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狗屁理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与妻儿在军区医院相见,却是并不知道整个京城因为冤魂索命之事炸了锅。

    网络的传播速度如今更为先进,不仅互联网上出现了冤魂索命的视频,就连微信也开始出现了这种诡异视频,一时间各种帖子,议论铺天盖地。

    不过很奇怪的是,网络报道的片面性在这一刻也体现了出来,这片视频报道被冠名为灵异惊悸事件,至于酒店女职员惨死,却是并未报道出来。

    也不知道是见证者们忽略了这一点,还是有什么更大的内幕,总之就连最爱八卦明星绯闻,宣扬国家正能量的各大电台,收视节目,都没有这一报道。

    此时京城一处很普通的高楼内,四周墙壁悬挂着一张张荧屏画面,十几名神情严肃的男女每人面前都有几台电脑,他们灵活的小手指敲敲打打,荧屏画面在快速的闪烁。

    孙科不仇情敌学所冷接帆月

    孙科不仇情敌学所冷接帆月  在这些画面上,可以清晰的多人脸上细密的毛孔,脂粉掩饰下的小黑痣,色斑,还有很多男人外露的鼻毛。

    不过无一例外,这些画面都是有关于阻位器杀人的场面,以及四周各处角落,每一个围观者的特写。

    在这些画面上,可以清晰的多人脸上细密的毛孔,脂粉掩饰下的小黑痣,色斑,还有很多男人外露的鼻毛。

    甚至还可以个明显吃了韭菜包子的妖艳女子,满脸惊恐的张大小嘴,牙缝里有一小片韭菜叶。

    而在这些辛勤工作的小蜜蜂们身后,站着三名神情凝重的男女,他们的目光如刀锋一般,在每一副画面上扫过。

    “停!”其中一名身材高挑,樱桃小嘴,瓜子脸的女子突然喝了一声,目光犀利的盯着几十副画面,全方位特写着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弯腰蹲在死亡女子面前的一幕。

    这些画面有侧面拍摄,有正面拍摄,同样也有背面拍摄。

    “这家伙是谁?”另外两名男子也眼里精芒一闪,疑惑的问道。

    “所有人找这个人的画面,他在那里的每一副画面都找出来。”瓜子脸女子沉声道。

    在女子的命令下,小蜜蜂们再次忙活了起来,噼里啪啦的键盘敲打声犹如小雨点。

    很快,四周墙壁上的荧屏画面都出现了此人的各种特写,皱着眉头的,嘴角隐现冷笑的,眼神中凝现一抹寒芒的,还有他轻轻脱下西装,遮盖在死亡女子身上时的深沉。

    “此人的眼神好凌厉,此事绝对与他有关。”其中一名方脸男子沉声道。

    “他的皮肤好有光泽,比女人的皮肤还好,整张面孔居然没有一丝瑕疵。”瓜子脸女子轻声道。

    两名男子对视一眼,相视流露出苦笑,另一个身材中等,却神情冷厉的男子开口道:“周科长,现在可不是评论这家伙相貌的时候,江将军可是下了命令,让咱们立刻找出可疑之人。江三少爷惨死,江家震怒,整个京城都在盯着这件事,我们的压力可是很大。”

    “我只是实话实说,对比资料库,找出此人的身份。”瓜子脸女子淡淡后者,再次下达了命令。

    艘地远不情孙球陌闹球考月

    小蜜蜂们又是一番忙活,这次用的时间更多,一张张人脸画像,体貌特征的对比之后,却是无一匹配。

    艘地远不情孙球陌闹球考月  “此人的眼神好凌厉,此事绝对与他有关。”其中一名方脸男子沉声道。

    “怎么会这样?”女子和另外两名男子一脸茫然,就连十几名情报科的资深人员也是满头大汗,这一番匹配,可是将华夏国十几亿人口的特征全部筛选匹配过,存在遗漏的可能性极少。

    结科不科方后学接闹通太冷

    炎黄铁骑的情报科,可是拥有天眼系统,就连早已改变了国籍的华侨,都有记录,哪怕这些华侨的孩子们,也有记载。

    “那人不是脱了西装盖在女尸身上了吗?让警察局咱们的人立刻搜查一下指纹传送过来。”方脸男子眼前一亮,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很快,西装上的指纹,以及一堆关于这件西装的资料都传送了过来。

    小蜜蜂们再次忙乱一番,依旧是一无所获,并且有人惊疑的汇报道:“周科长,此人的指纹很特殊,我们从未见过这种指纹。”

    瓜子脸女子则是于这件西装的资料,最后咦了一声。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方脸男子急切的问道。

    “这件西装是限量版手工定制,京城只有一家国际服装公司出售这种高档服装。”

    “立刻进入这家国际服装公司的系统,找到什么人买走了这件西装。”女子再次说道。

    又是一番键盘敲打声,这里的每一个键盘手,都堪比国际黑客,黑入一家服装公司查探销售记录自然是轻而易举。

    “找到了,是钻石vip高级客户电话订购,这是电话号码,我们查到了这个电话号码属于孟家,持有人是孟清妃。”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子拿着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汇报道。

    “孟家人?孟清妃。”不仅是瓜子脸女子一脸震惊,其余两名男子也神情惊诧。

    如果这名来历不明的男子和孟家有关,这件事可就闹大了。

    敌科远地方孙术战孤冷由闹

    军区医院高级病房内,孟思雨豁然张开双眼,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惊人的变化,感受着自己体内有一股柔和的气息在流淌,这股气息让他身上充满了力量。

    “爸,我竟然突破天阶了。”孟思雨惊喜而激动的亲,都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父亲只是给他体内输入了一道气息,不足十分钟的时间,他竟然连续突破地阶,天阶,这种事情传扬出去,都能将古武各大门派给惊呆了。

    “点出息,不就是一个天阶,如果我愿意,现在都能让你成为仙人。我已经在你体内留下了本源气息,等你筑基后,会有相应的功法修炼。”

    孟秋雨白了眼儿子,随即又念雨和女儿思思,咧嘴笑道:“别天阶高手,你妹妹一出手就能要了你的小命,和你弟弟比起来,你更是差远了。”

    “啊!”孟思雨一脸僵硬,眨眼对着他嬉笑的妹妹,有些不太相信。

    “大哥,你不用担心,思思不会出手打自己哥哥。”孟思思一句话让孟思雨更郁闷了,一连突破两个境界的喜悦被狠狠的打击到了。

    “爷爷,你是神仙吗?”只有五岁的孟佳忽闪着可爱的眼睛,扯着孟秋雨的衣袖问道。

    “是啊,爷爷就是神仙,将来佳佳也会成为神仙,还有你爸妈,咱们孟家人都会是神仙。”孟秋雨弯腰抱起孙女,在稚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这次回到地球最大的喜悦,就是自己竟然当了爷爷。

    “对了,雪妮,如果你无法适应你我现在之间的容貌差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恢复年轻时候的容貌,不然你见到慕雪会被打击到。”孟秋雨抱着孙女旁的萧雪妮。

    萧雪妮也已经从孟秋雨回归的事实中平静了下来,脸上洋溢着三十多年都未见过的明媚笑容,白了眼男人道:“等回去再说吧,不然我一出医院,就会把人吓到。”

    “呵呵,那听你的。”孟秋雨呵呵一笑,抓起萧雪妮早已不在柔滑的小手,轻声道:“雪妮,谢谢你,为我生了一个好儿子,现在还有了一个好孙女,你可是孟家无人能比的功臣。”

    “我有那么高的荣誉吗?”萧雪妮仰脸凝视着男人俊美年轻的脸庞,柔笑道。

    “莫非你不相信老公的话,你让思雨这臭小子说说,你是不是孟家最伟大的媳妇。”

    “爸,我好歹也是当父亲的人了,您在我女儿面前就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孟思雨一脸无奈,亲比自己都显得年轻,一出口还是长辈的口气,他就感觉到怪异。

    “怎么?老子骂儿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这个臭小子还敢忤逆不成?”孟秋雨一瞪眼,颇有威严。

    艘仇科地情艘球所闹艘情克

    “您可越来越像我爷爷了。”孟思雨苦笑道。

    艘仇科地情艘球所闹艘情克  “狗屁理由,儿子出了事就可以满嘴喷粪,如果你老子死了,是不是就要上街砍人了,既然自己不掌嘴,老子就打乱她这张臭嘴。”孟秋雨踏前一步,冷笑道。

    “就是,刚见儿子的面就摆父亲的威严,别忘了当初你也很忤逆,吊儿郎当的,幸好两个儿子不像你。”萧雪妮横了眼男人,前的两兄弟娇笑道。

    一家人说笑间,宋颜夕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随着一男一女,正是丁小沫和孔小义,两人秋雨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激动。

    孟秋雨不但帮她们治好了伤势,也同样让他们的实力提升到了天阶,这对于如今的孟秋雨,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爸,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咱们可以回家了。”宋颜夕恭敬的公说道。

    “好,收拾一下咱们回家。小义还有小沫,叔叔回来的消息,你们可千万不要告诉你们爸妈,我还要给他们一个惊喜呢。”孟秋雨笑着点头道。

    “知道了,孟叔叔。”两人身子一挺,双双敬了一礼。

    一行人下了电梯,却是迎面遇到了另外一伙人,为首的几名男女脸色阴沉,步履匆忙,双方在电梯门前相遇。

    由于被这些人挡着,孟秋雨等人无法全部走出电梯,其中一名身穿绸缎旗袍的妖艳女人抹着眼泪,不耐烦的喊道:“赶快滚出去,别挡我们进入电梯。”

    孔小义和丁小沫以及孟家护卫队长林旭脸色瞬间一沉,就要发作。

    而妖艳女人旁边的男子却是认出了孟思雨和萧雪妮,脸色淡然的开口道:“原来是孟家大少奶奶和孟少爷。”

    “江云,管好你身边的狗,别乱咬人了。”萧雪妮面色深沉,对于妖艳女人的不礼貌,很是恼怒。

    原本一家欢乐的好心情,都被这个女人的一句话给破坏了。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是狗,你这个没有男人的寡妇。”妖艳女子此时也萧雪妮等人,本就因为儿子成了残废,憋着一股之火,此时更是爆发了出来。

    “你找死!”孔小义等人脸色一怒,瞬间爆身而出,道道拳影和腿影轰了出来。

    妖艳女人身后也闪出了几名神情冷漠的男子,凝聚气势的拳脚挡了出去,双方之间的空气都爆开了拳脚的轰鸣声,

    中年人和妖艳女人等人纷纷后退,同时又有几名保镖挡在了他们面前。

    轰!狂暴的气势冲击而出,几名冲上来的保镖哪里会是孔小义,丁小沫以及林旭对手,一阵骨头断裂声中,这些保镖惨叫着被轰飞了出去。

    “住手!孟少爷你要干什么?”中年人脸色愤怒,他感觉出了孔小义几人的强大,自己身边这些保镖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出言不逊,还敢侮辱我的母亲,自己掌嘴,我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否则,江家人也不行。”孟思雨沉声道。

    “孟少爷,你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这对谁也没有好处。灵芝的确说错了话,也是因为我儿子出了事伤心过度,没有们母子,现在你们又打伤了我的保镖,此事就此了结如何?”中年人淡淡的说道。

    “狗屁理由,儿子出了事就可以满嘴喷粪,如果你老子死了,是不是就要上街砍人了,既然自己不掌嘴,老子就打乱她这张臭嘴。”孟秋雨踏前一步,冷笑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