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猪狗不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到十绝丹的名字,孟秋雨神情微变,这可是最难以炼制,却也是最阴毒的一种毒丹,不仅十绝丹的材料难以筹集,没有顶尖的炼丹修为与实力,十绝丹无法练成。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就算是上古时期,孟秋雨也没有炼制过这种毒丹,十绝之毒比起阴煞寒毒还要可怕。但阴煞寒毒被誉为修道界第一奇毒,那是因为阴煞寒毒是一种慢性毒,一年发作一次,发作一次修为减弱一些。阴煞寒毒最先会破坏经脉,侵蚀骨骼,最后才会吞噬灵根**,犹如跗骨之蛆,彻底摧毁经脉,骨骼以及灵根,让修士变成废人,最终化作一滩寒水。这种毒那叫生不如死,中毒者将会受尽折磨,死于非命。而十绝之毒却是一种当即见效,顷刻殒命的剧毒,就算是圣境强者,十绝毒也能很快要了命,想要以修为压制,或者解毒,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毒虽然歹毒可怕,服用后瞬息便会经脉寸断,骨骼碎裂,丹田破碎,神魂泯灭,可毕竟不会受太多的痛苦,所以比不上阴煞寒毒更加恶毒。但要是论起毒性之强,无疑是十绝丹最为可怕。中了阴煞寒毒还有机会治愈,中了十绝之毒,那是只有死路一条。修道世界虽然强者为尊,毫无律法和秩序,却也有些事情不被容忍,那便是使用一些阴狠的剧毒,一旦被强者知道,那是必然会毫不犹豫灭杀。不论是阴煞寒毒丹或者是十绝丹,若是有人利用这种毒丹危害他人,不被发现还好,若是被发现暴露,会有无数强者出现,赶尽杀绝,不留祸患。毕竟这种毒丹流传出去,任何强者也会心中发毛,担心自己也会中毒。所以就算是有一些炼丹的强者能够炼制,也不敢炼制,被查出来,那就是要命之事。当初叶知画和穆慧婉中了阴煞寒毒,孟秋雨就很想查明是什么人下的这种歹毒之毒,只是并没有头绪,但他却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今日听到孟灵寒居然要让自己炼制十绝丹,他震惊之余,脸色阴沉了下来,如此恶毒的毒丹,他岂能帮人炼制。“孟兄请听我解释,如果我说明了原因,孟兄还是不帮忙,灵寒绝不强求。”孟灵寒正色道。“说吧,为何要炼制十绝丹,你应该知道这种毒丹等于是修道世界的禁忌,若你敢用十绝丹害人,不但你难逃被追杀的命运,就连帮你炼丹之人,也不会有好下场。”孟秋雨语气淡然的说道。孟灵寒苦涩一笑,摇头道:“孟兄,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但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师姐。”“我师姐叫罗疏影,她曾经是太古界神药谷谷主的女儿,不仅容貌绝美,天赋更是绝顶,神药谷谷主罗丹也是太古界第一丹圣。”“但是在千年前,神药谷一夜间被人血洗,除了我师姐罗疏影一人逃脱,宗门数十万弟子全部死于非命,就连罗丹丹圣,太古界的圣境强者,也被人杀了,罗家二十一口,只有我师姐一人存活。”“而毁掉神药谷的人叫厉绝城,他是神药谷谷主罗丹的大弟子,炼丹天赋无人可及,深受罗丹丹圣”艘不地科酷艘球接闹冷秘吉“可是谁能想到,厉绝城阴狠毒辣,只因为罗疏影师姐不喜欢他,而是喜欢另一个天才散修,他就毒杀了那名散修全家,被罗师姐揭露丑行,受到宗门责罚,他便怀恨在心,隐忍了百年,毁掉了神药谷。”艘不地科酷艘球接闹冷秘吉

    孟秋雨冷冷一笑,继续道:“何况我与司徒天必将会有一战,如果有机会,我连他也会杀掉,只要你相信我,这件事我就管定了。”孟灵寒眼底凝现着冰冷的杀意,语气也冷厉起来:“厉绝城杀掉自己师尊罗丹丹圣,就是用了十绝丹,他还用毒丹毁掉了罗师姐的容貌,留下罗师姐不杀,就是要让她受尽折磨与羞辱,他囚禁了罗师姐十八年,最终罗师姐命不该绝,死里逃生,被我所救。”“当年这件事轰动了太古界,知道内幕的人却不多,厉绝城不仅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质疑和惩罚,还借助这件事毁掉了另一个炼丹宗门,将神药谷被毁,罗丹丹圣中了十绝毒陨落的恶行诬陷给那个炼丹宗门。最终导致那个炼丹宗门被无数修士围攻灭杀。”“等等,厉绝城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做到这一切,太古界的强者不可能都是傻子,而且据我所知,太古界的第一强者正是太古神王圣尊司徒天,莫非连司徒天那种强者也会被蒙骗?”孟秋雨打断了孟灵寒的话,心中却是隐隐猜到了一些端倪。艘不地地鬼孙学陌月故学阳孟灵寒撇嘴一笑,笑容中透着一丝不屑和无奈,冷笑道:“司徒天当然不可能被蒙骗,但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不会有人怀疑厉绝城,或者可以说没人敢怀疑厉绝城,因为厉绝城是他的女婿。”“原来如此,厉绝城这样的狠毒之人,能够成为司徒天的女婿,想必这个女婿也是傀儡罢了,他们是一丘之貉,厉绝城就是司徒天身边的一条狗,一个被他掌控利用的恶狗。”孟秋雨哼哼一笑,毫不掩饰对司徒天的不齿与鄙夷。他可是从琉璃宫宫主慕天兰那里知道了司徒天的一些事情,一个为了报仇,隐忍在仇人宗门,利用仇人之女修炼成长起来,最后杀光了慕家满门,将慕天兰以及琉璃宫所有强者囚禁在琉璃深海的可怕之人。司徒天的心机和城府,是孟秋雨见过最可怕的一人,却也狠毒卑劣,不但报了仇,还玩弄了慕天兰的感情,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他要杀了慕天兰还好,可是却留着对方囚禁在琉璃深海,斩去一丝魂魄,操纵着那些人的生死,远比杀了他们还要残忍,那是一种永远的折磨。而孟灵寒所讲的厉绝城,无疑又是一个司徒天,不过却要比司徒天更无耻,无情。司徒天好歹是为了报仇,固然可恨,但也有原因。可厉绝城只是因爱生恨,犯下大错受了宗门惩罚,就杀了培养他的师傅,还毁掉了无数同门,囚禁罗疏影十八年,毁去容貌,肆意羞辱折磨,这种人就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畜生。但孟秋雨却也知道,司徒天不可能厉绝城是什么样的人,却将自己女儿嫁给对方,显然是要控制厉绝城为他所用,成为他身边听话的狗。厉绝城再狠毒,会隐忍,可面对司徒天那种人,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只能受司徒天的摆布。艘科仇地情敌球陌孤远球战以司徒天的心性与狠辣无情,只是牺牲一个女儿罢了,他完全做得出来。“孟兄,莫非你也知道司徒天不是什么好人?”孟灵寒一脸愕然,惊讶的问道。“只是了解一些他的事情,司徒天的阴狠毒辣远在厉绝城之上。”孟秋雨淡淡一笑道:“你继续说,如果我猜的不错,厉绝城如今在太古界想必身份不低吧?”“不错,孟兄智慧通天,显然是料到了。厉绝城丹道天赋惊人,修为实力也不在我之下,如今是太古界第一丹圣强者,太古界所有宗门强者都与之交好,背后又有司徒天这座靠山,正大光明杀不了他。”孟灵寒冷哼道:“孟兄,除了十绝丹,小妹和罗疏影师姐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迅速杀掉厉绝城,哪怕我们会因此万劫不复,我们也愿意。”“哦,与这位罗疏影师姐感情真的很好,她如今是什么修为?”孟秋雨问道。“也是圣境修为,实力在我之上,她一直隐藏在我的灵峰宗,我们联手杀过厉绝城,却是没能杀掉,他身边永远都有圣境强者保护,那一次,我们也几乎殒命,能逃掉是不幸中的万幸。”“幸好我有可以隐匿气息的宝物,隐匿了我的功法气息,没有被发现我的身份,否则灵峰宗早就被灭掉了。”“既然厉绝城难以正大光明的杀掉,就算你们拥有十绝丹,也未必能让他中毒吧。”孟秋雨呵呵一笑,再次问道。“报仇之事我们早在百年前就开始筹划,厉绝城虽然是司徒天的女婿,但他的女人容貌并不出众,厉绝城暗中也占有了不少绝色女子,我们将灵峰宗的一名女弟子安排在了她身边百年。”孟灵寒眼里闪过一道寒芒:“只要将十绝丹送到那名女弟子手中,她就有办法让厉绝城中毒。”“十绝丹虽然可怕,但也并非无药可救,若是厉绝城身上有宝物,那你们可就白费心机了。而且还可能暴露你们,后果不堪设想。”孟秋雨沉吟了一下,说道。换做旁人,自然以为十绝丹可以毒杀厉绝城,可孟秋雨却知道厉绝城被毒杀的几率并不大,厉绝城自己就能炼制出十绝丹,丹道修为绝不会在孟秋雨之下。孟秋雨身上就有九天星露这种宝物,可以不怕十绝丹,以厉绝城那种强大的丹圣,这么多年岂会得不到一些救命的宝物,就算他没机会得到,司徒天那种太古强者,也会得到。司徒天圈养着厉绝城这条不敢背叛他的恶狗,那里会让他轻易陨落,给他一些保命之物,再正常不过。“孟兄,如果连十绝丹也杀不掉厉绝城,那罗师姐的仇,神药谷数十万弟子的恨,将永远无法得报。正是因为这个仇恨,罗师姐才忍辱偷生,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报仇,杀不掉厉绝城,她一定没有再活下去的信念。”孟灵寒语气沉重的说道。“就算杀掉厉绝城,罗疏影怕也不想再活下去,正如你所言,报仇是她唯一的信念,不管能不能报仇,信念一旦毁灭,她也就没了希望。”孟秋雨苦笑道。“孟兄,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想试一试,帮罗师姐了却心愿,如果事情暴露,我会第一时间毁掉自己,绝不会暴露十绝丹是孟兄炼制。”孟灵寒犹豫了片刻,眼神决然的说道。前的孟灵寒,孟秋雨点头道:“修道世界如果都像灵寒师姐一样,多一些重情重义之人,也就会少一些不平之事,你的要求我同意了,十绝丹我帮你炼制。”孟秋雨很是赞赏孟灵寒的个性,能为了帮助朋友报仇,不畏强势,不惜一切代价,这在修道世界的确是罕见。换做是他,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他和孟灵寒一样,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孟兄,谢谢你,不管能不能杀掉厉绝城,孟兄的大恩与大义,灵寒都永生不忘。“孟灵寒神情激动,站起身来,弯腰给孟秋雨施了一个大礼。孟秋雨也没阻止孟灵寒的举动,微微摇头笑道:“不过炼制成了十绝丹,我不会把它交给你们。”孙地科仇酷孙察陌月远陌秘“孟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孟灵寒一愣,眼里甚至流露出一丝怒意。“呵呵,灵寒师姐误会了,与其把十绝丹交给你们去冒险,未必毒煞厉绝城不说,还可能把你们赔进去,甚至赌上灵峰宗无数弟子的性命,还不如留在我的手里。我可以答应你,十绝丹我会亲自塞入厉绝城的口中,让你们亲眼死在你们面前,这样可好?”孟秋雨呵呵笑道。“孟兄,你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厉绝城背后可是有司徒天。”孟灵寒再次惊得脸色一变,难以置信的秋雨。孟秋雨能够帮她炼制十绝丹,那已经是天大的恩情,换做任何人,也不会插手别人的仇怨,尤其要面对的还是司徒天那种超级强者。除非是傻子,才会做这种事情。可孟秋雨是傻子吗?孟灵寒自然不敢说孟秋雨是傻子。“灵寒师姐,我孟秋雨做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原则,厉绝城这种猪狗不如,死了连狗都嫌弃的垃圾,只要被我遇到,必然杀之,他既然敢用十绝丹毒杀罗丹丹圣,我便敢用十绝丹杀他,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后地科地方艘球战闹学主早孟秋雨冷冷一笑,继续道:“何况我与司徒天必将会有一战,如果有机会,我连他也会杀掉,只要你相信我,这件事我就管定了。”“孟兄,谢谢你。”孟灵寒眼神中流露出敬佩之色,点头道:“孟兄果然不是一般人,我没有”“这是炼制十绝丹的所有材料,我就交给孟兄了。”话音未落,孟灵寒拿出一枚戒指送到了孟秋雨面前,她既然能秋雨的实力境界,自然也能秋雨的品性,所以才敢单独来见孟秋雨,也敢让孟秋雨炼制十绝丹。既然孟秋雨敢承诺要亲手干掉厉绝城,还豪言不会畏惧司徒天,孟灵寒没有理由不信任他。孟秋雨接过戒指,神识探查了进去,里面有上百种材料,其中便有炼制十绝丹的十种主要材料,它们分别是绝骨冰莲,绝魂藤,绝叶冥花,绝心灵芝,绝灵液,绝地阴魂参,绝死无生水,绝命归魄晶,绝阳草,绝阴果。十绝材料,无一不是天地之间的剧毒之物,想要收集齐全绝非易事,可以,为了炼制十绝丹,孟灵寒和罗疏影为了这些材料没少付出努力。“很好,我现在还没有把握炼制出十绝丹,当我突破圣境的时候,就是炼制十绝丹的时期,也是厉绝城付出代价的死期。”孟秋雨收起戒指,再次端起酒杯朗声道。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