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混乱之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妖冶,美貌的冰纪子一出现,孟秋雨的脸色顿时有些古怪起来,若是不知道冰纪子的秘密,他还不会有任何想法,可他却是亲眼见过冰纪子那浑-圆,饱-满,羊脂白玉般的半个峰峦。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那幅画面不由得会在脑海中呈现,而且他还辣手摧花,将另一侧轰出了血洞。当时冰纪子可是扬言要与他必死不休,孟秋雨到现在还摸不着头脑,不就是女儿之身吗?被自己识破又能怎么样,至于如此恼怒吗?为此他还和林慕雪提起过,连林慕雪也想不明白,冰纪子为何要隐藏女儿之身,还如此古怪,心性扭曲,甚至有些变态,这一切都很不正常。冰纪子当初毁了易均的肉身,禁锢了对方的元神,孟秋雨已经知道冰纪子要利用易均要挟虚空之岛的岛主易扬天,易扬天手中有能让他恢复伤势和修为的宝物。此时冰纪子现身后,大道圆润,道韵凝实,显然是得到了易扬天手中的宝物,恢复了修为,甚至比起上古时期,都强大了数倍。冰纪子的实力,比起现在的永恒老怪,都要强上一些,而且孟秋雨可是知道冰纪子的可怕,甚至疯狂,这家伙的狠辣不会比司徒天逊色。冰纪子的出现,无疑让孟秋雨感受到了压力,三打一他倒也不惧,可他知道结果一定是自己惨败,三人不可能杀了他,但他绝对讨不到好处。“冰小妹,你怎么会出现?”孟秋雨很快收敛心神,挤眉弄眼的打起了招呼。后远不科方后察所月孤球酷“孟秋雨,你找死!”冰纪子眼神一厉,浑身道韵气势狂暴汹涌,冰寒的杀意滔天凌厉,连白玉弯刀都祭了出来。后远不科方后察所月孤球酷

    “老魔,今日谁还能帮你。”孟秋雨冷笑声中,恐怖的剑意杀势再次斩裂虚空,轰向了永恒老怪。“哈哈哈……孟秋雨,的仇人还真不少。”永恒老怪哈哈大笑,冰纪子的出现,让他心中多少有些忌惮,他能感受到这个妖艳绝美的修士是个可怕之人。艘仇地仇鬼孙恨战冷主阳主甚至他也分不清冰纪子到底是男还是女?那比女人还要光滑柔嫩的肌肤,美丽妖冶的容貌,怎么是女子。但身材却要比很多女子高一些,就连声音也像是男人。孟秋雨显然认识对方,双方似乎还有恩怨,孟秋雨既然称呼对方冰小妹,那对方显然应该是女子了。结仇科科情后恨接闹陌帆方永恒老怪的眼底瞬间流露出一丝垂涎,他就喜欢这种骨子里都散发着妖艳气质的女子,只不过他也明白,这样的女子,他怕是没机会占有。司徒天也是脸色一喜,如果加上冰纪子,三人联手杀孟秋雨,未必没有可能,就算杀不了孟秋雨,他也有机会再次抢走轩辕剑。“司徒天见过冰仙子,仙子与孟秋雨也有仇怨,此人修为强大,潜力惊人,今日不杀他,恐怕今后很难有这种机会。”司徒天展现出儒雅笑容,对着冰纪子抱了抱拳,说话的口气也十分客气。在他冰纪子既然与孟秋雨不对头,甚至可能有仇怨,岂能现在的形势,孟秋雨也已经受了伤,三人联手杀孟秋雨,胜算很大。只不过他根本不了解冰纪子是什么人,对女修称呼仙子,那可是尊称了,没有任何女修会感到不满意。但冰纪子却是例外。“你算什么东西,自己杀不了孟秋雨,还想与我联手,信不信我第一个杀你。”冰纪子暴怒的气势瞬间转向司徒天。司徒天道韵和神识没有受创下,自然是要比冰纪子强大一些,可现在冰纪子冰寒蚀骨的道韵气息碾压司徒天,司徒天顿时神色一变,界域气势展开,翻天印祭了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有如此不讲道理的人,自己说话如此客气,却不知怎么就惹怒了对方。“冰仙子,你这是何意?”司徒天一脸凝重的沉声问道。“去死!”冰纪子白玉弯刀狂暴的刀芒杀势卷动,那万千刀芒凝如实质,恐怖的刀芒直接轰向了司徒天。“混账,怕你不成。”司徒天也被激怒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反复无常之人,翻天印卷起恐怖的规则杀势,同样轰了出来。两股道韵规则杀势轰击在一起,道韵炸开,规则破碎,两人之间的虚空坍塌了起来。司徒天虽然挡下了冰纪子可怖的一刀,翻天印却是剧烈颤抖,浑身道韵气息再次散乱,嘴角溢出了血水。敌不不不鬼敌球接孤远后通孟秋雨嘴角勾起一丝诡笑,这时候那里还会犹豫,轩辕剑掀起一道金芒,浩瀚磅礴的剑意杀势凌空斩向了永恒老怪。永恒老怪也有些傻眼,事情的演变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也想不到这妖冶女子为何不对孟秋雨动手,反而杀向了司徒天。虽然惊疑,永恒老怪却也瞬间收敛心神,断魂斧卷动恐怖杀势,血煞气息弥漫,斧纹杀势形成实质轰出。咔!轩辕剑势不可挡的剑意震碎了断魂斧的杀势,永恒老怪的界域也被轰的摇摇欲坠,张嘴喷出鲜血的同时,永恒老怪被轰飞了出去。“老魔,今日谁还能帮你。”孟秋雨冷笑声中,恐怖的剑意杀势再次斩裂虚空,轰向了永恒老怪。“想杀老祖,你做得到吗?”永恒老怪眼神中涌动着血色精芒,浑身气势也瞬间暴涨,断魂斧再次凝聚血煞斧芒轰向孟秋雨。轰轰!狂暴的道韵再一次爆开,断魂斧杀势奔溃,永恒老怪的界域规则也被撕裂出一道道缺口,血光炸开,永恒老怪身上被斩出数道血槽,道韵瞬间凌乱。永恒老怪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惊恐,没人比他更了解孟秋雨的疯狂,要杀他之心有多么强烈,虽然他是轮回境魔体,不死不灭,不可能被彻底轰杀,但肉身终会奔溃,灵魂不灭,却会被囚禁,他可不想再被囚禁,甚至他情愿选择轮回。“孟秋雨,你想毁我肉身,再次囚禁老祖,你也要付出代价。”永恒老怪怒喝一声,浑身道韵和精血疯狂燃烧,血煞气息滔天汹涌,道韵气势也逐渐飙升。“就算付出代价,今日也要毁你魔体。”孟秋雨哼哼一笑,浑身道韵气势同样滂湃起来,轩辕剑再次凝聚可怖的剑意杀势席卷虚空。就在孟秋雨一剑斩出,势要毁掉永恒老怪肉身的同时,背后一股狂暴的冰寒规则力量轰了过来。孟秋雨眼神一凝,心中怒骂,该死的冰纪子,果然反复无常,竟然这时候对自己动起手来。“孟秋雨,你以为我会帮你杀了他们吗?做梦。”冰纪子冷厉的声音也同时传来,冰属性道韵规则笼罩孟秋雨,恐怖的刀芒杀势也凌空轰向了孟秋雨。孟秋雨这时候不得不做出选择,毁掉永恒老怪的魔体,他也会被冰纪子重创,面对三大对头在此,他哪敢让自己处于险境。只能放弃永恒老怪,挡下冰纪子的攻击。“冰小妹,你这死女人,老子不就的身体吗?大不了对你负责,收你当个女奴,你何必坏我大事。”孟秋雨怒骂声中,道韵气势爆开,规则轰鸣声中震碎了冰纪子的冰寒道韵气势。但在轩辕剑剑意杀势攻向冰纪子的瞬息,司徒天竟然也再次出手,翻天印轰然砸落,挡下了轩辕剑的剑芒。孙不远仇情结球战月鬼后方轰轰轰!狂暴的道韵气势在虚空炸裂,整个虚空都被混乱爆裂的规则轰的支离破碎。孟秋雨大部分心神都戒备着司徒天,担心轩辕剑再次被束缚,面对三大强者的围攻,轩辕剑一旦被束缚,司徒天抢走轩辕剑那是必然的结果,除非他凭着肉身崩溃,神魂逃逸。可那种代价,孟秋雨也承受不起。永恒老怪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狂暴气势展开,断魂斧恐怖的斧纹杀势也再次轰向孟秋雨。后不科远酷后球战冷所显球孟秋雨大龙相术神拳一拳轰向永恒老怪,挡下了永恒老怪的斧纹杀势,冰纪子的白玉弯刀刀芒却也在顷刻间撕裂他的界域,恐怖的冰属性规则刀芒划过了孟秋雨的身躯。噗!孟秋雨扬天喷出一大口鲜血,全身被刀芒轰的鲜血淋漓,道韵气息再次溃散凌乱。冰纪子这一击,让孟秋雨可是伤的不轻,若不是实力强悍,又是轮回境炼体修为,肉身都会被轰碎。司徒天眼里闪现着激动之色,孟秋雨实力大减,现在要杀孟秋雨更是增加了不少胜算。孟秋雨的轩辕剑虽然没被他翻天印束缚,可两件先天宝物却也僵持胶着在一起,翻天印无法束缚住轩辕剑,轩辕剑也挣不脱翻天印的压制。只要永恒老怪和冰纪子再次联手攻击孟秋雨,孟秋雨以一敌三,轩辕剑被束缚住,那是迟早的问题,现在孟秋雨想要逃走,只能舍弃轩辕剑。形势突然变得如此有利,司徒天心中难掩激动,永恒老怪是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唯一的变数就是冰纪子,这女人太让他琢磨不透了,攻击完了自己,突然又对孟秋雨动手,实在是让他无法理解。后不仇仇方后察接月独由战“孟秋雨,原来你也有今天,能支撑多久。”永恒老怪疯狂大笑,孟秋雨手段再多,如今也已经重伤,不出意外,孟秋雨肉身崩溃,或者舍弃轩辕剑逃走,是唯一的生机。无论哪一种情况,孟秋雨的实力都会减弱,百年之内,怕是难以恢复。如果失去了轩辕剑,孟秋雨也就不再可怕了。虽然先前对冰纪子出手攻击司徒天不解,可现在他却是明白,冰纪子这是故意迷惑孟秋雨,否则就算三人联手,也无法将孟秋雨陷入这般绝境,孟秋雨要逃走,他们未必拦得住。孟秋雨脸色有些苍白,浑身金芒闪烁,神王冠的规则金芒再次凝聚规则防御稳固了界域,冰纪子的偷袭,让他落入了险境,这一次算是彻底被牵制住了。“冰纪子,你难道真的要与我作对不成?”孟秋雨眼神中杀意凌厉,他知道冰纪子反复无常,变态扭曲的心理,总是会做出令人费解的事情,可此时也意识到,冰纪子这次是算计了他。虽然不排除冰纪子对司徒天称呼仙子恼怒,可更多的是在迷惑他,让他放松了戒心。孟秋雨了解冰纪子,冰纪子又何尝不了解孟秋雨。冰纪子一脸寒意,眼神中毫无人类的感情,可是在孟秋雨凌厉而毫不掩饰的杀意眼神下,却也莫名有些心悸。孟秋雨不再称他冰小妹,而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显示出了孟秋雨此事对他的怒意,今日如果杀不了孟秋雨,就凭今天他对孟秋雨的所作所为,孟秋雨一旦恢复修为,必然会来找他算账。那时候孟秋雨将不会再有任何顾忌,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他。“孟秋雨,你以为我会怕你报复吗?你今天还逃得掉吗?”冰纪子一脸狰狞的冷哼道。“冰纪子,我虽然有时恨不得杀了你,可我从未想过真的要杀你,但今日过后,只要我还活着,你我不死不休。”孟秋雨声音淡漠的说道。冰纪子身子微微一颤,孟秋雨对她说过很多恨厉的话,可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天这样,她能感觉到,孟秋雨对她是真的动了杀心。孙不远不情艘球战冷技显克冰纪子的心里,突然间有些慌乱,有些连他也无法明白的烦躁,似乎自己也是从来没想过要真的杀掉孟秋雨,虽然嫉妒他的天赋,羡慕他的顶天立地,不满他的多情。可这些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为何要在乎这些?突然间,他明白了,自己其实也想成为孟秋雨这样完整的人,而不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是男人,他会和孟秋雨一样,傲视天地,多情多义。是女人,这天地间能让她正眼相人,也只有孟秋雨一人。这些念头在心中凌乱,冰纪子的脸色也渐渐发白,今日就算杀了孟秋雨,他又能得到什么?连他唯一还在乎的小师妹林慕雪,也将视他为生死仇人。艘科远仇酷后球陌阳结显我“冰仙子,机会难得,今日不杀孟秋雨,我们谁也逃不掉被他追杀的下场。”司徒天纪子神色变化,急忙说道。艘科远仇酷后球陌阳结显我

    无论哪一种情况,孟秋雨的实力都会减弱,百年之内,怕是难以恢复。如果失去了轩辕剑,孟秋雨也就不再可怕了。“垃圾,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杀孟秋雨,能杀他的人只有我,是我冰纪子。”冰纪子突然眼里闪现疯狂之色,犹如疯了一般咆哮大骂,道韵气势不再压制孟秋雨,转而碾压司徒天,白玉弯刀也化作数以万计的刀芒杀势卷向了司徒天。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