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再遇冰纪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大哥,保重!”

随着话音落下,无尽虚空内一阵道韵波动气息,于星舞这时候才感应到,不过心中再次震撼,她只能隐隐感觉到几股浩瀚磅礴的气息,瞬息间便消散不见。

又是圣境强者?孟秋雨什么时候身边连圣境强者的兄弟都有,于星舞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位孟师兄,让她愈发感到神秘莫测,这样的人物,去了上三天,也绝不会平凡。

而她先前还想拉拢到孟秋雨,此时却是没有了这样的想法,能够与孟秋雨交好,她已经十分欣喜了。

“星舞师妹,上三天的强大势力都有哪些?这些势力底蕴如何?”孟秋雨祭出星罗盘,他也不急着赶去星元界,以星罗盘的速度,从这里赶去星元界也用不了多日。

以前与于星舞等人虽然也算熟悉,可他还不方便询问上三天各大势力的强弱,这次救了于星舞,对方显然也不会隐瞒什么。

他知道神女界的神女仙子沈曦,天元界元洪帝君,以及太古神王司徒天乃是上三天站在巅峰的三大强者,拥有创世宝物,这些强者也都有各自的势力。

除了三大巅峰强者拥有的势力,其余像神剑圣宗,天元界盟以及九道仙宗等势力属于第二阶梯,以及第三阶梯。

这些势力有的依附于三大巅峰强者,但同样也有实力不比三大强者弱多少的强者,这些人自然不会心甘情愿当三大强者的附庸,他们也希望抢夺到第五件创世宝物,拥有了创世宝物,便有了与三大巅峰强者争夺创世神位的资格。

修道之人,哪一个都不会甘于人心,只要有机缘,谁都要拼尽一切争夺,这本就是修道世界的生存法则。

于星舞点点头正色道:“孟师兄,我们天元界盟便属于元洪帝君的势力之一,整个天元界大小宗门,都听从元洪道君的号令,整个天元界,圣境强者就有数百人,而我们天元界盟除了三位盟主之余,还有十二内门长老,都是圣境强者。”

“除此之外,元洪帝君还有很多散修朋友,个个都是上三天威名一方的霸主,而其他两位强者神女仙子以及太古神王,同样拥有着不输于元洪帝君的势力,三大强者以太古神王的势力更强一些。”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强者,五行宇宙位面地域之大是中三天的数倍,一些隐世的强者更是多不胜数。”

“除了三大巅峰强者之外,神剑圣宗的老祖剑魔公孙一剑,九道仙宗老祖九转大帝莫元,以及散修强者黎木枫都是上三天的霸主强者,这些人也都是最有希望抢夺到创世宝物的强者。”

于星舞没有提起自己的爷爷于辰大帝,比起这些强者来,他爷爷还稍有逊色。

孟秋雨暗自苦笑,自己如今也可以召集到二三十位圣境强者,比起一些小势力倒是强了不少,可与三大巅峰强者比起来,自己这点人手,还真的不够/br>
“星舞师妹,那琴箫谷的两位谷主实力如何?蓝灵门的的势力又怎么样?”孟秋雨再次询问,这两个实力与自己可是有着无法化解的恩怨,自己可没少杀这两个势力的强者,进入上三天后,必然会最先与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琴箫谷两位谷主沈天琊以及孙映画也是绝顶的强者,每一个人的修为都不在我爷爷之下,两人联手更是威力强大,就算是公孙一剑前辈,莫元前辈这些强者,也不愿意与他们为敌。”

于星舞知道孟秋雨与这两个势力有仇,听到孟秋雨询问,也就详细的解释道:“琴箫谷除了两位谷主,还有十位圣境长老。孟师兄进入上三天后,可要小心琴箫谷。”

艘不仇科酷艘恨接月远冷考

“蓝灵门门主蓝钰实力也很强,他还有一个强者朋友叫傲邪大帝,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散修,傲邪大帝曾经在神女仙子沈曦前辈的追杀下毁去了双腿,销声匿迹千年,最近又出现了,实力有多强,没人知道。”

孟秋雨心中暗惊,这傲邪大帝显然也是个狠角色,能在沈曦的追杀下活下来,此人不简单。自己要对付蓝灵门,必然会与这家伙为敌,倒是个劲敌。

孟秋雨先前来过星元界,灭了端木家族,却是借助了指定界域的破界符直接撕裂了界域,这次来星元界倒是正大光明,控制星罗盘到了星元界外广场,收起星罗盘,带着于星舞落在界外广场上。

界外广场修士很多,但却大多是离开星元界,进入星元界的修士并不多,孟秋雨有些好奇,拦住了一名要离开的男修问道:“道友,为何怎么多修士离开星元界?”

结科不科方敌学由月由指帆

男修只有轮回境八重天后期的境界,感觉到孟秋雨实力远在他在上,自然也不敢不敬,急忙抱拳道:“二位道友难道不知得到先天宝物的那位强者如今就在星元界内?”

孟秋雨恍然大悟,冰纪子这混蛋那居然光明正大跑到了星元界,必然会引来上三天的各方势力强者,圣境强者在星元界动手,星元界还不被毁的七零八落,修为弱一些的修士,自然不敢继续留在星元界,以免遭了无妄之灾。

敌远地不独敌恨由冷通科我

冰纪子是什么人,孟秋雨太了解了,这家伙就是一个无耻的阴人,以他的修为,隐匿起来,恐怕没人能找到他,他却光明正大进入星元界,必然是有所图谋,他在钓鱼,吸引上三天的强者上钩。

于星舞脸色凝重起来,先天宝物固然重要,可她知道天元界盟怕是得不到了,一旦混战起来,舞轻刀必然会乘机算计八长老,如果八长老聪明,不参与抢夺还好,可她知道八长老也是贪婪之人,岂能甘心物落在其他人手里。

“孟师兄,我们要尽快赶去与八长老汇合,否则云柔师妹性命难保。”于星舞急切的说道。

孟秋雨点点头,正要进入传送大阵,便感应到了一股股狂暴的道韵波动从星元界传来,就连整个护界大阵都被震得晃动了起来。

孟秋雨卷起于星舞冲入了传送大阵,他知道星元界内在打斗,造成这样威势的,必然是圣境强者。

进入星元界内,孟秋雨犹如一道流光冲向了打斗的地方,星元界的空中,正有三人在恶斗,其中一人正是冰纪子。

艘不远远情孙恨战闹孙鬼冷

星元子以一敌二依旧占据着上风,不过联手围攻他的两名圣境强者,实力也不弱,两人虽然被压制,但冰纪子要杀二人,也要耗一番手脚。

另外还有十三名圣境强者,几十位半圣强者围在不远处,这些人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会参与到打斗中。

孟秋雨没有靠近,带着于星舞落在远处,眼里闪过一抹戏谑,冰纪子在钓鱼,这次怕是算计失误了,没有参与围攻的十三名圣境强者中也有两个实力不弱的,一旦这些人一起动手,冰纪子虽然不至于被杀,想要逃走,也要付出些代价。

这么多年,冰纪子的修为恢复的并不多,应该和逆苍天在伯仲间,孟秋雨心中冷笑,这一次,他可不会让冰纪子好过。

于星舞紧张的脸庞此时平静了下来,在人群内,他发现了八长老以及戴云柔,戴云柔伤势恢复了不少,脸色略显苍白,正与空夜寒,梦寒武几人呆在一起。

这种圣境强者的战斗,他们自然是插不上手,却是难得的观战机会。

“孟师兄,围攻这名白发男子的人中就有舞轻刀,是哪个使用长刀的红衣修士。另一人叫曹青,焱火宗的强者。”于星舞定下心来,随即给孟秋雨解释道。

孟秋雨点点头,舞轻刀和曹青的实力都不弱,与黑暗天的唐怡道君有的一拼,不过孟秋雨并没有多关注这两人,而是留意了一眼人群内一名脸色阴柔,穿着黑袍的青年男子。

此人眼神邪逸,嘴角带着笑意,孟秋雨因为修炼玄天九变的缘故,能感觉到此人隐匿了实力,这家伙应该才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一个,比冰纪子弱不了多少。

轰!冰纪子一拳轰破了曹青的界域,冰属性规则力量卷起一道冰山砸向曹青,曹青的护身道韵都差点崩溃,喷出一口鲜血被震退。

青落败,舞轻刀脸色微变,怒喝一声喊道:“你们都想渔翁得利吗?这家伙如此猖狂,我们联手先干掉他,大家各凭手段,抢夺无极雷光杵。”

“呵呵呵……舞道友言之有理,我们上三天这么多强者,岂能让中三天的人轻视,大家动手先除掉他。”黑袍青年阴笑一声,第一个冲向了冰纪子。

在黑袍青年的煽动下,另外十二名圣境强者也纷纷祭出法宝,圣境强者的界域气势叠加着轰向了冰纪子。

冰纪子脸色一片阴寒,他也知道自己这次太狂妄了,上三天竟然来了这么多圣境强者,现在想要逃走,也没那么容易。

孙不地仇酷敌学接孤闹显指

面对十几名圣境强者的合力一击,冰纪子凝聚出的冰谷界域瞬间碎裂,护身领域也被无数法宝轰的支离破碎。

舞轻刀一刀扫中了冰纪子的手臂,掀起一道血光,冰纪子的一条手臂差点废掉,血肉模糊。

黑袍青年没有动手,却是早已祭出一把长弓法宝,恐怖的死亡气息涌动,无尽杀势凝聚化作一道青色弓芒,杀势锁定了冰纪子。

冰纪子脸色终于露出一丝惊惧,这才发现,这里实力最强的竟然是这个黑袍阴柔青年,面对对方凝聚杀势越来越强大一箭,他知道自己即使挡下来,也会受伤。

而四周其余圣境强者,也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在他受伤的一刻,全部攻击手段会落在他身上。

冰纪子虽然有保命手段,可这样一来,必然会重伤,他可没时间继续耗费几百年恢复伤势,而错过了创世大战。

孟秋雨摇了摇头,他虽然想让冰纪子付出一些代价,可不想让他重伤,血魔刀瞬间祭出,一道紫红色刀芒划破了天际,强大的规则道韵凝聚起恐怖的刀纹杀势斩向了黑袍阴柔男子。

黑袍阴柔男子脸色大变,他也没想到这时候会有人对他出手,即将射出的一箭调转了目标轰向了空中落下的刀芒。

孙远地仇独敌术战闹敌术太

轰轰轰!道韵疯狂炸开,规则奔溃四散,孟秋雨的刀芒被震碎,黑袍阴柔男子的一箭也瞬间溃散。

孟秋雨哼哼一笑,拎着血魔刀踏空一步便出现在战场边缘,纪子冷笑道:“冰纪子,你欠我一个人情。”

孟秋雨的突然出现,布置冰纪子一脸惊讶,在场所有人也是露出震惊之色,黑袍阴柔青年那一箭有多强,所有人都感觉的出来,这里任何人都没把握挡下。

孟秋雨却是轻描淡写的一道刀芒就轰碎了哪一箭,虽然他算是偷袭出手,黑袍阴柔青年转移目标会让这一箭威力减弱,可孟秋雨的实力也足以让在场所有强者忌惮了。

后仇仇远鬼结学所孤主闹通

“孟兄,是你?”不远处围观的空夜寒几人也是一脸震撼,都认出了孟秋雨。

孟秋雨对着寒夜舞几人点点头,无视黑袍阴柔青年怨毒的眼神,盯着冰纪子摇头道:“你还欠我一个说法。”

冰纪子在震惊之后,露出一丝邪气而妖异的笑容,他自然明白孟秋雨要他给的说法是什么,他认出了紫瞳神王紫枫而并没有出手援助,孟秋雨却是救了他,他自然欠孟秋雨一个人情和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