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蜜雪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清晨,搂着纳兰小朵的孟秋雨突然张开了双眼,中沉沉睡去的女人,年轻美丽的容颜上还**着久旱逢甘露后的余韵,孟秋雨悄悄下了床。!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道清水决清洗了一下身子,孟秋雨迅速穿好了衣服,走出了纳兰小朵的别墅。

    此时林慕雪,蓝梦影,程樱众女也纷纷出现,随着孟秋雨西方。

    “三十多年,撒旦组织的科技依旧领先国际,华夏的卫星防空设备还是无法探查出不明飞行物。”妖女眼神闪烁着精芒说道。

    “只是一个隐匿了气息的低级飞行物,咱们有必要紧张吗?”凤凰夫人不解的问道。

    后远仇地独孙察所冷毫星克

    “那是隐形机,我们不是紧张,而是来接人,里面有我们的姐妹。”程樱解释道。

    “你们说的凯瑟琳吗?”岑琼仙子问道。

    “应该是她。”

    不等玲珑的话音落下,前方不远处的草坪上仿佛刮来一阵风,绿草摇曳摆动,随即一架透明的飞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没有丝毫声响。

    只是以众人的修为,早已感应到了空间的异样波动,与白云中时而出现的航空飞机不同,不止孟秋雨,林慕雪几女都知道这是撒旦组织的隐形机。

    草坪上闪过一道光华,随即隐形机的轮廓显现出来,机舱门打开,数名身形彪悍的白人男子最先跳出,分左右两侧站立,目光犀利的秋雨一行人。

    紧随其后的是一白一黑两名身材丰腴,高挑靓丽的异国美女,相比白人美女的知性优雅,黑人女子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两女跳下飞机,双双打量了几眼孟秋雨,站到了一旁。

    在孟秋雨屏住呼吸之际,一头浓密金色大波浪的法国女人出现在机舱口,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尤其是一袭深色套装,不仅凸显她的身材曲线,也将她优雅,高贵的气质刻画的淋漓尽致。

    即使岁月沧桑在她脸上留下不易察觉的痕迹,也无法遮掩她风韵犹存的美丽。

    凯瑟琳,一个曾经风靡国际娱乐界,如今却低调神秘的女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掌权者。

    凯瑟琳美丽的瞳孔凝现着激动和喜悦,跳下飞机后便扑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也快步上前,将这一世第一次让自己由男孩脱变成男人的女人拥入了怀中,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深情凝视着彼此,孟秋雨在女人的额头上蜻蜓点水一吻,随即一个浪漫的法国式长吻,持续了几分钟。

    直到凯瑟琳呼吸都有些窒息,孟秋雨才不舍的放弃了女人魅惑的双唇。

    这时候一个拥有魔鬼般惹火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的混血美女出现在两人身旁,蓝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眸打量着孟秋雨。

    女子先前戴着黑色墨镜,嘴角勾勒着完美的弧度,透着强大的自信,黑百相间的紧身运动服把她完美绝伦的身材衬托了出来。

    女孩有着东西结合的气质与美丽,身材比之凯瑟琳还要诱人火辣。

    “亲爱的,知道这是谁吗?”凯瑟琳与林慕雪几女点点头,此时也顾不上叙旧,拉着孟秋雨的手臂,血美女让孟秋雨辨认。

    孟秋雨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混血美女,后者也在审视着他,随即在孟秋雨没有开口前,混血美女伸出右手,眨着美丽的眼睛用英语说道:“你好,亲爱的父亲,我是蜜雪儿。”

    “你好,蜜雪儿,你的中文名字叫什么?”孟秋雨和女儿握了握手,不免有些苦笑,父女见面怎么搞得怎么生分。

    “我叫孟伊露,这是我自己起得名字,我还有一个中文名字,是爷爷帮我起的孟思清。”

    敌地不远独敌察战阳由我吉

    这一次,混血美女开始说起了中文,并且嘴角勾勒出笑意,凯瑟琳道:“我听妈妈说,你当年并没有想过要我,是她自作主张怀上了我,可以说我是遗漏出来的小生命,所以我叫自己孟伊露。”

    当初凯瑟琳有了蜜雪儿的确是个意外,孟秋雨也没想到凯瑟琳居然捅破了小雨衣,给自己留下了爱的小生命,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告诉了女儿,这让孟秋雨有些哭笑不得。

    “伊露,不许胡说八道。”凯瑟琳一脸无奈,孟秋雨笑道:“亲爱的,伊露说话一直很直率,你可不要介意。”

    “我怎么会和自己女儿介意呢。”孟秋雨拍了拍女人的小手,雪儿笑道:“莫非你心里怨恨我?”

    “没有,我只是一直在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配得上我的妈妈,能让我的妈妈苦苦等候了他三十多年。”蜜雪儿正色道。

    “哦,那现在你有什么评价?”孟秋雨好奇起来,若是女儿不怎么喜欢自己,那可就有点郁闷了。

    在西方长大的孩子,一向都个性**,与父母说话也不会避讳很多,他们有自己的观点和个性。这是与东方子女不同的地方。

    “目前没有更加客观的评价,只是主观上觉得,你很帅,比我认识的很多男人更有气质。”蜜雪儿点头道。

    “所以呢?”孟秋雨一脸苦笑,到现在还稀里糊涂,不明白女儿在表达什么意思。

    “没有所以,对于你的评价,我还需要深入了解。”

    蜜雪儿摊了摊手,却是笑道:“我们彼此很陌生,我的成长中只有母亲,爷爷和奶奶,但你孕育了我的生命,我还是会给你一个女儿的拥抱。”

    在孟秋雨一脸僵笑中,蜜雪儿搂住了他的脖子,在孟秋雨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随即退后几步挥手道:“我去爷和奶奶。”

    敌科远远方后学由阳地帆通

    敌仇不地独艘学由闹结结最

    “亲爱的,你可不要生气,这孩子就这样,等熟悉了就会和你亲近了。”凯瑟琳一脸尴尬,担心孟秋雨不高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敌仇不地独艘学由闹结结最  “三十多年,撒旦组织的科技依旧领先国际,华夏的卫星防空设备还是无法探查出不明飞行物。”妖女眼神闪烁着精芒说道。

    妖女和玲珑众女此时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难得秋雨这么狼狈,居然被自己女儿给教训了一顿。

    “没什么好笑的,我这女儿的确很有个性。”孟秋雨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这时候才注意到了其余的几人。

    一名神情矍铄的唐装老者,身后跟随着一男一女,还有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身旁站着一对三十多岁的双胞胎。

    唐装老者依稀与孟凡有些相似,正是孟凡的兄长,曾经孟老爷子的私生子霍九州。

    “大伯,三十多年不见了,您还是老当益壮啊。这两位莫非是你的子女?”孟秋雨走上前与霍九州三人笑道。

    “当年被你送去国外,三十多年了,我又终于踏上了华夏的土地,秋雨,谢谢你,又给了我落叶归根的机会。”

    “秋华,秋萍,这是你堂兄孟秋雨。”霍九州身旁的男女介绍道。

    后科不远独后术所阳接羽远

    “秋华,秋萍见过堂兄。”两人礼貌地点头道。

    孟秋雨点头一笑,己这位大伯心里早已经将自己视为了孟家人,否则也不会让自己的一对儿女叫做秋华和秋萍。

    “大伯,这次我可不仅仅是让你落叶归根,我还要让你认祖归宗,你们在外面流落了这么多年,也该在孟家的族谱上留下名字了。”

    孟秋雨哈哈一笑,过来的孟思雨道:“思雨,去通知你爷爷和太爷爷,今日孟九州带着儿子孟秋华,女儿孟秋萍认祖归宗。”

    孟思雨点点头,又礼貌的问候了一番霍九州三人,随即快步离去。

    “秋雨,谢谢你,大伯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曾经对不起孟家,让我一直无颜面对孟家所有人。”霍九州老泪纵横,到了如今的年纪,能够认祖归宗,已经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清妃,快带大伯和你堂哥,堂姐去主屋,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也会过去。”孟秋雨来的孟清妃说道。

    这处别墅区住着孟家年轻一辈,隐形机突然出现在这里,早已吸引了不少孟家年轻一辈子弟,纷纷赶了过来。

    送走了霍九州一家,孟秋雨才黑白美女,点头道:“你们是卡洛波桂派来的吧?辛苦你们了。”

    “王,我们不辛苦,能为您效劳,是属下的荣幸。”白人女子弗莱娅恭敬的行礼道。

    敌地仇科独孙术陌阳情主技

    “属下吉雅,杜拉斯夫人的贴身护卫,王,如果您有时间,请您去一趟法国吧,杜拉斯夫人时间不多了,或许她能见到您,走得也会安息。”黑人美女躬身说道。

    孟秋雨眉头一皱,瑟琳问道:“卡洛波桂也就七十多岁,莫非得了什么重病?”

    “不错,自从十年前杜拉斯先生去世后,卡洛波桂就身体一直不好,胃癌晚期了。”凯瑟琳点头道。

    “胃癌晚期?”孟秋雨一愣,对于这位心腹部下,三十多年对自己的忠诚一直没有改变,这份可贵的精神让孟秋雨很感激。

    “好,你们休息一下就赶回去吧,欧洲的确有些事情我会去处理,到时候我会见一见卡洛波桂。”

    “谢谢王,属下告退。”吉雅等人躬身行礼,在孟家子弟的带领下去了客房。

    此时孟秋雨才走向风韵犹存的林倩面前,曾经这位林家的小姐,如今早已褪去了锋芒,俨然就是一个寻常的妇女,母亲。

    不过孟秋雨来,林倩母子生活的很好,在国外有卡洛波桂照顾,不可能过的辛酸。

    “孟少,三十多年了,你还是那么年轻,我却已经老了。”

    一直在打量着孟秋雨,林倩心中情绪难平,也不知道该恨对方毁掉了自己的家族,还是该感激对方给自己母子三人留一条活路。

    “们母子三人,也让我想到了很多往事,不管你恨过我也好,感激过我也罢,事情都过去了三十多年,人生苦短,好好享受剩下的岁月吧。”孟秋雨轻笑道。

    “我早已经放下了,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子们平平安安的生活。”林倩两个儿子,悠悠笑道。

    “恐怕不行,你能放得下,我却放不下。你的两个儿子不仅承载着林家的血脉,也承载着赵家的血脉,我希望赵家能够再次崛起,有他们两兄弟肩负起林赵两家,做这一切,我是为了语菲,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只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

    “语菲,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件我隐瞒了三十多年的事情,他们两个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年林家覆灭,我把她们母子三人送去了国外,如今,也该让你们姐弟相认了。”

    孟秋雨语菲,叹息了一声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