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零五六章 大仇报,转轮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b></b>

    来的三人两男一女,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几个呼吸间,三人已经到了太古圣城的空中。﹎8﹏.-y=a·w-e=n·8`.-c-o·m

    早在三人气息波动传来的时候,孟秋雨的神识中便探查到了他们,三人的实力虽然也很强,甚至为的女子比司马天道还要强不少,可孟秋雨并没放在心上。

    除了司徒天那种级别的强者,能让孟秋雨正视,这些实力的强者来再多,他也是随手拍死的货色。

    “夫人,救我……”厉绝城在看到出现的三人后,绝望而疯狂的眼神中腾升一抹希望,含糊不清的话语呼喊道。

    孟秋雨眼神微微眯起,为的女子竟然是厉绝城的道侣,那岂不也是司徒天的女儿。

    他没想到司徒天竟然还有一个这样彪悍的女儿,这相貌,这身材,连无数男人都自愧不如,他不仅有些同情起了厉绝城,有一个这样的道侣,这家伙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司徒碧月倒也不算很丑,五官还算端正,但那魁梧健硕的身材,搭配上她的相貌,在修道世界这种美女如云的地方,就只能被评价为丑陋了,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长的。

    孟秋雨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司徒天玩弄了一个巨人族的女子,生下了这样强壮的女儿。

    司徒碧月脸色平静无波,虽然气势上给人一种压迫,但眼神却毫无杀气,反而好奇的打量着孟秋雨。

    但她身旁的另一名男子却是一脸阴沉,先前开口说话的人就是他,目光森冷的打量着孟秋雨沉声道:“道友好大的胆子,来太古界欺负我司徒家族的人,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敢如此张狂。”

    话音未落,男子浑身道韵疯狂涌出,强大的界域气势展现了出来,一柄短小的黑色斧头也悬浮在头顶,一道道道韵规则杀势从斧头上涌出,凝聚着狂暴的斧纹杀意,凌空斩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微微一哼,虽说这家伙的实力不弱,现在的孟灵寒也绝不是对手,可这样的实力也敢对自己动手。

    孟秋雨无视那凝如实质轰来的斧纹杀势,身形跨出一步,男子道韵规则气势的锁定便立刻溃散。

    随即,孟秋雨一拳轰出,伴随着惊雷轰鸣之声,男子的斧纹杀势便寸寸碎裂,连黑色小斧头,都被孟秋雨一把抓在手里,神识斩断了与对方的神念联系。8

    这柄小斧头竟然也是后天灵宝,自己虽然用不上,但可以给身边的人使用。

    男子强悍的出手,不但没能压制到孟秋雨,反而连法宝都被孟秋雨收走,还瞬息间斩断了与他神念的联系,他便脸色一变,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孟秋雨的对手。

    不等男子收回道韵气势,孟秋雨的拳势便直接轰向了他的界域规则,咔嚓声响中,男子的界域顷刻碎裂,狂暴的拳势毫无阻碍的轰在了男子身上。

    一篷血雾爆开,男子惨叫声中,肉身瞬间崩溃,只剩下元神仓皇逃出,惊怒而恐惧的看着孟秋雨。

    孟秋雨没有继续出手灭杀他的元神,而是冷冷笑道:“凭你也敢对我动手,司徒天来了还差不多。”

    司徒碧月和另一名司徒家族的男子也是一脸惊骇,司徒碧月急忙丢出几道禁制禁锢了男子的元神,随即收了起来。

    她知道孟秋雨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司徒殷就不止是肉身崩溃了,元神也难以逃脱。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晚辈司徒碧月,我父亲乃是司徒天。”司徒碧月急忙抱拳行礼,孟秋雨随意的一拳便轰碎了司徒殷这个晚辈的肉身,还抢走了他的宝物,这样的强者,就是她也不是人家对手,她那里敢冒犯。

    “司徒天为何不现身?难道他不在太古界。”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孟秋雨先前就展开神识探查了一番,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太古界这种地域辽阔的强大界面,也挡不住他神识的覆盖。

    太古界虽然有不少圣境强者,但孟秋雨并没有查探到司徒天那种强者存在。

    如果司徒天在太古界,岂能感应不到他这种强大的神识探查,早该出现了,但到现在都没有现身,那必然是不在太古界。

    司徒天再不屑轻易现身,可遇到孟秋雨这种级别的强者来到太古界,那也没有躲着不出的可能。

    “晚辈的父亲的确不在太古界,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晚辈也不清楚。”司徒碧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凝重,这次来的人幸亏是自己,如果是自己大哥司徒英傲,以他大哥的脾气和强势霸道,恐怕第一个就会出手对付眼前这位强者,那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

    他父亲如今不在太古界,一旦得罪了眼前的强者,司徒家族怕是都在劫难逃。8.=

    “既然司徒天不在太古界,我也不会找你司徒家族麻烦。但厉绝城此人,今天必死无疑,如果你司徒家族的人想要阻拦,尽管出手,下一次,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孟秋雨不是嗜杀之人,他与司徒天也并无生死仇怨,只是因为琉璃宫主慕天兰的遭遇,对司徒天这人很是鄙夷,他就算要灭掉司徒家族,那也得干掉司徒天再说。

    否则自己可以灭了司徒家族,以司徒天的阴狠手段,有仇必报的个性,也必然会暗中查探自己的来历,孟秋雨不得不防这家伙会对自己的亲友们动手。

    狗急了还跳墙,司徒天如果急了眼,伤害了自己在乎的亲人和朋友,孟秋雨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而这种可能性还非常大,自己不杀司徒家族的人,司徒天就算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也会有所顾忌,不敢招惹自己身边的亲友。

    出乎孟秋雨的预料,司徒碧月反而平静的说道:“前辈要杀厉绝城,晚辈不敢阻拦,也绝不会阻拦。他虽然是我夫君,但也只是我父亲眼里的一条狗,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我司徒碧月虽然长得丑,可也不是一个心狠手辣,歹毒阴险的小人能配得上。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司徒碧月的一番话,不仅让孟秋雨暗自赞叹,太古圣城所有修士都无不动容,厉绝城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会引来强者寻仇,还被自己的道侣司徒碧月如此不屑。

    司徒天虽然不是个好人,倒是生了一个有良知的好女儿。孟秋雨心中点头,司徒碧月这番话显然是她的心里话,这个算作丑女的魁梧女子,倒是有着男子汉的性情,作为司徒天的女儿,厉绝城的道侣,司徒碧月如果不知道厉绝城的品性以及做过些什么事情,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司徒碧月如今还维持着两人之间名存实亡的关系,那也是她不敢违背自己的父亲,当她心中却对厉绝城没有好感,甚至的厌恶鄙夷。

    现在孟秋雨要杀厉绝城,司徒碧月自然是求之不得。

    “这是一枚十绝丹,厉绝城,你该认识这是什么丹药吧?”孟秋雨点点头,掏出一枚黑色丹药看向了厉绝城。

    听到十绝丹的名字,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这可是不被修道世界允许存在的毒丹,换做一般人敢拿出来,必然会引起众人围攻,可十绝丹在孟秋雨这位强者手中,却是没人敢说任何废话。

    厉绝城的眼里也闪现一丝惊骇,甚至是恐惧,他自然知道十绝丹的可怕,圣境强者中了十绝丹的毒,也会在几个呼吸间化为血水,魂飞魄散。

    这不是十绝丹最可怕的地方,最可怕的是那临死之前的几个呼吸间,那种神魂,血肉腐蚀的痛苦,没人能承受得了。

    十绝丹其实等于地球上的硫酸加上化尸水,却是可怕了不知多少倍,将一个圣境强者在几个呼吸之内,腐蚀摧毁了神魂,骨骼,血肉,化为一滩血水,可想而知,这种剧毒有多可怕,神仙也受不了。

    “厉绝城,看来你很害怕,当初你用十绝丹毒杀神药谷的罗丹丹圣,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孟秋雨蕴含道韵力量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太古圣城每一个角落,字字珠心,惊骇着所有修士。

    当初神药谷谷主罗丹丹圣的大名,没有人不知道,可是一场巨变,却让罗丹丹圣死的不明不白,神药谷数十万门人弟子被杀,神药谷覆灭。

    事后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和厉绝城没有关系,是被神药谷仇家所灭,厉绝城还打着为宗门报仇的幌子,灭杀了另一个炼丹宗门。

    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厉绝城所为,到了现在,自然没有人会怀疑一位强大的强者所说,以孟秋雨展现出来的实力,这种强者岂会陷害厉绝城。

    尤其神药谷谷主罗丹的女儿罗疏影也出现了,还是被毁了容貌,前来找厉绝城报仇,那事情更是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厉绝城,你这个人神共愤的畜生,只因我拒绝了你的求爱,你便怀恨在心,杀我父亲,毁我宗门,还嫁祸给圣灵殿,什么人在背后为你撑腰,不用我说,太古界的修士也能猜测到。”

    罗疏影一脸泪水的怒斥道:“你不仅毁了收留你长大的神药谷,还囚禁了我十八年,凌辱折磨了我整整十八年,给我身上下了剧毒,毁了我的容貌。你如此狠毒的人竟然能活到现在,还成为上三天第一丹圣,又是什么人给你撑腰,我罗疏影不说,天下修士也会有一个明断。”

    罗疏影已经萌生了死意,临死前不仅要将这滔天血仇说出来,还要让天下修士都明白,这一切背后是什么人在掌控,如果说没有司徒天这位太古界的守护强者撑腰,厉绝城哪有这样的力量,还会成为司徒天的女婿。

    罗疏影这番话,让太古圣城内所有的司徒家族门人,太古神宗的弟子,都是一阵脸色白,高高在上,受人敬畏崇拜的司徒天,居然是这种人?

    不但太古神宗的弟子和司徒家族之人脸色难看,数以千万的修士都纷纷唏嘘,这一刻,在他们心里对司徒天的敬意在无形中减弱。

    厉绝城这种欺师灭祖的恶人,竟然能成为太古界,乃至上三天名望极高的第一丹圣,厉绝城根本不值得受人敬重。这一切如果和司徒天没有关系,不会有人相信。

    以司徒天那种强者,又岂会不知道厉绝城对神药谷做了什么,他欺骗了所有太古界的修士。

    虽然这是实力为尊的世界,但每个人心中也有一些德道衡量,司徒天无疑是违背了自己的道德,失去了良知,才会为了利用厉绝城,掩盖了厉绝城犯下的罪恶。

    “疏影师妹,现在你就拿着这枚十绝丹,送入厉绝城的口中,让他也尝试一下十绝丹的滋味。”孟秋雨将十绝丹递到罗疏影面前,这件事还是交给罗疏影亲自动手为好,这样才会让她心中所有的怨恨能够化解。

    罗疏影点点头,接过十绝丹一步步来到厉绝城的面前。

    “不要,不要……”厉绝城恐惧的直摇头,可是孟秋雨的气势依旧压制着他,双腿骨骼寸断,他想动也动不了。

    罗疏影冷冷的看着厉绝城凄厉的模样,没有一丝手软,捏着他的下巴,将十绝丹送入了厉绝城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十绝丹的凌厉毒性便瞬间弥漫向厉绝城身体所有经脉血肉当中。

    啊!一声凄厉如鬼嚎的惨叫声从厉绝城口中出,随即他全身剧烈颤抖,七窍流血,浑身颤抖中渐渐萎缩,渗出了浓稠腥臭的血水。

    惨叫声在空中回荡,厉绝城挣扎的身躯逐渐变得血肉模糊,最终化作一滩腥臭血水,随着罗疏影的一道阴火化为灰烬。

    “父亲,神药谷的所有冤魂,疏影为你们报仇了!孟大哥,灵寒妹妹,来世再会!”罗疏影仰天长笑,声泪俱下,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解脱的笑容,看着孟秋雨和孟灵寒,一声暴戾的道韵炸响,随即化为一篷血雾,她选择了兵解轮回。

    唯有那凄凉的笑声,以及美丽笑容,深深留在孟秋雨兄妹的心底。

    而孟秋雨叹息声中,一道规则道韵卷起,将罗疏影残留的本命魂魄收拢,随后送入了轮回通道。他会让罗疏影早日轮回,获得新生。

    <b></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