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主宰宇宙的强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b></b>

    孟秋雨顺利突破圣境,慕容欣华和廖梦脸上满是惊喜和激动,尤其是廖梦,直接叫嚣起来:“大哥,虐死这个牛鼻子老鬼。零点看书孟秋雨虽然实力不弱,可也未必是陆压的对手。”姬无夜撇了撇嘴,对廖梦的话很是不屑。孟秋雨突破圣境,境界还并不稳固,虽然他能感受到孟秋雨很强,实力在他之上,可也似乎比陆压还要弱一些。敌仇仇地酷孙术由月羽仇星“你知道个屁,不信打赌试试,大哥能不能虐死他。”廖梦本就是狂邪之人,实力虽然和姬无夜不是一个层次,可也不允许他轻视自己敬畏崇拜的大哥。“你这小子很狂啊,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拍成你肉饼。”姬无夜一瞪眼,冷笑着说道。“那你可以试试,拍死老子,哥会不会把你也拍死。”廖梦争锋相对,虽然心中念及姬无夜为孟秋雨阻拦陆压,也忌惮对方的可怕,但他廖梦也不是怕死之人,不容侵犯。“姬前辈莫要生气,我兄弟没有恶意。”慕容欣华急忙站到了廖梦面前,抱拳施礼,以免激怒姬无夜,他会对廖梦出手。以姬无夜的强悍,廖梦怕是在人家面前没有还手之力,就会被一刀轰杀。沈曦也是暗自摇了摇头,孟秋雨身边竟然也有狂人,胆敢冒犯姬无夜,她担心姬无夜动手教训廖梦,也是踏前一步,凝聚道韵气势准备随时出手阻拦。艘仇远远独孙学战孤地指“哈哈哈,老子喜欢你的狂,但你现在还资格和老子狂,先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老子再替孟秋雨教训你。”姬无夜哈哈笑道。艘仇远远独孙学战孤地指

    白衣女子叹息了一声,脚下莲台化作一道云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怕你不成。”廖梦也是一脸狂傲,毫无畏惧。后科远科方孙术接冷主技岗此时陆压已经出手,抬手间远古沧桑的道韵气势铺天盖地碾压向孟秋雨,他的飞刀也悬浮在头顶凝聚着磅礴的杀势。孟秋雨纹丝不动,任凭这股磅礴的道韵气势轰向他的护身界域,两股气势在虚空中轰在一起,势均力敌,谁也无法奈何得了谁。陆压头顶的飞刀也在瞬息间爆闪出两道光芒,无视任何规则,直接轰向了孟秋雨的识海,元神束缚,这是他可怕的手段之一。识海被撕裂的瞬间,孟秋雨的神王冠和无焰之火便守护住了元神,同时孟秋雨的神识爆也直接斩出,硬生生将束缚元神的力量斩断。这时候陆压的斩仙葫芦也凝聚起道道规则力量笼罩而下,这些规则力量不同于宇宙间的任何天地力量,却是蕴含着束缚神元,以及束缚天地规则的力量。在这些规则力量都轰击下,孟秋雨四周的天地规则都在顷刻间凝固,孟秋雨的界域规则也在削弱。轰!天地间涌现出一道拳意杀势,陆压的道韵凝聚的拳头凌空轰落。狂暴道韵炸响,规则破碎,孟秋雨的护身界域也剧烈摇晃,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还有一招!”孟秋雨眼里凝现着精芒,嘴角更是勾起一丝冷笑,正如他先前所说,他只是被动防守,让陆压出手三次。一拳未能轰破孟秋雨的护身界域,陆压冷哼一声,一道银芒邹然撕裂虚空,这是一件银色飞梭,显然也是一件顶尖的先天宝物,恐怖而暴戾的杀势卷动着天地间无尽的规则杀势再次轰在了剧烈摇晃的界域上。咔!一声规则破裂的声响传来,孟秋雨的护身界域终于被撕裂出一道缺口,孟秋雨闷哼一声,一道血光在右臂上炸开,饶是他轮回境的炼体修为,也被恐怖的杀势卷起一大块血肉。要不是孟秋雨退走的及时,整条右臂都会被轰碎。孟秋雨飞身后退,陆压却是不放过机会,银色飞梭,斩仙葫芦,有眼睛带翅膀的飞刀,继续凝聚起规则力量卷向了孟秋雨,狂暴的道韵气势也轰落而下。“该我了。”孟秋雨厉喝一声,浩瀚磅礴的大道气势展开,血魔刀掀起恐怖的血海刀芒,一刀斩了出去。血魔刀虽然比不上姬无夜的紫色长刀,但这一刀的威力却是要比姬无夜全力出手的一刀强很多,尤其那恐怖的血煞暴戾气息,更是铺天盖地,像是翻卷了整个鸿蒙残界,汹涌澎湃的碾压向陆压。感受到了孟秋雨气势加刀势的强悍,姬无夜也不仅嘴角一抽,在刀道领悟和造诣上,孟秋雨远不如他,可孟秋雨的实力却是在他之上,刀意杀势不足,可道韵规则杀势却在他之上。陆压束缚天地规则,束缚神元的力量在这一刀之下顷刻间奔溃,刀芒卷动的杀势轰在了陆压的飞刀上,飞刀发出一声凄厉哀鸣,那种深入灵魂深处的凄凉和悲戚,不仅让孟秋雨心头一震,在场的众人也是脸色微变。先前姬无夜和沈曦联手对付陆压,还并没有对他的飞刀造成伤害,可是孟秋雨这一刀太可怕,直接轰在了他的飞刀上。竟然一件宝物发出哀鸣惨叫。能修炼到圣境的强者,那一个不是见识渊博之人,顷刻间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陆压的这件飞刀宝物难怪如此古怪,不仅有眼睛,还有翅膀,这哪里是一件先天宝物,而是一个有生命的灵物,被陆压炼化成了宝物。这种事情在修道世界并不是没有,但却实在有违天道,活生生的灵物,杀了倒也罢了,炼化成宝物残留着灵物的意念和神通,这种手段就有些残忍了。这就好比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炼化成了傀儡一般,孟秋雨就是这样惩罚血魔与赤魔的,那是这两大魔头罪有应得,可陆压显然不是因为这个能够束缚元神的灵物罪大恶极,而是他需要这种诡异神通,才会将这个灵物炼化成宝物。虽然形式一样,可本质上却有着很大的区别,孟秋雨心中立刻恼怒,陆压好歹也是神话传说中的洪荒强者,虽然没有鸿钧老祖那种圣人名望,可也是个大人物,竟然如此狠辣。蝼蚁尚且贪生,活生生的灵物被他炼化成宝物,每一次与人对敌,飞刀宝物都能切身感受到撕裂之痛,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陆压,原本我心中还对你有些敬仰之情,可没想到洪荒强者,也都如此自私自利,心性狠毒,你简直该死。”“哼,一个后辈修士,你也敢指责本君,把你得到的宇宙山残片拿出来,否则就算本君拿你没办法,也自会有人找你讨要,你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也算不易,别把自己的小命葬送掉。”陆压没有再出手,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独立无法压制孟秋雨,这小子也是无上大道的强者,实力之强,现在即使比自己弱,也不会弱多少,除非他与混鲲联手,否则他对孟秋雨造不成威胁。“老子最反感你们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老家伙,把自己视为神灵,主宰着天下苍生的生死,在你们眼里,一切弱小都是蝼蚁,天道无情,大道艰难,恐怕就是你们这些洪荒强者定下的规则吧。你们又算什么东西,可以无视苍生生死?”孟秋雨冷声道。“不错,现在老子也才知道,洪荒强者也没有好东西,一个个高高在上,目空一切,那些没骨头的人怕你们,老子也不怕你们。”姬无夜也是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骂道。姬无夜的话音还未落,一道来自宇宙之外的恐怖气势便轰然落下,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冷哼,整个浩瀚宇宙仿佛都要在这道气势下奔溃。那恐怖的威压气势,不仅让孟秋雨众人惊骇,整个鸿蒙残界内所有圣境强者都仿佛置身于死亡之中,随时都会被毁灭一般。在这道超越宇宙的磅礴气势下,姬无夜咬牙轰出的一刀更是犹如丢入大海的石子,连一丝涟漪都无法掀起,便轰然溃散。紧接着,姬无夜便惨哼一声,浑身暴起一道道血光,眼要在这股威势下化为血雨。孟秋雨眼里精芒一闪,哪怕他实力不如对方,也不会眼睁睁无夜死在自己面前,如果心中有了惧意,便会留下痕迹,这会影响他的道心。“什么人,藏头露尾,滚出来。”孟秋雨暴喝一声,轩辕剑和血魔刀同时化作血海刀芒,金色剑意轰向了浩瀚宇宙,神魔合体下,孟秋雨浑身大道气息暴涨,犹如魔神般傲然而立,刀光剑气凝聚起两道实质规则杀势势要将这道气势击退。结地仇远方后学陌冷考远毫轰轰轰!狂暴的道韵在虚空炸开,规则在顷刻间崩碎,孟秋雨吐血倒飞,轩辕剑和血魔刀都差点与他神念断开联系。可怕的道韵气息爆裂中,本就残破的鸿蒙残界,也在瞬间暴乱,浩瀚宇宙内留下一道剑意杀势,那强大的威压气势也被震碎。笼罩姬无夜的可怕气势虽然震散,但他同样被轰飞,全身鲜血淋漓,骨头都断了无数截。突然的惊变,震撼着在场众人的心神,唯有陆压一脸冷笑,他知道姬无夜和孟秋雨的狂傲放肆,引起了大哥的不满,浩瀚宇宙都在大哥的规则掌控下,有人敢大骂洪荒强者,冒犯神威,岂不是找死。孟秋雨浑身气息翻涌,眼里满是震惊之色,他现在才知道,这浩瀚宇宙外果然有真正的主宰强者,这家伙的实力怕是比陆压和混鲲强大了不知多少,若不是他的大道也是无上大道,超越这一方宇宙天道,他根本无法阻挡对方的道韵气势碾压。姬无夜的实力虽然也很强,但也要受天道掌控,在这种主宰天道的强者面前,自然是不堪一击。既然这一方浩瀚宇宙有主宰强者,那人家就是真正的天,天威不可亵渎,不容冒犯。除非姬无夜等人也能够实力再次突破,超越了天道,或许才有资格在人家面前张狂。姬无夜虽然狂傲,无惧生死,但也不甘心死的不明不白,他感激的孟秋雨,不敢再随意开口,若不是孟秋雨出手,他刚才甚至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孟秋雨神魔合体下,眼神凌厉的仰望着无际虚空之外,却是感应不到这位强者的存在,但他亦然无惧,却也在凝聚着气势,准备迎接下一波攻势。可是等了许久,那宇宙之外的可怕气势也没有再次出现,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可每一个人的心头,那惊悸震撼却是无法抹去。远在浩瀚宇宙之上,如果孟秋雨出现在这里,就会发现,他曾经来过这里,那便是九天塔之上的天外世界。这里犹如仙境,一方景秀世界生机勃勃,青山绿水环绕,鸟兽腾空翱翔,四周却是笼罩在灰蒙蒙的混沌之中,就如洪荒出现时,衍生出来的第一个宇宙世界一般。在这世界内,一名仙风道骨的白袍老者,银须飘扬,气度不凡,脚下九重云团,盘坐在莲花蒲团之上,在他前方,还有两只仙鹤飞翔,一把银丝拂尘搭在手臂上,目光柔和的仰望着不远处的一名女子。这名女子脚踩十二莲台,手中握着一块七彩元石,青衫翩翩,体态婀娜,有着一张让人不敢直视的绝色容颜,就算沈曦,林慕雪,蓝梦影,杨冰凝几女在这位青衫女子的面前,也要逊色一些。不仅那份容颜美的犹如画中女子,就是那份神态也圣洁,优雅中彰显着尊贵与温和。那丝灵动之气无人能及,任何形容美丽的词语,用在女子的身上都会显得失色。女子眼神清澈秀美,犹如星辰般明亮,却是透着一股幽幽哀默,似乎有什么伤心的事情,牵动了她的心神。“凤师妹,你来了。多少年了,一千万年,还是两万千年,我都没有再见过你了。”白袍老者话语温和的笑道。“若我不出现,你就会出手杀人,大哥,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人,我不是他们的母亲,却是我创造了他们,他们都是我的孩子。”美丽女子轻轻的叹息道。“凤师妹,你还是如此倔强,混鲲和陆压失去了宇宙山残片,这些后辈修士也目无尊上,狂傲自大,不给一些教训,你我创始元灵的第一代,又如何有威严掌控这浩瀚宇宙。”白袍老者苦笑道。“大哥,小妹一向敬重你,可你们在做什么事情,却也瞒不过我,你们遗落创世五宝,想要开启创世大战,为了什么,我也心知肚明。听我一句劝,打消念头吧,我不会允许创世大战成功,宇宙毁灭化为混沌的。”艘地不仇情敌察战孤主指指艘地不仇情敌察战孤主指指

    沈曦也是暗自摇了摇头,孟秋雨身边竟然也有狂人,胆敢冒犯姬无夜,她担心姬无夜动手教训廖梦,也是踏前一步,凝聚道韵气势准备随时出手阻拦。孙不地不酷后察陌冷艘所独白袍老者眼里闪过一丝挣扎,摇头道:“凤师妹,第一次创世大战失败,无人踏上创世神台,我就知道是你暗中动了手脚,我可以包容你一次,但这一次,我也不会让你继续阻止。宇宙不灭,新的宇宙就不会衍生,也不会再有新的创始元灵衍生,你我终究会泯灭在这残破的宇宙之中。”“一切都是定数,你又何必强求,永生不灭,存活下去也只有孤寂罢了,为何你们这一点?小妹言尽于此,我不想与你们为敌。”“那个叫孟秋雨的孩子,你不准动他,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白衣女子叹息了一声,脚下莲台化作一道云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自/bk/html/17/1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