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活着的意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咦!不对,孟秋雨原本是不可能多关注儿媳妇的,更不可能用神识探查儿媳妇的身体,可以他的修为,只是一眼便水灵燕的不同,在她身上多了一丝生命波动。

孙仇科科鬼孙术陌孤独岗指

孟秋雨神识直接扫向水灵燕,心中不由一喜,果然多了一丝生命波动,儿媳妇怀孕了,而且应该是两个多月了。

水灵燕自然是感受不到公公的探查,却是对上了孟秋雨饱含满意的笑容,脸颊微红,她知道自己有了孩子,公公显然是知道了。

结远不仇方艘术由月科远月

林慕雪微微一笑,眼神溺爱的子夫妇,轻声道:“秋雨,你又要当爷爷了。”

“好,大喜之事。”孟秋雨心情大好,一枚枚戒指抛出,大把大把的修炼资源与宝物装满了戒指,直接送到了儿女们的面前,两个儿媳妇也不落下。

结不科地鬼孙球战冷孙秘酷

结不科地鬼孙球战冷孙秘酷  影宗主殿大厅内,孟秋雨坐在宗主之位,在他两侧分别是苏姬云和曹虞仙子两位副宗主。

“倪兄,司徒界主,还要有请各位帮忙,这里有一些神灵脉,劳请各位布置在圣城之内。”孟秋雨再次抛出一枚戒指送到倪枫面前,里面不仅有数十条极品神灵脉,还有二十多件超极品神器。

孟秋雨不是吝啬之人,对于身外之物更是不当回事,难得回一趟神界遗址,圣城内千万修士对他如此崇拜仰慕,视他为守护之神,他自然也要为圣城修士造福。

敌科科地方后恨陌冷闹科秘

有数十条神灵脉再次布置在圣城内,那神灵气息将会再次浓郁数倍,这种天大的好事会降临到每一位圣城修士身上,神灵气息越是浓郁,修炼速度自然也会提升不少。

另外的二十多件超极品神器,他则是送给九天城和五圣界所有强者的,一共二十八名半圣强者,在拥有超极品神器,那实力也将提升一大截。

倪枫心中赞叹孟秋雨的豪爽,结交到这样的朋友,那是一种福气,探查到戒指内有二十八件宝物,他便知道了孟秋雨的心意。

孟秋雨自然也不可能亲手把每一件宝物送到所有强者手中,当面施恩虽然也会让人感激,但远不如让他把这些宝物分给众人,所有人更能记住孟秋雨的大方与恩德。

后远远仇鬼艘学由闹毫察故

孟秋雨显然是要一家团聚,这些小事让他们帮忙,却是拿出这样的好处,也是顾及众人的颜面,不让大家觉得孟秋雨是在施舍。

倪枫带着火舞道君众位强者在圣城内布置神灵脉,孟秋雨却是带着一家老小和逆苍天众人回到影宗。

对于影灵山被建造成影宗的宗门驻地,孟秋雨十分满意,就连逆苍天等人也是心中赞叹,那天然迷幻云雾配合隐匿困阵,就算是圣境强者贸然进来,也会折腾的晕头转向。

这种强大的天然屏障,可不是任何地方都能拥有,尤其是林慕雪和蓝梦影合力布置的阵法,威力可不容小觑。

影宗主殿大厅内,孟秋雨坐在宗主之位,在他两侧分别是苏姬云和曹虞仙子两位副宗主。

虽然苏姬云和曹虞仙子的修为不高,都是天人境六重天后期,可也没人敢轻视她们的地位。

在大厅的左侧,十二长老之位如今也已经坐满了十一人,逆苍天坐在首位,接着是孤星,紫枫,凌天南,慕容博,邪王廖梦,鬼王苍郁,剑破天,楚云飞,黑金刚和美女蛇。

最后空下的一个位置,则是给青灯神佛预留,排名不分先后,也不分修为强弱。

美女蛇很是不满挨着黑金刚,黑金刚体型太大,占据了整个座位不说,半边屁-股还挤压在她的座位上,美女蛇恨得牙根痒痒,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发作。

尤其是知道今后坐在她另一侧的还是个和尚,美女蛇十分郁闷,她倒是很希望坐在紫枫和凌天南这两个个美男子中间。

黑金刚和美女蛇毕竟是上古老妖,如今修为虽然还没恢复,也都已经到到了轮回境九重天后期,在这里实力并不弱。

孤星,凌天南,慕容博三人只是修炼了几年,但成长的速度同样逆天,都是天人境六重天圆满境界,随时都能突破轮回境。

十二长老之下便是三十六院,三十六神仆齐聚,修为略逊色于孤星等人,天人境五重天的境界,倒是有几个隐隐面临突破六重天的趋势。

众人修炼的时间太短,心境虽然都不弱,但修为却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快速提升起来。

后远仇不鬼后术所闹太鬼

不过孟秋雨依旧很满意,这种成长速度比他预料的要好一些,这次带回来不少可以提升众人修为的宝物,三十六神仆突破轮回境不是问题,孤星等人也能再次提升几个境界。

大殿另一侧便是孟秋雨的女人孩子们,以及慕容欣华,曲筎玉,影宗其余的核心人物。比如原来天池雪域五大峰主水云烟等人,孟秋白,紫霞仙子,凌波仙子母女,司马秦瑶,以及九天仙池另外的众位仙子。

另外还有一些加入影宗的散修强者,这些人的修为都不弱,在影宗都是核心成员。

影宗有了现在的规模,孟秋雨十分满意,他这个宗主等于是甩手掌管,大小事宜都没参与过,等十二神使和三十六神仆成长起来,这种阵容放在任何修道空间,也算是顶级宗门了。

所有人秋雨的眼光都充满了敬畏,仰慕,尤其是那些散修强者,能在议事大厅见到这位传奇宗主,心中的激动是无法言喻的。

“很好,影宗的成立已经有了雏形,除了十二长老,三十六院之外,我会再次成立一个**的执法院,执法院的院长就由青龙担任吧,副院长分别是孟秋白,氓巍,制定一套宗门秩序,任何人违背了秩序,都要受到执法院的惩戒,青龙,你可愿意担任?”

后远科仇独艘学由孤主秘月

孟秋雨满意的点点头,目光龙等人。

青龙孤僻冷傲,有他担任这个执法院的院长,势必不会徇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个宗门想要发展壮大,自然需要一套守则,黑帮执法堂这种办法,孟秋雨自然不会忘记。

青龙犹豫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他就知道孟秋雨不会让他清闲,这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孟秋雨交给他负责,自然是认为他合适。

“我说不愿意,管用吗?”青龙苦笑道。

“呵呵,当然不管用,什么时候找到了合适人选,你就可以退位了。”孟秋雨呵呵一笑,脸哀求的孟秋白。

他知道孟秋白的个性,散漫而随性,当执法院的副院长,那自己就需要严于律己,这小子一天不惹事,就会难受,孟秋雨就是要磨一磨他的锐气,让他能够静下心来,这对他修炼也有好处。

“你想反对也无效,这件事我说了算,紫霞,云烟和紫娇管不住你,那就我来管你,你敢做错事,我加倍惩罚你。”孟秋雨不给孟秋白说话的机会,一锤定音决定了此事。

他虽然不知道孟秋白有没有嚣张跋扈,可也能想到,这小子不会老实,在神界遗址,也没人敢招惹他。孟秋雨希望修道世界能有一个好的秩序,不会再有仗势欺人,滥杀无辜的情况出现。

如果连自己的影宗都做不到,恃强凌弱,草芥人命,他还怎么要求各大空间遵守他的规则,他的律法秩序。

“大哥,你这是强权主义,不人道,不公平。”孟秋白一脸郁闷,在四周众人窃笑中嘀咕道。

“什么是人道?什么又是公平?这里可是修道世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等你打败我的时候,你可以管我。”孟秋雨撇嘴道。

孟秋白当即就耷拉下脑袋,无话可说了,他能打败大哥孟秋雨?那只能是做梦了。

艘地科地情孙学由闹所结故

氓巍虽然并无加入任何势力的打算,可是孟秋雨如此重视他,他又愿意跟随孟秋雨,连逆苍天,紫枫这些强者都是影宗的长老,可以想象影宗将来的前景与发展,这个副院长他自然乐意。

安排好了影宗的事情,孟秋雨这才在众女的陪同下进入影宗秘境母和孟家亲人。

孟凡和方依云,杨淑云在一个洞府内修炼,三人的资质并不好,即使林慕雪给了他们最好的修炼功法,大堆顶级资源,三人如今也只是成神境界,但容貌却是变得年轻了不少。

尤其是方依云和杨淑云,服用过神颜丹,一个个犹如三十少妇,容貌端庄美艳,还透着一股仙灵之气,孟凡也再现青春,面对两位妻子的时候,更是没法定下心来修炼。

“你小子一走就是五年多,把媳妇们扔在家里不管,哪有你这样当丈夫的,修道世界都是这么忙着修炼,难道日子不过了?”孟凡还是有些不习惯修道世界的生活,连饭也不用吃了,觉也不用睡了,工作更是没有,闲,却也枯燥。

若不是能延长了寿命,又变的老当益壮,焕发了第二春,有两个漂亮老婆陪着,这种修炼日子,他是感觉很无聊。

结地地科情后察战冷鬼所故

杨淑云白了他一眼,嗔笑道:“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让你出去历练体验一下,你就知道修道世界的残酷与可怕,远非你能想象。孩子在外辛苦奔波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咱们一家人都能够平平安安,有一个好的环境,你以为他不愿意陪在妻儿身边,喜欢在外面经历生死磨难吗?”

“就是,不懂儿子的一片苦心,就知道唠叨,哪有你这样当爹的。”方依云也是瞪了眼丈夫,拉着儿子的手,满面春光,嘘寒问暖,恨不得把五年多积攒下来的话说完。

后科地不酷艘恨战闹仇接封

孟凡也就是表示一下为人父的地位,那里会对儿子不满,其实他说这些,也是在为儿子担心,他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凶险,可也知道儿子在外奔波就是在生死边缘冒险,他也心疼孟秋雨,可男人不会把这种感情表达出来。

孟秋雨自然明白父母都很在乎他,笑了笑道:“爸,妈,大妈,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终究有一天,我能安下心来陪伴家人。”

“妈相信你,苦了你了,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这里,都靠你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妈不希望你有多大成就,只想让你平平安安,无灾无难。但妈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保护家人,守护你的亲人。”

方依云先前还是一脸喜悦,儿子回归让她满心愉悦,但此时子,却是勾起了心中的哀伤,这些话她知道,孟凡知道,杨淑云知道,孟家的所有人都知道,孟秋雨就是孟家的灵魂,是他撑起了一片天,孟家人才能在任何世界里,享受安逸,享受尊贵和平安。

方依云的哽咽话语,让杨淑云也眼圈红了,孟凡把头转到一旁,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林慕雪众女也无一不眼中湿润,之子莫若母,方依云最能理解儿子,也没人能比她更在乎自己的儿子,母亲为儿子所做的一切感到心酸。

“妈,我是你儿子,是孟家的长孙,我不守护孟家,谁来守护?这是我的责任,只要我孟秋雨还活着,我就不会让自己的亲人,爱人,子孙后代受到一点伤害。有你们,我才活着有意义。”孟秋雨握着母亲的手,周最亲最爱的一群人,眼神中满是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