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奶奶被亲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哎呀!我的腿……”张狂青年一条腿跨入车内,另一条腿即将也上去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惊得其余上车的男女纷纷看了过来。

    随即,数名男女脸色惊变,就连不远处围观死亡女子的路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神情。

    就见一个橘黄色的铁质阻位器竟然在盘旋,张狂青年的一条腿被狠狠砸了一下,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中,他失去重心从车上滚了下来。

    随即铁质阻位器对着他的另一条腿也狠狠的来了一下,同样又是一声骨头断裂声,张狂青年发出一声惨叫,疼的差点昏死了过去。

    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二十多斤重的阻位器像是活了一般,轰的一下砸落在法拉利轿车的玻璃上,随即没入了车厢内。

    紧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传来,整个法拉利轿车都像是车震了一般,上下抖动了起来,随着一声声撞击,法拉利的车门,顶部出现了一块块变形的凸起,犹如里面有人拿着大锤在砸。

    这惊恐的一幕将四周围观的所有人吓出了一身冷汗,都感到浑身发寒,大白天见鬼了这是,如此诡异的事情,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后地不地独孙术接阳科故结

    砰!一声巨响再次将四周观众惊得浑身一颤,崭新豪华的一辆法拉利竟然不堪受此摧残,整个车体都散架了。

    “这是死不瞑目啊,女子的冤魂不散,要找残害她的凶手报仇。”一直嘴角带着笑意的孟秋雨突然神色一正,大喊了起来。

    后科地科鬼敌学接孤敌克鬼

    随着孟秋雨的呼喊,四周的观众也都相信了这一点,女子刚刚坠楼惨死,显然还是遭受过折磨,是否是自杀还是被杀,目前也没人知道。

    可是发生了这样诡异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世上的确有冤魂存在,女子的鬼魂在作怪。

    咻!随着孟秋雨的话音未落,散架的法拉利车体内再次暴起一道橘色光芒,孟秋雨神念控制中的阻位器冲天而起,犹如一道激光轰向了另一部豪华轿车。

    噗!躲闪不及的一名青年嘴里狂喷着鲜血,身子被轰飞了出去,而他身后的宝马轿车也发出一声轰响,车体同样裂开,变成了支离破碎的一堆残骸。

    这道橘色光芒轰破了宝马车,再次转向旁边的红色玛莎拉蒂,一声巨响,车体爆开,仅仅跑出两步的一名女子被飞出来的方向盘砸在后背上。

    啊!女子发出惨烈的叫声,仰脸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趴在了地上,浑身都在抽搐。

    “云航少爷,躲开!”

    就在橘色光芒调转方向攻击为首的挺拔青年时,他身旁的一名男子一把将他推开,后者双脚一蹬地面,青石板的停车场阵阵碎裂,犹如一道狂风卷起,去势惊人。

    轰!男子发出一记重拳,竟然掀起一片耀眼的真气光芒,发出一阵阵爆裂的声响。

    孟秋雨眼睛微微眯起,居然还是一个玄阶武者,只是就凭这点实力,也想挡住自己神念控制的阻位器。

    孟秋雨的神念顿时增加了一丝,他要彻底毁掉眼前的武者。

    这些青年男女明显都是非富即贵的大家子弟,羞辱折磨导致女子惨死,孟秋雨自然不想放过他们任何一人。

    而这名武者明显是为首青年的狗腿子跟班,这种人依附于强权之下,早已没有了武德,失去了人性,孟秋雨也不想放过他。

    轰!狂暴的一拳轰在了橘色光芒下,男子这一拳的威力即使轰在一辆车上,也能将车子轰飞,他可不相信什么鬼神,更相信是有人控制着阻位器。

    作为一名武者,男子也知道不论是国外世界,还是华夏,都有一些可以掌控精神力的高手,这些人动用意念控物杀人,哪怕是一片落叶都能成为凶器,斩杀敌人。

    本以为这一拳可以挡下橘红色的阻位器,只是男子很快发现自己低估了对手,一阵撕裂的剧痛伴随沉闷的声响,男子的整条手臂彻底爆开,化作一篷血污。

    而他更是嘴里喷着鲜血,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飞,撞向了那名惊慌失措的挺拔青年。

    两人发出两声惨叫,双双砸落在他们身后的保时捷上。

    砰砰!两声沉闷的声响,身后的保时捷玻璃尽碎,两人从车上弹落在了地上。

    挺拔青年双眼一番,差点昏死了过去,浑身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般,嘴里不停吐着血水。

    孙不地仇独孙球由孤帆技艘

    橘黄色的阻位器再次轰向二人,划过了他们的喉咙,两道猩红血水飙起,两颗头颅滚落向一旁。

    孟秋雨没有干掉所有人,只是杀了这名为首青年和他的保镖,剩下的几人即使活下来,也将成为残废,永远需要在轮椅上度过。

    在四周路人惊呼,慌乱的逃散中,孟秋雨也一脸淡笑的返回了车上,启动车子等候着其他堵在路上的车子离开。

    直到现在才有警笛声由远及近传来,孟秋雨暗自摇了摇头,女子已经坠楼快二十分钟了,早有人打了电话报警,这些警察现在才来,还是和三十年前一样,办事效率依旧拖沓的让人蛋疼。

    “爸爸,为什么要戏弄那些人?不直接杀了他们。”孟思思歪着脑袋看着孟秋雨询问。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兄妹却知道是父亲搞的鬼,只是很不解以父亲的实力,杀那些人还需要这么麻烦,抬手间灰飞烟灭了不就行了。

    修道世界没有律法,强者为尊,他们心里自然没有太多顾虑。

    “爸爸现在不想引起太多人关注。何况这里是地球,有这里的生存规则和律法掌管,当街杀人会给咱们孟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兄妹俩点点头,不管父亲怎么做,他们都认为是有道理的。

    听到警车声传来,一些停下来观望的车主不想留下来被警察询问,纷纷启动车子离开,堵塞的马路很快疏通,孟秋雨也驾驶者卡宴穿过了闹市区。

    为了给萧雪妮一个惊喜,孟秋雨没让家里人给医院里照看儿子的女人打电话,带着儿女直接拿着杨红兵送他的通行证进入了军区医院。

    站在高级病房门外,孟秋雨听到了熟悉而久违的声音:“思雨,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可不许和妈说什么大道理,在一个母亲面前,任何道理都比不上自己儿子重要。”

    “金主任也说了,虽然你没有外伤,但却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好好休息,再住几天院观察一下。”

    “妈,真的不用这么麻烦,要不我回孟家修养也一样,我住在这里浑身都不舒服。还要让您来陪床,儿子也是心疼妈的身体嘛。”另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苦笑着道。

    “知道心疼妈了?那你就给我好好呆着,妈只是白天照顾你,晚上有颜夕照看,妈又不累。”

    “好了,思雨,你就听妈的话吧,你可是咱孟家的顶梁柱,老爷子都发话了,什么时候他让你出院,你才能出院。”另一个轻柔浅笑的声音说道。

    “是啊,爸爸,你难得有时间不用工作,就当做陪佳佳了。不许不听话,奶奶说不听话不是好孩子,爸爸,吃香蕉。”一个稚嫩的童音接着说道。

    “看到没,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如我家佳佳懂事。”女人开心的笑道。

    年轻女子和孩子的欢笑声也同时传来,洋溢着浓浓的温馨和欢乐。

    站在病房门外的孟秋雨眼睛再次酸涩,这种情景画面,才是最美好的时刻,可是自己却错过了三十多年。

    自己不是一个尽职的丈夫,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同样不是一个好的爷爷。三十多年了,自己早已当了爷爷,可是却连长子都没抱过几次。

    感受到了父亲的情绪波动,孟念雨和孟思思一左一右拉扯了一下父亲的手臂,眼神中流露出安慰之色。

    “什么人在外面?”孟秋雨轻轻叹了一口气,无意中流露气息被里面的孟思雨感应到了,他脸色一沉对着门外喝道。

    原本走廊两侧都有孟家的护卫守候,只是冷漠知道孟秋雨去见妻儿,便提前通知了孟家护卫头目,让他带人撤离到了楼下,不想打扰她们一家人。

    否则孟秋雨和一对儿女也不能轻易踏上这层楼。

    寂静的走廊内,有人在门外叹息,孟思雨毕竟是玄阶强者,瞬间便感应到了。

    此时房门拉开,一把枪首先冒了出来,随即一张刚毅,俊朗,却带着一丝苍白的面孔映入孟秋雨的眼帘。

    男子三十出头,眼神中带着一丝警惕,当看到孟秋雨三人后,微微一愣,随即瞳孔瞬间张大,仿佛见了鬼一般。

    结不地不酷敌学接阳指故冷

    “思雨,没事吧?什么人在外面。”萧雪妮的声音传来,出现在了身躯僵硬的儿子身后。

    但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后,萧雪妮同样的身躯一颤,震惊的傻了眼。

    孟秋雨平复了一下情绪,心中一阵苦笑,这辈子被人拿枪顶着的次数可不多,如今却是被儿子拿枪顶着脑门。

    孟秋雨抬手抓住了儿子的手腕,轻轻将他手里的枪压了下去,没有理会儿子一脸的吃惊,目光直勾勾看着后面的萧雪妮。

    萧雪妮如今已经六十三岁,可是保养的却很好,依旧是那般的成熟明媚,风韵犹存,只是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一丝丝褶皱,六十出头的女人毕竟不再年轻,但看上去也并不是很苍老。

    至少在孟秋雨眼里,现在的萧雪妮依旧很美,美的让他心疼,让他愧疚而自责。

    艘远不科酷后察所冷所孤

    修道世界岁月无痕,寿命无限,可是一个凡人又有多少个六十岁,三十多年了,守着儿子,这可能是她唯一的快乐了。

    “雪妮……我回来了。”孟秋雨艰难的说出这番话,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想要给女人绽放他最阳刚邪魅的笑容,可是他做不出来,此时的心情像是被万把钢针刺着一样,沉重而疼痛。

    孟思雨也显然回过神来,他在母亲的相框里见过父亲的照片,所以第一眼看到后才露出震惊之色,此时急忙闪身后退,拉着同样一脸惊讶和不解的妻女,静静的看着这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

    “你……你……”萧雪妮嘴唇颤抖着,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孟秋雨突然出现,让她惊得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

    “雪妮……对不起,苦了你了。”孟秋雨上前一步,将萧雪妮拥入怀中,紧紧搂着依旧丰腴的女人,轻轻拍着女人的后背,顺着她的一口气。

    萧雪妮有些太激动了,就连呼吸都有些不畅,尤其还被孟秋雨抱得这么紧,张嘴深深呼吸了几口,在孟秋雨轻轻的拍打下,才理顺了这口气。

    敌仇远仇情结察陌闹技不鬼

    艘科远不独敌恨所阳显毫术

    女人突然像是疯了一般,狠狠的咬向了孟秋雨的肩膀,孟秋雨脸色一变,急忙扭动身子,肩膀下沉,同时堵住了萧雪妮的红唇。

    艘科远不独敌恨所阳显毫术“爸爸现在不想引起太多人关注。何况这里是地球,有这里的生存规则和律法掌管,当街杀人会给咱们孟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萧雪妮本来要咬男人,却是被孟秋雨的大嘴堵上,男人浑厚而熟悉的气息传来,萧雪妮脑子嗡嗡一响,竟然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了,任由男人贪婪的亲吻着自己。

    孟秋雨哪敢让女人咬一口,以他轮回境的炼体修为,即使不动用气息抵抗,萧雪妮一口咬上去,都能将女人一嘴牙给崩没了。

    “哇!奶奶被人亲了。”孟佳张大了小嘴,抓着父亲的手臂,不自觉的说道。

    一旁的靓丽女子也是一脸震撼,婆婆守寡三十多年,今日却是被强吻了,不过她也意识到了,眼前比自己都大不了几岁的男人,似乎有些熟悉,只是她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就是丈夫的父亲?那个传闻失踪了三十多年,曾经激起华夏天翻地覆的男人?自己的公公?

    “他可能是我爸。”孟思雨看了眼妻子,轻声说道。

    “他就是爷爷吗?”孟佳小脸上满是不解,她可是听太奶奶经常祈祷,知道自己的爷爷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艘科不远方艘恨战闹指艘主

    如果这就是爷爷,怎么会这么年轻,比自己爸爸还要年轻。她的小脑袋里有些转不过弯了。

    知道被孟秋雨亲的快喘不上气来,萧雪妮才挣扎着推开孟秋雨,满脸红晕的看着男人,眼睛里满是泪水。

    孙科不科情艘察由冷孤酷地

    “雪妮,你还是那么有感觉,这味道我永远都无法忘记。”孟秋雨咧嘴一笑,眼神温柔得擦拭着萧雪妮脸上的泪水,早已忘记了一旁还有一群小辈。

    孙科不科情艘察由冷孤酷地两人发出两声惨叫,双双砸落在他们身后的保时捷上。

    宋颜夕一脸僵笑,轻轻挽住丈夫的手臂,暗自被公公雷到了,

    “你真的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萧雪妮喃喃着问道。

    “如假包换,你的老公,孟家大少爷,孟秋雨,就站在你的面前。让你承受了三十多年的孤独,今后,我会用生生世世来弥补。”孟秋雨哼哼一笑,再次将萧雪妮拥入怀中,深深嗅着女人发丝的味道,沉醉而沉迷。

    今天只有两更,下午事情忙,没时间码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