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断魂斧【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圣玄山,昔日美轮美奂犹如仙境般的福地洞天,此时却是残破不堪,一栋栋建筑化为废墟,随处可见惨死在各处的圣玄山弟子。

    凄厉的惨叫声,恐惧的求饶哭喊声,在圣玄山内回荡不息。

    一道浑身尸气弥漫的身影不时挥舞着血红色的幡旗,犹如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气息崩碎了空间,血色弥漫在圣玄山各处,一道道奔走的身影在强大的血气轰击下被削去了头颅,斩断了四肢。

    “不要!”数十名天人境修为的女修满脸恐惧,哭喊着求饶,浑身尸气弥漫的身影,却是毫无悲悯之心,血色幡旗卷起一道血芒,绞碎了几十名女修的身躯,漫天血雾腾升,尽数被血幡吞噬。

    在圣玄山最高的一栋建筑内,一道强大的吞噬力量犹如巨鲸吞水一般,四周的血气和虚弱漂浮的元神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全部化作一道血色光芒冲入了洞府。

    在洞府的四周,站着一名绿袍男子和两名妖艳女修,目睹着惨厉如地狱般杀戮的圣玄山,三人脸上流露着麻木而残忍的冷笑。

    一名轮回境九重天的男修不知从何处冒出,凌空轰出一道狂暴的剑芒斩向韩玉箫,韩玉箫身上涌出血色光芒,整个人都被血色光芒笼罩。

    艘地远仇方后恨战冷主陌球

    只是这名修士的剑意力量十分强大,无尽剑意无坚不摧,瞬间绞碎了血色光芒,韩玉箫的一只手臂被轰成了血雾。

    韩玉箫身躯被震退,全身衣袍更是片片碎裂,阴森的目光中涌动着疯狂杀意,断去的手臂瞬间再次长出。

    敌仇仇科独敌术陌月酷远帆

    “去死!”冷厉的杀意在席卷天地的剑幕中愈发凌厉,用剑的修士整个人化作一道剑芒,再次冲向了韩玉箫。

    韩玉箫发出一声如鬼泣如魔吼的怒吼声,阴森血气弥漫,血幡荡起血海,恐怖的血煞气息让他的护身领域再次变强。

    咔!无坚不摧的一剑将韩玉箫的血幡领域轰开一道缝隙,剑西来人剑合一,一道剑光撕裂了空间,瞬间将韩玉箫的胸口洞穿,只剩下两截肋骨支撑着残破的身躯。

    本以为这一下应该杀了韩玉箫,但没想到韩玉箫胸前的血洞竟然再次开始愈合,血幡化作一道道血色刀芒卷向了剑西来。

    轰!血色刀芒与剑西来长剑轰出的剑芒炸响,剑西来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你敢伤我,我要活吞了你。”韩玉箫阴冷的话语在圣玄山上回荡,胸前的洞口已经快要愈合,浑身的死亡气息也逐渐狂暴。

    剑西来眼神中满是震撼,他的修为在韩玉箫之上,竟然无法杀了对方,还让自己受了伤。

    感受到悬浮在空中的洞府四周同样有三道冷厉,戏谑的眼神盯着自己,剑西来心中一沉,他知道自己成了猎物。

    不过剑西来没有丝毫惧意,擦干了嘴角的鲜血,长剑遥指绿袍男子冷声道:“你,过来受死!”

    绿袍男子和两名女修,一直都在,韩玉箫被剑西来接连轰破两次身躯,虽然让他们惊讶,却也没人出手帮助韩玉箫,似乎很愿意玉箫被摧残。

    圣玄山的护界大阵已经开启,而且永恒老怪还另外布置了一道禁制,他们在圣玄山杀光所有人,也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逃走。

    此时剑西来竟然主动挑衅自己,一个轮回境九重天后期的剑修,也敢挑衅自己,绿袍男子眼里杀意凝聚,一把血色长枪化作一道血龙,空间都被血龙狂暴的力量捏碎,血色龙尾划破空间扫向了剑西来。

    孙仇科仇情结术接冷艘秘球

    剑西来并没有轰出剑意神通,反而只是在身体四周凝聚起一道剑芒护盾。

    足以摧毁一座山峰的龙尾力量轰的一下击中了剑西来,剑西来身上的剑芒护盾瞬间崩溃,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轰飞,空中留下一道道血线。

    “你再敢出手,我炼了你的血龙,他是我的。”韩玉箫阴森目光瞪了眼绿袍男子,在后者不屑的冷笑声中,血幡卷起血色刀芒再次轰向了剑西来。

    剑西来坠落的身躯突然冲天而起,浑身爆发出狂暴的剑意,人剑合一,冲向了血色刀芒轰落的地方。

    绿袍男子和两名妖艳女修先前还没发现是买不对,可是瞬间他们明白了怎么回事,三人脸色震怒,三道恐怖的气势轰向了剑西来。

    轰轰轰!狂暴的气势同时落在了护界一处,绿袍男子血龙气势最先轰在了护阵上,荡起一圈圈波纹。

    紧接着韩玉箫的血色刀芒也轰在了同一位置,护阵发出咔咔声响,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而此时剑西来无坚不摧的人剑合一也已经轰在了护阵上。

    轰!护界大阵一阵剧烈的摇晃,一道细小的裂痕出现,剑西来瞬间化作流光冲了出去。

    精明的算计,准确的把握住了逃生的机会,剑西来这一招顿时让绿袍男子和韩玉箫,以及两名妖艳女子神色震怒。

    剑西来虽然很强,但他们却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狡猾,将他们几人全部给耍了,借助了韩玉箫和绿袍男修的力量帮他轰开了护界大阵。

    不等四人愤怒下冲出护界大阵,一道血色身影在四人面前出现,永恒老怪冷笑道:“你们四个蠢货想杀他,自然不容易。这小子倒也狡猾,竟然隐匿了气息,连老祖都没察觉到,不愧是十二神仆的剑破天。”

    “老祖,晚辈等人办事不利,求老祖开恩。”韩玉箫四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的跪在了永恒老怪面前,低着头诚惶诚恐。

    “他是孟秋雨手下的十二神仆,居然也传世轮回了,不过想在老祖眼皮子底下逃走,还没那么容易。”

    永恒老怪冷冷一笑,卷起一道血色光芒带着韩玉箫等人冲出了护界大阵。

    “剑破天,凭你还没资格从老祖手下逃走。”

    艘远不科情敌学所阳球最孙

    永恒老怪瞬间遁出数百里,神识中已经仓惶逃走的剑破天,戏谑的冷笑在剑破天的耳边响起。

    剑西来脸色苍白,他虽然逃了出来,却也受了不轻的伤势,感觉到了数百里之外的强大气息越来越近,他心中再次一沉,至于永恒老怪称呼他剑破天,他也顾不上多想。

    孙远远科情结察接冷独远

    “剑破天,先杀了你,再杀你的主子,你们都该死。”永恒老怪血红色的身影几个呼吸后便到了剑破天几里之外,凌空一道惨白的手掌拍向了剑西来。

    孙远远科情结察接冷独远  在圣玄山最高的一栋建筑内,一道强大的吞噬力量犹如巨鲸吞水一般,四周的血气和虚弱漂浮的元神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全部化作一道血色光芒冲入了洞府。

    恐怖而死亡般的压迫力量凌空而下,天地规则都在这一刻被轰碎了,剑西来奔走的身形被强大的杀意锁定,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都被压制的无法再动弹,骨骼也在卡卡作响,断裂了几根。

    撕裂神魂的痛苦传来,剑西来扬天嘶吼,眼神中满是不甘和绝望。

    突然,无尽虚空内一声冷哼传来,一记金色拳头带着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笼罩而下,孟秋雨横立空中,霸道的金色拳头与惨白手掌轰在了一起。

    轰!道韵炸开,规则崩溃,狂暴的力量将四周化为虚无,孟秋雨第一时间卷起了剑西来,将他送入了真灵世界。

    “孟秋雨!”永恒老怪血色身影也停了下来,目光森冷的中的银发男子,沉声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孟秋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中却也暗自震撼,他以为自己的机缘已经够好了,三十多年实力恢复到轮回境九重天后期,可是现在见到永恒老怪,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永恒老怪的可怕,这混蛋竟然已经是半圣修为。

    这种半圣境界,那可是实打实的半圣强者,以永恒老怪这种上古老魔的手段,轰杀寻常圣境强者都不会有困难。

    孟秋雨的心中隐隐感到了一丝沉重,自己神魔合体或许能抗衡永恒老怪,可是神魔合体消耗元气太大,和永恒老怪这种强者大战,那绝对不是十招八招能分出胜负。

    不过孟秋雨却也并不怕永恒老怪,自己杀不了对方,永恒老怪也别想杀了自己。

    “永恒老怪,你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是不是破坏了你的计划?”

    孟秋雨冷笑一声:“圣玄城召开丹比大会,足以吸引上千万修士汇聚圣玄城,你想将圣玄城变成血海地狱,吞噬这些修士的神魂来增加修为,可我偏偏不会让你得逞。”

    恒老怪阴森愤怒的眼神,孟秋雨心情大好,哈哈笑道:“老怪,想不想知道是谁背叛了你?你以为在人家身上下了神念印记,占有了人家的身体,人家就会被你控制吗?乖乖听你的话吗?你也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强-奸犯,想要俘获美女的芳心,你的魅力还不够,要不要老子教你几招。”

    “孟秋雨,你坏我好事,你以为我真的杀不了你吗?哪怕我杀不了你,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永恒老怪怒声道。

    “那你可以试试,上古时期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依旧不是。”孟秋雨狂笑道。

    “狂妄,亿万年的囚禁之仇,今天我要一并拿回来,杀了你,我还会去神界遗址,将你的女人变得我的女奴,杀光各大空间的所有人,你根本阻止不了我。”永恒老怪阴森森的说道。

    “老怪,别做白日大梦了,老子永远是你的克星。”孟秋雨眼里杀意涌动,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永恒老怪对手,可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今天必须要重伤永恒老怪,否则这混蛋绝对敢跑去各大空间,到时候林慕雪根本无法阻止。

    话音未落,孟秋雨的黑色长枪便卷起波浪枪痕,恐怖的道韵规则力量狂压向了永恒老怪。

    “不自量力!”永恒老怪冷笑一声,空中闪现一柄巨大的血斧,滔天的杀意带着震颤灵魂的杀势卷动,血斧崩天,整片空间在可怕的血斧杀意下化为虚无。

    滔天的斧纹杀意席卷了整片虚无空间,孟秋雨的波浪枪纹瞬间崩溃,丝毫没有阻挡之力。

    砰!孟秋雨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恐怖的斧纹力量直接将孟秋雨轰在了地上,漫天尘土扬起,地上出了一道道沟壑。

    “断魂斧?你竟然得到了断魂斧?”孟秋雨身上被斧纹轰出一道道血口,脸上流露出震撼之色,刚才血斧祭出的瞬间,他的识海神魂便传来了撕裂般剧痛,若不是神王冠及时护主,孟秋雨的神魂都会被撕裂。

    断魂斧,斩魂灭魄上,古十大魔器最为恐怖的一把凶器,孕育着攻击神魂的可怕力量,威力足以媲美盘古斧。

    “哈哈哈……孟秋雨,你也有今天,老祖,杀了他。”远处围观的韩玉箫见到孟秋雨被一斧轰的落在沟壑里,浑身狼狈不堪,顿时疯狂而怨毒的大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