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半圣修士不是好惹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接下来的几日孟秋雨依旧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尽情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聆听飞鸟的鸣叫,欣赏低级野兽打架,瀑布下冲凉,月色下烧烤,这种山村野夫过的日子,却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回归自然的平静。

道,本就是自然之道,一切起源都来自于宇宙的形成,万物生灵的衍生。短短数日,孟秋雨的心境也是再次升华,道之道,自然之道,宇宙之道,孟秋雨原本成型的大道似乎再次松动,浑然天成,融于天地。

廖梦等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孟秋雨的气息又有了变化,那种变化摸不清,,却有种高山仰止,岿然淳朴的感觉,秋雨,就如同一个毫无修为的平凡人。

可又偏偏能感觉到他的不凡,感觉到他的深不可测。

自从那晚欣赏月色后,沈曦一直没有再露面,但孟秋雨却是知道沈曦在夜深人静后,她进入过潭水中,就如孟秋雨一样,在瀑布下感受水流的清凉,水潭中畅游,只不过神女布置了隔绝禁制,自然是不想被人不穿衣服的身姿。

孟秋雨也没敢神识探查,何况他有没有那么低俗,但心里却是好笑,自己每天在水潭内游泳,显然让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也有些意动。

但人家也不会和孟秋雨一起游泳,偷偷的来享受。

这几日,逆苍天夫妇也是如胶似漆,犹如一对神仙眷侣,这地方不适合修炼,夫妇俩也敞开心怀享受着大自然的美丽,独属于他们的乐趣和幸福。

这一日,孟秋雨的意念中,司马天道的道韵印记波动起来,司马天道离开了九界虚市。

“沈仙子,我们该离开了。”孟秋雨冲出山洞,道韵凝聚的声音在山涧内回荡。

几道身影迅速出现,重要人物总是最后一个登场,沈曦依旧一袭白衣,蒙着纱巾飘然出现,目光清澈的孟秋雨道:“你带路!”

孟秋雨点点头,只有他能确定司马天道的行踪,自然是他带路,身形一闪离开了留下很多回忆的星球。

司马天道带着七十五名圣境强者离开了九界虚市,这一消息立刻引起了不少势力的关注,浩浩荡荡的强者队伍远去,也有不少圣境强者前去探查。

只不过司马天道很精明,早已在虚空内布置了很多临时传送阵盘,传送过后,阵盘便立刻毁掉,七十多人无数次的传送,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那些想要知道他们行踪的修士,也只能无功而返,不知道司马天道这是要干什么,但可以肯定,这件事绝不会寻常。

天府也启动了防御大阵,即使有人想去天府查探一下,也不敢破坏天府阵法,得罪司马天道,何况司马天道的女儿也被带走,留在天府的佣人,也不可能知道司马天道太多事情。

一个多月后,司马天道等人便出现在了一处虚空内,没有在做任何事情,却是等候了起来。

敌不远地方孙察由阳帆月显

又是数日过去,当这一方虚空内天地规则发生变化的时候,一块若隐若现的虚空巨石显现了出来,这块虚空巨石速度极快,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大家只有三息时间,虚空巨石消失,十年后才会再次出现。”司马天道一声呼喝,带着女儿司马研,丁夜夫妇,时空如,苏煜等十几名强者便冲向了虚空巨石。

在司马天道等人冲上虚空巨石的瞬息,一行人便消失了身影。

到了这时,不仅隐匿在虚空内的孟秋雨几人明白,在场的所有圣境强者都知道,这块虚空巨石应该就是进入鸿蒙残界的传送门了。

这时候谁还敢犹豫,一道道身影化作流光扑向虚空巨石,六十多名圣境强者一息之内全部消失了身影。

在虚空巨石即将消失的刹那,孟秋雨几人也扑上了虚空巨石,一阵剧烈的晕眩波动后,孟秋雨等人便出现在了一个规则混乱,天地破碎的世界。

只是进入这里才发现,身边没有了其他人,孟秋雨独身一人出现在一片虚无破碎的世界内,天地规则极为混乱,别说机缘了,想在这里修炼都做不到。

孟秋雨脸色一黑,司马天道决裂也不是一件好事,司马天道显然是隐瞒了很多事情,那块虚空巨石的确是传送门,却是一个多位传送之门,进入虚空巨石后,就会被传送到这个破碎世界的任意地方。

司马天道那些人一定是提前知道这一点,只要彼此身上带着司马天道刻制的方位玉简,找一个地方聚集应该是不难。

可自己众兄弟却对这里毫无所知,只能靠运气碰面了,孟秋雨的神识虽然能延伸出去,却也没有发现任何人,这个破碎世界要比他想象中大很多。

这里应该就是鸿蒙残界了,规则虽然混乱,但孟秋雨能感受到宇宙形成前那浩瀚磅礴的天地本源规则,只是太过混乱,残破,连神灵气息也没有,正如司马天道所言,想要在这里修炼,怕是需要寻找了。

孟秋雨神识展开,以他的速度飞行了一个月的时间,竟然都没有遇到一个人,也没找到那里可以修炼,到处都是残破的天地,混乱的规则,有些地方的天地规则不但混乱,而且狂暴,形成了可怕的漩涡。

该死的司马天道,孟秋雨不由心中大骂,进入这里后,他连司马天道的道韵印记也感应不到了,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里乱窜,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也不知道沈曦和逆苍天众兄弟是否和自己一样。

这一日,漫无目的飞行的孟秋雨眼前终于一亮,他终于感受到了气息波动,两道身影正向着他这里赶来,一个在逃,一个在追,两人不时轰出道韵神通,追赶中纠缠打斗一番。

结远科地鬼敌学由闹吉由月

孟秋雨身形一闪便冲了上去,虽然能感觉到这两个交战之人的实力很强,似乎不再沈曦之下,可他好不容易遇到了人,自然要去。

孟秋雨突然出现,让打斗的双方停了下来,其中一人的道韵气息有些凌乱,原本一身儒雅的道袍也是残破不堪,修士发髻也已经散乱,眉心还有一道剑伤,似乎那一剑差点将他劈成两半。

另外的男修一身黄袍,虽然也很狼狈,可要比灰色道袍男子要好不少,身上只有几处伤痕,伤势并不严重。

不论是灰色道袍男修,还是黄袍男修在秋雨后,眼里都露出一丝不屑,孟秋雨的半圣气息两人都感应到了,

“两位道友,我不会掺和你们的恩怨,但我想要问一下,这里是不是鸿蒙残界?”孟秋雨这段时间太无聊孤独了,他都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只有确定这里就是鸿蒙残界,他才可以放心。

“一个蝼蚁也敢这样与本君说话,我们的恩怨也岂是你能掺和的。”黄袍男修语气狂傲不屑,冷冷的说道:“滚,不然连你一起杀了。”

孟秋雨并没有尊称前辈,显然让这两名强者感到不满,就是那灰色道袍男子也眉头微皱,不过倒也没有出言不逊,而是趁机吞服了丹药,恢复着伤势。

孟秋雨脸色一冷,自己只是打个招呼,问点事情而已,不回答也就算了,这黄袍男修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想杀自己,难道就那么容易了。

“道友,你告诉我这里是不是鸿蒙残界,我帮你教训这个狗眼的家伙。”孟秋雨不再理会黄袍男修,转向灰色道袍男子说道。

他来,这两人似乎有仇,否则也不会生死相拼,追杀这么久,他来,这两人打了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也不知道打斗了多久。

“蝼蚁,你找死!”黄袍男修当即怒喝,狂暴的道韵气势碾压而来,凌空一脚踹向了孟秋雨。

不止黄袍男修暴怒,就连灰色道袍男子也是一脸愕然,一个半圣修士敢骂圣境强者,还是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这小子想死也不该这样找死啊。

孙不仇远酷后术战冷诺陌远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灰色道袍男子瞪大了眼睛,不仅仅是惊愕了,而是震惊。

黄袍男修没把孟秋雨这个半圣小蝼蚁放在眼里,这样的蝼蚁,他一巴掌都能拍死一大堆,道韵气势碾压孟秋雨,一脚之威连寻常的圣境强者也无力抗衡。

可孟秋雨同样心中冷笑,这也太嚣张了,真把自己当软柿子,随意就能捏死,身上道韵规则卷起,一道血色刀芒凝聚着恐怖的刀意杀势便轰向了黄袍男修。

轰!血魔刀的血煞刀芒直接轰碎了黄袍男修碾压的气势,一道血光炸开,黄袍男修踢出来的一腿便被卷起一大块血肉。

这也是黄袍男修察觉到了不妙,这一腿收的及时,否则孟秋雨这一刀就能将他一条腿砍掉。

没能砍掉对方的一条腿,让孟秋雨有些不满意,黄袍男修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他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对方大意轻视他,要他单独面对黄袍男修,他也只能逃跑了。

可是孟秋雨展现出来的实力,依旧让黄袍男修惊怒而震撼,这那里是一个半圣修士能有的实力,那些顶尖的圣境强者也未必能伤到他。

灰色道袍男修也是震惊之余,眼里闪现出一抹欣喜,难怪这小子敢大言不惭,如果帮助自己对付黄袍男修,黄袍男修也讨不到好处,他被追杀了这么久,实在是憋屈而无助。

敌地仇地独后察所孤所显科

“道友竟然深藏不漏,元洪佩服。这里的确就是鸿蒙残界,不知道友如何称呼?”灰色道袍男子立刻抱了抱拳,说话十分客气,他虽然秋雨的实力还不如他们,但这个半圣修士岂止是不简单,足以能让他正视了,若是突破圣境,那将又是一个不会比他们弱的超级强者。

“你就是元洪帝君?”孟秋雨也一脸惊讶,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元洪帝君,随即他指了指一脸阴冷,眼神中满是杀意的黄袍男修说道:“这家伙莫非就是九霄帝君?”

“你居然知道我?”黄袍男修沉声道。

“当然知道,第一次创世大战存活下来的远古强者嘛,创世神笔的拥有者,你追杀元洪帝君,不就是想要拿回创世神笔吗?”孟秋雨冷笑道。

孟秋雨这番话顿时让元洪帝君和九霄帝君神情凝重了起来,知道第一次创世大战,还知道创世神笔的最初拥有者,莫非这个半圣修士,也是参与过第一次创世大战的强者,转世轮回的大能。

可九霄帝君却是从孟秋雨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熟悉的气息。这小子有些邪门。

而他自然不会想到,孟秋雨知道这一切,却是遇到了他座下的极品童子高富帅,从对方口中了解到的。

元洪帝君也想不到,他拥有创世神笔的消息,还是孟秋雨告诉了高富帅,虽然这件事迟早也会被九霄帝君知道,可也不会这么早发生。

“元洪帝君,我叫孟秋雨,现在如果你有兴趣,咱们联手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让他知道,远古存活下来的强者,也没资格目中无人。”孟秋雨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洪帝君说道。

孟秋雨知道自己与这些超级强者有差距,可难得遇到这种机会,自然想要见识一下这些超级强者的手段,今后遇到心里也有个数,打不赢,他要离开,想必也没人能拦得住。

孟秋雨骨子里的疯狂,那是别人无法理解的,遇到这种事情,一般人躲还来不及,他却想要尝试一下挑战超级强者的威势。

九霄帝君有自傲张狂的资本,他却是有些,不把半圣修士放在眼里,自己就让你知道半圣修士你也不是好惹的。

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