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毒玫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城内草木皆兵,孟杨两家爆发出来的力量震撼着各方权贵,不仅金字塔顶尖的大佬传出重病入院,徐江两家更是在半天内土崩瓦解。

    凡是与徐江两家有关系的家族势力,政界高官,不是发生了意外,便是传出种种丑闻,贪赃枉法,草芥人命,收受贿赂,纷纷被双规彻查。

    同一时间,八卦门,龙虎山,清音观等几大顶尖的古武门派被人下了战书,一向神秘隐世的门派影宗派出几大高手挑战这些宗门强者。

    据传闻,一名相貌凶悍的鬼面男子,一把刀屠尽龙虎门上下数百名弟子,一刀斩杀龙虎门两大宗师之一降龙掌门。

    另一名始终带着笑容的光头胖子血洗了八卦门,用一大把铜钱将八卦门门主打的体无完肤,两枚铜钱洞穿了双眼,斩断了四肢经脉。

    还有一胖一瘦的两名男子决战清音观,用拳头轰杀了清音观的观主青风真人,门中几十名弟子和数名长老尽数被拳劲打爆了四肢。

    不仅仅是这些古武门派遭到了灭门惨祸,晋西西门家族,华中双邱家族,佛山司徒家族,南岭段家也被人上门挑战,家族古武高手尽被斩杀,地下势力一夜间被铲除。

    后不科不鬼敌术战闹情考阳

    风光了十几二十年的这些地字号家族,顷刻间灰飞烟灭,震撼着整个华夏。

    孟家庄园内,听着各方传来的捷报,孟秋雨连连点头,孟家出动了十二邪君以及血雨卫队,还有金宝,银宝两兄弟,徐江两家在各地的势力以雷霆之势瓦解,虽然会引起短暂的慌乱,但这种惶恐也会很快平静下来。

    依附于孟杨两家的家族势力也纷纷上位,首要任务自然是平定一切不和谐的舆论和敌对势力,只要不扰民,不让百姓感受到惶恐,依旧是国泰民安,只不过是换了一大批掌权者而已。

    “大哥,徐江两家在京城的势力全部瓦解,现在连炎黄铁骑也被杨小天掌控,只是江玫在京城掌控着无数权贵,这个女人狡猾的犹如狐狸,至今无法找到她的行踪。”

    孟秋风提到江玫,嘴角露出一抹苦涩,当年他选择了宋颜夕,而没有选择江玫,致使这女人因爱成恨,成为了京城权贵人人谈之色变的女魔头,江家如今家破人亡,他不免有些感叹世事无常。

    “我与程樱姐,血姬,利用神识探查过江玫可能出现的所有地方,却是无法查出她的行踪,这个女人的隐匿手段很强。”玲珑也在一旁开口道。

    “若不是她早已离开京城,就是躲藏在一个我们想不到的地方,这个女人不简单,一旦出来作乱,恐怕会给孟杨两家的子弟带来伤害。”程樱也点头道。

    “为了抓捕她,孟家还损失了不少护卫,如今她身边还跟随着两名统领。”冷漠也开口道。

    “如果你们寻找了京城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发现她,那她只能躲藏在两个地方。要么是孟家,要么是杨家,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就算是你们动用神识探查,也不可能探查咱们孟家和杨家。”孟秋雨沉吟了片刻,淡淡笑道。

    众人眼前一亮,若不是孟秋雨提醒,还真的不会有人想到孟家和杨家。

    程樱和玲珑几女也是恍然大悟,神识探查会看到很多不想看到的事情,等于窥探到了不少人的**,她们自然不会用神识在孟杨两家胡乱瞄上几眼。

    “孟家不用担心,这里有多少人,我都清楚,没有特殊的气息。而杨家在军区的大院也不可能藏人,冰凝在家里陪伴父母,有人进入杨家,逃不过她的感应。”

    孟秋雨微微一笑,看向了杨红兵父子:“杨家的老宅现在什么人住着?”

    “你说那女人会躲在杨家老宅?那里住着我二叔和我堂弟杨弘毅。”杨红兵脸色一变,有些难以相信。

    “那我现在就带人包围杨家老宅,把那女人找出来。”杨红兵站起身来,一脸的怒容,孟秋雨这番话很明显指出,是杨家人收留了江玫。

    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杨家出了内鬼,有人被江玫控制了,孟杨两家这些年出现了一些不该发生的失误,岂不都是因为内鬼泄露了消息。

    “不用着急,我只是猜测,万一有失误,会让二叔很生气。这样吧,我亲自去一趟,带着冰凝去拜访一下二叔。”

    杨家二叔杨青,孟秋雨也见过几次,品行不错,对杨冰凝也十分疼爱,侄女带着侄女婿看望长辈,杨青一定会很开心,到时候孟秋雨便能暗中探查到杨家老宅是否隐藏着江玫。

    敌地仇不方后术战阳显艘早

    孟秋雨返回孟家新建的一栋栋别墅群,这里有纳兰小朵占有的一套别墅,林慕雪,苏雅莉几女都在和纳兰小朵叙旧。

    看到孟秋雨返回,纳兰小朵一脸急切的拉住了他的手。

    结远仇不鬼艘球由冷由恨封

    “老公,给我一粒神颜丹,我要恢复容貌,不然和姐妹们在一起,我都成老太婆了。”

    犹如二十岁少女的萧雪妮则是对着孟秋雨眨了眨媚眼,显然是纳兰小朵看到了萧雪妮变得年轻漂亮,询问下知道了神颜丹的功效。

    “今晚帮你服用,你身上残留着不少毒素,身体机能也有些老化,我会帮你好好改变一下的体质。”孟秋雨搂着纳兰小朵坐下,没有急着给她服用神颜丹。

    “咯咯,小朵,今晚你要当新娘了。”玲珑几女打趣道。

    纳兰小朵脸颊一红,却也无视姐妹们的取笑,依偎在男人怀里笑道:“说好了,今晚你那里都不能去,在这里陪我。”

    “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很快回来,你就洗白白了等着老公。”孟秋雨咧嘴一笑,还顺势在纳兰小朵大腿上摸了一把,手感依旧柔滑。

    孙不不地情后球由冷仇

    后远科仇情孙学由月球不所

    在众女的笑骂声中,孟秋雨大笑着离开。

    收到孟秋雨传讯的杨冰凝很快出现,钻进了孟秋雨开着的保时捷内。

    敌科不远鬼敌球所冷阳由情

    敌科不远鬼敌球所冷阳由情“呵呵,人老了,已经不比当年了。”杨忠哈哈一笑,招呼着两人进入老宅。

    女人脸上流露着喜悦之情,穿着一袭黑色抹胸礼服,精致的玉颈上挂着一窜宝石项链,正是孟秋雨送众女的求婚礼物。

    瞄了眼女人傲人峰峦勾勒出的完美弧度,闻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以及淡淡酒香的混合气息,孟秋雨笑道:“参加聚会了?这两天过得很滋润啊。”

    艘科不远情艘术由冷地诺主

    “是啊,陪着侄女参加了一个酒会,那丫头太粘人,非拉着我去。”杨冰凝抿嘴一笑,打量了一眼男人笑道:“你穿地球上的西装更加帅气。”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要不离开的时候,带上一些。”孟秋雨一脸臭美的笑道。

    杨冰凝莞尔一笑,随即眼里流露一抹精芒,轻声道:“我听大哥说了,江玫可能藏在杨家老宅,我有些担心二叔会受到打击。”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在,大不了让二叔休息一下。”

    艘地科地独敌学陌阳敌远月

    孟秋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知道杨冰凝在担心什么,杨家二爷是个品性正直之人,若是发现自己的儿子杨弘毅与江玫有染,还一直被江玫控制着出卖杨家,杨二爷势必会感到悲愤,人老了,怕是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杨家老宅很快到了,老宅的管家杨忠看到孟秋雨和杨冰凝后,立刻满脸惊喜的上前说道:“孟少爷,大小姐,你们怎么来了?”

    孟秋雨等人回来没有对外宣扬,但孟杨两家的核心人员已经知道了,杨家的老管家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见到两人出现虽然震惊两人的年轻,却也已经能够接受了。

    “忠叔,您的身体还很硬朗啊。我们来看看二叔。”杨冰凝展颜一笑,杨忠是看着她们兄妹长大,曾经还是杨老爷子的贴身护卫,一向都很疼爱杨冰凝,杨冰凝见到老人,也倍感亲切。

    “呵呵,人老了,已经不比当年了。”杨忠哈哈一笑,招呼着两人进入老宅。

    孟秋雨和杨冰凝眼底闪过一抹精芒,他们已经察觉到了老宅一处地下储物室内,有几个受了伤的人躲藏着,两女一男,显然是江玫和两名统领。

    不过两人没有表现出异样,随着老管家进入主屋,收到消息的杨二爷颤颤巍巍的在一名中年美妇的搀扶下走出,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二叔,冰凝来看您来了。”杨冰凝快步上前扶住了老人,还对着中年美妇点点头喊了声嫂子。

    中年美妇是杨弘毅的妻子,也是出自于大家闺秀。

    “好,好,冰凝,秋雨,你们快坐,听说你们回来,二叔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啊。”杨青老眼含泪,颇为激动。

    “二叔,嫂子。”孟秋雨也上前寒暄,帮杨冰凝扶老人坐下,同时不着边际的在老人一处**位上轻轻按了一下。

    杨青很健谈,与孟秋雨二人说了很多话,不过却是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一副昏昏欲睡的神色。

    “嫂子,帮我先扶着二叔回去休息。”杨冰凝招呼着杨弘毅的妻子搀扶着老人回去内屋休息。

    随后带着杨弘毅的妻子出来,这时候,一辆轿车回来,杨弘毅拎着一个手提包下了车走了进来。

    “弘毅哥,我们等你很久了。”杨冰凝脸色微寒,看着眼前的堂哥,声音有些冷漠。

    管家杨忠和杨弘毅的妻子脸色微变,茫然的看着杨冰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冰凝,孟少,你们怎么来了?”杨弘毅短暂的惊愕后,挤出一丝笑容,有些心虚的问道。

    “来看一下二叔,同时来确认一件事情,弘毅哥,你愧对杨家列祖列宗,现在你给我一个解释,为何要收留江家那女人?”杨冰凝摇摇头,轻叹道。

    “什么?江玫在咱们家?”杨弘毅的妻子韩露一脸吃惊,看向丈夫脸上流露出一抹哀怨:“弘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怪我一直觉得你有问题。”

    杨弘毅手里的提包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脸色变得惨白,他已经听说了徐江两家发生的事情,孟秋雨刚回到华夏就毁掉了这两大家族,如今自己收留了江玫,他不敢相信会有什么后果。

    “冰凝,孟少,我错了。”杨弘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看着杨冰凝悲声道:“我有很多把柄被江玫抓在手里,若是我不帮她,她能让我身败名裂,也能让杨家背负很多耻辱,我不得不这样做。”

    “糊涂,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让这女人活下来,只会让孟杨两家面临更多无法想象的后果。”杨冰凝怒声道。

    “好了,冰凝,咱们先见见这个京城第一毒玫瑰,没有什么事请是解决不了的。”孟秋雨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看向杨弘毅开口道:“走吧,带我们去地下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