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选择与机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观云峰大殿的禁制轰然被撕裂,蓝枭云那暴怒而杀意凌厉的气势便笼罩了整个大殿,除了孟秋雨和冰纪子一脸平静外,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压迫,让人感到窒息。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大殿内大多数人震撼之余,都是冷漠的秋雨,蓝灵门门主都亲自出现了,这个叫孟秋雨的修士,那里还有活命的机会。孟秋雨死不死,这里没几个人在乎。空夜寒和梦寒武则是一脸沉重,面对蓝枭云强势的气息压制,两人满是担忧的秋雨,蓝枭云这种级别的强者,根本不是他们能抗衡的,虽然心急,但也知道,他们无能为力。“孟秋雨,这一次,如何张狂?”多情公子沈青哼哼一笑,讥讽的秋雨,已经迫不及待要秋雨惨死了。孟秋雨对他造成的伤害,不止是碎了半截手臂,心中也留下了屈辱的裂痕,他多情公子在上三天行走,也没受过那种屈服,敢伤害他的人还真不多。但偏偏在中三天,他就遇到了一个不把琴箫谷放在眼里的人,后来舞轻刀被杀的消息传回,他已经知道孟秋雨不是杀不了他,他能逃走那是孟秋雨放了他一条生路。但沈青却是不但不感激孟秋雨手下留情,反而是引以为耻,视为他生平最大的屈辱。后远科科独敌学由孤故战酷此时沈天琊和孙映画也出现在蓝枭云身旁,两人的强大气息同样破开了禁制,锁定了孟秋雨,若不是元界盟的面子上,此时他们会毫不犹豫毁掉观云峰,将孟秋雨抓出来。孟秋雨纹丝不动坐在椅子上,面对三大强者的气息锁定,脸上没有丝毫惊慌之色,叹息了一声道:“怎么哪里都有这种自以为是的垃圾。”话音未落,孟秋雨便站起身来,仅仅起身这一动作,那锁定他的三道强大气息就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孟秋雨跨步而出,神情坦然的来到了观云峰的上空。蓝枭云和沈天琊夫妇都是脸色一变,孟秋雨轻描淡写就化解了三人的气息压制,这种可怕的修为,就算是他们,也未必能做到,这时候如果还认为孟秋雨是随意捏死的蝼蚁,他们也就不配在上三天逞强了。“原来是你,真是冤家路窄啊。”孟秋雨一出现,古天老祖便眼神一厉,他也没想到孟秋雨竟然就是那个将他赶出修炼之地的强者,他当初还能隐约秋雨只有半圣修为。可是现在,孟秋雨站在空中,浑身没有一丝道韵气息,整个人仿佛与天地融入在了一起,那种浑然天成的不凡,深不可测。古天老祖心中咯噔一下,隐隐感觉到了不妙,这家伙恐怕已经突破圣境了,半圣境界的时候,他都不是对手,若是突破圣境,那该有多强。“的确是冤家路窄,在鸿蒙残界你就仗势欺人,而又自以为是,断了一只手臂还不引以为戒,现在跑回天元界来横行霸道,好大的威风。”孟秋雨冷冷一笑,却是云三人。两人对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惊变,孟秋雨竟然也去过鸿蒙残界,显然古天老祖还在对方手中吃了亏,能断了古天老祖一条手臂,这孟秋雨的实力该有多强。一时间四周一片安静,连蓝枭云和沈天琊夫妇也没有了先前的杀气腾腾,而是神情凝重的打量着孟秋雨,一个个心中逐渐惊骇。艘不不仇方后学战月艘学术原先没人能察觉到孟秋雨的修为境界,那是没人把他放在眼里,可此时,孟秋雨凌空而立,所有人依旧他的境界,那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强大。而莫元,古天老祖,望山大帝也终于意识到先前他们感觉到被人窥视是怎么回事,显然是孟秋雨在用神识探查他们,十几名强者聚集在一起,没有一个人能感应到人家的气息,这种修为岂止是比他们强大了一点半点。古天老祖将眼底的惊骇和恨意收起,抱了抱拳说道:“原来你就是孟秋雨,鸿蒙残界内虽然我们发生过冲突,但以孟道友的修为,也不会把那种小事放在心上。今天是天元界盟和古天道宗联姻的大喜之日,相请不如偶遇,古某很欢迎孟道友能来。”古天老祖能活到现在,除了自身实力不弱,也能屈能伸,能够隐忍,否则当初在鸿蒙残界他就会和孟秋雨拼死一战了,又岂会察觉到不是孟秋雨的对手而含恨离开。现在他意识到孟秋雨突破了圣境,实力不知强大了多少,这种人物,他现在哪敢得罪,再次受点屈辱也总比丢了性命要强。他可不认为在场的所有人联手就能抗衡孟秋雨,何况愿意与他联手的又能有几人。“能屈能伸,脸皮之厚,旷古烁今第一人非你古天老祖莫属了。于星舞是我的朋友,你竟敢强势压人,凭你孙子那种货色,也想打于星舞的主意,你不就是仗着修为强大,为所欲为吗?既然你这么喜欢欺负人,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欺负人。”孟秋雨冷冷一笑,身上道韵环绕,道韵手印凌空落下,站在于星舞身旁的古元丰已经被孟秋雨抓了起来。敌科科不鬼敌察由闹孤帆孙敌科科不鬼敌察由闹孤帆孙

    沈天琊夫妇和蓝枭云脸色阴沉不定,却也心中满是惊悸和不安,他们竟然招惹到了惹不起的强者,刚才还大言不惭要杀孟秋雨,可是现在,人家把他们当成了空气,那是一种赤果果的无视。以古元丰的修为,在孟秋雨手中别说反抗,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只剩下了恐惧。脖子被拎着,就如一条濒临死亡的狗一样。“孟道友,还请手下留情。”古天老祖脸孔都有些扭曲,气得不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孟秋雨挥手就抓了古元丰,他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敢出手阻拦。敌仇地不鬼结球陌孤月孤主四周众人依旧没人敢开口,却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于星舞从先前的紧张和担忧中清醒过来,以她的聪慧,哪里会孟秋雨现在的实力又强大了很多,连古天老祖都不敢和孟秋雨动手,她便知道自己先前的担忧是多虑了。她每见一次孟秋雨,后者都能给她带来惊喜和震撼,孟秋雨实力的增长速度,已经让她仰望了,可她心中却充斥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激动和欣喜,哪怕孟秋雨实力变得再强,依旧是那个对朋友赤城一片的男子。她为有这样的朋友,而感到欣慰,同时也有种不易察觉的情愫,在她心底滋生,秋雨,她热泪盈眶。摆脱了命运,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男子,否则她就算活着,也会失去灵魂,成为古元丰肆意玩弄的傀儡。就连戴云柔,空夜寒几人也是一脸惊喜,事情的发展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好,孟秋雨一出场不是被人围攻,而是直接震慑住了所有强者,连古天老祖都像孙子一样害怕孟秋雨,其他人谁还敢动手。结仇仇科独艘恨由阳月酷技沈天琊夫妇和蓝枭云脸色阴沉不定,却也心中满是惊悸和不安,他们竟然招惹到了惹不起的强者,刚才还大言不惭要杀孟秋雨,可是现在,人家把他们当成了空气,那是一种赤果果的无视。他们都知道孟秋雨教训完了古天老祖,就会轮到他们,可现在,他们却连大气也不敢出。“手下留情?若是我的实力不如你,早在鸿蒙残界你就把我杀了,若是我的实力不如你,于星舞就要嫁给你的孙子,我敢多说一句废话,你都会一巴掌拍死我。”孟秋雨冷冷一笑,拎着古元丰的脖子丢向了身后的冰纪子,淡淡的说道:“小妹,这个小白脸如果你喜欢,就留他一命,不喜欢,你。”孙仇远仇鬼结察接阳地科太孙仇远仇鬼结察接阳地科太

    两人对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惊变,孟秋雨竟然也去过鸿蒙残界,显然古天老祖还在对方手中吃了亏,能断了古天老祖一条手臂,这孟秋雨的实力该有多强。冰纪子哼了一声,很是不满孟秋雨叫她小妹,元丰被丢了过来,一巴掌拍了出去,那可怕的道韵气息再次惊得所有人脸色一变。原来孟秋雨身边还有一个可怕的强者,冰纪子可不像孟秋雨这么低调含蓄,浩瀚的道韵气息环绕,那可怕的强大威势,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一些修为弱一些的弟子更是在她的气势压制中,连动弹都动弹不了。噗!一篷血雾在空中爆开,古元丰还没落到冰纪子面前,就被冰纪子的道韵手印拍成了血雾,孟秋雨既然把古元丰交给她处置,那显然是要她杀人,冰纪子虽然不满孟秋雨,但对于杀人,她可不会手软。“孟道友,我与你并无仇怨,你杀我孙子未免欺人太甚了,就算你修为强大,也太不把天元界的修士放在眼里了。”古天老祖浑身都气的颤抖了起来,但依旧忍着一口气不敢发作。一个孟秋雨就让他不敢动手了,现在孟秋雨身边还多了一个同样可怕的强者,冰纪子爆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让他意识到冰纪子比他强大了不知多少,这样的强者,一巴掌同样能拍死他。“欺人太甚?原来你也知道被人欺负有多么憋屈,怪只怪你自己倒霉,再次招惹到了我的朋友。”孟秋雨话音未落,道韵气势便狂涌而出,古天老祖的护身界域犹如纸糊的一般直接被他的气势轰的支离破碎,连周身道韵都被压制住了。古天老祖脸色惨白而满眼的绝望,他明白孟秋雨是不打算放过他了,在孟秋雨的气势压制中,他同样没有反抗之力。孟秋雨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不知多少,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面对鸿蒙残界内的那些远古强者,也不会逊色。古天老祖感到绝望,同时心中深深后悔,他就不该回到天元界,也就不会在孙子的请求下垂涎于星舞的美貌,否则也不会有今日。可再后悔也没用,随着孟秋雨跨前一步,浩瀚磅礴的道韵气势化作规则杀势,古天老祖浑身道韵都被碾压的瞬间崩溃,整个人被绞杀成了血雾。古天老祖一死,在场的众人更是惊得浑身发寒,以古天老祖的实力竟然都无法抗衡孟秋雨的气势轰杀,不论是九转大帝莫元,还是望山大帝都明白,孟秋雨要杀他们,同样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孙不不地酷敌恨由孤所主闹于辰大帝等人同样惊得目瞪口呆,孟秋雨的可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种实力,就算是元洪帝君来了,怕也无法阻挡吧。最惊恐的人莫过于沈青,想起先前对孟秋雨的诳语,此时吓得脸色惨白,都要跪下来了。“该你们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了结一下了。”孟秋雨杀了古天老祖后,这才目光冷漠的转向了蓝枭云和沈天琊夫妇。“前辈赎罪,晚辈有眼无珠,先前冒犯了前辈,只求前辈饶命,晚辈愿意做任何事情。”蓝枭云浑身颤抖,惊恐万分的说道。沈天琊张了张嘴,露出一丝苦笑,最终没有开口。孙映画也摇了摇头,开口道:“孟前辈,我们夫妇无话可说,前辈虽然曾经放了犬子一条小命,但我们的仇恨却是已经结下,现在出口求饶恐怕也是为时已晚。”“既然选择了修道,我们就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也做好了被杀的准备,我们夫妇实力不如孟前辈,今日要杀要剐,任凭前辈处置。但如果前辈仁慈,希望前辈再给我儿子一次机会。”沈天琊夫妇的反应,倒是让孟秋雨有些意外,这份心境和面对死亡的坦然,就不是一般人可比,这同样是两个个性骄傲之人,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果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夫妇和沈青只能活一个,你们希望我留下谁的命?”孟秋雨眯着眼睛问道。孙映画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前辈,我希望是我儿子沈青。”沈青眼里也是露出一丝希望,亲沈天琊眼神中满是活命的期待。沈天琊却是叹息了一声,深深儿子,随即闭着眼睛道:“我把机会让给我妻子映画。”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