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跟我们走一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夜过后,萧雪妮慵懒在温暖的大床上睡得犹如猫咪一般。

    昨晚彻夜疯狂,女人累的昏睡了过去,直到窗外的阳光洒落进卧室,她才缓缓张开双眼,探手一模,身旁的被子是温暖的,卧室内还弥漫着她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旖旎气味,孟秋雨却已经不在身边。

    突然想到了什么,萧雪妮不顾精赤的身躯,跑向屋内的卫生间,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内浮凸曼妙,凝脂如玉的身材,以及年轻美丽的容貌,她忍不住看得有些痴迷,这是自己吗?

    孟秋雨昨晚给她服用了神颜丹,同时给母亲方依云,大妈杨舒云,妹妹孟清妃几人都服用了神颜丹,恢复青春美貌后的萧雪妮几乎疯狂的在索求着三十多年来的孤寂,似乎要将孟秋雨砸干。

    只是最终是她落败,孟秋雨还顺便在恩爱中帮着女人调理了一下身体,现在的萧雪妮,不仅仅容貌上变得年轻,就来身体机能也变得犹如二十岁的少女一样充满活力。

    这份喜悦是萧雪妮不敢相信的愉悦,站在镜子前,还做出可爱的鬼脸,翘首弄姿,风情妩媚,若是孟秋雨在这里,恐怕又会忍受不住再次征服她。

    孟秋雨此时在另一间别墅内送别着叶柔,韩琳姐妹以及李小冉,柳冬霜,几位师叔,凌雪,司马清雅。和白眉。

    众女已经迫不及待要回一趟家看望自己的亲人,司马清雅虽然没有了亲人,却还是想要回一趟滨海,看看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以及小刀夫妇这些属下。

    李小冉的父母和韩琳的父母也都在滨海,刚好可以一起做伴。叶柔却是要回南京叶家,柳冬霜要回香港。

    以这些女人的修为,根本也不用乘坐飞机,直接飞回去就可以了。

    凌雪和几位师叔,白眉则是要回峨眉山雪域殿,回去看一下如今的雪域殿。

    杨冰凝昨天就已经和杨军父子回了杨家,玲珑也去找自己的兄长穆长风去了。

    和女人们一番拥抱,孟秋雨答应处理完了京城的事情就去找她们,看望女人们的家人,众女纷纷化作流光遁走。

    这一次,青龙没有回来,他说修道世界才是他一直梦想的世界,他要追寻强者之路,不仅没有回到地球,还毅然决然的去虚空流浪去了。

    孟秋雨也拿他没办法,青龙的性情一直要强,他不想一生都依附在自己的保护下成长,在生死间磨练,才是他要追寻的道路。

    看了眼神情落寞的赵语菲,孟秋雨暗自叹息,他能明白赵语菲心中的黯然,三十年的变化太大,赵家后继无人,没有支撑家族的灵魂人物,赵语菲也去了异世界,即使有孟杨两家帮衬,赵家依旧没落了。

    现如今的赵家大院早已变成了商贸大楼,赵家那些没落的子弟也败光了家财各奔东西。

    结科不科方敌学所闹通太考

    相比赵语菲,妖女更为伤感,母亲早已经离开了人世,女人昨晚也不知道去了那里,孟秋雨可以想象到应该是去了母亲的墓地。

    此时孟秋白一脸落寞的走了进来,无精打采的和程樱,凤凰夫人几女打了声招呼,看着孟秋雨叹息道:“哥,我在京城探查了一番,没有找到王妍,也没人知道她的消息。”

    “以后不许轻易动用神识,地球的天地规则太低级,动用修为很容易引起天地规则崩塌,毁掉地球。最多只能释放出元婴期的修为。”

    孟秋雨瞪了眼后者,昨晚他和萧雪妮亲热的时候,就感到天地间传来一阵轰鸣之色,有人释放出了气息,幸好孟秋白也瞬间收敛起来,否则谁能预料到发生什么事情。

    “我知道了,找不到王妍,这次回来我会很失落。”孟秋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拎起一瓶红酒大口喝了起来。

    “看你那点出息,撇下云烟,紫娇她们不管,却想着去找王妍,若是有缘,你们会见面的,以她当年的实力,不出意外还活着。既然她消失的无影无踪,怕是你小子当年突然飞升,让她感觉被遗弃了,伤了心。”

    “哥,那我该怎么办?神识不能尽情展开,否则我都想全世界寻找一遍。当年突然飞升,也不是我的错啊,你不也突然消失,害的家里人担心的要死。”孟秋白嘀咕道。

    “欠抽是吧?居然学会顶嘴了,如今络这么发达,你不会动动脑子,发个寻人启事什么的,任何人提供王妍的消息,奖金一百万,一百万没有吸引力,五百万,一千万,咱孟家又不缺钱。”

    “咦!这是个好办法,哥,还是你有脑子,那我找孟家那些小子们帮助整一个方案出来。”孟秋白蹦了起来,眉飞色舞的跑掉了。

    众女看着孟秋雨纷纷笑了起来,孟秋白这小子就是个活宝,到了那里都能给人带来快乐。

    “罗凰,于曼,岑琼,你们几个这些天就在孟家,让清妃母女陪你们到处逛一逛,感受一下地球上生活的乐趣,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没时间陪你们。”

    安顿好了修道世界来的这些女人,孟秋雨再次开着车带着赵语菲出了门,女人想要回曾经的赵家大院缅怀一下。

    至于孟念雨和孟思思,早有秋风的三个女儿带着出去享受生活去了。

    保时捷刚刚离开孟家庄园,孟秋雨便眉头一皱,就连副驾驶上的赵语菲都秀眉蹙了起来,居然有人跟踪,虽然这份跟踪技术已经很高明了,显然是这方面的专家,可是跟踪他们,那简直是小蚂蚁在大象面前秀胸肌,太不自量力了。

    “坐稳了,和他们玩玩。”孟秋雨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瞬间加速,保时捷犹如一道利箭窜出了公路,后面跟随的车子也开始加速追赶了起来。

    只是孟秋雨不看路都敢将跑车速度提升到极限,后面追赶之人却没有他这么霸道的车技,没多久,保时捷便将后面的车子甩到了爪哇岛,孟秋雨带着赵语菲也出现在了曾经的赵家大院,如今的摩天商楼。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这里也算是新城区的繁华地段,今日似乎还是星期天,不仅车流多,逛街的男男女女也很多。

    两人将车子停好,赵语菲挽着孟秋雨的手臂看着摩天商楼叹息道:“咱们去逛一逛吧。”

    孟秋雨自然愿意,只要能让女人开心起来,现在带着女人去太平洋飞一圈都可以。

    就在两人进入摩天商楼不久后,一辆奥迪轿车也停在了保时捷旁边,车上走下一男一女,其中那名女子拨通了一个电话:“周科长,找到那人了,我们在摩天商楼。”

    孟秋雨带着赵语菲进入摩天商楼,女人却是一眼看向了不远处正在清洁地面的一名清洁女工,五十多岁的年纪,脸上布满了皱纹。

    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清洁工,赵语菲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你认识?”孟秋雨感受到了女人的情绪变化,轻声问道。

    赵语菲点点头,快步走了上去,清洁女工看到有人过来,急忙让开道,却是发现两人站到了她面前,她抬头看向孟秋雨二人,随即身躯一震,手里的自动吸尘器手柄脱手。

    “鑫雯,你还认识我吗?”赵语菲声音轻颤这说道。

    “你是语菲姐吗?我不是眼睛了吧?”清洁女工嘴唇哆嗦,满脸的难以置信。

    敌科地科方艘球由阳故封

    “是我,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可以找地方聊一聊,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清洁女工犹豫了一下,赵语菲却是明白她害怕丢了工作,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既然我已经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干这种工作,找一个清静的地方我们叙叙旧。”

    “好,语菲姐,楼上有一个咖啡馆,我们去哪里。”

    在清洁女工的带领下,三人上了五楼的美食城,在美食城内还有一个环境优雅的咖啡馆。

    点了三杯咖啡,赵鑫雯眼里闪烁着泪说道:“语菲姐,这里就是赵家,可是早已物是人非,赵家没落了。”

    或许是生活的艰辛,又或是对赵家没落的伤感,赵鑫雯哽咽着难以平息自己的情绪,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鑫雯,是我不对,丢下赵家和你们不管,让你们受苦了,是我愧对赵家的列祖列宗。”赵语菲也陪着落泪。

    “语菲,鑫雯,你们不要难过,姐妹相聚,应该开心才对。只是我很不解,赵家即使再没落,你们赵家子弟也不应该过的如此辛酸,这是为什么?”

    “姐夫,你有所不知,赵家被人算计了,赵锦哥发生了意外后,赵家再无人能撑起家族,各旁系争权夺利,赵家已经是内忧外患,欠下了大笔的外债,这栋老宅也被银行收走拍卖了。”

    赵鑫雯叹了口气,看了眼孟秋雨道:“原本孟家一直都在照顾赵家,只是赵家太不成器,为了争权已经失去了人性,孟家人也就逐渐失望,不再管赵家子弟的事情。”

    艘地不地方后学战阳由秘吉

    “老宅被拍卖后,我们这些没有权势的旁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这些年我的丈夫又一直卧床不起,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仅仅凭借以前攒下的一点积蓄,根本无法过上富足的生活。”

    “鑫雯,真的对不起,是我让你过的这么辛苦,都是我没有保护好赵家。”赵语菲哽咽不止,拉着堂妹的手,泪流满面。

    后仇不地鬼孙察接孤独酷月

    后仇不地鬼孙察接孤独酷月此时孟秋白一脸落寞的走了进来,无精打采的和程樱,凤凰夫人几女打了声招呼,看着孟秋雨叹息道:“哥,我在京城探查了一番,没有找到王妍,也没人知道她的消息。”

    结地远不酷艘察陌冷太学后

    孟秋雨叹息了一口气,脑海里想到了一个女人,两个孩子,看来是时候让撒旦组织的人将林倩母子送回华夏了,也让赵语菲姐弟团聚。

    为了赵家,也为了女人不再留下遗憾,影响她的道心,让赵家再次雄起吧。

    “对了,鑫雯,我记得当年在滨海的赵春来一脉发展的不错,如今赵家旁系还有哪些人有能力?”

    “赵春来叔叔已经不在人世了,如今他们一脉的掌权者是赵彬,在滨海也算是富足,另外还有去了杭州发展的赵世情一脉,在杭州颇有人脉和财富。”

    说到这里,赵鑫雯叹息道:“这两脉的人当年因为家族争权夺利,也是很失望,他们脱离了家族自立门户,我也一直没脸去找他们。”

    “对了,语菲,你还记得赵清亮一脉吗?就是因为这一脉的胡作非为,毁了赵家根基。赵清亮的三子赵德吸毒成瘾,败光了家财,可怜了他的妻女,就在昨天,他的二女儿赵莹柔坠楼死了。我本打算今天下了班去看看他们一家。”

    孟秋雨神色一震,突然想到了昨天坠落惨死的女子,竟然还是赵家人,这还真是巧啊。

    只是可怜那女子,受了那种屈辱和折磨,自己虽然给她报了仇,一条年轻的生命依旧凋谢了。

    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二十多名气势凌厉的男女走进了咖啡厅,为首的是一名神情冷厉的瓜子脸女子。

    “我们是炎黄铁骑的人,怀疑你跟一宗谋杀案有关,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如果反抗,我们会就地格杀。”冷厉女子盯着孟秋雨沉声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