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零五九章 以一敌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司徒天的气息越来越近,显然是收到了永恒老怪的传讯,正向这里赶来。雅﹎>>文吧>>.-不用想,孟秋雨也知道永恒老怪和司徒天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合作,这两大人魔已经狼狈为奸了。

    咔!随着永恒老怪断魂斧祭出,那滔天汹涌的血煞戾气展开,永恒老怪挣脱了孟秋雨的气势锁定。

    孟秋雨眼神中却是寒芒一闪,能挣脱他的气势锁定又如何,在司徒天赶来之前,他依旧可以让永恒老怪吃点苦头。

    浩瀚磅礴的界域气势再次展开,孟秋雨的蓝焰神枪已经卷起浪涛般的枪纹杀势轰向了永恒老怪。

    不等韩玉箫等人退走,一道紫红色刀芒凌空斩落,恐怖的刀芒杀势破碎了天地规则,韩玉箫等人的界域瞬间碎裂,血色刀芒无尽血煞之气笼罩了韩玉箫以及另外四名男女。

    四人虽然是圣境修为,可在血魔刀恐怖的血煞刀芒下连挣扎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被绞杀成血雾,被血魔刀吞噬。

    轰轰!道韵爆裂声中,天地规则坍塌,孟秋雨的蓝焰枪芒也与永恒老怪的斧纹杀势轰击中溃散,永恒老怪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被轰出数百米。

    永恒老怪的界域并未溃散,却已经剧烈摇晃,一交手,他便知道自己不是孟秋雨的对手,没有司徒天相助,他只能逃跑了。

    “孟秋雨,你以为杀了那些垃圾,老祖会心疼吗?他们只不过是老祖身边忠心侍奉的奴仆而已,只要老祖愿意,随时可以再找一些。”永恒老怪冷冷的笑道。

    “怕是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孟秋雨不屑一笑,永恒老怪不在乎手下的死活,孟秋雨毫不惊奇,他这样的魔头,只会在乎他自己。

    但韩玉箫等人,孟秋雨是必然要杀,跟随着永恒老怪,这些人还不知道残杀了多少无辜,上次没机会杀韩玉箫,这一次,他岂能让韩玉箫再次活着。

    这几个呼吸的功夫,司徒天强大的气息已经出现在不远处,预期凝重的开口道:“你就是孟秋雨?上古神王圣尊。”

    司徒天看上去十分年轻,相貌也很俊朗英武,却有着一双狭长而阴柔的眼睛,双眼闪现着锋芒,一看就是个城府极深的阴狠之人,穿着一身银色长袍,这件长袍显然也是难得的宝物,不仅轻柔,还自带防御。

    “看来永恒老怪在你面前提起过我,司徒天,你我之间必有一战,在太古界没等到你,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吧.=”孟秋雨打量着司徒天,语气淡然的说道。

    “你去了太古界?不知太古界有没有毁在力量道君手中?”司徒天眉头微皱,沉声说道。

    孟秋雨愕然之余,却是心中腾升一股怒意,自己去了太古界,这家伙显然并不知道,但力量道君去找他麻烦,他却是知道。

    可即使如此,他依旧不急着赶回太古界保护太古界,却是在永恒老怪传讯后,立刻赶来了这里,这混蛋不仅心狠手辣,还六亲不认,根本不把太古界数亿修士的生死放在眼里,包括他的后辈子孙。

    什么样的人,竟然如此冷酷无情,这司徒天的无情,是他从未见过的。

    “司徒天,你既然知道力量道君去了太古界找你,你还有心情来这里阻拦我,你比永恒老怪还要无情无义。”孟秋雨冷声道。

    “那又如何?太古界只是一个界面罢了,那些存活在太古界的修士生死又与我何干?至于我司徒家族,那只是本尊修道之途上遗留下来的一些血脉罢了,无法存活,那也是他们的命数。”

    司徒天神色平静,不屑的说道:“大道无情,任何情感杂念都会成为修道之途上的阻力,本尊早已看淡,这与你又有何干?”

    “畜生我见多了,难怪你会和厉绝城狼狈为奸,原来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太古界数亿修士尊敬你为守护神,他们还真是瞎了眼。”孟秋雨不齿道。

    “孟秋雨,本尊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评价,交出轩辕神剑,本尊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司徒天眼神一冷,浑身道韵澎湃,规则杀势疯狂凝聚了起来。

    “司徒天,你要轩辕神剑,老祖要孟秋雨的命,这是你我联手的条件,放他一条生路,老祖不答应。”

    永恒老怪也道韵气势展开,眼神阴冷的开口道。

    “哈哈哈……司徒天,原来你和这魔头联手,竟然是为了得到我的轩辕神剑,你好大的野心,我的轩辕剑,又岂是你能染指,就算你们联手,又能奈我何?”孟秋雨狂笑声中,浩瀚磅礴的道韵气势展开,轩辕剑和血魔刀双双祭出,对付司徒天和永恒老怪联手,他只能神魔合体,才能压制住两人。

    感受到孟秋雨气势的狂涨,神魔合体下那暴戾的杀意,司徒天眼神逐渐凝重了起来,原本他和永恒老怪联手,就未必能留下孟秋雨。

    可此时孟秋雨的实力竟然再次飙升,他意识到了孟秋雨的可怕,这小子竟然比自己还强大了不少。8.=

    “司徒天,想要抢夺我的轩辕剑,那就让你尝尝轩辕剑的威力。”孟秋雨冷喝一声,界域气势展开的瞬息,金色剑芒便席卷天地,浩瀚磅礴的剑意杀势轰向了司徒天。

    这一剑是孟秋雨神魔合体下,如今能挥出来的最强一剑,他丝毫没在乎一旁的永恒老怪,全力一剑攻杀司徒天。

    察觉到了这一剑的可怖威力,那毁灭宇宙苍穹的可怕剑意,司徒天眼里的凝重化为惊骇,这一剑他绝对难以抵挡。

    可司徒天毕竟是司徒天,一枚蕴含着混沌气息的圆珠邹然在空中浮现,浩瀚汹涌的混沌规则气息弥漫,凝聚起一道道混沌规则力量,在这些规则力量的笼罩下,司徒天的界域也顷刻间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同时一柄古朴的青色长剑也凌空斩落,同样凝聚着强大的剑意杀势,万道剑芒撕裂虚空,犹如一座剑林般倾泻而下,整个虚空都被他的剑意杀芒笼罩。

    金色剑芒势不可挡,轩辕剑的强悍这一刻展现出了无可匹敌的威力,任何神剑在轩辕剑面前都不堪一击,那浩瀚如剑林般的剑意杀势,瞬间被轩辕剑芒轰的支离破碎。

    司徒天的神王剑比起轩辕剑来,逊色了不知多少。

    轩辕剑势不可挡的剑意杀势轰碎了神王剑的阻挡,再次斩向了司徒天的界域防御。

    轰!轰!轰!一道道道韵规则在虚空爆开,金色剑芒虽然光芒暗淡了下来,却也将司徒天的界域轰的咔咔作响,似乎随时都会奔溃。

    司徒天也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道韵气息凌乱了起来。

    这一剑没能轰碎他的护身界域,却也让他的道韵受创,胸中气血翻涌,心中充满了惊骇。

    若不是他拥有创世神珠,利用创世神珠稳固了界域,孟秋雨这一剑,他根本挡不下来。

    “轩辕剑果然强大,这把剑本尊要定了。”司徒天眼神中闪现出疯狂之色,一枚混沌元果丢入口中,浑身凌乱的道韵气势瞬间稳定了下来,气势也再次暴涨。

    随着话音落下,空中闪现出一道金光,金光凝聚着束缚天地的磅礴力量,一道道金色印决犹如浪花般荡开,天地间的一切规则都在这束缚力量中削弱了下来。

    咔!轩辕剑的金色剑芒突然一滞,随即金色光芒炸开,一枚金色翻印爆闪着耀眼的金芒笼罩了轩辕剑。

    孟秋雨心神一震,轩辕剑竟然被束缚住了,这是翻天印的力量,不比他轩辕剑逊色的翻天印竟然包裹住了轩辕剑。

    轩辕剑的器灵也在孟秋雨的意识中出一声不甘的嘶吼,翻天印将他束缚,竟然要强行将他收服,轩辕剑器灵在翻天印面前没有多少反抗之力,现在只能依靠孟秋雨了。

    “司徒天,你以为这种手段就能抢走我的轩辕剑吗?”孟秋雨怒喝一声,轩辕剑他一时间无法收回,寒噬爆却是无声无息的轰向了司徒天的识海。

    翻天印这种强大的先天至宝,最是耗费神识,司徒天的神识再强,也不可能比他本源神识强大,如今祭出翻天印禁锢束缚住了轩辕剑,想要抢走,他的寒噬爆便毫无阻碍的撕裂了司徒天的识海。

    不过这时候,早在一旁伺机而动的永恒老怪也出手了,断魂斧狂暴的血煞气息卷动着恐怖的斧纹杀势,凌空斩向了孟秋雨。

    血魔刀凝聚的血海刀芒在永恒老怪的斧纹杀势下,几乎是没有任何阻挡之力,就被瞬间轰碎。

    孟秋雨的规则界域也直接被劈出一道裂缝,狂暴的斧纹规则杀势直接斩向了孟秋雨的腰腹。

    啊!司徒天出一声惨叫,暴戾冰寒的冰属性力量在撕裂他识海的同时,就轰入了他的识海中,直接让司徒天的识海重创。

    识海受创的同时,翻天印的束缚力量也瞬间削弱下来,轩辕剑出一声剑鸣挣脱了翻天印的笼罩。

    孟秋雨并不在乎永恒老怪的偷袭,唯一没想到的是司徒天的翻天印,他听说过翻天印是一件强大的攻击法宝,可没想到竟然还有辅助束缚的力量,而且这种束缚力量比6压的斩仙葫芦也不逊色。

    司徒天也是一个疯狂之人,为了抢走轩辕剑,燃烧了精血和道韵,还吞下了一枚混沌元果,那可是比海之水还要强大不少的疗伤宝物,毫无防备的孟秋雨中了招,以至于轩辕剑被束缚。若不是他的修为强大,与轩辕剑又有着强大的神念沟通,轩辕剑都会被卷走。

    孟秋雨岂能让司徒天算计成功,凭着被永恒老怪劈一斧头,也要让司徒天付出代价,轩辕剑挣脱束缚的瞬间,身形在血光中卷起,轩辕剑强悍的剑意杀势依旧轰向了司徒天的界域。

    识海受创,司徒天浑身道韵溃散凌乱,界域气势也削弱了不少,轩辕剑的可怕剑芒斩裂出一道缺口,司徒天被一剑轰飞,胸口洞穿了一个血洞。

    而孟秋雨也不好受,腰腹被斩开一道恐怖的裂口,斧纹杀意依旧吞噬着他的精血。

    孟秋雨冷哼一声,无焰之火展开无尽火域,将这道斧纹杀意包裹吞噬,一滴海之水送入口中。

    腰腹上的裂口虽然迅痊愈,可孟秋雨也无法在挥出全盛时期的实力,他的道韵同样受创,至少需要一些时日才会恢复过来。

    相比司徒天来,孟秋雨的伤势还算轻一些,司徒天不仅道韵受创,连神识也受创,道韵气息凌乱,实力减弱了不少。

    “永恒老怪,你倒是会捡便宜。劈我一斧的账,我会慢慢和你算。”孟秋雨眼神中杀意凌厉,虽然他能压制司徒天和永恒老怪联手,可要想杀掉二人,他也做不到。

    “哈哈哈……孟秋雨,今天看来你留不下老祖。”永恒老怪得意的狂笑了起来,虽然杀不了孟秋雨,但能让孟秋雨受伤,他也感到兴奋。

    司徒天吞下了几枚丹药,胸前的血洞也已经愈合,眼神冷厉的盯着孟秋雨道:“孟秋雨,你是本君遇到最强的对手,今日拿不到你的轩辕剑,但你也留不下本君。”

    “凭你们二人想杀我,还不够资格,但今日这笔账,我也会和你们一个个算清楚。”孟秋雨沉声道。

    不止是孟秋雨知道,司徒天和永恒老怪也知道,他们任何一个单打独斗都挡不住孟秋雨,但孟秋雨要杀他们却也不容易。

    两人联手却能给孟秋雨带来威胁,孟秋雨要对付两人,那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孟秋雨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除非你们永远在一起,只要分开,我就会找你们麻烦。

    司徒天眼神阴冷而深沉,今日是他最好的机会,却依旧没能抢下孟秋雨的轩辕剑,下次见面,恐怕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轩辕剑这种宝物一旦落到他手中,加上翻天印,创世神珠,司徒天的实力将会提升一大截,那些远古道君,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就在三人对峙中,一道冷漠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孟秋雨,如果加上我呢,你还会不会死?”

    听到这冷漠的声音,孟秋雨的脸色顿时一变,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的对头怎么都来了。

    而此时三人的神识中,已经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冰纪子美艳妖异的身形撕裂虚空,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