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千年仇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b></b>

    孟秋雨早在千林虚市出售神器以及神丹,就已经想到他的炼丹水品和炼器水品会被人关注,作为上古神王圣尊,孟秋雨的炼器境界那是无人能及。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而他的炼丹修为虽然不如杨冰凝,也没几个强者能比得上他。这是他的天赋和能力,孟秋雨也不想隐藏,等他来到上三天的时候,还打算借助炼丹修为和炼器修为打下名头。只是任何事情都有变化,孟秋雨来到上三天连各大界面都没去,就已经从九界虚市去了鸿蒙残界,突破圣境后,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忌惮。如今能对他形成威胁的,也只有那神秘莫测的宇宙主宰。他倒是没想到,厉绝城竟然也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孟秋雨三人一出现在太古圣城外,城中便冲出几十道身影,一个个展开强大的气息,凌空而立,为首之人,正是气度飞扬的厉绝城。艘地远远方结术所孤接由帆“厉绝城……”一绝城,罗疏影浑身便颤抖了起来,身上道韵狂涌,杀意滔天而起,眼神中的恨意都能将人撕裂。孟灵寒也美目中寒芒闪烁,咬着银牙道:“大哥,那紫袍男子就是厉绝城,在他身旁的几人,分别是太古圣城城主勾千艺,散修娄艺渊,以及太古丹会十大护法实力最强的邢凯和岳紫莹。”“他们身后的那些人有的是丹会护法长老,也有不少宗门强者。”孟秋雨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厉绝城的实力倒也不弱,比罗疏影还要强不少,就是他身边的两男一女,个个实力都比孟灵寒弱不了多少。另外还有三十多名圣境强者,这应该是厉绝城能召集到的强大阵容了,这样的阵容,足可以轻易毁灭不少顶尖宗门。孙地地远方后恨陌月太仇艘敌不科不鬼结察战阳阳故星厉绝城最先打量的自然是孟秋雨,他能感受到孟秋雨很强,道韵不显,气度凌云,银发黑袍,让他俊美中透着一丝邪逸,他也算是风云人物,天生王者之气,更是貌比潘安,但在孟秋雨面前,却在气度上弱了几分。他没有孟秋雨那份洒脱,那份坦然自若,仿佛任何事情,任何人,在孟秋雨眼里,都是如水平淡,盯着厉绝城的目光中,也流露着一丝藐视与不屑。结不科仇独后察所闹学恨不不等厉绝城开口,他便感受到了罗疏影那滔天汹涌的杀意,同时让他扑捉到了十分熟悉的气息。“厉绝城,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认得我吗?”罗疏影悲愤欲绝的怒喝一声,沙哑又沧桑的话语尖锐而高亢的扩散了出去。罗疏影一嗓子怒吼,充斥着无尽的悲愤与恨意,回荡在太古圣城空中,不仅让厉绝城等人一震,就连整个太古圣城内的修士,也无不动容。如此难听的声音似乎还是一个女人发出,而那掩饰不住的仇恨之意,感受得到,也听得出来。厉绝城眼神中精芒一闪,有着惊讶,也有些恍然,随即哈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你,罗师妹,好久不见,你居然还活着。”“不不杀了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生,我又岂能死去。”罗疏影再次怒声道。“是吗?难怪你敢回到太古界,原来是有所依仗,但你为何不敢以真面貌现身,莫非是相貌太丑,见不得人。”厉绝城阴森森笑道。听到两人的对话,厉绝城身后几名修士也是恍然大悟,邢凯也哼哼笑道:“曾经太古界神药谷的大小姐,那可是绝色女子,美艳倾城,声音轻柔悦耳,你怎么会是罗疏影呢?”罗疏影赤红的目光转向邢凯,这同样是让她饱受过凌辱折磨的仇人之一,当初灭杀神药谷的人中,就有邢凯,他是厉绝城身边的一条恶犬。“邢凯,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罗疏影咬牙切齿的说完,随手揭开了蒙在脸上的黑纱面巾,顿时一张布满疤痕的面孔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道道疤痕还泛着紫红色,犹如一条条蜈蚣趴在脸上,丑陋而狰狞的让人不愿意多。孟秋雨也经不住心中一颤,直直疏影,心中却是怒意腾升,好狠的手段,以罗疏影的修为,即使脸上被乱刀斩过,那不可能留下疤痕,但这些疤痕却是无法抹除,显然是有人用利刃一刀一刀在她脸上划过,而在利刃上还涂抹了几种顶尖的剧毒。这些剧毒早已渗入罗疏影的血脉与骨骼中,不会影响修为,却是会让她奇痒难耐,忍不住去抓挠自己的脸蛋以及身体,旧的伤疤还没愈合,就会出现新的伤疤,她的身体永远都会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承受着那份煎熬和苦楚。即使孟秋雨没有见到罗疏影的身体,也能想象到,她的身上和脸上一样,都是这种难痕。这近千年来,罗疏影承受着的不仅是心灵上的创伤和屈辱,更是身体上的折磨,她能坚持着活到现在,那是靠着无法想象的意志和执念,是那份不灭的仇恨支撑着她,否则没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就算是孟秋雨,现在想要彻底清除罗疏影身上的毒素,也需要费一些手段和丹药。孟秋雨手掌中出现了一个瓷瓶,里面装着一滴九天星露,九天星露虽然对他也很宝贵,可他实在不愿意再让罗疏影承受如此大的折磨,就算罗疏影报仇后选择轻生,至少他也想让她临死前再次感受到轻松,死的安逸一些。“疏影师妹,你先把这里面的东西服下去,要报仇也不急于一时。”孟秋雨将瓷瓶放到罗疏影的手中,随后身上爆发出凌厉的杀意,绝城冷声道:“厉绝城,恶毒阴狠之徒我见多了,可任何人比起你来,都差着境界,你毁掉了神药谷,毒杀了你的师尊罗丹丹圣,又如此恶毒的欺辱你的师妹,你简直不配当人。”厉绝城俊美的脸庞露出一丝阴冷,沉声道:“你就是孟秋雨吧?凭你也敢指责本君,且不论你这是恶意诬陷,就算是事实如此,那也轮不到你来品论本君。”“就凭你这垃圾,连狗都不如的小人,也敢在我面前自称本君。”孟秋雨眼神中闪过一丝冷笑,道韵气势瞬间爆发碾压向了厉绝城。浩瀚磅礴的道韵气息展开,那令人压抑到灵魂奔溃的威压顿时惊得厉绝城脸色煞白,亡魂直冒,就连周身道韵都被孟秋雨的气势束缚,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天地规则这一刻也邹然凝固,厉绝城身旁的所有强者都感到陷入了死亡般的压抑气息中,没有一人动弹的了,一个个惊骇的灵魂都震颤了起来。“厉绝城,你这种垃圾在我面前连张狂的资本也没有,捏死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孟秋雨冰冷的话语在厉绝城耳边响起,随即道韵凝聚的手印便拎着厉绝城的脖子,将整个人抓了起来。扑通!厉绝城双腿骨骼寸断,在孟秋雨的气势压制下,鲜血喷涌中直接跪了下来,眼神中满是惊骇和恐惧,那玉树临风的气度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恐惧和痛苦。结仇仇远方艘恨接阳察酷太“疏影师妹,你的仇人还有那些,想杀哪一个你尽管动手,厉绝城留在最后,我也会让你亲手了结他。”罗疏影拿着一滴九天星露没有服下去,她打开了瓷瓶已经知道里面装的是九天星露,这种天地间珍贵的宝物自然可以清除她体内的所有毒素,也能让她恢复容貌,可她不愿意服下去。如此珍贵的宝物用在她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上,她觉得是浪费,而且她也承受不起孟秋雨这份无法偿还的恩德。绝城此时的惨状,三十多名圣境强者被孟秋雨气势压制,连动弹的能力都没有,罗疏影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滑落下来。艘远不远情艘察战闹羽岗太“孟大哥,九天星露太珍贵了,你对疏影的好,疏影永生不忘,可我不能浪费这种宝物。”罗疏影摇摇头,将九天星露再次递到了孟秋雨面前。“我让你服下去,你就听我的,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你有你的骄傲和原则,可你承受了太多的痛苦,难道你就不想在临死前恢复容貌?以罗疏影的身份和容姿来报仇吗?你就算报了仇就会轻生,也该堂堂正正,以你最美的容颜告别这一世的所有苦难,活着已经很艰难了,为何要死的时候,还不让自己轻松安逸一些?”孙科不仇鬼敌察由孤月技察孟秋雨一脸严肃的疏影,指着厉绝城说道:“这个畜生毁了你的一生,我希望你不会留下任何遗憾,死并不可怕,你要选择轻生我也不会阻拦你,但我希望获得新生,临死前,让我和灵寒最美的一面。九天星露虽然珍贵,可我孟秋雨却也愿意用在你身上,就冲你和灵寒的那份姐妹之情,喊我一声大哥的情分。”“孟大哥,谢谢你,我听你的。”罗疏影浑身都在颤抖,孟秋雨那严肃的话语,却犹如一道道温泉冲刷着她伤痕累累的心灵,她从未感受过如此温暖,如此幸福。后地地科情敌术接闹艘考阳后地地科情敌术接闹艘考阳

    罗疏影一嗓子怒吼,充斥着无尽的悲愤与恨意,回荡在太古圣城空中,不仅让厉绝城等人一震,就连整个太古圣城内的修士,也无不动容。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活的人不人,鬼不鬼,依旧有孟灵寒这个好姐妹陪伴,如今还有孟秋雨这个愿意为她做一切的大哥,她感到此生已经无憾。正如孟秋雨所言,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死得漂漂亮亮,临死前得到新生,以最美的容颜告别这悲惨的一生。而她更愿意,为孟秋雨,为孟灵寒,绽放她最美的笑容,哪怕是昙花一现,也要将自己美丽的容颜留作记忆。一滴九天星露被罗疏影吞下,那清凉舒畅的暖流在身体内蔓延,罗疏影一直压制着的痛痒在渐渐消散,灵魂深处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随着九天星露在体内炼化,罗疏影脸上的疤痕也渐渐掉落,随即那粉嫩白皙的肌肤也显露出来。当罗疏影清洗过身体,从禁制中走出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蓝色仙子裙袍,美丽而优雅的容颜连孟灵寒都有些惊艳。罗疏影的确算得上绝色女子,毫无瑕疵的艳丽容貌虽然还无法和林慕雪,蓝梦影几女相比,但也是万中无一。“疏影师姐,你好美,如果我是男人,都会爱上你。”孟灵寒眼里噙着泪,疏影恢复容貌,既感到开心,又有些难以克制的伤感。本是一个绝美的让任何男人都想要宠爱的女子,却是经历了最悲惨的一生,厉绝城这个阴狠小人,毁了罗疏影的一生。“孟大哥,灵寒,谢谢你们,疏影这一生不会再有遗憾,你们都是我最亲,最敬爱的人。”罗疏影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声音也变得轻柔灵动,深深给孟秋雨兄妹鞠了一躬,这才目光扫向厉绝城,脸上的笑意再次化为冰冷。“邢凯,去死吧。”罗疏影冷冷的凝视着厉绝城刻,这才祭出自己的一把神剑,一道道剑芒斩出轰向了邢凯。邢凯被孟秋雨的气势压制,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面对罗疏影蕴含着凌厉杀意的剑芒,绝望的惨叫了一声,就被斩成了几十截。罗疏影一剑轰杀邢凯,一道阴火便丢了出去,将邢凯的一堆残肢焚烧成灰烬。“裴汗,崔思业,符贤,你们也去死吧。”罗疏影再次出手,随着一个个名字从嘴里吐出,三名圣境强者也再次被她斩杀在剑下,都是浑身俱灭,被阴火灼烧化为了灰烬。这些人曾经都是参与过灭杀神药谷的帮凶,是厉绝城身边的心腹,每一个人也都凌辱过她,每杀一人,她心中的仇恨便会减轻一些。直到将第八名圣境强者斩杀,太古丹会的护法长老,几乎都已经被她杀光。“厉绝城,现在,该你了。”罗疏影浑身的杀意已经没有先前凌厉,就连握在手中的长剑也微微颤抖,只剩下这最后一个仇人,大仇就要得到,她也再次情绪激动了起来。“哈哈哈……罗疏影,你就算杀了我又如何?神药谷还是毁在了我的手里,你父亲也死在我的手中,而你,同样被我凌辱了十几年,你的身体真的很美妙,至今还让我魂牵梦萦。”厉绝城也意识到自己必死无疑,也就不再感到害怕,反而面色狰狞而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盯着罗疏影的目光,充满了邪恶和玩味。啪!孟秋雨不给他继续刺激罗疏影的机会,一巴掌拍落,厉绝城满脸血肉模糊,吐出一口鲜血,满嘴牙都吐了出来。就在此时,远处三道强大的气息波动传来,一声浑厚而阴沉的声音响起:“哪位道友来我太古界杀人,莫非欺我司徒家无人不成?”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b></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