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一家团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错,弟妹果然蕙质兰心,也对我这傻弟弟痴心一片,你明明知道他有沉痛的过去,却是忍着不问,是不想勾起他的悲伤记忆。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可这小子,那里明白弟妹的一片苦心,对于男女感情,他的确有些木纳。”孟秋雨哈哈一笑,满意的点点头,一番话不仅让慕容欣华容颜羞红,连四周的所有强者都嘴角直抽搐,把逆苍天说成傻小子,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位上古大能强者敢这样评价逆苍天。逆苍天也是一脸无奈,他对慕容欣华自然还恋恋不忘,可也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慕容欣华。现在孟秋雨似乎对慕容欣华很是赞赏,这让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大哥这是要让自己和慕容欣华复合吗?他有些六神无主。“孟大哥谬赞了,欣华不敢当。”慕容欣华也是暗自苦笑,迫于无奈才现身,是不想让自己父亲吃亏,也不想让仇恨再次延续,可哪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上古轮回的强者,还是逆苍天的大哥。后仇地科独后术由月闹酷毫比起逆苍天来,这个孟大哥说话就有些让她哭笑不得了,当着她的面,都是赞美之词,慕容欣华都有些不好意思。“弟妹,当年你进入黑暗世界,想必也是受了你父亲的嘱托,那是你父亲想要算计黑暗世界强者的计谋,而你也成功的接近了逆苍天,并让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孟秋雨声音高昂的说道:“这原本是你们算计他的计划,可你却在逆苍天爱上你的同时,你也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想必那时候,你内心中充满了挣扎和痛苦。一方面是你成长的世界,你父亲的大计,另一方面却是你心爱的男人,身处其中,左右为难,那份煎熬和犹豫,恐怕只有你自己能体会到。”“但你最终还是没能忘记你的责任,你给苍天下了毒,而他对你自然也不会堤防。你忍受着内心的痛苦,为了这份感情,你甚至为他生下了女儿。”“站在你的立场上,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对付敌人无所不用其极,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可你错在你爱上了我兄弟逆苍天,错在你的心不够狠,你还是不忍心在你面前,不忍心让你的父亲杀死你爱的男人。”孟秋雨声音越来越洪亮,高声道:“于是,在黑暗天强者败局已定,在逆苍天毒发之下身受重伤,你阻拦了你的父亲,并发下誓言守护光明世界,永不再见逆苍天,你保下了他的性命。”“而那时候,光明世界的强者也不得不撤走,一来他们担心把你惹急,让你恼怒下背弃光明世界,留在逆苍天身边,二来他们也付不起灭杀黑暗天强者的代价,所以那一战不了了之。”孟秋雨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仿佛是亲眼所见,将慕容欣华内心经历过的悲苦抉择分析的入木三分,又将那一战的形势阐述的深刻明朗,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重锤,敲击着逆苍天和慕容欣华的心神。慕容欣华已经是泪流满面,孟秋雨将她内心中尘封了千年的往事抽丝剥茧刨开,那种愧疚与伤痛,像是一把烈火焚烧着她的灵魂,她不敢多天一眼。逆苍天同样难以平静,一双虎目圆睁,充满了血色和痛苦,千年前的一幕幕,再次闪现在脑海,让他痛不欲生。“哼!吗?的女儿和我的兄弟有多么痛苦吗?这一切,都是你这老家伙造成的,慕容瑾,你又为了什么?原本一个宇宙的两个世界,大家和睦相处,共同修炼不好吗?何苦打打杀杀,水火不容,你又得到了什么?”孟秋雨冷哼一声,目光冰冷的容瑾怒喝道:“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因为你的愚蠢,造成两个世界多少修士无辜陨落,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也造成了你女儿失去了幸福,在孤独和痛苦中忍受煎熬。你甚至连自己的外甥女最美好的童年都剥夺了,你原本可以抱着她膝下承欢,快乐成长,享受当长辈的温馨。”“可是她却没有了母亲,只能跟随着一个受了重伤,连一颗心也伤痕累累的男人孤苦伶仃,没有母爱的孩子,那是多么辛酸悲伤的事情,她到现在都不记得母亲的样子,没有感受过母亲怀抱的温暖。”“慕容瑾,这都是你造成的,你毁了自己的女儿,害苦了自己的外甥女,你这张老脸还有什么颜面站在他们面前?还有什么资格为人父?如果我是你,早就撒泡尿,把自己给淹死了。”孟秋雨高亢激昂,声声怒喝犹如洪钟,指着慕容瑾一通臭骂,把四周所有强者都听的目瞪口呆,如此言辞犀利的怒骂,还偏偏让他们感同身受,仿佛自己也做错了。结不远科独孙球由月月最指孟秋雨怒斥的画面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凄凉景象,一个脸色发白,眼神涣散,伤势严重的男人,一边在疗伤,还要一边照顾嗷嗷待哺的幼女。而小小的女娃吃不饱,穿不好,可怜巴巴的小眼睛里满是泪水,扁着小嘴在哭喊着要妈妈,哪怕她一天天长大,也没见到妈妈。在她的记忆里,只有孤独的父亲,甚至在面对女儿的时候,那个男人会因为想起女儿的母亲,会无缘无故冷落女儿。尤其是在场的几名女修,都有些眼神湿润起来,已泣不成声的慕容欣华,都在为她的牺牲,而感到惋惜和遗憾。孟秋雨虽然在痛斥慕容瑾,可是有一句话却是对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相互仇视打斗了千万年,两个世界的修士得到了什么?除了陨落了无数强者和无辜修士,得到的只剩下了仇恨。在场所有强者,几乎都有家族亲人和曾经的朋友在双方大战中陨落,世世代代积攒下来的仇恨,早已是说不清,道不明。没有对错,没有是非,有的只是两个世界根深蒂固的怨恨,不死光一方决不罢休。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没人能说得清楚,道的明白。慕容瑾也茫然的儿,心中是百味陈杂,孟秋雨一番痛骂,让他愤怒,可也让他感到纠结,怅然若失,他为光明世界付出了太多太多,他的父亲,他的兄弟,以及他的儿子,都是在与黑暗世界交战中陨落。到头来,他只剩下了唯一的女儿,也活在痛苦中,千年之内,他只见过女儿一面,而今天是第二面,慕容欣华将自己关在洞府内,一直闭关到如今。艘不科科酷敌学战孤战封毫孟秋雨深吸一口气,依旧是怒容不减,这一刻,却是没人敢直视他的眼睛,明明只有半圣修为,面对一群圣境强者,孟秋雨却是无形中透着一股强大的威严。“欣华弟妹,不要太自责,我说了,这不都是你的错,大哥会为你做主,你和苍天受了这么多年的孤独苦难,你们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孟秋雨这时语气温和了下来,笑着道:“何况,你就能狠得下心来,永远不见你的女儿吗?那可是你与苍天相爱的见证,你们爱情的结晶。”“在这里,大哥就要批评你几句了,作为母亲,你的确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难道你错过了她的童年和成长,还要错过她精彩的一生吗?紫嫣需要你这个母亲。”慕容欣华泪水朦胧的双眼闪现出一抹亮色,女儿叫紫嫣,这是她帮女儿起的名字,意在回念两人相爱的地方,一片紫色烂漫的花海,姹紫嫣红,她情不自禁,无怨无悔的将自己交给了逆苍天。“大哥,我愧对紫嫣,她会恨我,我没脸见她。”慕容欣华哽咽道。“这你就错了,紫嫣不会恨你,人世间最难以割舍的便是亲情,你不去尝试,又怎么能想到紫嫣会不会接受你。”孟秋雨微微一笑,却是对着下方的黑暗圣殿说道:“紫嫣,出来吧,不要怨怪你的母亲,她比你的父亲更加不容易,你父亲失去的只是相爱之人,而你母亲失去的不仅是相爱之人,还有女儿。”“若不是她无奈也无颜面对你的父亲,试想她又如何能忍心抛下你们父女。”在孟秋雨说话之际,逆苍天的神识中也发现了黑暗圣殿外无数修士中,一脸苍白,泪水连连的女子逆紫嫣。他的心神早已乱了,哪里会想到女儿早已出现在黑暗圣殿外,孟秋雨却是早已感应到了逆紫嫣的气息。慕容欣华这时候,也紧张了起来,甚至为了给女儿留下最美的一面,急忙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忐忑而不安的空下方,那里还有光明天圣主的威严。逆紫嫣的身影化作流光出现在虚空,紧咬着嘴唇站到了孟秋雨身旁,神情歉疚的父亲,这才转向慕容欣华。母女俩四目相对,血浓于水的那份亲切感油然而生,哪怕从未见过面,慕容欣华也一眼认得出,这就是自己的女儿。“紫嫣,娘……”慕容欣华欲言又止,内心中有千言万语,百般亏欠之情,却是无法表达出来,亭玉立,容貌绝美的女儿,她的心砰砰直跳,泪水再次模糊了眼睛。“孩子,如果你想让你父亲开心起来,让你母亲不再孤独凄凉,想要一家团聚,共享天伦,让你和你父亲道心不再有痕迹,这声娘,你必须喊出来。”孟秋雨暗自传音说道。逆紫嫣眼神犹疑了一下,不恨自己的母亲,那是骗人的,可是在亲的这一刻,逆紫嫣孤寂的心也被打开一道缝隙,她内心中,还是很向往母女之情。“娘,回来吧,你没有成长,我却希望你一步步走向巅峰,也遇到心爱的伴侣,们生儿育女,的孩子长大。”孙不科远情艘术所月主考我逆紫嫣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说道动情处,也已经泪眼模糊,泣不成声,这声娘,她又何尝不是渴望了很久。孙不科远情艘术所月主考我

    孟秋雨怒斥的画面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凄凉景象,一个脸色发白,眼神涣散,伤势严重的男人,一边在疗伤,还要一边照顾嗷嗷待哺的幼女。今天终于喊出来,她感觉自己的大道,都突然清晰圆润了起来,她知道这是她的道痕,缺失了母爱,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内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如果在孟秋雨没有出现前,她即使见到母亲慕容欣华,也不可能突然间会有这种冲动想要相认,渴望这份亲情。可是孟秋雨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兄弟之间的情意,父亲许久没有开怀的笑容。而孟秋雨在黑暗神殿广场上讲诉的有情之道也让她感悟了很多,明白了很多,人若无情,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就算在修炼一途上了无牵挂,无所牵绊,站到宇宙巅峰那又如何?就像孟大伯所讲的,依旧只剩下了孤独,天道无情,人有情,没有了感情,没有了亲情,追寻着天地大道,寿元永恒,又有什么意义?“紫嫣,我的女儿。”慕容欣华痛哭失声,这声娘,同样让她一颗心都被浓浓的喜悦和甜蜜充斥,她的大道又何尝不是留下了痕迹,有亏欠女儿的痕迹,有亏欠逆苍天的痕迹。慕容欣华呼喊着女子的名字,没有任何事情能在这一刻阻碍她与女儿相认,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便出现在了逆紫嫣的面前。艘科地不鬼孙术战冷艘岗不“紫嫣!”“娘!”母女俩对视片刻后,便哭着抱住了彼此,就算是天道,也休想将她们母女分开。这种场面,无疑是感人而温馨的,只是修道世界的人,已经早已无视了这种感情,女抱在一起,逆苍天也眼角湿润了起来。孙远仇仇酷孙察由孤帆早帆孟秋雨满脸微笑,连连点头,他本身就是重情重义之人,有机会帮到自己的兄弟,那他自然会毫不犹豫。“大哥,厉害!”廖梦也是心中赞叹,对着孟秋雨竖起了大拇指,暗自为逆苍天一家开心,有了母女相认的前提,还用担心夫妻团聚吗?毕竟相爱着,那份感情无法割舍。“各位光明天的道友,如果你们来黑暗天做客,我们随时欢迎。大家争斗了这么多年,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未尝不是一家好事。”孟秋雨哈哈一笑,对着光明天的所有道君抱拳道:“他们夫妻分别了千年,母女失散了千年,今日团聚,是一件大喜之事。如果有人破坏我兄弟和弟妹一家的好事,我孟秋雨发誓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孟秋雨这番话明显是冲着慕容瑾,不只是他,连廖梦一脸寒意的容瑾,这里恐怕也只有慕容瑾难以接受女儿回到逆苍天身边。不过慕容瑾倒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淡淡的扫了一眼孟秋雨几人,儿一脸幸福的拉着逆紫嫣的手,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转身化作流光远去。光明天其他九位道君也是面面相觑,随后纷纷抱了抱拳,连废话也不多说一句,都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