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石紫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苏州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东方明珠一家套房内,石紫玉换上了一套苏格兰长裙,还戴上了一副宽大的墨镜,配上她文雅的气质,高挑的身段,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五十二岁的女人,保养得体的肌肤依然白皙光滑,浑身充满了知性与优雅。

    没等石紫玉走出房间,敲门声响起,传来了大哥石宝生的声音。

    “紫玉,我可以进来吗?”

    石紫玉打开房门,面对一脸好奇的大哥,嫣然一笑:“哥,晚上的寿宴还有几个小时,我想先去看看凌家两位姐姐。

    杭州凌家双珠凌月和凌舞都是慕容博的妻子,慕容博和凌天南知道孟秋雨和石紫玉的关系,所以私下里,凌家姐妹和石紫玉也时常往来,亲如姐妹。

    如今来了苏州,石紫玉自然想要去慕容家族看望一些这对姐妹。

    “紫玉,父亲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了,不要让咱们随意离开酒店,以免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马老爷子的寿宴,过了今晚,你再去看望她们也不迟。”

    石宝生呵呵一笑,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平时大哥工作忙,你也不经常回来,难得有机会,咱们兄妹好好聊一聊。”

    虽然石宝生表现的很自然,但石紫玉却是对自己的大哥再了解不过,摘下墨镜,紧紧盯着石宝生问道:“大哥,你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怎么回事?”

    “没有啊,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石宝生眼皮跳了一下,故作随意的摆手道。

    “不对,你每次说谎的时候,左侧眉峰都会无意识的跳动几下,这个毛病到现在都没改过来,你骗不了我。”

    石紫玉目光深邃的盯着石宝生,故作生气的哼道:“大哥,我以为在家族里,除了已经过世的奶奶,你是最疼我的一个人,就连这么多年,每次石家人提起让我嫁人,你也一直维护我,可我最近觉得你怪怪的,你如果不告诉发生了什么事,我会感到很失望。”

    “紫玉,你胡说什么呢,我真没有事情瞒着你,你难道连我也不相信了,”

    石宝生不敢直视妹妹的眼睛,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僵硬。

    石紫玉转身坐到了酒店床边,指了指对面的一张沙发道:“坐吧,你不是要聊天吗?把你隐瞒我的事情讲出来,我不会生你的气,否则,我以后都不会再理你。如果我猜得没错,家里人是不又要给我选择结婚对象。”

    石宝生脸色顿时僵硬,如果说石家唯一让他心疼的一个人,那就是自己苦命的妹妹石紫玉,当年在法国齐家少爷仗势欺人,为了保全家族,石紫玉忍辱负重将自己送上门去。

    那时候石宝生就感觉像是一把刀子捅着他的心,他居然保护不了自己的亲妹妹。身为男人,身为兄长的无奈和痛苦,直到现在每每想起来,都让他心中压抑。

    幸好孟家长孙出现救了妹妹,让石紫玉虎口脱险,没有遭受到齐家少爷的凌辱。但这件事,却是深深烙印在石宝生的心中,他感动妹妹为家族大义舍弃个人荣辱。

    也疼惜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来孑然一人,苦苦守候着心中的那个男人,如果可以选择,石宝生情愿自己受点苦,也想让妹妹有一个好的归宿。

    石宝生神情落寞的坐在了石紫玉对面,看着眼前虽然依旧明媚艳丽,却难掩眼角淡淡皱纹的妹妹,他的心再次一紧。

    芳华已逝,岁月无情,妹妹还有几个三十年可以等候下去?

    “紫玉,我知道你心里苦,每次想到你,我比你更难受,三十多年了,他没有一丝讯息,就连他的那些有名分的女人都不清楚他的下落,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你这样等下去,只会孤独终老,哥心里替你难受。”

    石宝生刚过了六十岁,堂堂石家家主,这一刻却是眼圈发红,声音哽咽着落泪。

    石紫玉清冷的眼神柔和了下来,迈步上前蹲下身子,握住了大哥的手轻笑道:“哥,你怎么比我还多愁善感,谁说我心里苦了,哪怕只是一个念想,一份执着的思念,也能支撑着我等下去。就算等不到,我也无怨无悔。”

    “紫玉,你怎么那么傻呀,你这又是何苦呢?如果等到八十岁,等到一百岁,等够等到他,大哥也为你开心,可是万一等不到呢?在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天,你会甘心?会瞑目吗?”

    “哥,你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说过我是他的女人,有他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不管等到等不到,不管我在孟家有没有名分,我的身体,我的心,都属于他,生是他的女人,死是孟家的鬼。”

    石紫玉轻咬着红唇,安慰大哥的同时,她的眼睛里也再次湿润。

    不管她表现的有多坚强,她终究是一个内心脆弱的女人,三十多年毫无音讯的等候,每天每夜里孤独中只能凭借回忆来温暖身心,石紫玉所承受的煎熬和孤寂,只有她自己知道。

    听着妹妹坚定的语气,石宝生身心都在颤抖,这份刻骨铭心的爱,他能体会到,他能感受到妹妹心里的坚持,恐怕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改变,让她妥协。

    突然,石宝生感到一股寒意,仿佛一瓢凉水从头浇落,若是父亲执意要让紫玉嫁给马广益,以妹妹的个性,恐怕死也不会答应,这不是为妹妹的后半生着想,而是逼着她去死啊。

    “紫玉,你立刻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最好再也不要回来。”说着,石宝生从手里的小挎包里拿出一张卡道:“这里有一千万,密码是你的生日,立刻走,去慕容家或者凌家,让他们安排你离开苏杭,去国外找大伯一家。”

    “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告诉我,我不会离开。”石紫玉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

    石宝生知道妹妹的个性,要强而倔强,不告诉她事情,她是绝对不会离开。

    “你知道父亲离开酒店去了哪吗?他去了马家,与马家商议今晚在寿宴上,宣布两家联姻,让你嫁给马广益。让我在这里监督你,不让你与任何人联系。”

    “什么?让我嫁给马广益那个死了老婆的老色-鬼,父亲怎么能这样呢,我还是不是他亲女儿呀,连你居然也赞成此事。”

    石紫玉脸色一变,除了震惊,更多的是痛心,以前家族给她介绍结婚的对象,还会事先通知她,找的人也算是有头有脸,各方面条件不错的成功人士。

    可是这一次,父亲居然偷偷的在算计自己,还要让她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名声并不好的老家伙,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那里是为了她的晚年幸福着想。

    “紫玉,我也不赞成这件事,可是父亲和叔伯们都坚持此事,我也没有办法。如今京城风起云涌,徐江两家垮台,整个华夏的势力都发生了变化,京城马家的势力提升了一大截,即使无法成为顶尖的家族,也会是一流家族。”

    “苏州马家自然水涨船高,咱们石家急需要依附一棵大树,才能在这种动乱的局势下生存下来。”

    “而你又与孟家从不来往,你在孟家也没有名分,大哥知道你的要强,就算家族遇到麻烦,你也不会凭借和孟秋雨的关系,去向孟家求助。你内心的高傲,是不允许自己仗着那一点点私情去求得孟家的庇佑,那对你来说,是一种施舍。”

    石宝生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马广益虽然品行不良,可毕竟在马家地位很高,他又对你一直朝思暮想,我觉得你嫁入马家,他不会亏待你。”

    “大哥并不是为了依附马家这棵大树,主要是为了让你能够快乐,或许嫁入马家,你可以从封闭的情感中走出,后半生也不用过的那么辛苦。”

    “可是我现在发现自己错了,我还是不了解自己的妹妹,以你的个性,你就算是死也不会嫁入马家,可是父亲一旦下定了决心,是不会改变的,何况马家也不会轻易放过你。”

    石紫玉神情茫然而无措的听着大哥的讲诉,眼里早已没有了泪水,心如刀绞一般,悲痛而绝望,这种被亲人算计,被信任的家人抛弃,让她感到万念俱灰。

    原本心中的坚持和那一点点守候还能支撑她,但此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茫然,好累。

    如果连最后的一点温暖港湾都没有了,她只有孤单的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对了,紫玉,要不你让凌天南联系孟家,只要孟家有人出面,马家人绝对不敢招惹你,父亲和家中的长辈们也不敢在强迫你。”

    石宝生突然眼前一亮,看着石紫玉急切的说道:“对了,你不是认识孟思雨的母亲萧雪妮吗?如果这位孟家的少奶奶发一句话,整个苏杭都没人敢招惹你。”

    “大哥,谢谢你坦诚告诉我这些。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石紫玉凄然一笑,神情落寞的坐回了床边。

    “紫玉,我知道你很伤心,对家族的人很失望,但大哥不希望你出事,如果你不愿意求助孟家人,让我来求助。”

    “大哥,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会跟随你们去马家寿宴,石紫玉虽然是一个女流,却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让我为家族再做最后一件事吧。”石紫玉神情平静的开口道。

    “你……妹妹,你要做什么?你这样子为让我更担心。”

    “回去吧,哥,相信我,我能处理好这件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石宝生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沉重而压抑,他隐隐感觉要出事了,妹妹的情绪不好。

    看着大哥离开,石紫玉眼泪再也难以克制滑落而下,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部已经有些年头的手机,轻轻打开后找出相册内唯一的一张照片,是她和孟秋雨在法国的时候,她搂着孟秋雨的脖子拍下的。

    看着手机屏幕内的男人,石紫玉紧咬着红唇哽咽不止。

    “孟少,如果有来世,我期待能够成为你真正的女人,原谅我,我好累,如果你不在人世了,今晚我就去陪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