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强大震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b></b>

    啊!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尖锐而高亢,久久不息,令人毛骨悚然。零点看书请大家搜索(品!更新最快的月意涵发起狠来,比妖女也不遑多让,数十道道韵魂刺一道接着一道钉入白衣青年的身体,不让他立刻死去,却是在承受着神魂撕裂泯灭的痛楚。听着文渊那痛苦的惨叫之声,就连空中围观的各宗门强者,都一阵阵发寒,心惊月意涵的狠辣,也对灵峰宗的强势感到忌惮。这月意涵不但要折磨虐杀文渊,显然还是在等待文泰山的出现,文泰山赶来之际,怕也是文渊魂飞魄散之时。灵峰宗这是摆明了态度,要与混元无极宗不死不休了。不足半个时辰,一道强大的气息便出现在远处,人未到,那滚滚道韵气息波动传来。“孟灵寒,如果你敢伤我孙子,灵峰宗上下寸草不生。”带着一丝霸道,狂傲的话语逐渐传来,这位太古界号称泰山帝君的强者显然是动了怒,杀气腾腾的赶了过来。随着文泰山赶来太苍界的强者不少,竟然有十几人之多,一个个强大的气息紧随在文泰山之后,急匆匆而来。“意涵师妹,该结束了。”孟灵寒却是冷笑一声,丝毫不将文泰山的威胁话语放在心上。孙不科远情敌察由月孙情独她身后的罗疏影以及另外五名圣境长老也一个个展开气势,做好了一战的准备。孙不科远情敌察由月孙情独

    随着道韵炸开,七彩光芒与火焰枪芒在空中溃散,两人实力相差并不大,这一交手不仅威势惊人,那法宝四溢的光芒也格外绚丽,整个空中都如烟花在绽放,却是充斥着暴戾的杀势。唯独孟秋雨神色平静,来再多人又能如何,只要他孟秋雨在这里,孟灵寒想杀谁就杀谁。月意涵得到孟灵寒的指令,也不再继续折磨文渊,最后三道道韵魂刺打出,三道规则寒芒瞬间钉入文渊的识海。啊!文渊这次惨叫声更为惨烈,却是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整个人神魂俱灭,只留下血肉模糊,全身被钉满了道韵魂刺的肉身。“月意涵,你这贱-人找死!”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文泰山自然楚,狂暴的杀意汹涌扑来,人已经出现在数里之外。瞬息之后,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近前,狂暴的道韵气势轰向了月意涵,道韵凝聚的手印也凌空拍下。面对文泰山这强悍的出手,月意涵自然是无法阻挡,孟灵寒却是上前一步,界域气势展开,一件七彩琉璃如意法宝凝聚起规则光芒轰向了文泰山。轰轰轰!狂暴的道韵炸开,七彩琉璃如意法宝光芒震碎了文泰山的道韵手印,两人之间的空间也规则破碎,两人交手下,谁也没占到便宜。后不远地独艘球所孤术故艘“孟灵寒,你竟敢杀我孙子,本君在此发誓,要让灵峰宗从太苍界除名。”文泰山被孟灵寒挡下,眼里露出一丝凝重,却依旧杀意滔天的说道。文泰山身形高大,满脸的络腮胡,修炼的功法显然也是至刚至阳,一身红袍犹如烈火燃烧,环绕在他身上的道韵气息也如火焰弥漫。“恐怕你没有那个本事。文泰山,别人怕你混元无极宗,我孟灵寒却不怕,你孙子就是个畜生,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孟灵寒神色冰冷,同样浑身道韵凝聚,冰冷的气息在周身环绕。“好一个狂妄贱-人,就凭你还没资格与本君为敌。”文泰山冷笑声中,一柄火焰长枪法宝便祭了出来,狂暴的火属性规则道韵气息将四周空间都顷刻焚烧。“去死吧,贱泰山怒喝一声,火焰长枪卷动着浩瀚杀势,一道道焰火枪纹犹如波涛巨浪般攻向了孟灵寒。“老畜生,你也找死!”孟灵寒也是厉喝一声,七彩琉璃如玉法宝凝聚着强大的规则光芒轰了出去。敌仇地科酷结学陌月球所通随着道韵炸开,七彩光芒与火焰枪芒在空中溃散,两人实力相差并不大,这一交手不仅威势惊人,那法宝四溢的光芒也格外绚丽,整个空中都如烟花在绽放,却是充斥着暴戾的杀势。孟秋雨没有出手替孟灵寒杀掉文泰山,孟灵寒能以一己之力创立灵峰宗,在上三天生存到现在,自然也不是弱者,文泰山虽然强悍,想要轰杀孟灵寒也没那么容易。他可以守护孟灵寒一时,却也不能守护她一世。孟灵寒需要成长,也需要生死磨练,除非她有生命危险,孟秋雨才会出手。而现在,他更愿意灵寒亲手解决强大的对手,这才不会让孟灵寒有所依仗,而失去了追寻强者道路的坚定道心。这时候,另外十二名圣境强者也赶了过来,其中还有一个凶悍丑陋的和尚,一个阴森冷厉的道人,也有一个穿着暴露红衣的娇小女子,还有一个白衣白帽,肩膀上蹲着一只丑陋灵宠的书生模样的青年。另外八人穿着统一的袍服,袍服上绣着混元无极图案,与先前被杀的田弘毅等混元无极宗弟子袍服一样,显然都是混元无极宗的人。“孟大哥,那和尚,道人,妖艳女子,以及书生,都是十大恶人中人,其余人都是混元无极宗的长老,混元无极宗应该是强者尽出了。”罗疏影来到孟秋雨身旁,轻声解释说道。“你有些失望厉绝城没有出现吧?”孟秋雨淡淡一笑道。“疏影虽然想要尽快报仇,但也不会急于一时,有孟大哥在,疏影就有报仇的希望。”罗疏影声音沙哑的说道。敌远地科情孙察由阳毫接仇罗疏影中毒毁了容貌,就连声带也收到了损害,厉绝城对她的伤害可谓是狠毒之极,不仅让她变得丑陋,连那天生动人的声音也剥夺了。如今罗疏影一说话,感觉像是老鼠磨牙,恐怕孟秋雨听过最难听的声音了。但孟秋雨却并不轻视罗疏影,反而对她的遭遇很同情,也不会因为她相貌丑陋而不屑一顾,头轻声道:“疏影师妹,我既然答应你要帮你报仇,就一定会让你达成心愿,这些人当中,有没有你想要杀的,没有的话,就都交给我处理。”“没有,除了厉绝城,和他身边几个畜生外,疏影没有其他仇人。”孟秋雨心中叹息,这女人也算可怜,就是放在地球上,也算命运悲惨了,家族灭亡,亲人被害,她自己又被害的人不人,鬼不鬼,厉绝城不但自己羞辱她,还让身边的人一起羞辱折磨她,那十几年的囚禁之日,对于罗疏影来说,那比死了还要凄惨。罗疏影能够活到现在,也只剩下仇恨这个执念支撑着她了。文泰山与孟灵寒的打斗虽然激烈,但短时间内也难以分出输赢,此时那相貌丑陋的和尚开口说道:“是什么人杀了祟元,站出来让佛爷替他超度。”和尚一脸凶悍,说话时,目光凶恶的扫视着孟秋雨等人。“你也配当和尚,我人都不配当,如此丑恶,也敢出来丢人现眼。”孟秋雨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杀我杀了祟元,如果要报仇,你们四大恶人可以一起出手,机会只有一次,今日过后,十大恶人也就只剩下五人了。”“狂傲小子,如此细皮嫩肉,又长的这般俊俏,不如跟了姐姐如何?姐姐一定让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不等丑陋和尚开口,那红衣娇小女子便晃动着胸前傲人的两团,咯咯娇笑着对孟秋雨抛着媚眼。这女人别秀美,犹如十八少女,而且透着一股妩-媚风-骚,但浑身都是毒,而且还修炼的是采阳补阴的功法,被人称为毒狐狸,心性狡诈,如狐狸一般狡猾,凡是被她男子,没有一个好下场,几乎都被吸成了人干。“我身边的女奴也比你美貌百倍,何况我对人尽可夫的女人不感兴趣,下辈子身体干净了再来勾引我,或许我会考虑一下。”孟秋雨冷笑道。“别和他废话,一起动手,杀了他。”阴冷道人冷哼一声,护身界域展开的同时,手中银色拂尘便化作万千银芒卷向了孟秋雨。敌不不不鬼孙术陌闹阳独这万千银芒凝聚着恐怖的道韵杀势,还蕴含着无尽冤魂死亡气息,孟秋雨的眼神瞬间一冷,他自然感觉的出来,这道人的拂尘每一根银丝都是由人炼化而成,这家伙不愧是恶人,就是炼化这件拂尘法宝,显然就没伤害无辜修士。随着阴冷动人动手,丑陋和尚也祭出一件血色禅杖,暴戾血煞气息弥漫,同样是一件吞噬精血的法宝,那浓郁的血腥气息,比血魔刀也不遑多让。结不科远鬼艘学战孤考结战书生模样的男子也在顷刻间出手,一柄碧绿色的长剑化作绿色剑意凌空斩落。蹲在他肩膀上的丑陋灵宠更是呲牙咧嘴,似乎随时要扑出伤人。红衣娇媚女子更是双手舞动,两条墨绿丝带形成两道规则通道卷向孟秋雨,腥臭之气在规则通道弥漫,只要被卷入他的毒气环绕的规则通道中,就算是圣境强者,也抵挡不了多久,就会中了她的阴毒。“哼,就凭你们这些手段也敢对付我。”孟秋雨冷哼一声,空中跨出一步,四周那暴戾的法宝杀势,通道规则都在顷刻间奔溃,连他的护身界域都没掀起一点涟漪。就如同所有攻击失去了威力,孟秋雨只是一个跨步,天地间便安静了下来。在四大恶人惊恐的眼神中,孟秋雨挥手划出四道道韵刃芒,那强大的道韵杀势便锁定了四人。四大恶人惊恐化为绝望,直到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强者,在这种强者面前,他们这些手段就是一个笑话。不仅是四大恶人恐惧,正要出手攻击月意涵,罗疏影等人的八名混元无极宗的强者,也惊得目瞪口呆,没人再敢出手。孟秋雨仿佛是在告诉所有人,杀四大恶人,他连法宝都用不着,只是弹指间,四道道韵刃芒便轰碎了四大恶人的界域,四道血光爆开,就连一件件法宝都支离破碎。挥手间,四大恶人惨死,孟秋雨的强大再次震慑了四周所有强者,就连与孟灵寒动手的文泰山也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孟灵寒敢如此强势,竟然是有如此可怕的强者在给她撑腰。轰!道韵再次炸开,文泰山挡下了孟灵寒的七彩琉璃如意光芒,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退出数千米,目光惊骇的孟秋雨。这时候他那里还敢再与孟灵寒动手。艘不不科鬼艘术由冷学故敌“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上三天可没有道友这种强者?”文泰山语气客气的问道。“我叫孟秋雨,是你想要杀掉的孟灵寒的大哥,现在我倒是想问问你,凭你又有什么资格想要杀我妹妹。”孟秋雨淡淡的说道。文泰山一张粗矿的脸顿时僵硬,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他怎么也没想到孟灵寒竟然还有一个如此恐怖的大哥,别说是他没听说过,整个上三天又有谁知道。文泰山心中惊骇的同时,浑身冒出了冷汗,幸亏今日还没伤到孟灵寒,否则自己连一丝活命的机会都没有,这种强者,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想必唯有上三天那三位超级强者可以压制对方。不但文泰山惊惧,四周的太苍界各宗门强者,也是一个个暗自流汗,这银发强者居然是孟灵寒的大哥,两人同姓,倒是没有人怀疑,孟灵寒并非孟秋雨的亲妹妹。就算不是亲妹妹,可孟灵寒有这种实力强大的大哥,以后上三天还有谁敢动孟灵寒。结地远科酷孙术由阳考后结“原来是孟道友,文泰山有眼无珠,冒犯了孟道友兄妹,文泰山愿意付出代价,只求孟道友手下留情。”文泰山虽然咽不下孙子被杀这口恶气,可实力不如人,他也只能放低姿态,只希望今日能够活命。否则孟秋雨一旦出手,他没有丝毫把握逃走。以孟秋雨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要杀他恐怕也是轻而易举。“你觉得我会手下留情吗?换做是你,你会放仇人离开吗?”孟秋雨撇嘴笑道自/bk/html/17/1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