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绝望的秦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作为连接上三天各大位面的九界虚市原本就是繁华之地,如今随着创世大战将要来临愈发热闹了起来。。。艘仇远远方后球陌孤科孤故不但无数散修任意进入九界虚市碰运气,一些宗门弟子也纷纷涌现九界虚市。司马天道掌管的九界虚市,自有一套严明的律法和秩序,虽然还是无法避免弱肉强食的现象,可也没人敢明目张胆做无耻之事。不得不说,司马天道也是个人物,他制定的一些律法和秩序保护了不少弱小修士,深受虚空散修的尊敬。热闹非凡的九界虚市广场上,各种各样的修士都有,九界虚市任务大殿,更是挤满了发布任务以及接受任务的修士。一名青衫女子走进了任务大殿,虽然女子穿着很是朴素,也并没有任何打扮,却依旧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不是因为女子多么漂亮,而是女子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柔和气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任务大殿内不少修士的眼睛瞬间一亮,不少人甚至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只是碍于九界虚市任务大殿乃是天府掌控,早就有人上前搭话青衫女子了。玄道之体,青衫女子竟然拥有玄道之体,除了天香之体,九阴之体外,玄道之体同样是一种稀有的体质,这种体质的女子亦是最好的炉鼎人选,尤其对方还是纯阴之身,那绝对是不少修士想要占有的女子。这女子身上似乎有隐匿玄道之体的宝物,气息若隐若现,但依旧逃不脱任务大殿内不少修士的感应。而她自身的修为也不高,只有天人境六重天大圆满,在九界虚市这种遍地都是轮回境修士的地方,任何一人都能打她的主意。敌仇科地酷敌球由阳敌科艘“请帮我办理一枚任务大殿的黑牌。”青衫女子能够感受到不少眼神在盯着她,眼底隐现着一抹忧色,快步来到办理任务牌的地方。“好,请问道友的身份。”办理任务牌的女修客气的询问道。结科地科鬼结恨陌冷冷孤艘“散修,秦怡。”青衫女子说完,拿出一千神晶递了进去。“好的,请稍等。”办理任务牌的女修接过神晶,很快便刻画了一枚任务黑牌,交给青衫女子道:“秦道友,现在你可以去接任务了,积分达到十万,就可以来申领白牌。”后远不地情后球所孤陌克科秦怡点点头,收好黑牌,开始在大殿的任务显示屏前观来。“秦道友,如果你要选择任务,不如就加入我们的队伍中吧,我们正要去无极青峡,那里不仅有突破轮回境的破元五彩果,还有无极道君的洞府遗址,宝物无数。”敌仇地仇独艘察接阳独吉结在秦怡选择想要接受的任务时,一名红发红衣的男子主动上前,很是热亲的说道。在秦怡的时候,他还指了指不远处另外的两名男修,一名女修。秦怡摇摇头:“谢谢,我还没打算去什么地方,只是随便”话落,秦怡不再逗留,转身就走,她的玄道之体自己知道,一旦泄露必然会被无数修士觊觎,她只有天人境的修为,而眼前男子道韵流转,比她强大了不少,恐怕轮已是回境九重天的境界。“蓝道友,相见就是有缘,不如我请蓝道友喝杯灵茶……”红衣红发男修并不气馁,依旧紧跟了上来。秦怡脸色一寒,对方的目的她心知肚明,跟随这几人组队,怕是一离开九界虚市,自己就会被人毁了清白。结远科不方结球战冷方阳最“道友请自尊,我们互不相识,请让开。”就在红衣红发男子脸色一沉,对于秦怡的不识抬举恼羞成怒时,一声戏谑的冷笑传来,一名身形挺拔,衣着不凡的俊朗男子走上前来,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一男一女。个个气息强大,犹在红发红衣男子之上。“滚!没道友不想与你组队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要不要脸?”俊朗男子话语极为不客气,红衣红发男子虽然恼怒,可也知道自己惹不起人家,只好哼了一声转身离去。衣红发男子离去,俊朗男子一脸得意的怡道:“秦道友,本人宇飞,邀请秦道友与我们组队寻宝。”秦怡这次是直接懒得回话了,这样的人她招惹不起,也不愿意招惹,话也不说,转身就走。“秦道友,我们一起走。”俊朗男修跟了上来,对着身后那对那女使了个眼色。“对不起,我们互不相识,大家最好各走各的。”秦怡停了下来,语气也清冷起来。“秦道友,我师兄邀请你组队,那是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在俊朗男子脸色阴沉的同时,他身后的那名女子却是柳眉一竖,没好气的轻叱道。“让开,如果你们再无礼,我就要喊人了。”秦怡也是脸色一寒,她进入九界虚市后,就已经打听清楚了,这里的强者司马天道很让人尊敬,有一套秩序不准任何人在九界虚市内欺凌弱小,否则天府的强者就会出面。所以她才敢进入九界虚市。“呵呵,秦道友想必是第一次来九界虚市吧,何必叫人呢,只要我们联手,可以得到足够多的宝物,我保证你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轮回境,如果你想加入宗门,本人也可以为你引荐。”俊朗男子依旧一脸笑容,却是挡住了秦怡的去路,一副秦怡不答应,他就不会罢休的架势。“滚!”秦怡本性刚烈,温和善良,却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被纠缠的实在厌烦,当场便发火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早已惊动了任务大殿的执事,一名半圣境界的灰袍圆脸男子,后者冷冷的关注着这一幕,此时气息展开,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任务大殿内。后远仇仇方艘恨陌孤察后科“这里是九界虚市,天府掌控的任务大殿,任何人不得违背司马道君的律法,如果不想让我把你丢出去,你们最好老实点。”灰袍男子眼神冷厉的扫向俊朗男子,语气也十分不客气。俊朗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眼底更是凝现一丝怒意,却也似乎不敢发作,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古执事了,晚辈宇飞见过古执事。”俊朗男子客气过后,却是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可不能怪晚辈,晚辈也是一片好心邀请这位秦道友,她却出言不逊,一个天人境的修士敢当场辱骂前辈,不知九界虚市的律法该如何处置呢?”在古执事脸色一寒,就要发怒时,俊朗男子急忙说道:“古执事,就算晚辈可以容忍这件事,但家叔的名望却不容冒犯,这件事一旦传入家叔耳中,恐怕古执事也不好交代。”结远不远独艘恨陌孤闹陌由古执事叫古一涛,能成为九界虚市任务大殿的执事,自然也是八面玲珑,心思敏锐之人,心中顿时一惊,语气虽然依旧平淡,却也没有了先前的强势。结远不远独艘恨陌孤闹陌由

    司马天道掌管的九界虚市,自有一套严明的律法和秩序,虽然还是无法避免弱肉强食的现象,可也没人敢明目张胆做无耻之事。“你叔父是什么人?”“家叔宇海川。”俊朗男子一脸傲然,抱拳说道。“什么?宇海川?”听到男子的话,不仅古一涛脸色一变,四周更是一片吸气声,宇海川的大名,在上三天可没有多少人不知道。虽然宇家并非势力强大的家族,却也有两位圣境强者,而这宇海川还是三皇界之一神皇界第一炼器强者,就连圣境强者也争相结交,请求宇海川帮忙炼器宝物。上三天炼器强者不少,但能比得上宇海川的炼器强者不会超过一手之数,想要请宇海川炼器,没有足够的诚意,人家是不会帮忙的。就算有足够的诚意,没有人情,入不了人家的法眼,那也是白搭。可以说宇海川这种强大的炼器强者,自身又是圣境修为,那是任何势力都想要拉拢的人物,就算是司马天道也不敢轻易得罪。艘远远地独艘察由阳地远孤“原来是宇贤侄,本执事并未了解实情,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九界虚市有自己的律法掌管,绝不会允许任何以下犯上,对前辈强者不敬的事情出现。”古一涛立刻转变了话峰,一副大公无私的神态,但四周所有人都来,这家伙知道了宇飞的身份,不敢得罪,还想讨好对方了。艘科科仇情结术陌冷显秦怡的脸色也顿时苍白,心中一阵苦涩,任何地方都不会有公平,实力弱小就没有权利,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劫难逃了。宇飞身形再次挺直了不少,神采飞扬中故作委屈,心中却是乐开了花,自己叔父的大名果然不是吹出来的,走到那里都没有人敢不给面子。于是他歪曲事实,颠倒是非,故意把自己说的一片好心,日月可鉴,天地为证,他只是想要帮助秦怡仙子,却不料对方不但不领情,还口出恶言辱骂他,他需要公道。“古执事,这件事是非公正一目了然,晚辈要将这位秦道友带走,她需要向我道歉才行。”“不错,修道世界自有修道世界的规则,任何晚辈对强者前辈不敬,都是无法容忍的,不过宇贤侄也不能伤害她,让她道歉就好了。”古一涛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彰显自己的仁慈。“谢谢古执事主持公道,晚辈必定会将古执事今日的正义之举禀明叔父。”宇飞抱拳笑道。“小事一桩,小事一桩,这原本就是本执事的职责。”古一涛哈哈一笑,心满意足,有了今日的这份人情,他想请求宇海川炼制神器,对方应该不会拒绝。“你们无耻。”秦怡气的脸色煞白,却也知道不会有人帮助自己,一颗心沉入了谷底,她难以忍受自己将要面对的厄运。“带走!”宇飞对着女修同伴使了个眼色,他早已迫不及待将秦怡带回去,玄道之体啊,即使这个叫秦怡的女子长的并不是绝色美丽,那也自有一番雅致秀气,把这女子收入寝宫,他的修为也将提升迅速,这样的炉鼎,没有人能够拒绝。“你敢伤害我,一定会有人替我报仇。”秦怡眼神中满是绝望,面对那名实力远胜于她的女修控制,她的神元都被禁锢了,却是怒声呵斥道。后远地远方敌术由月技战接秦怡仙子绝望下,想到了一张俊美邪逸的脸庞,银发飘逸的身影。她此时有些后悔,不该远离师尊,随同付云博,耿义几人外出历练,如果一起去了神界遗址,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后远地远方敌术由月技战接

    “滚!”秦怡本性刚烈,温和善良,却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被纠缠的实在厌烦,当场便发火了。她流落在这里,也不会求助无门了,这一番天地虽然广阔,适合修炼,却不是她能够生存的地方。宇飞眼底闪过一丝冷笑,秦怡身上带着一丝沧桑之气,显然是在虚空内挣扎流浪的散修而已,又会有什么样的后台,这样的女修,能够活到现在,也算是难得了。而就在几人要带着秦怡离开时,一声淡淡的冷哼传来:“她说的不错,你敢伤害她,就会有人要你的命,宇海川也保不了你。”随着这声冷哼,两道强大的气息带着压迫威势,两道身影也突然出现在了任务大殿门前。孟秋雨一头银发随风舞动,身上黑袍猎猎作响,眼神中更是透着一股寒意。紧随在孟秋雨身旁的是冷艳高挑的孟灵寒,同样美目中凝现寒芒。孟秋雨二人的出现,顿时让任务大殿内所有修士脸色惊变,强大的压迫气息,连古一涛以及不少半圣强者都浑身感到压抑。本已绝望的秦怡却是邹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秋雨,眼神中闪现着惊喜的泪水,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想到了孟秋雨,后者竟然真的出现在了眼前。“秋雨师兄,救我。”秦怡声音颤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让她如此想要大哭,先前的无助和绝望化作惊喜,哽咽不止。“放开她,我让你们死的痛快一些。”孟秋雨给了秦怡仙子一个安慰的眼神,声音冷漠的说道。“孟前辈,这位小友是宇海川前辈的侄子,这是一场误会。”古一涛意识到了不妙,他不认识孟秋雨,却是知道孟灵寒的身份,快步上前想要将大事化小。不过不等孟灵寒开口,一旁的孟秋雨却已经踏前一步,道韵气息压向古一涛的同时,一巴掌便拍了出去。噗!古一涛身上暴起一篷血光,半侧脸都被一巴掌打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都露了出去。古一涛好歹也是半圣境界,却是在孟秋雨的道韵气息压制下,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被一巴掌抽飞了出去,身上的道韵气息顷刻溃散,这一巴掌没有要他的命,却是震碎了他的经脉和骨骼。“垃圾,你这样欺软怕硬,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的混账,活着也是浪费资源。”孟秋雨一巴掌抽飞古一涛,眼神冷厉的说道。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