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惨死的女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思思,你用力掐奶奶几下。 target="_blank">”

    抱着怀里的小孙女,方依云依旧感觉在做梦一般,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思思喜欢奶奶,为什么要掐奶奶,这样会弄伤你。”孟思思可不懂方依云的心思,很好奇奶奶会有这样的想法,奶奶又不会武技,也不是修法者,以她的实力,一指头都能让奶奶没了气息。

    众女也是一脸哭笑不得,程樱抓着母亲的手轻笑道:“妈,我们真的回来了,这可不是做梦。”

    “是啊,妈,这些年我们在另一个世界,却是因为很多原因无法回来,秋雨一直都在努力的想办法,这才终于回到了地球。之所以我们看上去这么年轻,是因为修炼了很高,很厉害的功法,就像电视剧里演得仙人一样。”林慕雪也抿嘴一笑,看着婆婆用很通俗的话语解释道。

    艘远不科情后恨战月闹早战

    艘远不科情后恨战月闹早战“念雨,带着你妹妹上车,爸爸有点事情先处理一下。”孟秋雨看了眼儿子,让他们上了车,跟随着不少看热闹的路上围了上去。

    “哦,我有些明白了,当初你们就说秋雨因为实力突破飞升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你们都要去找他,结果都成了仙人,不管你们是神仙还是人类,都是妈的好孩子。”方依云轻轻抚摸了一下程樱和林慕雪白皙如玉般的肌肤,不免有些羡慕,仙人果然可以青春永驻。

    “妈,我们这次回来,一定好好陪您,让您也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像我们一样年轻漂亮,给爸爸一个惊喜。”程樱和林慕雪对视了一眼,挽着昔日的干妈,如今的婆婆,一脸促狭的笑意。

    孙科不科独后学接月不地吉

    “那不成老妖怪了,还不把人吓死。”方依云笑了起来,众女也纷纷娇笑。

    随后孟秋雨又将凤凰夫人,岑琼,萧文怡,季芙蓉以及于曼仙子,云琉璃,几位修道世界的女子介绍给了母亲,再次让方依云惊喜不已。

    结不远科独孙球陌冷故孙羽

    孟秋雨也没想到云琉璃会跟着来,听说他要带着妻儿们回自己的家乡,可能有很长时间不会回来,云琉璃便主动寻找孟秋雨,希望可以跟着一起来,看看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看他的亲人。

    结不远科独孙球陌冷故孙羽“爸爸,你好厉害,我也要开一开好不好?太好玩了。”坐在副驾驶的孟思思可没有一丝担惊受怕,激动的小脸通红,拍着手满脸的兴奋。甚至她连安全带都不系,以小丫头现在的修为,这点惯性速度,还无法让她保持不住身形。

    对于云琉璃的这份心意,孟秋雨岂能不明白,虽然两人还没有发生过关系,可孟秋雨心里早已接受了对方,自然也就把她带上了。

    孙远远仇独孙察接闹恨岗故

    林慕雪众女毕竟是地球上出去的,方依云知道她们以前都是凡人,可眼前这些女子却是来至于神仙世界,她不免也有些骄傲,儿子连仙子都能泡到手,这小子还真是多情种。

    若是让她知道,儿子还是一方宇宙主宰,释放出道韵气息就能将地球毁灭,这一世也仅仅是九世轮回,还不把她惊出心脏病来。

    一家人开心说笑中,孟清妃也带着女儿以及几十名孟家女佣赶了过来,在这些佣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全是名牌服装,内衣,鞋子和包,各种颜色,各种尺码,款式。

    这是孟凡交代的,儿子和这么多儿媳妇回来,还穿着奇怪的服装,出去岂不惊世骇俗。

    后远地仇鬼敌球陌孤后克科

    孟清妃打了数十个电话,各家奢侈品店便派人送来了一大堆服装。

    “哥,各位嫂子,你们赶快把这些衣服换上,如果那些不合适,我再让人送过来一些。”孟清妃无比羡慕的看着一个个圣洁高贵的嫂子,曾经她在众女面前,还是青春靓丽的小姑子。

    如今即使她保养的再好,四十多岁的她看着比林慕雪众女都年长十几二十岁。尤其是彼此间的气质,根本没法相比。

    众女也颇为惊喜,尤其是凤凰夫人众女,还从来没穿过现代人的服装,众女挑选了一番,都跑去里屋去了。

    “秋雨哥,你这么年轻,我都不敢叫你哥了。”孟清妃走向孟秋雨,眼睛红红的和孟秋雨拥抱了一下,即使成为人妇,女儿如今都二十岁了,孟秋雨在她心里都是那个疼爱她,呵护她的好哥哥。

    三十多年不见,孟清妃同样很想念他。

    “秋雨舅舅,我叫冷萌萌,妈妈和爸爸经常提起你,你在我心里可是神一般的英雄哦。”

    孟清妃的女儿的确很萌,鹅蛋脸,青春甜美,和她母亲一样,有着一双灵秀的眼睛,笑起来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

    “看到你,我想到了你妈妈年轻的样子,等舅舅忙忘了一些事情,会有礼物送给你和你妈妈,如果你们想修炼我也可以让你们修炼。”

    “真的吗?舅舅,我也可以修炼,像舅妈们一样,永远这么年轻漂亮?”冷萌萌欢喜的挽住孟秋雨的手臂,一脸的雀跃。

    “当然可以,舅舅可是神仙,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孟秋雨甩了甩银发,得意的和冷萌萌眨眨眼,拎着西装和鞋子也进了里屋。

    进入里屋,孟秋雨的眼睛瞬间直了,三十多年了,他***今天终于又大饱眼福,看到了一场香-艳的内衣秀。

    不仅是林慕雪众女,罗凰,岑琼这些仙子都在挑选着一大堆内衣款式,挨个尝试,各式各样的文胸撑着她们饱满,雪白的**,看的孟秋雨鼻血差点流了出来,太诱人了,太香艳了。

    “啊,你个大-色-狼,快出去,跑进女更衣室干嘛。”还没等孟秋雨看够,李小冉,叶柔几女便一手捂着胸部,一手将孟秋雨推了出去。

    “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害羞的,再让我看几眼好不好。”孟秋雨的话音被一声啪的关门声阻断,随即里屋传来众女的哄笑声,回到地球后,让她们找到了曾经凡人的感觉,也开始作弄起了孟秋雨。

    孟秋雨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进入佛堂看着抿嘴偷笑的儿媳妇,和一脸僵笑的儿子,也有些尴尬。方依云和孟清妃这些凡人听不到里屋的声音,隔着一个小客厅和一条走廊,可是孟念雨夫妇却能听清楚。

    敌地科远情后球接月陌方

    孟秋雨很想展开神识偷窥几眼,可终究打消了念头,以后有的是机会光明正大的看,偷窥自己的老婆们,似乎很不道德。

    换上现代服装,众女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才结束,孟秋雨和儿子,女儿换好衣服后,开着一辆保时捷卡宴赶往军区医院。

    终于坐上了小汽车,孟念雨和孟思思激动的手舞足蹈,这虽然比她们御空飞行要慢了一些,可是却能感觉到穿梭在车流中的刺激。

    尤其孟秋雨为了让一双儿女感受到现代人的疯狂,还展露了一下飞车技术,卡宴的速度被他发挥到极限,犹如一道影子在马路上穿梭,左冲右突,引起一片喇叭鸣叫和大骂声,还差点酿成了几场交通事故。

    敌科仇地酷结学接阳故最岗

    敌科仇地酷结学接阳故最岗孟秋雨正要一把拎过对方的脖子,酒店转角玻璃门处走出一行人,正是孟秋雨在顶楼窗口看到的那些人,为首的是一名脸色略显苍白,身材挺拔的青年,嘴角流露着一丝不屑的冷笑,冷冷看了眼孟秋雨。

    最后连交警都惊动了,一辆辆警车呼啸着在追赶,孟秋雨的车速却是太快,不但将无数交警甩开,沿途的监控器都无法拍摄到车牌号。

    “爸爸,你好厉害,我也要开一开好不好?太好玩了。”坐在副驾驶的孟思思可没有一丝担惊受怕,激动的小脸通红,拍着手满脸的兴奋。甚至她连安全带都不系,以小丫头现在的修为,这点惯性速度,还无法让她保持不住身形。

    艘地科仇方结术战孤显敌地

    孟念雨也是一脸雀跃,不过他比妹妹理智和成熟,一直在看着父亲如何操作,决定回去后自己尝试着开一次,用爸爸的话说,带着妻子水灵燕去兜兜风。

    “你年纪太小了,拿不到驾照不能开车。”孟秋雨都不用眼睛看路,只需要稍微施展一点神识感应路况就好,看了眼女儿呵呵笑道。

    “那爸爸你有驾照吗?”孟思思点点头,虽然不明白驾照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她喜欢询问各种新奇的东西。

    孟秋雨咧嘴一笑,他以前有过驾照,可是失踪三十多年了,谁知道曾经的驾照有没有作废。

    “应该有吧,爸爸是成年人,即使没有驾照,也不会有警察轻易查寻。”

    此时,孟秋雨的车速也放慢了下来,这里进入了闹市区,如今京城变化太大,幸亏有导航,不然他还很难找到去军区医院的道路,这是一条捷径,穿过闹市区,再过一个街口,就能赶到军区医院。

    结地远科鬼孙学陌闹显最秘

    不过就在保时捷经过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凌空坠落下一个人来,孟秋雨和儿子,女儿交谈着,也没留意四周情况,只是听到一声闷响,以及无数路人的惊呼。

    “爸爸,有人掉下来了。”孟思思从车窗另一侧看到了有人坠落地面的一幕,惊得小嘴张大,惊呼道。

    此时路上不少车子都停了下来,孟秋雨也只好熄火,带和儿子和女儿走了下去,为了不引人太关注,孟秋雨的银发也变成了黑发,和儿子站在一起,像是一对兄弟一样。

    坠落下来的是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子,四仰八叉的倒在酒店门前的停车位上,汩汩鲜血流淌,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

    孟秋雨在下车的瞬间抬头看了眼几十层高的酒店,看到最顶层的一个窗户口站着几个脸色阴沉的男女。

    孟秋雨暗自摇头,从三十多层高的酒店高空坠落,自然是不可能活下来了,不过当他的目光扫向女子下身的时候,脸色顿时一沉。

    女子下身的裙摆明显是被撕烂了,没有穿内-裤,隐-秘部位伤势很重,已经是血肉模糊,以孟秋雨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并不是因为坠落摔伤,而是在生前经受过残忍的折磨,有人用硬物捅过。

    孟秋雨心中隐隐有着一丝怒火在升腾,不管这女人做过什么,这样被伤害,那些人都有些畜生。

    后地科仇方结球接闹孤孙陌

    而他看到了女子散去光泽的瞳孔内,有着无尽屈辱和痛苦,绝望以及不甘和无助,等等意味。这种目光显示着死不瞑目。

    “念雨,带着你妹妹上车,爸爸有点事情先处理一下。”孟秋雨看了眼儿子,让他们上了车,跟随着不少看热闹的路上围了上去。

    “好可怜啊,摔成了这样,太惨了。”

    “看样子还被人折磨过,太他妈畜生了。”

    围观的路人纷纷感叹,走到近前她们都能看到女子的惨状,不仅仅下身惨不忍睹,就连脑袋都裂开了缝隙,猩红的血水伴随着白色的脑浆流淌,而她的职业装敞开着,同样没有穿内衣,身上不少伤痕,像是被皮鞭或者腰带抽打过一样。

    孟秋雨走出人群,将自己身上的限量版西装脱下盖在了女子身上,蹲在女子面前,轻轻合上了她的双眼,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安息吧,我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

    孟秋雨本不愿多管闲事,可是女子死的实在太惨,他能确定女子的死亡和顶楼窗户口那几个人一定有关,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做出这种残忍的犹如禽兽一般的事情,他都不能视而不见。

    此时,人群内一名同样穿着和女子一样职业装的年轻女子轻轻叹息了一声,不忍多看一眼,扭头要离开,孟秋雨却是走了上去。

    “你认识她?她是不是这间酒店的工作人员?”孟秋雨看到这名女子的胸口挂着一个胸牌,上面写着大堂经理字样,便断定死的这名女子,应该也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我不认识,不要问我。”女子看了眼孟秋雨,脸色苍白的转身走向酒店。

    “站住,我再问你话。”孟秋雨一个箭步到了女子面前,脸色有些阴沉。

    “你要干什么?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对你没有好处。”此时另一名身穿职业装的男子走了过来,脸色深沉的说道。

    孟秋雨正要一把拎过对方的脖子,酒店转角玻璃门处走出一行人,正是孟秋雨在顶楼窗口看到的那些人,为首的是一名脸色略显苍白,身材挺拔的青年,嘴角流露着一丝不屑的冷笑,冷冷看了眼孟秋雨。

    在他身后的男女也目光玩味,傲慢的打量着孟秋雨,其中一个满脸张狂的青年还对着孟秋雨做了一个枪毙的手势。

    随即这群人神情高傲的走向不远处停着的几辆豪车。

    孟秋雨目光一冷,居然敢挑衅自己,他眼角余光看向了停车位上固定的铁质阻位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