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陨落战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转瞬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孟秋雨和蓝梦影在无量幻海一边探查,一边寻找机缘,同样找到了几处隐匿着海之水的幻境。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过相比起第一次寻找的数量之多,随后寻找到的并不多,有时候只有几十滴。

    无量幻海不仅仅只有海之水,还有一些极为珍贵的混沌时期的炼器材料,譬如海蓝星,紫玉珊瑚,甚至孟秋雨还找到了一些蓝焰心晶,顶级的水属性炼器材料。

    只是随着两人的继续深入,无量幻海也越来越危险,有几次两人陷入天然杀阵之内,幸亏两人的阵道修为强大,最终联手破开阵法逃了出来。

    危险伴随着机缘,孟秋雨和蓝梦影得到的顶级材料同样不少,只是让孟秋雨颇为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找到任何土属性灵物。

    敌地科科鬼敌术陌孤毫吉鬼

    随着一次次陷入天然阵法之内,不仅孟秋雨的阵道修为得到了提升,蓝梦影也感悟颇深,她的阵道瓶颈再次松动,窥探到了更加高深的阵道领域。

    “老公,无量幻海绝对是感悟阵道最佳的地方,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新的阵法领域。”

    此时无量幻海一处云雾笼罩的深谷之内,闭关感悟的蓝梦影豁然张开双眼,绝美的容颜难掩欣喜之色。

    “你说的领域莫非是传说中的那种阵道境界?弹指间以阵法杀人于无形的领域?”

    孟秋雨眼前一亮,他可是知道一名真正的阵道强者,随手间布置的阵法奥妙,都是自成一方阵法世界,让敌人不知不觉身陷阵法之内。

    这种阵道强者,弹指间可以用阵法移山倒海,用阵法毁灭一颗星球。这种阵道境界只是一种传说,至少上古时期的孟秋雨并未遇到过。

    以林慕雪和蓝梦影的阵道修为,虽然已经算是上古时期的顶级阵道强者,却距离那种境界相差甚远。

    “应该是那种境界领域。”蓝梦影开心的点点头,芊芊玉指在虚空幻化一道道气息点入虚空,孟秋雨瞬间便感受到了四周的空间规则削弱了,一种无形的禁锢规则的法阵,让人防不胜防。

    “梦影,你简直是天才。”孟秋雨震惊之余,身形出现在蓝梦影面前,一把搂住了女人清香馥郁的娇躯。

    这种境界的阵道强者,已经不需要用阵法材料辅助布阵,与天地规则相呼应,以天地之力化作天地阵法。

    敌不远科独艘察战孤指学后

    敌不远科独艘察战孤指学后  危险伴随着机缘,孟秋雨和蓝梦影得到的顶级材料同样不少,只是让孟秋雨颇为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找到任何土属性灵物。

    这种阵道修为,岂止恐怖,简直是恐怖的可怕,人家站在你面前,沟通天地之力早已布下天地阵法,而你却还并不知情,莫名其妙落入了阵法之内,可想而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蓝梦影如果突破到这种阵道境界,一旦实力恢复后,孟秋雨无法想象会有多强大,有这样的娇妻帮助,比自己实力强的人又如何,陷入蓝梦影的阵法之内,那还不是关门打狗,要多爽有多爽。

    敌地不科情后球由阳阳敌敌

    蓝梦影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娇嫩的脸蛋便被孟秋雨给啃了无数口,想要笑骂男人几句,朱唇张开却被一张大嘴堵住,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孟秋雨的确有些激动,蓝梦影有此成就,他比女人还要开心,这时候自然是多亲几口,多多奖励女人的机缘。

    直到蓝梦影被他轻薄的脸颊通红,娇躯都快酥软,孟秋雨才抱起蓝梦影转了几圈,哈哈笑道:“梦影,恭喜你。”

    “讨厌,有你这么恭喜的吗?你都快把我转晕了。”蓝梦影羞喜的白了眼男人,却也享受着男人的狂热和放纵,这幅样子,哪有强者的架子,和小孩子一样。

    孟秋雨咧嘴一笑,抱着蓝梦影呵呵笑道:“梦影,如果让慕雪知道你领悟到了那种阵道境界,她也会为你开心,那可是慕雪梦寐以求的阵道境界。”

    “我只是感悟到了皮毛,触摸到了门槛,想要彻底领悟,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蓝梦影语气娇笑道。

    敌科地远酷艘学所闹毫诺学

    “一朝顿悟,最难的就是触摸到门槛,任何境界都是一样,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距离成功已经很近了。”孟秋雨笑道。

    “老公,我想留在这里感悟,离开无量幻海,我怕我难以领悟到那种玄妙的阵法奥义。”蓝梦影眨眼说道。

    敌不仇不鬼敌球战闹主恨岗

    敌不仇不鬼敌球战闹主恨岗  魁梧汉子明显是一个性情直爽的汉子,刚才说对方偷袭他,孟秋雨自然不会怀疑,一个背地里偷袭他人的家伙,显然是被魁梧汉子逼迫的有些下不来台,此时居然在自己这里找威严。

    “当然可以,我就在这里陪你,你什么时候彻底领悟突破,咱们什么时候离开。”

    “那可不行,我不能耽搁你的时间,我自己一个人留下,这里天然阵法玄妙高深,我留在这里也不会有危险。你还是去做你的事情,寻找土本源灵物重要。”蓝梦影摇摇头,虽然很想让男人陪着,可她不能自私自利,不能耽搁男人的成长。

    孟秋雨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蓝梦影的意思,不过还是不放心蓝梦影一人在这里,随即将剑破天,血魔和赤魔留了下来,保护蓝梦影。

    上次在圣玄界救了剑西来,孟秋雨已经告诉了他的身份,虽然剑西来并没有恢复记忆,可也知道孟秋雨这种强者不可能骗他。

    在孟秋雨的真灵世界闭关一年多,得益于孟秋雨的不少宝物,剑西来的伤势不仅恢复,修为也提升了很多,虽然还没有达到轮回境九重天大圆满,以他的实力,却也不比寻常的轮回境大圆满强者逊色。

    有他和二魔保护蓝梦影,除了圣境强者,半圣强者也讨不到好处。

    孟秋雨刚刚飞出无量幻海,便感应到远处传来强烈的规则波动。距离无量幻海虽然遥远,孟秋雨却知道,这是有人在动手。

    如此强烈的规则波动,显然交手的是两个强者。孟秋雨不知道进入弑神山的强者有多少,自然也不想多管闲事,按照司徒星文留下的弑神山地域玉简,向着陨落战场赶了过去。

    数日后,孟秋雨出现在了一处恐怖的沟壑前,这里竟然是被人用法宝轰出的一道巨大的沟壑,还没靠近,便能感受到一道道恐怖的刀纹杀意,似乎随时能将人劈成两半。

    孟秋雨心中暗自震惊,如此可怕的刀痕,就算是他上古时期巅峰状态,使出轩辕剑也就最多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力。

    而他能感受到,这名使刀的强者,实力似乎比他还要强一些,感受到这道刀痕的轨迹,孟秋雨明白,此人是在虚空斩落的一刀,破开了无数虚空界面,刀纹杀意在这里留下的痕迹。

    以孟秋雨现在的实力,如果遇到这种强者,只要逃跑的份,他对百年之内的创世大战充满了期待,不知会不会遇到这名使刀的强者。

    刀剑相遇,自己的轩辕剑也算是碰到了能够匹敌的神兵。

    孟秋雨从来不是一个服输之人,上古时期那么多神王强者,巅峰圣境,曾经一个个需要自己仰望,最终不也被他踩在脚下,踏着他们的尸骨和名望,成就神王圣尊。

    孟秋雨不怕挑战,或许他骨子里就有好战的基因,于是遇到强者,越让他感到兴奋,能够将真正的强者踩在脚下,才有成就感。

    孟秋雨离开那片刀痕笼罩的沟壑山谷,在哪里虽然能够领悟刀道刀意,可那毕竟是别人留下的大道奥妙,神通力量,孟秋雨不屑感受,他要走的路是颠峰之路,走别人的道途,不是他所求。

    “难道这里就是陨落战场?”孟秋雨很快来到了一片规则凌乱的区域,这里随处可见残破的法宝碎片,甚至有不少散落的骸骨,神通留下的规则印记,沟壑丛生,道韵凌乱,显然是经历过一场大战。

    就在孟秋雨沉吟之际,三道强大的气息从远处而来,呼吸间到了近前,两男一女,三名强者,任何一人的修为,都不在孟秋雨曾经见过的灰衣男子之下。

    敌不地地鬼艘察战月孤闹诺

    三人中的那名冷面女修,更是道韵气息如山岳般压迫,实力比端木家族的老祖端木宏还要强大不少。

    孟秋雨暗自点头,冷面女修虽然只是半圣圆满的境界,实力绝对不比寻常的圣境强者弱,这个女人让孟秋雨感到很危险。

    在孟秋雨打量三人之际,三名修士也是神色淡然的扫了他一眼,显然也是认为孟秋雨的境界太低,能够进入到这里,也算是稀奇,或许是有强者带领,否则以孟秋雨的境界,进入弑神山就是找死。

    轰轰轰!几乎是在三人刚刚落下的瞬间,一道道狂暴的规则波动气息从远处传来,两道身影一先一后相互打斗着向这里赶来。

    孙地地仇方后察战月显敌

    这两名强者身材修长的男子使用的是笔状法宝,另一名魁梧男子则是用着一把巨斧,两人打的天昏地暗,打的畅快淋漓,狂暴的力量将所过之处的空间轰成了虚无,神通法则的碰撞,激起一声声轰鸣巨响。

    孟秋雨暗自摇头,两人出现后,孟秋雨便感应到了,这两个交手的强者真是他从无量幻海出来后,感应到的两股强大气息,显然这两人打斗了多日,竟然一直厮杀到现在,也不知道有什么仇恨。

    “氓道友,霍兄,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两名强者的靠近,最先过来的三人皱起了眉头,其中一名黄衫男子高声问道。

    结地远地酷结恨陌孤秘远早

    “这个阴险的畜生居然背后偷袭老子,今日不将这个混蛋劈成肉饼,老子誓不罢休。”魁梧粗犷的汉子嘴里咒骂着,手中的巨斧却是毫不停顿,狂风骤雨般轰出一道道恐怖的斧纹杀意。

    “哼,怕你不成。”身材修长的男子一脸阴沉,笔状法宝凝聚一道道印决,漫天光芒席卷,阻挡着魁梧汉子的巨斧。

    “二位,咱们好不容易进来陨落战场,其他恩怨可否以后再算,大家应该合力轰开这里的禁制进去寻求宝物才是正道。”另一名黑袍男子声音淡漠的说道。

    “也罢,先让这个卑劣之徒多活几日。”魁梧汉子哼了一声,收起巨斧停止了进攻。

    修长男子也是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魁梧汉子的叫嚣,只是目光阴沉的扫了一眼孟秋雨,不满的说道:“说好我们五人进来合力破开禁制,为何还要带一个蝼蚁?”

    “你在说我吗?”孟秋雨脸色一寒,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自己也没跟着谁来,被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轻视也就罢了,这阴柔的家伙居然敢出言不逊。

    魁梧汉子明显是一个性情直爽的汉子,刚才说对方偷袭他,孟秋雨自然不会怀疑,一个背地里偷袭他人的家伙,显然是被魁梧汉子逼迫的有些下不来台,此时居然在自己这里找威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