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卡洛波桂的选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接二连三发生的一桩桩惊变,让整个英-国都陷入了恐慌和不安。!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种恐慌却是来自于英-国上层社会,英国的权贵和军政商各界,家族势力。他们远比寻常民众得到消息的渠道要多一些。

    在皇室权利的封锁,压制下,舆论媒体报道的事实皆归于人为因素,譬如摩天大楼的坍塌,首先从工程质量上找到了突破口,摩天大楼存在工程隐患,属于自然坍塌。

    百米高楼毁于鼠害,在摩天大楼残骸下找到了老鼠窝,黑乎乎的大批老鼠乱窜,画面极为震撼。

    皇室发言人义正词严的呼吁,英国不允许再有豆腐渣工程。全国展开灭鼠行动。

    波顿家族被安插了恐怖分子的头衔,将最近十几年轰动国际社会的一些恐怖活动,都扣到了波顿家族头上,废墟内发现大量易燃易爆物残留证据,庄园化为废墟,是他们自己不小心带来了毁灭。

    而且安全部门还出示了一些相关证据,可以判断出波顿家族又要展开恐怖袭击,目标正是伦敦皇室宫殿。

    至于海军第三集团驻地发生火灾,是因为驻地战舰的工作人员无视岗位规则,疏忽大意,一个烟头引发的灾难,引爆了驻地蓄放油料库。

    幸存下来的军人上落下火球,那纯属无稽之谈,精神出现了问题,这些军人被送入了某某秘密医疗基地,是个专业研究精神病的科研基地。

    其他地区发生的一系列毁灭事故,也都有合情合理的人为因素能够回应民众探知真相的权利,能够平息他们心中的恐慌。

    民众的猜疑和恐慌,能够平息下来,可是一些权贵们却不好糊弄,他们都能感觉到这些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

    若是皇室在暗中操控这一切,那简直有些惊世骇俗,从种种现象表明,这些事件疑点重重,被誉为不解之谜也不为过。

    摩天大楼坍塌,为何没有无辜路人遭殃?据一些目击者回忆,他们莫名其妙感到眼前一,明明就在摩天大楼下,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其他地方。

    离着摩天大楼只有十几米距离的另一栋百米大厦,竟然连一块玻璃都没有震碎,这实在有违常理,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

    波顿家族会是恐怖分子?不少人感到骇人听闻,这可是存在了上百年的古老家族,家族庄园里会存放危险爆炸物?

    这一切毁灭**故居然集中在十二个小时之内,意外与巧合的让人难以置信。

    一些精明人更是能够从这些毁灭**故中发现端倪,这些受到毁灭的势力似乎都和自由民主派有关系,他们在背后扶持着自由民主派与皇室争权。

    这种猜测很快便得到了验证,英-国北部几个城市发生了病毒传染,一天之内死亡人数达到了几十万。

    而皇室竟然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应急安排,伦敦城北五十里之外竖起五米高墙,绵延百里,一队队皇家军团奔赴高墙之处,严密警戒,不允许北部几个城市的任何人进入伦敦。

    从事故发生到如今短短几天之内,皇室展现出来的应变能力和解决危机的态度,不得不让英国权贵们感到惊叹和震撼。

    众所周知,北部几个城市都是自由民派的天下,与皇室争权的势力。伦敦城内自由民主派的靠山纷纷毁灭,这是彻底阻断了自由民主派进入伦敦的机会,他们要么开战,引起内乱,要么只能在北部区域自生自灭。

    孙不地仇酷后恨接孤月敌

    这时候别说皇室不允许北部城市的人员进入伦敦,英国权贵们也不会让她们进来,病毒传染的可怕,岂能让任何携带病者跨国封锁线。

    于是乎,英国各方势力权贵们也明智的选择了站在皇室这一边,纷纷出钱出力,出人保护封锁高墙。

    皇室的威望在这一刻体现了出来,既引起了英国民众的拥护,也凝聚了英国各方权贵们的力量,保护伦敦,保护英国,皇室威望达到了顶峰。

    圣詹姆斯宫内,孟秋雨父子相认,查理斯作为皇室王子,还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针对英国北部几个城市的病毒疫情发布了宣言。

    号召国际社会给于人道主义支援,皇室声明已经派出大批皇家卫队赶赴北部区域寻找没有感染者,会将这些人安置在临时安全区,并且皇室科研部门在研究病毒疫苗。

    最先响应支援的居然是亚洲的华夏国,随后是法-国等强国,不仅派出科研人员帮忙研究病毒疫苗,还各自派遣了一支精锐部队,来协助英国皇室军团守护封锁线。

    北部区域的一些武装分子多次冲击封锁线,想要进入伦敦,都被击退,甚至击毙,皇室发言国际媒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英国皇室不想放弃北部民众,不会以毁灭手段摧毁北部区域。

    这几天查理斯很忙,不是发布宣言,便是亲临封锁线喊话北部区域,甚至不惜自身危险,进入安全区域救回来的几十万没有感染民众,包括被感染者集中的研究基地,也亲自视察,督促尽快研究出病毒疫苗。

    敌科科仇独结术接冷术毫远

    高大帅气的皇室王子查理斯,抛头露面,不顾不久前被刺杀的伤势,安抚着伦敦民众的恐慌,每天电视媒体报道的都是这位亲民王子的英勇爱民事迹。

    皇室威望在逐渐提升,查理斯王子也成为了英国最受拥戴的一代王子,在体察民情中因为伤势没有恢复当场昏迷,不少英国少女们哭的稀里哗啦,高呼着查理斯王子,我爱你。

    儿子很忙,父亲也没闲着,孟秋雨同样忙于圣詹姆斯宫,准确的说是忙于维多利亚的寝宫之内,一颗神颜丹恢复了维多利亚的如岁月,让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英女王变成了三十岁的少妇。

    恢复了青春与活力,年轻貌美的维多利亚是疯狂的,两天两夜没有离开过寝宫,据侍奉英女王的皇室侍女百年后回忆录描述,那几天是她们这一生中最羞涩的时光。

    英女王的叫声让她们都感到浑身酥软,彻夜难眠,此起彼伏,高亢激励,让整个圣詹姆斯宫都充斥着如浪潮般汹涌的旖旎氛围。

    尤其是在夜晚,万籁俱寂下,英女王的呼声就更为嘹亮,亢奋,连守护在宫殿四周的皇家护卫都能隐隐听到让他们心烦意乱的靡靡之音。

    孟秋雨没有过多时间陪伴如狼似虎的维多利亚,第三天便来到了巴黎,站在卡洛波桂居住的古堡前,他心中暗自苦笑,这栋古堡应该有上百年的历史,风吹日晒下已经斑驳残破,犹如一栋鬼屋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这是杜拉斯家族拥有的一座古堡,在他离开地球后,卡洛波桂与杜拉斯结婚,这里便成了他们的私人古堡。

    只是十几年前杜拉斯病故后,卡洛波桂依旧住在这里,并将古堡命名为死神古堡,也成了撒旦组织高层集会的总部。

    卡洛波桂对杜拉斯有着深厚的感情,丈夫去世十几年,她思念成疾,病情一年比一年加重,弗莱娅是她大力培养出来的接班人。

    以撒旦组织的财力与物力,基地医学人员的水品,想要医治卡洛波桂的病情,并不困难,至少能让她再多活十几年没有问题。

    可是卡洛波桂的心病无法祛除,她思念丈夫,阴阳相隔,是她难以承受的煎熬。

    孟秋雨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卡洛波桂的套房,黑人美女吉雅感受到了有人出现,瞬间拔出了枪械,秋雨后,满眼的惊讶,却也恭敬的收枪退到了一旁。

    “王,您来斯夫人了?她刚刚睡着。”吉雅小声说道。

    孟秋雨点点头,卡洛波桂入睡,他自然知道,他还发现了古堡内隐藏的十几名保镖,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在鬼面人之下,这些人都是撒旦组织培养出来的精锐,一直负责着卡洛波桂的安全。

    只是孟秋雨进来,这些人自然是无法察觉到。

    艘地仇远酷敌术由闹孤远独

    艘地仇远酷敌术由闹孤远独  皇室发言人义正词严的呼吁,英国不允许再有豆腐渣工程。全国展开灭鼠行动。

    孟秋雨迈步走进卡洛波桂的卧室,橘黄色壁灯下,卡洛波桂苍白而憔悴的容颜颇为宁静,据吉雅讲诉,最近半年来,卡洛波桂的睡眠很不好,却是时常犯困,睡上一两个小时就会醒来。

    而且经常咳血,多次昏迷,据一直照顾卡洛波桂的医生断言,卡洛波桂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多种疾病缠身,随时都会一觉过后,再也醒不过来。

    孟秋雨轻轻坐在卡洛波桂床沿边上,抓起卡洛波桂的手腕,探查着卡洛波桂的身体状况,果然非常不好,生机已经在涣散,身体各项技能都已经被病痛侵蚀,若是不尽早修复她的身体机能,卡洛波桂恐怕连三天也熬不过去。

    孟秋雨的神元气息在卡洛波桂体内游走,惊醒了她,卡洛波桂缓缓张开双眼后,并没有流露出吃惊之色,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孟秋雨,露出一丝笑容道;“王,还能见你一面,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卡洛波桂,我能够体会到你的心情,我有办法能彻底清除你体内的病情,甚至能让你恢复到三十岁的体质和容貌,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孟秋雨没有修复卡洛波桂的身体,只是笑着问道。

    他知道卡洛波桂的心病很重,哀莫大于心死,说的就是卡洛波桂如今的状态,不是她没有办法能够延缓生命,而是她不愿意。

    “谢谢你,王,我已经从弗莱娅那里了解到你的神奇,只是你应该明白我这一生中追求的是什么,事业我已经功成名就,也帮你守护了三十多年撒旦组织,我累了。”

    卡洛波桂在吉雅的搀扶下坐起,任凭孟秋雨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孟秋雨的手背。

    “我和杜拉斯的感情一直不顺利,要不是王的撮合,对杜拉斯家族的威慑,我和杜拉斯也不会有十几年相守的机会。”

    “他已经不在了,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连一个孩子都没有,我活的没有意义,我只想尽快去找他,不让他在另一边孤独。”

    后地不远情后恨由孤由术闹

    轻轻拍了拍孟秋雨的手背,卡洛波桂笑道:“王,我虽然是你的属下,但我觉得也是你最信任的朋友,伙伴,你不用劝我,能够在我临死前来我已经满足了,再无牵挂和遗憾,我会走的很安详,很满足,这一辈子,我知足了。”

    孟秋雨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就算能救好卡洛波桂,也无法化解她的心病,除非把去世的杜拉斯给找回来。

    可是十几年了,杜拉斯估计早已投胎转世,现在可能是个小娃娃。

    卡洛波桂这一生有精彩,也有悲苦,既然没有求生的意愿,他也不想强求她。

    “卡洛波桂,下一世,我祝愿你没有任何痛苦,能够再与杜拉斯相爱,不会受到任何阻碍。你会走的很安息,我亲爱的朋友。”孟秋雨紧紧握了下卡洛波桂的手掌,点头笑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