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你算什么东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女生)孟秋雨的突然出现,让维多利亚仿若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

    哪怕她是拥有高贵血统的皇族,英国最负盛名的皇室传奇女子,高高在上的女王,她依旧只是一个女人。

    外表再坚强,再强势,再有权威,内心也有脆弱,有依赖,查理斯是她的命脉,孟秋雨却是她心中的守护神,她的白马王子,她一生的所爱。

    绚丽的莹白光芒笼罩着查理斯,查理斯身上的染血纱布消失不见,维多利亚和爱德华便惊奇的发现,查理斯身上的伤口在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伤口在消散。

    就连肿胀黑紫的左臂,也逐渐恢复本身的光泽,一丝丝黑色血迹从伤口溢出,最终那细小的剑伤切口彻底消失不见。

    查理斯苍白无血的俊朗面孔也泛起红润色泽,呼吸渐渐平缓,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爱德华老脸上的惊讶渐渐被喜悦取代,忍不住惊叹道:“my,god!这太神奇了。”

    维多利亚同样觉得神奇,这简直就是魔法,自己心中视为守护神的男人,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如今轻易的就救了他们的儿子。

    而直到此时,维多利亚才愈发惊奇的打量着俊朗不凡的男人,三十多年没有音讯,男人不仅没有苍老,整个人气质都变了,英俊中彰显优雅,高贵中带着威严,就连她这种高高在上的女王,都有种仰视,膜拜男人的冲动。

    孟秋雨收起神力,手中出现了一脉恢复精血的丹药,查理斯的伤势已经痊愈,毒素也已经排出体外,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现在还比较虚弱,所以孟秋雨并不想让他急着醒来。

    将恢复精血的丹药送入查理斯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孟秋雨轻轻拉动被子盖住了儿子的上身。

    此时的孟秋雨眼神温和,静静的端详着熟睡中的儿子,哪怕自己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三十多年的陌生,可也无法改变查理斯骨子里流淌着他血液的事实。

    “亲爱的,他好了吗?”维多利亚走上前,看着平静安详的儿子,轻声问道。

    “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只是他的身子还有些虚弱,需要恢复精血,我让他多休息一会。”孟秋雨握住维多利亚的手,轻笑道。

    “感谢耶稣,感谢神!”维多利亚喜极而泣,还一脸虔诚的念念有词。

    孟秋雨一阵无语,感谢个屁的耶稣,西方的神更是扯淡,这些家伙们就算存在,也不会在乎凡人的生死。

    何况是自己救了自己的儿子,与那些家伙有什么关系。

    不过孟秋雨也理解维多利亚的激动,只要能救活儿子,让她天天祷告,祭奠神灵也愿意。

    “先让查理斯休息一下,咱们去外面说话,我还有些事情需要问你们。”孟秋雨轻轻搂住维多利亚,示意三人在外面的客厅谈话。

    三人刚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敲门声响起。

    “女王阁下,马格亚修女带人前来为王子解毒。”门外皇家护卫队的大队长费罗德的声音传了进来。

    “马格亚修女?她是卡洛波桂身边的人。”维多利亚看向孟秋雨,眼神中流露出征询的意思。

    若是孟秋雨没有给儿子解毒,她会毫不犹豫让对方带人进来。可如今孟秋雨已经解了毒,马格亚女修又是孟秋雨属下的属下,见与不见,自然需要孟秋雨点头。

    孟秋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点头道;“让他们都进来吧。”

    房门打开,进来了四人,除了苍老而面部五官颇为僵硬,给人一种阴森感觉的马格亚女修外,另外还有两名老态龙钟的白发老者。

    还有一人看不出年龄,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也比较邋遢,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箱子,在看到孟秋雨的瞬间,此人立刻瞪大了眼睛,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挺直了腰板,将箱子塞给另一名老头,双手将乱发拢向脑后,直勾勾盯着孟秋雨。

    孟秋雨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看着眼前邋遢的男人笑骂道:“三十多了,你居然还是这幅德行,毒煞,好久不见了。”

    “王,真的是你?我的神啊,您可终于现身了。”

    邋遢男人正是撒旦组织最不守规矩,最神秘的元老级杀手毒煞,他早已退出了杀手界,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唯有一人能联系到他,那便是卡洛波桂。

    知道了查理斯是孟秋雨的儿子,卡洛波桂便做了三手准备,让组织王牌杀手立刻展开搜查寻找那名刺伤查理斯的杀手。

    同时调集了撒旦组织科研基地的两名医学老鬼,这两人虽然不出名,但在医学领域的造诣,比那些所谓的权威教授强了不知多少倍。让他们来检查治疗查理斯。

    她还特意联系到了毒煞,后者虽然不会再参与撒旦组织任何事情,可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死神的儿子被剧毒害死。

    因为卡洛波桂知道,不论是曾经的孤星,妖女还是毒煞,这些人不仅是死神的心腹手下,也是死神的兄弟

    以毒煞对毒药的研究,还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

    毒煞的确也没让卡洛波桂失望,知道了查理斯是孟秋雨的儿子,立刻便赶了过来。

    马格亚女修,两名基地医学老鬼都是撒旦组织的老人了,曾经也有幸见过孟秋雨,只是不如毒煞与孟秋雨熟悉,一时间没认出来。

    听到毒煞的称呼,三人身躯一震,纷纷上前一步,单膝跪了下来,一个个语气颤抖着行下属之礼。

    毒煞倒是没有下跪,以他和孟秋雨的情义,也用不着,只是神色颇为激动。

    “都起来吧,卡洛波桂并不知道我已经来了英国,我已经帮查理斯解了毒,辛苦你们了。”

    “尊敬的王,这是属下等人的职责,能够在这里见到王,属下等人不虚此行。”马格亚女修恭谨的说道。

    “吉雅已经告诉我,卡洛波桂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你回去告诉她,我忙完了这里的事情就会去看她。我现在需要知道是什么人刺伤了查理斯?他有什么势力,是什么人想要查理斯的命?”孟秋雨一脸深沉的开口道。

    “王,根据弗莱娅收集到的情报,刺伤查理斯王子的杀手叫毒手医王,他是最近出现的杀手,他是血浮屠杀手工会的一张王牌,比较神秘,就连撒旦组织对此人也没有太多详细的资料。”

    马格亚女修恢复了平日的沉稳,语气低沉的说道:“杜拉斯夫人已经调集了组织五大顶尖杀手,并安排弗莱娅亲自带着他们以及一百名一流杀手去了血浮屠总部,让血浮屠交出毒手医王。”

    “为了让血浮屠感受到压力,连曾经的三大教官之一死亡坦克,和退隐的鬼面人也出山了。”

    看了眼神色平淡的孟秋雨,马格亚女修继续道:“至于什么人雇了血浮屠杀手工会刺杀查理斯王子,目前并不确定。”

    “血浮屠?”孟秋雨冷哼一声,看向爱德华道:“你留下照顾维多利亚,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王,你要亲自去血浮屠一趟吗?我陪你过去玩玩,好久没杀人了。”毒煞眼里闪现精芒,杀意凌厉的说道。

    “好!”孟秋雨哈哈一笑,卷起毒煞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王子寝宫,来无踪去无影,让房间内的众人再次惊得不轻。

    血浮屠的总部就在伦敦一处商贸大楼,如今杀手这一行,也已经职业化,背后不仅有政界高官,商业巨富,和权势家族支持,还不用躲藏隐匿。

    杀手集团变成了商业化模式,背后有大势力的股东支持,加盟,完全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不仅能为这些权贵们解决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还能给他们带来丰厚的利益。

    而杀手集团也能得到庇护,不用担心遭受到国家力量的毁灭,牵连甚广,灭掉一个杀手集团,如今并不容易。

    撒旦组织三十多年来依旧是稳据杀手界榜首,势力最大的杀手组织,第一大股大便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就连欧洲的皇室,几个古老的大家族都是盟友。

    而血浮屠杀手工会成立不足二十年,却是发展势头很猛,除了被撒旦组织压一头,其他杀手组织都无法和血浮屠相抗衡。

    此时的血浮屠总部豪华气派的大厅内,两方阵营杀气凌厉的对峙着,一方是撒旦组织的一百多杀手,一方是血浮屠组织三百多杀手。

    虽然血浮屠人数上占据了优势,但要论整体实力,却并不占优势。

    撒旦组织的五名顶尖杀手其中之一便是杀手榜排名第二的锯齿杀人魔霍尔默,一把重达一百公斤的锯齿刀杀人无数,力大无穷。

    就如同德州电锯杀人狂魔一样传奇,根本杀不死,浑身没有多少完成的肌肉,一张被毁了容貌的脸上还戴着血色面具。

    裸-露在外的手臂犹如大象腿一般健壮,两米三的身高,犹如铁塔,仅仅站在那里,就给人视觉上强大的压迫感。

    其余四名顶尖杀手,同样是威名赫赫,杀手榜排名前十的人物。

    何况还有曾经的老牌杀手死亡坦克,神秘莫测的杀手传奇鬼面人,撒旦组织今日展现出来的实力,给血浮屠带来了很大的震慑力。

    血浮屠为首的是火焰君王巴德,他是血浮屠的老板,也是杀手榜排名第三的人物,不仅自身实力很强,还是一个操控火焰的异能者。

    弗莱娅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火辣的身材在职业装的包裹下将她凸翘分明的身材曲线尽情显露,36e的傲人峰峦似乎随时能撑破她的白色衬衫。

    她是卡洛波桂的接班人,也是撒旦组织抛头露面的负责人,此时脸若寒霜,指着火焰君王冷喝道:“巴德,你最好立刻交出毒手医王,否则撒旦组织便踏平你的血浮屠总部。”

    “你吓唬我?弗莱娅,虽然撒旦组织背后的势力很强,但我们血浮屠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组织。你可以试试?”

    “不错,弗莱娅,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你敢毁掉血浮屠总部,撒旦组织在英国各地的分部就别想存在了。”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坐在不远处的褐发青年,傲气十足,身后站着三男三女六名保镖,他是英国波顿家族的顺位继承人卡尔波顿,血浮屠第一大股东。

    “好狂妄的小狗,波顿家族的老头在老子面前也不敢说这种屁话,你算什么东西。”

    一声冷笑传来,孟秋雨和毒煞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在一双双吃惊,惊喜,震撼的目光中,孟秋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经到了卡尔波顿的面子。

    身后六名保镖第一时间想要反击,却是被孟秋雨一挥手,六人惨叫着飞了出去。

    空中留下一道道血线,六名身手不凡的保镖撞在了四周装修精美的墙壁上,六声闷响过后,六名保镖便直挺挺躺在地上没了气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