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血债血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神魂俱灭,不堪一击,这那里是不堪一击,而是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活生生捏爆了灵魂。!更新最快的

    黑魔族魔帝莫迪惨死当场,这一幕让剩下的五名人魔两族强者惊恐的灵魂都在颤抖,偏偏又被孟秋雨的领域禁锢,这种生死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恐惧感,是他们从未体会过的。

    就连九凤都惊得目瞪口呆,她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人魔两族六大强者怎么也有一战之力,可眼前的一幕超出了她的想象,绝对的碾压,唐傲天的实力强大得有些离谱,根本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

    “九凤妖帝,我不是了吧,祖爷爷竟然如此强大,瞬杀魔帝。”孟紫菱同样惊讶的张大了嘴,原本还有些担心,可此时只剩下了震撼。

    “紫菱,以后叫我九凤姐姐就好,你祖爷爷与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神。”九凤吞了口口水,笑颜如的拍了拍孟紫菱的肩膀,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敌地科远酷敌术接月故术岗

    敌地科远酷敌术接月故术岗  冷漠的声音如一记记重锤敲击着人魔两族强者的心神,孟秋雨身上的金芒散去,目光阴寒的冷声道:“我就是唐傲天,数万年的灭族之恨,今日血债血偿。”

    跟着孟秋雨这种强者,哪怕是为奴为仆她也愿意,她能感觉到自己寿命已经不足千年了,如果再无法突破,将会耗尽寿元而亡。

    原本孟紫菱这种武圣,在她眼里是渺小的存在,可此时她却放低了姿态,讨好着孟紫菱。她能预感到孟紫菱的成就将会在她之上,人家可是血脉传承的亲人。

    孟紫菱愕然的九凤,却也很快明白九凤的心思,心中的激动难以平静。

    孟秋雨捏爆莫迪后,眼神中流露着不屑,冷哼一声,一股磅礴的道韵规则气息直冲夜寒,盘石等强者,一声冷哼,伴随着五大强者吐血,五人直接被压制的跪了下去。

    恐怖的威压笼罩在五大强者身上,似乎能随时将他们压爆。无形的力量压迫在身上,犹如一座无法抗衡的大山。

    异灵帝祖裴戚灵魂武技偷袭孟秋雨,受到的灵魂反噬最为严重,此时不仅嘴里溢着血水,七窍都在流血,他的那点灵魂攻击连孟秋雨的识海防御都无法破开。

    他又施展了最强的灵魂攻击,此时脑袋都快炸裂了,连呼吸都感到窒息,全身骨骼都在卡卡作响,被强大的压迫力量挤压的在变形。

    目光冷漠的魔两族的五大强者,孟秋雨心中没有太多杀意,而是一种悲凉和怅然,九世轮回每一世都在经历人间疾苦,修道,修心,淬炼完美的道体。

    敌科科仇鬼结学陌孤艘陌克

    如今的九阳之体并非最完美的轮回道体,玄天九变第九变成神,不仅仅是寻回九世记忆,还要寻回九世骸骨,将全部骸骨炼化融合为一具新的轮回道体,也就突破成神了。

    寻回每一世的记忆,都会伴随着无法忘怀的痛苦悲凉往事,同样是在修心,第八世自己一人惨死,受尽灵魂灼烧之痛,被噬魂长枪钉死。

    那一世虽然凄凉,可远远不如这第七世让他心中难平,因为这一世,惨死的不止他一人,还有妻儿子孙,数以万计的修罗族人。

    孟秋雨的沉浸,无形中涌动着忧伤和悲凉情绪,让九凤和孟紫菱也感受到了他心中那无法言喻的痛苦。

    夜寒,裴戚等强者,更是在这种压迫,恐惧中,灵魂在经历着煎熬,他们不想死,可是面对死亡的压迫他们无法抗拒,无能为力。

    “告诉我,唐傲天的骸骨被你们封印在什么地方?说出来,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冷漠的话语在夜寒,盘石,裴戚,许帝,石坝苍拓耳边响起,五大人魔两族强者强忍着恐惧,一个个感到茫然和不解,这位来历不明的强者,居然是要寻找修罗帝祖唐傲天的骸骨?

    “前辈,如果晚辈帮您寻找回唐傲天的骸骨,前辈能否放过晚辈。”神骨族帝祖许帝眼神期待的开口道。

    “晚辈也愿意。”裴戚吐出一口鲜血,急忙说道。

    “如果前辈给晚辈一条生路,晚辈愿意为前辈做任何事。”血魔族帝祖夜寒也不甘落后,为了活命,他们那里还有曾经的尊严。

    盘石和石坝苍拓虽然没有开口,却也眼神期待的秋雨,面对孟秋雨这种恐怖的强者,反抗只会死的更惨,何况他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为了活命,他们甘愿付出任何代价,尊严更是抛到了九霄云外。

    “你们想以此要挟,与我谈条件?”孟秋雨冷冷一笑,不屑的哼道。

    “晚辈不敢,前辈神通广大,实力让晚辈敬仰,如果前辈愿意,晚辈愿意为奴为仆跟随前辈,为前辈赴汤蹈火,忠心效劳。”裴戚满脸血迹,犹如厉鬼,却是语气恭敬的说道。

    “晚辈也愿意为奴为仆,追随前辈,永不反叛,晚辈以灵魂发誓。”许帝也急忙开口,每次都让裴戚抢先,这让他很恼怒,生怕晚了一步失去了活命的机会。

    “魔域三族今后效命前辈,前辈有令,魔域三族万死不辞。”夜寒瞪了眼裴戚和许帝,直接代表了魔域三族,他相信石坝苍拓不会反对,联合起来的魔域三大魔族,在孟秋雨面前更有资本。

    听到夜寒这番话,裴戚和许帝心中大骂,太不要脸了,他们居然没想到联合人族,这样更有发言权。

    远处的九凤连连摇头,这就是陨皇界高高在上的帝级强者,主宰人魔两族生死的存在,居然一个个卑躬屈膝,没有了任何尊严,犹如一条条卑微丑陋的野狗在寻求活命的机会。

    孟秋雨无动于衷,目光冰冷,修罗一族竟然覆灭在这些蝼蚁的手中,实在是可悲。

    “我要唐傲天的骸骨,立刻完整无缺的拿到这里,少一块,我灭你们全族。”孟秋雨冷声道,强大的压迫气势瞬间收起。

    “是,晚辈这就去拿。”裴戚等人眼前一亮,再次恢复了自由,一个个不敢逗留,转眼间纷纷远去。

    “就这样放过了他们?”九凤不解的秋雨,她还以为孟秋雨会杀了这些人。

    孙地地仇酷结恨战闹毫独察

    孙地地仇酷结恨战闹毫独察  “前辈,唐傲天的骸骨都在这里,一块不少。”五大强者将各自拥有的骸骨拿出,恭敬的放在了孟秋雨的面前,还暗自打量着孟秋雨的神色反应,想要差探出一些什么。

    孟紫菱也疑惑的爷爷,修罗一族的血仇,岂能轻易放弃,难道祖爷爷真的要收复这些仇人,让他们为奴为仆?

    孟秋雨淡淡一笑,却是没有解释,杀人很容易,直接杀了这些人太便宜他们了,给了他们希望,再让他们绝望,那样他们就算死,也会死不瞑目。

    而且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回第七世的骸骨,以自己展现出来的强大,人魔两族这些人绝不敢玩什么样,他们会一块不少的把骸骨全部拿回来。

    孟秋雨也不怕他们包藏祸心,在五大强者离开之际,他已经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神念印记,这些人就算逃入虚空,也休想逃出他的手心。

    活了数万年的人魔两族强者,自然没有一个傻子,先前被孟秋雨的强大震撼,面临死亡的威胁,他们早已乱了方寸。

    可是回去的路上他们便心中疑惑而思索了起来,这名来历不明的强者,为何要寻找血修罗帝祖的骸骨?他与修罗族有什么关系?是敌是友?

    星辰族的穆广夫妇显然是在和九凤妖帝大战中,被这名强者给杀了,为什么这名强者会留下九凤妖帝,这又意味着什么?

    这些事情,一时间他们自然无法理清,也想不明白,唯一能想通的,那便是这名强者很在乎唐傲天的骸骨,否则也不会出现在斩皇山,还放了他们取回唐傲天的骸骨。

    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人魔两族的强者没敢玩样,一旦激怒了这位强者,必然会灭了他们的种族。

    送回唐傲天的骸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哪怕成为人家的战仆,也总比被灭族强。

    于是不到一个时辰,人魔两族的五大强者便各自带着一部分骸骨返回斩皇山。

    “前辈,唐傲天的骸骨都在这里,一块不少。”五大强者将各自拥有的骸骨拿出,恭敬的放在了孟秋雨的面前,还暗自打量着孟秋雨的神色反应,想要差探出一些什么。

    只是孟秋雨神色淡然,眼神冷漠,丝毫让他们察觉不出人家是喜是悲。

    孟秋雨无喜无悲,神色平静的前六块骸骨,头颅,四肢,身躯,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在心头蔓延,一种悲凉,痛苦的情绪也在滋生。

    来,第七世的自己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毕竟是帝骨,数万年过去,依旧没有任何损坏,散发着一层金色光芒。

    小冰晶已经炼制好了几幅棺木,孟秋雨拿着骸骨一块一块放入一具棺木,骸骨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没有缺少一块。

    随着骸骨的完美结合,一道耀眼的金芒从骸骨上涌出,孟秋雨身子一震,金色光芒笼罩了孟秋雨,一幕幕画面在识海中闪现。

    有血池内挥舞血剑的少年,也有登上高台接受万民膜拜的中年男子,更有一场场生死血战的磨练,一幅幅柔情男女的生死爱恋,最终血染苍天,决战斩皇山,身受重伤,被无数强者无情斩杀的悲壮。

    随着这些画面在识海中的呈现,孟秋雨神情再也难以平静,时而冷酷,时而甜蜜,时而愤怒,时而悲壮,一声声嘶吼冲天而起,惊得夜寒等强者躲在一旁满脸的震撼与惶恐。

    就连九凤和孟紫菱也一脸茫然,不知道孟秋雨发生了什么,却是能感受到这一刻的孟秋雨,如痴如醉,如疯如魔,陷入了癫狂,陷入了意境。

    “璃儿……你死的好惨。”

    “杀!杀!杀!杀我妻儿,屠我族人,此仇不共戴天,我恨,无法报仇,死不瞑目……”

    一声声悲吼,一声声呢喃响彻天际,那悲凉的怒吼透着疯狂杀意,让整个斩皇山都充斥在杀戮滔天之下,天穹染血,天地色变。

    敌地不远情敌球战闹孤情技

    “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感受到恐惧的人魔两族强者,一个个脸色苍白,心中呐喊着这个问题,金芒笼罩中杀意滔天的男人,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敌地不远情敌球战闹孤情技  “紫菱,以后叫我九凤姐姐就好,你祖爷爷与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神。”九凤吞了口口水,笑颜如的拍了拍孟紫菱的肩膀,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夜寒,你斩我头颅,可曾想过有今天?”

    结科远不鬼后察由月帆不

    结仇远科方艘球战冷羽敌诺

    “石坝苍拓,你碎我胸骨,断我左臂,又想过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吗?”

    “许帝,你砍我右臂,毁我双目,此仇此恨,今日我会百倍偿还。”

    “裴戚,你这个阴险之徒,趁我重伤,重创我灵魂,斩我双腿,不灭你全族,不足以泄愤。”

    冷漠的声音如一记记重锤敲击着人魔两族强者的心神,孟秋雨身上的金芒散去,目光阴寒的冷声道:“我就是唐傲天,数万年的灭族之恨,今日血债血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