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收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相比邢望等人的恐惧,邢依依五人则是震惊过后,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惊喜。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尤其是邢依依,突然间遭逢家族的丑恶背叛,她纯净的心灵都被颠覆,痛苦而心怀绝望。孟秋雨三人的出现,犹如一抹曙光,让她感受到了世界的一丝美好。“前辈……”邢依依眼含热泪,仰望着那如神灵般高高在上的男子,以及绝世美貌的蓝梦影,她仿佛传说中的神仙,这一刻的心情,五味杂陈,喜极而泣,还有一丝敬仰与崇拜。敌仇科远鬼艘学由闹帆羽故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一声冷哼,让家族的这些强者吐血瘫软。“几个心灵扭曲而丑恶的蝼蚁,修道世界就是有你们这些人,才乌烟瘴气,到处充满了肮脏。”孟秋雨语气冰冷,衣袖一挥,邢望等人便化作了齑粉,消散在天地之间。孙仇科地独结球接冷太羽阳孙仇科地独结球接冷太羽阳

    两个月后,孟秋雨几人已经到了广灵界外的传送大阵,收起星罗盘后,四人来到了界外广场。“你叫邢依依,你的天资不错,只可惜灵根受损,这里天地灵气贫匮,你也没有名师指点,想要有所成就,为你的家族带来辉煌,你做不到。”孟秋雨三人身形一闪到了邢依依几人面前,孟秋雨一脸轻笑的前的女子说道。“谢谢前辈相救,晚辈会努力的。”邢依依感激的双膝下跪,一脸赤城的感谢道。瞿雯几人也相继跪下,相比邢依依的单纯,瞿雯心思就灵活很多,孟秋雨这番话正是点名了邢依依的前途渺茫,难得遇到这样的高人,又救了她们。瞿雯当即跪拜道:“前辈,依依心性单纯,但天赋却很好,只要有高人指点,她的成就一定不凡。晚辈恳请前辈收徒,娜扎角邢家将永世感激前辈大恩。”孟秋雨微微一笑,身旁的蓝梦影道:“梦影,觉得如何?”蓝梦影冰雪聪慧,此时那里还不明白孟秋雨的意思,而她近距离观察,这才发现,这个叫邢依依的女孩天赋真的很好,她自己就是纯火灵根,这种单属性的灵根属性,被任何宗门发现,都会视为宝贝。最难得的是邢依依,个性温良纯净,相貌也甜美灵秀,她知道孟秋雨是想让她收徒了。至于邢依依服用过一些品阶不好的丹药,灵根属性被削弱,这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从未有过这种念头的蓝梦影,前的邢依依,也是萌生了一丝喜爱,似乎有个乖巧顺意的弟子也不错,至少将来身边也会有个说话的人,有个弟子侍奉左右。“依依,我叫蓝梦影,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蓝梦影固然心喜,却也故作不满的横了眼男人,一脸温煦的笑问道。敌科地科独艘学战月吉敌球邢依依还没从茫然中回过神来,瞿雯已经心花怒放,连连给邢依依使眼色,同时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声道:“你这丫头,还不快拜师。”虽然不能拜孟秋雨为师,但瞿雯也是活了上千年的人,自然来孟秋雨和蓝梦影关系不浅,她同样感觉不出这个蓝衣仙子的修为,但相比不会弱。后科仇科情孙学陌月由结羽何况拜师如此美丽的仙子,自然要比拜一个俊美的男人要方便许多,瞿雯心满意足,也在暗自为邢依依开心。“弟子邢依依拜见师尊。”邢依依也从茫然中回过神来,她醒悟到自己遇到了机缘,眼前美丽优雅的仙子让她感觉到亲近,那温和绝美的笑容,仿佛盛开的花瓣,让她如沐春风。砰砰砰!三个行师扣头过后,邢依依额头都有些红肿,却是满眼喜悦的秋雨和一脸冷漠如刀锋般的剑破天。敌不地地情孙学接阳毫所我“这位是你师伯,为师的夫君,你师伯身后的冷酷男叫剑破天,叫他剑师叔吧。”蓝梦影脸上的笑容更加柔美,凭空收了一个弟子,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一种情感。“弟子拜见师伯。”邢依依转而给孟秋雨磕头,随后又给剑破天磕头,甜滋滋的喊了声师叔,这让一脸冷酷的剑破天都破天荒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冰冷气息柔和了下来。“哈哈哈,依依,你师父可从来不收弟子,等你将来就会知道今日的选择将会是你人生中最大的机缘。”孟秋雨哈哈一笑,说话间还拿出一柄碧绿色的长剑。这可是孟秋雨炼制出来的极品神器,还融入了宇宙精晶,这一刻却是毫不吝啬的送给了邢依依。剑破天也挠了挠头,拿出了一株灵果,被邢依依称作师叔,那可是抬高了他的身份,他也知道孟秋雨和蓝梦影不把他当属下这株灵果同样是火属性宝物,这已经是他能拿的出手,又对邢依依有帮助的顶尖宝物了。“谢谢师伯,谢谢师叔。”邢依依受宠若惊的接过两人送的宝物,蓝梦影,眼身在征询师傅的意思,要不要现在就炼化这把神剑,她能感觉的出来,师伯送的这把剑很强大,比他爷爷最珍贵的中品神器似乎还强大。“你先收起来吧,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无法轻易驾驭这把神剑,等为师治愈好你的受损灵根,帮你证道称帝后,你再炼化这件神剑法宝。”瞿雯几人眼神里满是羡慕,都在为邢依依的好运感到开欣慰,尤其是知道孟秋雨这位强者竟然还是蓝梦影的夫君,瞿雯更加对邢依依的未来有了信心,邢家真的可能要一飞冲天了。“师傅,师伯,师叔,弟子想要回一趟娜扎角,爷爷,也不知道家族发生了什么事。”邢依依惊喜过后,再次神色一黯,想到大哥派人杀他,爷爷又深受重伤,她就感到心痛。“那是自然,你既然已经成为我的弟子,你的事情便是为师的事情,我倒要那些不长眼的混账敢欺负我的弟子。”蓝梦影进入角色很快,收了徒弟,立刻开始护短起来。孟秋雨点头一笑,袍袖一挥,一道光芒便笼罩了众人,化作流光远去。娜扎角虽然在数千里之外,但也逃不过孟秋雨的神识感应,以他的速度,几个呼吸后,便到了娜扎角的上空。被孟秋雨的领域笼罩,邢依依几人只是感觉一晃眼就到了娜扎角,对于这位师伯的强大,邢依依满心崇拜。瞿雯几人也暗自吸气,这位前辈果然是强者,数千里的距离竟然眨眼就到了,这种修为,恐怕不比广易界那些顶尖宗门的强者逊色。娜扎角内邢家有数千人口,修为最强的便是邢家的老祖邢子俊,天人境五重天的修为,不过此时的邢子俊却是道韵早已溃散,只剩下一丝生机支撑。孟秋雨几人只是稍稍释放了一些气息,便惊动了邢家所有人,在这些人一个个惊恐的冲出房间后,便己家族的大小姐正被一名蓝衣女子牵着手。艘仇不远情艘术陌月技孤酷强大的气息凌空而下进入了老祖所在的洞府。蓝梦影直接破开禁止进入了邢子俊所在的房间,随即孟秋雨丢出几道阵旗布置了一个简单的禁制,隔绝了外面杂乱的脚步声。“爷爷……”邢依依痛哭失声,扑上前,抓着木床上气息微弱的老者,已经是哽咽不止。“依依,你先退后,为师可以救你爷爷。”蓝梦影上前几步,神识已经探查出了邢子俊的伤势,以邢子俊的情况,的确是很严重,只不过邢子俊这点伤势,对于蓝梦影来说,并不是无药可救。蓝梦影拿出几枚顶尖的疗伤丹药,气息包裹着送入了邢子俊的嘴里,丹田被毁,经脉寸断,而且还中了毒,这种毒并不严重,却是一种很难察觉的慢性剧毒,显然邢子俊早就在多年前被人下了毒。当毒性发作后,又被人偷袭暗算受了重伤,这才伤势严重。后不不仇情艘球陌闹显恨帆邢依依和瞿雯几人紧张的梦影施救,直到邢子俊生机渐渐凝聚起来,死灰般的脸色也有了血色,这才喜极而泣。一个时辰后,邢子俊在邢依依几人的陪伴下走出房间,邢子俊不仅伤势痊愈,蓝梦影给他服用的顶级神丹还祛除了他的旧疾,早已停滞了近百年的瓶颈也被打开,邢子俊修为再次突破天人境六重天。“感谢三位前辈大恩,晚辈这条命是三位前辈所救,若不是三位前辈,不仅依依会死,邢家也会落入奸人之手,三位前辈对邢家的再造之恩,晚辈永世难报。”邢子俊一出来,便要给在客厅内喝灵茶的孟秋雨三人下跪,却是被孟秋雨一道气息托住,无法弯腰。“你不用客气,依依已经拜我妻子为师,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到时候也会带走依依,邢家的家务事,我们就不参合了。不过那个想要依依性命的畜生,可一定要受到严惩,这种欺宗灭祖的垃圾,活着也是祸害。”孟秋雨淡淡的说道。邢子俊一脸沉痛,先前因为修为的突破,伤势的痊愈带来的惊喜,在这一刻化作心痛,他自然知道这一切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就是被邢望等人暗算。为了对付他,邢望早在多年前就给他下了毒,直到最近毒性才发作,以他的修为也无法压制,还在毒性发作的时候遭遇偷袭。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邢望这个奸险小人在算计他,却也利用了他的亲孙子,但他的亲孙子同样与虎谋皮,不但参与到了算计自己的爷爷,还要除掉自己的妹妹,却不知他只是邢望用来掌控邢家的傀儡。孙不远地独敌球由闹孙接地“前辈教训的是,晚辈知道该怎么做。”邢子俊叹息一声,有此不肖子孙,让他心痛不已,可旁疼爱的孙女,又让他族人的希望。邢子俊也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处理家族叛逆之事没有丝毫手软,不仅亲手杀了邢依依的兄长,还诛杀了所有邢望的心腹。以他的修为,杀一些叛乱家族的罪人,自然是轻而易举,孟秋雨几人也没插手。没有再娜扎角逗留太久,当邢子俊平息了家族动乱后,几人离开了娜扎角,邢依依虽然不舍,可也在邢子俊饱含期许的叮嘱下,随着孟秋雨三人离开了娜扎角。结仇地不酷敌恨陌闹考吉学结仇地不酷敌恨陌闹考吉学

    借助这段时间蓝梦影开始息心培养邢依依,孟秋雨的不少天地灵宝都被蓝梦影以调教优秀徒弟的理由要走,而且每次还理直气壮,孟秋雨哭笑不得,却也很配合的与蓝梦影**。孟秋雨再次撕裂了广易界的护界界域,星罗盘已经显示出了两广三星这些界面的方位,还有一些其他小的叫界面以及无数虚空虚市。从广易界赶去广灵界虽然不近,当以星罗盘的速度,最多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借助这段时间蓝梦影开始息心培养邢依依,孟秋雨的不少天地灵宝都被蓝梦影以调教优秀徒弟的理由要走,而且每次还理直气壮,孟秋雨哭笑不得,却也很配合的与蓝梦影**。难得女人这么开心,邢依依又懂事乖巧,就连剑破天也很喜欢这丫头。后地地科鬼敌恨战闹球诺独两个月后,孟秋雨几人已经到了广灵界外的传送大阵,收起星罗盘后,四人来到了界外广场。后地地科鬼敌恨战闹球诺独

    “依依,你先退后,为师可以救你爷爷。”蓝梦影上前几步,神识已经探查出了邢子俊的伤势,以邢子俊的情况,的确是很严重,只不过邢子俊这点伤势,对于蓝梦影来说,并不是无药可救。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邢依依修为可是突飞猛进,消耗了孟秋雨不少宝物,如今已经是天人境五重天中期境界,而且修为还十分稳定,这丫头的天赋连孟秋雨都暗自赞叹,比自己儿子也不遑多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