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毒伤【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翌日,英国,圣詹姆斯宫!

    一队队皇家护卫形色匆忙,不时有直飞机,皇家轿车进出宫内,整个圣詹姆斯宫的气氛都格外的紧张。

    就连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皇家供奉,也都全部出现。

    此时在宫殿一间套房外,不仅站着十几名愁眉苦脸,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不少神色焦虑,衣着华丽的贵族。

    一名六十多岁,鹰钩鼻子,卷发的老者被两名身形彪悍的皇家护卫推出了房间,老脸上满是尴尬和冷汗。

    这名老者叫费德勒,皇家御用的医学教授,与站在外面的这些医生一样,都是皇家高薪聘用的权威医学教授,在各种医学领域都有着很高的名望。

    这些人平日里出现在任何场合,都能引起轰动,受人敬仰,崇拜的权威人士,可是今日,他们却一个个被轰出了房间。

    看到费德勒的情况,其他医学教授们心里舒坦了一些,却又很快愁眉苦脸了起来,若是今天王子无人能救,他们恐怕都没有好下场。

    房间内,此时还剩下两名医学界的权威,一个叫莫里斯图文,一个叫苏曼乔尼斯。

    除了这两名医学界的权威人士,另外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虽然上了年纪,可也无法掩饰她年轻时候的美丽,以及久居高位的贵族气质。

    她正是已经退位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八十五岁的高龄,皇室老祖母。

    在老妇人的身旁,还有两名年轻女子。

    另外还有四名皇家护卫头目,神色凝重的守护在房门处。

    在两名医学权威的面前,一张宽大的铜床之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陷入昏迷的俊美男子,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平缓,嘴里还不时咳出血水。

    俊美男子裸着的上身绑缚着几条纱布,血迹将纱布染成了红色,他的左臂肿的大了无数圈,已经呈现黑紫色。

    在肿胀的手臂上,有一道细微的伤口,流出来的血迹呈现黑色,并且带着异味。

    莫里斯紧皱着眉头看着化验报告,不由叹息着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神色反应,维多利亚脸色一紧,声音颤抖着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办法解毒?”

    “女王阁下,王子身上的枪伤并无大碍,我们也已经做过了处理,只是这一处剑伤很致命,剑锋上涂抹的剧毒,短时间内想要化验出毒素,并配制抗毒血清很难。”

    莫里斯叹息了一声,有些忐忑的看向维多利亚,已经做好了被轰出去的准备。

    “女王阁下,我还是刚才的提议,要想遏制毒素蔓延进入王子的五脏六腑,现在必须截肢,切掉王子的左臂。”另一位四十多岁,颇有几分姿色的棕发女子正色道。

    她叫苏曼乔尼斯,一直都是维多利亚的专治医生,要比其他这些医学教授们在维多利亚面前,更有说话的分量。

    维多利亚泛红的双眼凝视着床上的俊美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锋利的看向莫里斯和苏曼。

    “你们的意思王子没有时间等待下去,二十四小时之内若是无法研制出抗毒血清,他就只能等死。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截断他的左臂,延缓毒素的蔓延。是不是?”

    “恐怕只有这一个方法了。”莫里斯僵硬着头皮,点点头。

    “哼,如果砍了我儿子的手臂,还是无法清除毒素,那他还是会死了?”维多利亚冷哼道。

    “女王阁下,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否则王子殿下怕是熬不过三个小时,就会毒素蔓延全身。”苏曼咬咬牙,一脸愧疚的说道。

    “一群饭桶,无能,皇室了大批钱财供养着你们有什么用?现在连这么点毒伤都无法救治,砍了我儿子的手臂,都无法保证他能平安,你们出的什么混账方案。”

    维多利亚彻底暴怒,再无平日里的高贵优雅,神情冷酷的怒吼道:“我要一个最可行的办法,让我儿子活下来,而不是你们毫无把握的截肢方案。”

    莫里斯和苏曼吓得脸色发白,维多利亚的怒斥,让他们心惊胆战。

    此时房门被推开,走进一名气度不凡,穿着一套华贵礼服的白发老者,在他的脸上,以及身上还残留着点点血迹。

    “爱德华,怎么样?抓到那个刺伤查理斯的杀手了吗?”维多利亚眼前一亮,急切的看向来人问道。

    白发老者正是维多利亚的弟弟爱德华伯爵,查理斯的舅舅。

    “我已经派出皇家卫队搜查了大半个伦敦,都没有探查到那人的踪迹,也无人知道这个杀手是谁。”爱德华一脸歉意的摇摇头,目光柔和而疼惜的看了眼床上昏迷的男子。

    “姐,如今还有一个办法,联系到撒旦组织,或许他们知道那个杀手的来历,请撒旦组织的人出面,找出这名杀手,从他身上拿到解药。”

    维多利亚神情一震,点头道:“你跟我来。”

    说完,维多利亚带着爱德华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她拿出一部加密手机,开机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维多利亚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卡洛波桂,我是维多利亚,查理斯是死神的儿子,三个小时内务必找到解药,拜托了。”

    爱德华一脸吃惊的看着维多利亚,轻声道:“姐,你把这样的秘密透露给卡洛波桂,你就不担心万一这件事被曝光,我们皇室的名誉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任何影响都比不上查理斯的命重要。何况卡洛波桂值得信任,让她知道查理斯的身份,她只会更加尽力救治他的儿子。”

    维多利亚正色道:“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不想失去儿子。”

    “哪怕此事曝光,皇室名誉再次受损,彻底与皇权无缘,我也不在乎,没有任何事情,比我和他的孩子还重要。”

    “姐,我理解你的心情,换做我也一定会这样做。如果他在就好了,三十多年了,他是否还活着都无法确定。他又怎么会知道,你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爱德华叹息道。

    维多利亚缓缓闭上双眼,满是鱼尾纹的眼角滑落两滴泪水,三十多年她虽然时刻在思念那个男人,可是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让她渴望,期待那个神一般的男人能够站在她身旁,替她解决一切困扰和皇室的艰难。

    感受到姐姐的哀伤和痛苦,爱德华再次叹息,轻轻拍了拍维多利亚的肩膀道:“姐,或许让查理斯继承你的王位是咱们的一个错误,如果让他回归孟家认祖归宗,他也不会像今天一样遇刺。”

    “你说得对,皇室已经没落,我们不应该把如此沉重的责任背负在查理斯身上。如果他这次平安无事,我会带着他回华夏,让他留在孟家,那里才是他的家。”

    此时,房间里突然闪现一道白光,孟秋雨一脸轻笑的出现在了姐弟俩面前,看着吃惊的睁大双眼的两人,笑道:“查理斯果然是我儿子,不过你说的不全对,孟家是他的家,这里也是他的家。比起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你已经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

    “你,你是人是鬼?”维多利亚身躯颤抖,指着孟秋雨傻了眼。

    爱德华也目瞪口呆,像是见了鬼一般。

    “维多利亚,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很感动。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还给你一个毫发无损的儿子。”

    孟秋雨上前握住了维多利亚已经失去了光泽的手掌,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疼惜,两姐弟的谈话,他刚才都听到了,维多利亚为自己留下了血脉,虽然没有告诉孟家,但他并不怪女人。

    以自己在国内外的名声,如果让人知道维多利亚和自己结合有了查理斯,只会让皇室名誉大损,自己再强大,再有身份地位,也是杀手之王,地下世界的统治者,见不得光的一种人。

    比起高贵血统的维多利亚女王,自己就是活在阴暗里的一类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魔王。

    查理斯再优秀,有着维多利亚一半的高贵血统,拥有皇权,得到皇位,也会受人非议。

    “你,你果然还活着,我就知道你会活着。”维多利亚紧紧盯着孟秋雨俊朗年轻的面孔,脑海中熟悉的身影逐渐重合,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生命里唯一爱过的男人。

    “维多利亚,谢谢你给我生了一个儿子,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孟秋雨探手将维多利亚拥入怀中,满眼疼惜的轻抚着女人的白发,一道微弱的气息输入了维多利亚的体内。

    他能感受到维多利亚的身体很不好,即使有无数名医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但她活的并不开心,心中有牵挂,有思念,身体岂能健康得了。

    何况这次儿子遇刺,对她的打击又很大,若不是担心儿子的安危,一直在坚持着,她恐怕早已卧床不起了。

    调理了一番维多利亚的身体后,孟秋雨带着回过神来的姐弟走出了房间。

    突然冒出来一个俊朗年轻的东方男人,让守候在查理斯身旁的两名医学教授和四名皇家护卫头目满脸惊讶,这个东方男人怎么出现的,他们想不明白。

    “你们都出去吧。”维多利亚摆了摆手,莫里斯几人满眼疑惑的纷纷退了出去。

    孟秋雨坐在床边看着昏迷的儿子,满意的点点头笑道:“维多利亚,这小子继承了你和我优秀基因,算得上混血美男啊。”

    “我的姐夫啊,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倒是说说能不能救好查理斯?”爱德华一脸无奈的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