不但回来了,一群儿媳妇也回归了,还带回了孙子和孙女,先前因为孟思雨出事的烦心早已烟消云散。

    “爸,出了什么事?”孟秋雨爷子已经顾不上理会自己,被孟思思的小甜嘴逗得满脸红光,这才上前询问父亲。

    艘地远不方结察陌冷所鬼远

    “浩天叔,景天叔。”直想要和自己说话的两位叔叔,孟秋雨也亲切的打起了招呼。

    “秋雨啊,你小子是神仙吧,怎么几十年过去,我们都老了,你居然还这么年轻?”孟景天一脸的感叹,他比孟秋雨仅仅大几岁,可孟秋雨最多三十岁,他却五十多岁。

    “算是吧。”孟秋雨呵呵一笑,这才继续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秋雨,雪妮给你生的儿子思雨,三天前出了车祸,两辆油罐车和几辆悍马爆炸,受了伤。”孟凡叹息道。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沉声道:“爸,我回来的时候似乎听爷爷说这不是意外,是你们说的徐家和江家人所为吗?”

    “你先不用动怒,这件事只是我们的猜测,现在还没有证据。”孟凡可是知道这个儿子的性情,只要认定了,他才不会在乎什么证据,直接会杀上徐家和江家,灭了这两个家族。

    “我不需要证据,敢伤害我儿子,就拿全家来赔罪。”孟秋雨冷哼一声,微不可查的杀意弥漫,瞬间让主屋大厅内的孟家人如坠冰窟。

    “秋雨……”林慕雪众女纷纷秋雨,害怕他无法克制情绪。

    孟秋雨急忙收敛气息,以他强大的道韵规则气息,一旦释放出来,整个地球都能毁掉。

    再回到地球时,他便告诫了众人,要收敛各自的气息,否则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在地球这种天地规则低级的星球,任何人都能在弹指间毁掉几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

    “好,这才是孟家的子孙,不过孟家以保护国泰民安为己任,你要杀徐家和江家人,也不能引起大的动乱。”孟老爷子浑身感到轻松后,一脸平静的开口道。

    “爷爷,我有分寸,思雨现在是不是在军区医院?”孟秋雨点点头,亲问道。

    在回来的时候,孟秋雨神识探查了一下孟家庄园,并未发现儿子的气息,所以知道孟思雨并不在孟家庄园。

    “不错,他没有外伤,只是受了一些内伤。不过丁小沫为了保护思雨,背部灼伤很严重,孔小义也胸口受了冲击重伤。”孟景天急忙解释道。

    “哦,对了,丁小沫的父亲是你的兄弟丁小欧,孔小义是孤星和练水柔的儿子,如今丁小欧夫妇和孤星夫妇都在滨海居住,他们的子女都陪伴在思雨身边,负责保护他。”

    听到丁小欧和孤星都有了儿女,孟秋雨也是为两人开心,他也记得孤星姓孔,只是具体叫什么,孤星从来没说过。

    知道两人将自己子女送到儿子身边贴身保护,孟秋雨心中很是温暖,自己没有些兄弟。

    如今这两孩子为保护儿子受伤,孟秋雨决定尽快去一趟军区医院,为他们疗伤,让他们少受一些疼痛。

    “离开地球三十多年,一些不开眼的家族又开始冒头了,如今连孟家的人都敢动,连我的儿子都敢算计,我孟秋雨的名声是不是过时了?”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眼神中寒意凌厉。

    孟秋雨甚至都懒得去询问徐家和江家的情况,管这两个家族有什么通天能量,敢和孟家为敌,那自己就覆灭了他们,离开地球三十多年,自己灭门王的名气就被人遗忘了。

    “秋雨,你爷爷的话也是我的意思,不能让华夏动乱,徐家和江家势力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还与一些古武门派有着密切的联系,”孟凡开口道。

    “古武门派?如果他们想依靠武力解决问题,那我就陪他们玩一玩。”

    孟秋雨哼哼一笑,孟景天和杨红兵等人,笑道:“你们可以做准备了,想让华夏有一个什么样的局势,就把计划定出来,想让那些人死,也说出来,我会让他们悄无声息消失不见。”

    听到孟秋雨的话,孟家老小一脑门冷汗,不过却也知道孟秋雨一定能做到,在他们眼里,孟秋雨和他的女人们,早就已经是传说中的神仙。

    “爷爷,爸,我先去我妈。我们回来的消息不要宣扬出去,不是有一场军武大比吗?我会让思雨参加,如果思雨一个不够,还有念雨。”孟秋雨说完,带着众女和儿女赶往了后院。

    一群人很快来到了一座清静的**小院,下过几场雨后,这处小院更显得清新自然,绿意盎然。

    孟秋雨一群人进来,顿时将正在院子里修剪盆栽的两名女佣惊呆了。

    秋雨这群穿着复古的男女,一个个比仙侠影视剧里的仙人还要圣洁美丽,俊美不凡,她们还以为自己眼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清醒这不是幻象,这些人真实存在。

    “神仙?”两名女佣惊得将剪子都掉在了地上,慌忙下就要下跪,遇到神仙岂能不跪。

    只是两名女佣却是无法跪下来,而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起,孟秋雨笑着走上前点头道:“我叫孟秋雨,你们辛苦了,一直侍奉着我妈,照顾着她老人家,在我面前不用多礼。”

    结地远科方艘察战冷科吉早

    说话之际,孟秋雨和林慕雪众女便仿佛清风拂过,空中留下一道道清香气息,随即她们眼前就失去了孟秋雨等人的踪迹。

    在院落最幽静的一间禅房内,缭绕着浓郁的香火气息,一名老妇人坐在蒲团之上,手里握着木鱼,轻轻的敲打着,而在老妇人面前的供桌上,则是摆放着一尊观世音尊像。

    一幕,孟秋雨鼻子一阵酸涩,甚至连脚步都无法迈动,心头更是自责而疼痛,这就是自己的母亲,一个前半生因为自己丢失痛不欲生,后半生因为自己离开地球终日与青灯香火陪伴,为自己祈祷安乐的母亲。

    孟秋雨这一世,最愧疚的一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他没有尽过几天孝道,却是让她一直在经历着思念,痛苦与牵挂,临老也无法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虽未出家,却已经吃斋念佛,只为了祈祷,祝告儿子平安。

    感受到了孟秋雨情绪的波动,林慕雪众女也都明白孟秋雨此时的心情,就连孟念雨和孟思思,也站在母亲的身旁,眼神敬重的团上静坐敲着木鱼的老妇人。

    “妈……”孟秋雨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痕,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轻轻的呼唤道。

    老妇人身躯一震,却是以为精神不够集中,思子成魔了,怎么会听到儿子的呼唤呢?

    “妈……不孝儿子回来了。”孟秋雨这一次说话间,还上前了几步,已经距离方依云两米远。

    方依云这回是真的听到了,缓缓转过身来,眼神瞬间瞪圆,连手中的木鱼都掉了下去。

    “妈……儿子秋雨回来了……”孟秋雨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双膝挪动着来到方依云面前,早已是泪流满面,长这么大,他只有在母亲面前流过泪,上次是知道母亲的遭遇,这次却是再次见到母亲。

    “儿子……妈不是做梦吧?你真的回来了?”方依云身子剧烈颤抖,一把扶住了孟秋雨的脸,死死的盯着,生怕眼前的面孔消失不见。

    “妈……”孟秋雨泣不成声,捧着母亲苍老的双手,和着眼泪,亲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