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宇宙山,强敌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麟兽山,绵延千万里,古树苍郁,遮天蔽日,这是一片虚空内的大陆,隐匿于虚空之内,界域隔绝。

有了胥天华夫妇指引,孟秋雨一行人很快便出现在了麟兽山外。胥天华夫妇虽然知道麟兽山的位置,却是因为修为太弱,并不能察觉到这里的界域。

“几位前辈,麟兽山就在这一处虚空内,只是并没有人知道具体位置,晚辈夫妇也只是知道大体方位。”胥天华略显尴尬,他也只能将孟秋雨几人带到这里,至于怎么找到麟兽山,他是没有办法。

孟秋雨笑着点点头,以众人的修为,一到了这里便察觉到了空间界域,廖梦在孟秋雨的示意下哼哼一笑,道韵规则凝聚的拳头直接轰出,道韵轰鸣中,前方界域一阵扭曲颤抖,咔咔声中碎裂出一道道缺口。

天地道韵的轰鸣将整个麟兽山都给惊动了,数以亿万的妖兽惊恐颤栗,四处奔走,麟兽山顷刻间大乱。

此时在麟寿山一处领地内,数万妖修强者汇聚,一名青袍男子被十八道魂刺洞穿四肢,钉在一颗石柱之上。

麟兽山三大妖圣强者全部到场,荆麟妖君身形高大,身材健壮,目光中透着浓浓的凶煞之气,冷冷的打量着石柱上的青袍男修,后者已经被禁锢了神元,神魂也在被阴火焚烧。

杀子之仇,荆麟妖君岂能不报,但他却要让青袍男修受尽阴火灼烧之痛,魂刺撕裂神魂之折磨,直接杀了对方,难消他心头之恨。

可就在此时,那恐怖的天地道韵轰鸣震响传来,整个麟兽山的护界界域都震颤了起来,界域被一拳轰开,所有妖修强者都那可怕的一道拳影。

虽然这道拳影并没有强烈的杀意,但荆麟妖君等妖修强者,依旧感到浑身发寒,他们知道,如果对方要杀他们,这里没人能挡得下人家一拳。

一个个脸色煞白的妖修强者,心惊胆颤,荆麟妖君以及另外两名妖圣第一时间冲向虚空,身后数万妖修强者跟随在后。

“不知几位前辈驾临,晚辈荆麟拜见各位前辈。”

荆麟妖君硬着头皮上前行礼,神色间满是惊慌和不安,秋雨等人后,胥天华夫妇修为太低,他没里,他只查探出了氓巍的修为境界,同样是半圣强者,实力却远在他之上。

至于孟秋雨等人,他根本感觉不出修为境界,却是感受到了这些人的深不可测,强大的道韵气息环绕,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在一拳轰破界域的强者之下。

尤其是廖梦,一脸的狂邪傲然,眼神中闪现着淡淡的杀意,荆麟妖君意识到麻烦了,自己愤怒之下派出妖兽大军肆意残杀这片虚空内的修士,显然是惊动了这些强者。

结科远不独孙学接孤考指闹

结科远不独孙学接孤考指闹  黑色玉盒打了几道禁制,孟秋雨的神识毫无阻碍的便破开了禁制玉盒内的东西,一个半圣强者为了活命送出的东西,显然不会寻常。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片虚空内,会有如此可怕的强者,而且还不止一位。

修道世界虽然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可人修强者却也不会容忍另类修道族类残害人修,这等于是挑起族群战争。

“你就是荆麟妖君?”廖梦冷哼一声,语气淡然而不屑,一个半圣妖修,也敢自称妖君,这家伙不但狂妄,还没脑子,半圣修为也想称霸,肆意残杀。

“晚辈正是荆麟,不知各位前辈来麟兽山所为何事?晚辈若能效劳,各位前辈尽管吩咐。”

后仇远远酷孙察陌阳艘封敌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威严,脸面都是狗屁,能活着才是最大的事情,荆麟妖君虽然已经猜到这些强者不会放过他,可也抱着一丝希望,恭谨而紧张。

孟秋雨几人并未发现那名黄发妖修在这里,以他们的速度,那些妖兽大军自然是无法相比,现在还没回来,也很正常。

否则黄发妖修一旦把孟秋雨等人的情况汇报给荆麟妖君,荆麟妖君恐怕早已逃走了。

“你为了一己之仇,派出妖兽大军肆意残杀所有修士,这片空间内不允许任何修士存在,好大的威风,你可以称霸宇宙了。”孟秋雨上前一步,语气玩味的讥讽道。

结不仇地情艘察由冷孤星岗

“晚辈不敢,还请各位前辈赎罪。”荆麟妖君浑身一颤,语气颤抖着说道:“晚辈已经知错,皆因晚辈的儿子被人残杀,一时愤怒失去了理智,前辈若放过晚辈,晚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说话间,荆麟妖君取出一枚玉盒,神态恭敬的秋雨道:“这是晚辈得到的一件宝物,愿意送给前辈。”

黑色玉盒打了几道禁制,孟秋雨的神识毫无阻碍的便破开了禁制玉盒内的东西,一个半圣强者为了活命送出的东西,显然不会寻常。

随即孟秋雨眼前一亮,他一直想要修复各大空间的天地规则,但却修复各大空间形成一个完善的世界却并不容易,需要的宝物无一不是绝世稀有。

他已经有了混沌树,有了青壤,有了石壤,也有海之水,生命水,可却还差一样主要的宝物,那便是开天辟地凝聚出来的宇宙山。

整个浩瀚宇宙只有一座宇宙山,但没人知道下落,荆麟妖君玉盒内的宝物,就是一片宇宙山残片,灰蒙蒙的一片混沌晶石,哪怕孟秋雨没有见过宇宙山,也能感受到这片东西蕴含的强大混沌神灵之气,浩瀚沧桑的天地规则气息。

宇宙山可不仅仅能修复一方世界,任何修士得到宇宙山,感悟其中的规则道韵,都能凝聚出至强的天地大道,这种宝物任何人得到,都是天大的机缘,也没人会想着用宇宙山来修复一个世界,那纯粹是浪费宝物,用高射炮打蚊子,没有人会那么无私。

孟秋雨卷起一道气息将玉盒抓在手里,强压下心中的激动,有了这一片宇宙山的残片,便有了找到宇宙山的机会,这种天地宝物,没有人能够抗拒。

敌科科远鬼结球接冷由鬼指

荆麟妖君并不知道这就是宇宙山的残片,但他却知道这件宝物的不凡,虽然只是一个残片,却让他感悟下修为提升迅速,他修道时间并不久,如今却已经是半圣境界。

虽然不舍的把这件宝物拿出去,但为了活命,他身上也只有这么一件拿得出手的宝物,寻常宝物在这些强者面前,显然是入不了法眼。

“这件东西,你是从那里得到?”孟秋雨强压着心中的激动,询问道。

“晚辈去过一个地方,那是一座虚无缥缈的灵山,但晚辈并不敢靠近那座宝山,因为有两位强者在宝山上空大战。晚辈只是远远的躲起来观望,那两位强者实力太强,一场大战毁掉了无数星球,四周的虚空都化为了虚无。”

说起这件事,荆麟妖君还是一脸心悸,继续道:“晚辈不敢继续逗留,远远逃开,却是在逃亡中感受到一枚碎片划过,晚辈当即抓住了这枚碎片,带着这枚碎片远离了那片虚空。担心那些强者会来找晚辈麻烦,晚辈一直逃了数百年,最终来到了麟兽山。”

孟秋雨心中暗惊,那座灵山显然就是宇宙山了,而那两位强者竟然因为大战震碎了宇宙山一个残片,这荆麟妖君也算运气,以哪种强者的修为,岂会察觉不到宇宙山碎了一个残片,被人拿走。

显然当时两位强者都为了争夺宇宙山,顾不上在乎一个蝼蚁,于是被荆麟妖君钻了空子,但事后这两位强者为何不来寻找荆麟妖君,孟秋雨也想不明白。

荆麟妖君就算逃离了数百年,也不可能瞒得过那两位强者,如果孟秋雨猜测不出,荆麟妖君身上应该已经被下了印记,只是以荆麟妖君的修为,自然是查探不出。

敌科仇远方艘术由孤故敌克

孟秋雨踏前一步,一把将荆麟妖君抓在手中,在荆麟妖君惊恐的眼神中,强大的本源神识便探查起了荆麟妖君。

荆麟妖君吓得脸如死灰,他竟然在孟秋雨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神识和神魂都被束缚住,他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算很强了,可现在才知道,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他依旧是随意会被捏死的蝼蚁。

孟秋雨的本源神识何其强大,一番探查后竟然没在荆麟妖君身上感受到任何端倪,荆麟妖君并没有被下了印记。

孟秋雨并不死心,这种情况在他乎是不可能的,于是再次探查了几遍,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除非对方的手法非常高明,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查探不出。

随即孟秋雨的目光手中的玉盒,心中一动,强大的神识直接轰入了宇宙山的残片内,一道道束缚力量被他破开,浩瀚沧桑的天地道韵规则让孟秋雨眼前犹如点燃明灯般清晰。

那浩瀚,宏大,磅礴的天地规则让孟秋雨心中惊叹,果然是宇宙山啊,如此强大的道韵规则,任何修士以此感悟修炼,都会成就不凡。

这还仅仅是一个残片,若是完整的宇宙山,那种修炼速度和大道领悟,无法想象。

虽然孟秋雨不觉得凭借宇宙山修炼感悟的大道会比他的大道强大,可也绝对是无上至强的大道。

而孟秋雨也终于感应到了两道与宇宙山天地道韵规则不同的道则,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原来印记被下在了残片上,难怪自己在荆麟妖君身上什么也查探不出。

孟秋雨再次将玉盒打上了几道禁制,直接送入了本源世界,以他本源世界的强大,任何印记都会被隔绝。

就在孟秋雨将玉盒送入本源世界的瞬间,无尽虚空内突然传来两道恐怖的道韵气息,整片虚空的天地规则都在这两道气息下瞬间爆开。

带着苍穹压迫的恐怖气势,无尽虚空被撕裂出两道巨大的缺口,两只枯瘦苍白的大手突然出现,凌空拍向了孟秋雨。

在这两股恐怖的道韵气势下,麟兽山的界域犹如纸片般撕裂奔溃,数以万计的妖兽瞬息被气势碾压成血雾。

跟随荆麟妖君一起出现的数万妖修强者更是首当其冲,直接在空中爆开,无一幸免。

孟秋雨和逆苍天等人脸色惊变,如此可怕的天地道韵气势,实力远在众人之上。

“蝼蚁!交出宇宙山残片。”响彻虚空的两声冷哼同时落下,孟秋雨将宇宙山残片送入本源世界,隔绝了印记感应,显然是激怒了两名强者。

孟秋雨眼神中一片冰冷,他自然感觉的出来,这两名强者不知在距离多远的虚空位域外,想要赶过来,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过来。

只是两道凝聚道韵手印的大手就想对付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整个宇宙主宰了。

后远科远情孙术陌阳远早技

随着麟兽山界域的崩溃,孟秋雨也第一时间感应掉了麟兽山内一丝熟悉的气息,神识中青袍男修。

孟秋雨怒喝一声,吼道:“廖梦,救下那名青袍男修,苍天,欣华,挡下另一道气势。”

话音未落,孟秋雨的轩辕剑便冲天而起,一道耀眼的金色剑芒凝聚着浩瀚磅礴的剑意杀势卷向了其中一道枯瘦大手。

轰!狂暴的道韵炸开,规则破碎,金色剑芒直接碎裂了虚空轰下的枯瘦大手,掀起一道血光。

逆苍天和慕容欣华也双双出手,黑暗空刃与慕容欣华的光暗神通轰出,绞碎了另一道枯瘦大手,两人却也闷哼一声,脸色微微发白。

廖梦早已在孟秋雨的大喝声中冲入了麟兽山,在狂暴的道韵气势碾压中,救下了青袍男子,整个麟兽山在狂暴的道韵炸裂声中支离破碎,所有妖修化为虚无。

紫枫没有出手,凝聚起界域防御,将氓巍和胥天华夫妇护住,眼神中却是战意狂涌。

两道枯瘦大手被轰碎,掀起两道血光,撕裂无尽虚空位面界域的缺口也在瞬息间愈合,孟秋雨一座虚无缥缈灵山上的两道身影,两名白发老者满脸怒容,眼神中却也充满了惊讶。

显然他们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挡下他们一击,还轰碎了他们的手臂。

整个麟兽山已经支离破碎,除了荆麟妖君三名半圣强者幸存下来,一个个吐血重伤,再无生灵。

孟秋雨几人都没有受伤,但气息却有些凌乱,廖梦夹着青袍男修返回,眼神中也露出一丝骇然,他自然也意识到,如果那两名强者出现,自己兄弟几人绝不是对手。

“大哥,这两人的实力很强,似乎不比大哥全盛时期逊色。”紫枫沉声说道。

“我们立刻离开此处,在我没有突破圣境前,这样的强敌我们招惹不起。”孟秋雨也是脸色凝重,浩瀚虚空内的强者显然不止他知道的这些,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遇到任何一个,都只能落荒而逃,他已经迫切的需要尽快恢复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