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我的话就是规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杀你们犹如杀鸡!”

    孟秋雨冷厉的话语在军武殿内回荡,也让徐江两家的子弟感到浑身冰寒,就连徐飞和江州都呼吸困难了起来。()

    “孟少,你不符合规矩吧?”江州强压着心中的汹涌情绪,知道了孟秋雨的身份,连他都感觉到压抑和战栗,那是一种莫名的不安和恐惧,虽然不想承认他害怕,但这种情绪却在心中弥漫。

    “规矩?你和我谈规矩?你们策划车祸伤了我的儿子孟思雨,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不想让他参赛的时候,为什么不讲规矩?”

    “看到我儿子实力变强,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却要以势压人,取消他参赛资格的时候,为什么不讲规矩?”

    “你们这些垃圾家族联合起来,想要将孟家踩下去,为什么不讲规矩?”

    “你们不是仗着权势滔天,就可以无视规矩吗?那我现在拳头比你们硬,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艘远不仇情艘术陌冷阳通克

    孟秋雨一声声冷笑在军武殿每一个人耳边回荡,犹如一把重锤敲击着所有人的心神。

    “军武大比现在开始,你们评委团有没有意见?”孟秋雨不再理会脸色僵硬,神情呆滞的江州,看向军方代表,古武宗门以及委员代表们。

    “没有意见”原先孟思雨被取消资格,没有开口反对的一些人纷纷开了口,他们有和孟杨两家关系亲近的,也有中立者。

    就连一向不参与派系争斗的黄逸德都点头表态,没有意见。

    至于徐江两家派系的人员,却是胆战心惊,不敢表态,也不敢反对,在这里坐镇的军方大佬都被孟秋雨轰杀的尸骨无存,他们可不想死。

    “各大家族有意见吗?”

    孟秋雨满意的点点头,看向了十几个家族。

    “没有意见。”

    孟杨两家的子弟,纳兰家族,南凌北慕家族子弟一脸激动的呼喊道。

    孟秋雨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一挥手道:“少数服从多数,军武大比照常举行。”

    呃!不仅徐江两家的成员,依附于两大家族的地字号家族成员,军方代表,古武门派的代表们都瞪大了眼睛。

    “孟少,如果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军武大比不能举行,因为现场大部分人都没有表态。”华中双邱中湖南邱笑佛站了起来,眼神中隐现着紧张。

    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一个个心里怒骂,尼玛识不识数啊?反对的人占据一大半,响应孟秋雨的人可不多。

    “哦,那我问你们的时候,你们没有人开口说话,我便当做默认了。”

    孟秋雨不以为然的看着邱笑佛,随即脸色一冷:“既然你有反对意见,我可以告诉你,反对无效。”

    “何况,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反对我?”

    话音未落,孟秋雨眼里流露一抹杀意,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邱笑佛。

    邱笑佛被誉为佛爷,家族势力通天,自身又是邱家家主,天阶中期的实力,可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束缚住,却是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就被抛向了空中。

    艘仇科仇情后察战阳科方闹

    仅仅是一道杀念,邱笑佛抛向空中的身躯就如爆裂的烟炸开,漫天血雨洒落。

    “啊!”一些胆小的家族弟子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一连窜的惊惧都快让他们崩溃了,尖叫声四起。

    就连古武门派的强者们,也一个个浑身冰寒,这是什么样的实力,杀人于无形,还如此血腥残酷,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多管闲事。

    江州脸色煞白,已经看向了徐飞,后者则是拿着手机在拨打电话,但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都显示没有信号。

    不仅是徐飞,这里无数人都拿着没有信号的手机,恐惧在心中弥漫。

    孟秋雨早已用阵旗布置了禁制,封锁了这里的一切,现在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也无法离开,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别妄想着会有人来救你们,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从我孟家子弟的手中活下来,思雨,念雨,思思,尽快结束战斗,杀光徐江两家的子弟,包括他们的狗腿子们,动手!”

    随着孟秋雨的话语,兄妹三人腾身而起,扑向了徐江两家的子弟。

    噗噗噗!一名名徐江两家的子弟在孟念雨和孟思思的元气轰击下爆体而亡,对付这些人,两兄妹简直和捏死蚂蚁没有区别。

    孟思雨毕竟没有见识过修道世界的残酷,就算杀人,也不会像弟弟和妹妹一样,让人尸骨无存,他的真气化作剑气划过了一名名徐江两家子弟的咽喉,剑气封喉,一击毙命。

    “孟家人,你们欺人太甚。“江禁城双眼血红,看着一个个家族之人惨死,怒吼一声扑向了孟思雨,凌厉的刀锋掀起一道光芒。

    轰!真气剑气毫无悬念的击碎了他的刀芒,剑气划过了江禁城的胸口,血肉翻卷,江禁城的胸口被真气撕裂。

    “留你一具全尸,你不配做我的对手。”孟思念冷哼一声,真气凝聚的剑气再次掀起,划过了江京城的脖子,禁城赛潘安的美男子,喉咙里喷涌着鲜血,眼神不甘而愤怒的翻身落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孟秋雨,你敢杀我徐江两家的人,你要造反不成?”徐飞和江州睚呲欲裂,浑身颤抖着怒喝道。

    “造反?谈不上,只是在清理一些垃圾而已,要不是不想让华夏动乱,我早就杀光了你们两家所有人。”

    孟秋雨一脸淡然,杀这些人,他根本懒得出手,有自己的儿女就够了。

    “周掌门,伏虎师傅,白莲师太,帮帮江家,阻挡孟家这群恶徒。”江州满眼血泪,悲愤而无助的看向几个古武门派的强者。

    其中龙虎山的伏虎师傅,清音观的白莲师太,八卦门的周掌门,还是他请来的,准备压制孟家可能出现的古武强者。

    可是面对孟家兄妹的屠杀,这几个掌门却是没有一人敢出面阻拦。

    江州的求助,让三名古武宗门的强者脸色羞愧而惨白,看了眼目光凌厉,嘴角带着冷笑的孟秋雨,三人将头扭向了一旁,没有回应江州。

    “你们就这样看着孟家人残杀不管吗?谁愿意阻挡孟家凶徒,我江家一半产业给他。”江州感到了绝望,看着江家只剩下了几名子弟在古武殿内四处逃窜,孟家兄妹却是不紧不慢的追杀,出手必然死人,江州库喊了起来。

    “你就省口气吧?就算你江家所有产业拿出来,也没人敢为你们出头,灭门王要毁灭的家族,没人拦得下。”慕容博幸灾乐祸的笑道。

    “徐家主,江家主,原来你们也有今天啊,孟家一向低调,却不代表可以被人骑到头上,若不是孟家两位老人不想让华夏大乱,就算孟家长孙不回来,孟家也有力量铲除你们两个家族。”

    凌天南也是一脸冷笑,还看了眼八卦门这些古武门派不屑道:“就凭你们依仗的这些古武门派,面对影宗,就是分分钟干掉的货色。”

    “不错,还有你们这些溜须拍马的狗屁家族,真以为徐江两家能与孟家抗衡吗?一个个瞎了你们的狗眼,你们就等着毁灭吧。”纳兰家族的纳兰青也讥讽起了几个地字号家族。

    “孟秋雨,你知道杀光徐江两家人的后果吗?孟家也一定会陪葬。”徐飞一口鲜血喷出,看到长子许英豪也被孟思思轰成了血肉,他悲凉的怒吼道。

    结远科仇鬼结察战闹学学考

    “你还真是高看你们的能力,凭借什么让我孟家陪葬?高高站在上面的那位徐家大佬吗?不怕告诉你,在我眼里他连狗屁都不如。他自身都难保,不出三日,他就会宣布退位,徐江两家会因为叛国罪名满门抄斩,遗臭万年。”

    孟秋雨一脸冷笑,随即看向依附于徐江两家的其他人,冷声道:“你们都会死在这里,成为废墟下的冤魂,明日的媒体会报道,徐江两家是敌对国家安插在华夏的奸细,这次勾结恐怖分子策划恐怖活动,要将华夏军政无数要员毁灭,很不幸的是,你们会成为烈士。”

    “至于其他人,则会成为解救这场叛国阴谋的英雄,粉碎了徐江两家的祸国奸计。”

    “孟秋雨……你卑鄙!”徐飞和江州双双喷出鲜血,悲愤欲绝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西门家族,华中双邱,佛山司徒,南岭段家,以及军方代表,不少委员都愤怒的盯着孟秋雨,怒骂不止。

    孟秋雨冷笑一声,对着孟秋风和杨红兵点了点头,孟杨两家已经召集着与两家有关系的人员撤离军武殿,凌天南,慕容博,丁小沫,空小义和孟家的几名供奉则是留下来阻挡其他人离开。

    数十名古武门派的的强者也感觉到了不妙,孟家长孙似乎要将他们也留下来。

    “孟少,你要赶尽杀绝?”一名天阶后期的古武高手沉声问道。

    艘科仇科独孙球由冷战早冷

    “习武之人,不该参与世俗界的事情,可你们却失去了修武的本心,也被世界迷失了武者的道义,面对徐江两家的跋扈欺人,你们没有一人干预,视而不见等同于同谋。”

    艘科仇科独孙球由冷战早冷孟杨两家的子弟,纳兰家族,南凌北慕家族子弟一脸激动的呼喊道。

    “你们与我孟家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放你们离去,还会胡言乱语,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不是吗?”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想杀人灭口,你们也别想好过。“数十名古武强者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面对生死存亡,他们也不再沉默,一个个冲向了军武殿的出口。

    就连其他活着的人也悍不畏死的冲向这唯一的逃生之门。

    “滚回去!”孟秋雨冷喝一声,一道强大的气势展开,数十名古武强者便被一股汹涌的力量轰飞了出去。

    “思雨,念雨,思思,我们走!”孟秋雨招呼着儿女原地消失了身影,随即身后的军武殿发出一声巨响,耗资数十亿的辉煌建筑这一刻坍塌下来,瞬间化为废墟,以孟秋雨的气势,里面不可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逃出古武殿的所有人听到地动山摇的震响纷纷转身,看着成为一片废墟的古武殿,一个个惊魂不定,神色复杂。

    “剩下的事情,你们去处理,不准放过徐江两家任何人离开京城,上面不会有压力。”孟秋雨看了眼孟秋风和杨红兵等人,示意两人带着所有人离去,他转向凌天南和慕容博。

    “三十多年了,你小子终于露面了。”凌天南和慕容博这才上前相认,两人看着孟秋雨满眼的激动。

    “走,找地方,请你们喝酒。”孟秋雨哈哈一笑,拍了拍两人肩膀,三人大笑着离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