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慕琴心的过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慕琴心是个清高冷傲的女子,就算是如今,她也有骄傲的资本,身为苏姬云最得意的亲传弟子,又是神道空间天池雪域的宗主,她的天赋或许是遗传了司徒天,如今不仅突破了轮回境,已经是半只脚跨入了轮回境九重天在浩瀚宇宙那些大的界面,轮回境九重天算不了什么,可在各大空间这种天地规则残破的地方,能修炼到轮回境九重天,可就不简单了。就算是如今的苏姬云,也只是轮回境八重天后期的修为,境界上还要差慕琴心一截。当然和孟秋雨的女人们比起来,慕琴心就要差远了,不是她的天赋比不上众女,是她能得到的资源比不上,就算如今林慕雪也很重视这个晚辈,那也亲疏有别,不会把太多资源留给她。年轻一辈中,孟念雨无疑是最出众的一个,已经进阶到了轮回境九重天初期,境界上要比慕琴心高一个层次,谁让他是孟秋雨和林慕雪的儿子,那种不会为修炼资源烦心的身份,那是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琴心仙子的名号,在各大空间也是无人不知,即使慕琴心很少外出,最多去的地方也就是神界遗址,每次境界的突破,她都选择在道果禁塔。天池雪域在圣城的弟子都已经并入了影宗,但林慕雪还是保留下了神道空间的天池雪域,有些东西她会永远保留下去,这也是天池雪域曾经被她重新建立的缘故,因为那里有着她和孟秋雨的回忆,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所以慕琴心依旧是天池雪域的圣女宗主,传承着整个永远也不会取代的宗门。一夜过去,慕琴心带着宗门长老,一些核心弟子依旧毕恭毕敬的等候在雪域峰大殿外,两位先祖在雪山之巅依偎着呆了一夜,他们自然是不敢打扰。后仇远地独后学战阳察岗岗就算是慕琴心这种心傲的绝色女子,对林慕雪和孟秋雨的尊敬也是发自肺腑。后仇远地独后学战阳察岗岗

    “琴心也不知道该不该去见她,一切听从两位先祖的意思。”慕琴心沉吟了一下说道。“琴心,让弟子们先离开吧,你一个人留下。”林慕雪轻柔的话语在雪域峰上空回荡,随即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弟子拜见孟先祖,林先祖。”在慕琴心的带头下,一群人跪拜行礼,随即纷纷散去,只剩下了慕琴心自己。“琴心,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等你见过一个人之后,也该再次突破了。”林慕雪满意的打量了几眼慕琴心,说道。“谢谢林先祖,两位先祖驾临,不知让琴心见什么人。”慕琴心略显疑惑的问道。“一个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随我进来,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身子。”慕琴心愣了一下,先祖要检查她的身子,她自然知道孟秋雨不是要占她便宜,而是她身上可能会有什么秘密。可如果被孟秋雨神识探查,那等于她将被孟秋雨光,对于慕琴心这种圣洁的女子,心中不免有些羞涩和紧张。“慕雪,还是你来吧。”进入大殿后,孟秋雨咧嘴一笑,示意林慕雪动手。虽然修道之人不会拘泥这种事情,可他还是不方便检查一个女人的身体。林慕雪眼神揶揄的孟秋雨,她倒是不介意孟秋雨为慕琴心检查身子,但既然男人感觉到尴尬,她也不会说什么。她知道孟秋雨为何要检查慕琴心的身子,这种检查那是深层次的探查,会将慕琴心里里外外全部窥察一下。慕琴心是司徒天和慕天兰的女儿,按理说要比孟秋雨和林慕雪还要存活的久远,可慕琴心现在的实际年龄明显要小太多,甚至没有任何前世记忆。孟秋雨想要知道,慕琴心是轮回过,还是发生过什么事情,至少不仔细探查发现不了什么。林慕雪的神识直接锁定了慕琴心,慕琴心知道自己被神识探查,却是感觉不出任何不妥,以林慕雪的修为对她做这些事情,她自然是无法感觉到。林慕雪神识探查了许久,甚至连慕琴心的识海都轻易破开,连神魂都探查了一遍,慕琴心才浑身冒汗的惊醒过来,一道气息进入识海深处,她才感觉到,却也无法抗拒。敌不不仇情敌学接孤酷诺战敌不不仇情敌学接孤酷诺战

    林慕雪的神识直接锁定了慕琴心,慕琴心知道自己被神识探查,却是感觉不出任何不妥,以林慕雪的修为对她做这些事情,她自然是无法感觉到。“琴心应该是经历过很多轮回,我只能探查到她一部分记忆,至于她第一世如何陨落,我也探查不出来。”林慕雪摇了摇头,秋雨说道。林慕雪没有掌控轮回,更没有轮回神通,自然是无法探查出慕琴心的轮回记忆,可孟秋雨却能做到。“让我来吧。”孟秋雨的强大神识锁定了慕琴心,只是探查她的轮回记忆,倒也无妨,他能用轮回神通,借助轮回古树探查任何人的轮回记忆,唯独无法探查自己的轮回记忆。一番探查后,孟秋雨的神色古怪了起来,他慕琴心的第一世,却也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一段不伦之情。司徒天虽然杀了慕天兰全家,报了大仇,但他心里显然对慕天兰动过真情,将她和一些琉璃宫的弟子囚禁在琉璃深海,虽然狠毒了一些,但也说明了他下不了手杀掉慕天兰。司徒天将女儿慕琴心带走,放在了一个隔绝的空岛之内,只留下一只小灵宠陪伴年幼的慕琴心。而他也时常去这个空岛之内指导慕琴心修炼。慕琴心从记事开始,就不知道司徒天是他的父亲,只是称呼司徒天为师尊。对于一个在空岛之上长大的孩子,她的生命里除了陪伴她的小灵宠,就只有司徒天,可以说她内心纯净空白的犹如一张白纸,根本不知道人世界的任何事情,包括感情。慕琴心对司徒天自然是十分依赖,无论是司徒天对她的疼爱呵护,还是指导她修炼的认真,陪伴她度过的每一天,都在慕琴心的心里是最美好的事情。直到慕琴心渐渐长大,她的容貌和年轻时候的慕天兰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甚至因为从小生活在闭塞的小岛内,心性单纯的要比慕天兰还要纯真可爱。司徒天琴心,不免有时候会将她当做慕天兰,那种关心和爱护更是超越了父女之情,师徒之情,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那可能是司徒天这个阴狠毒辣之人心灵中唯一的净土,只有在慕琴心面前,他才像一个好人。对于慕琴心来说,司徒天又是她生命里唯一的人,那种依赖也是超乎常情,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单纯可爱,她快乐无忧的一切,都希望和司徒天分享。父女俩的关系很亲密,亲密到了一个临界点,司徒天甚至有一次差点占有了自己的女儿,做出禽兽之事。当然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可司徒天却是意识到了他内心深处的不正常情感,甚至因为慕琴心的存在,已经在他心里造成了痕迹,影响到了他的大道。司徒天不得不说是一个无情无义,心狠手辣之人,在察觉到这一切后,他选择了痛下杀手,在慕琴心熟睡中亲手结果了她的生命,斩断了那份不伦之情。慕琴心死的不明不白,甚至是在快乐安详中莫名其妙就被杀了,她直到临死前,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不知道她其实就是司徒天的女儿,甚至不明白她和司徒天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些不正常。慕琴心被杀后再次经历过几次轮回,对于前世轮回自然不知情,毕竟这世上没有几人能将前世记忆找回来。她如今的身份,算是司徒天和慕天兰的女儿,可也说与两人并无关系。就如孟秋雨和蓝梦影的关系,第一世还是姐弟,孟秋雨九世轮回,可也算是与过去不在有太大关系,就对待了。这和佛门禅道的感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有些相似,本就无一物,如何能惹尘埃。按照佛门之道,轮回其实就是新生,每一次轮回,就是一次新生,与上一世并无瓜葛。否则也不会有地球上人们常说的,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这种说法。秋雨神情古怪,林慕雪也知道孟秋雨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却也没有询问,如果孟秋雨愿意说,自然会说出来。敌地远地独后恨由孤科孙独“琴心,这一世你的父母都只是普通修士,他们早已陨落,在你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出现了意外,你是被苏姬云捡到,带回了天池雪域。”孟秋雨神色恢复正常,点头说道。慕琴心点点头,她已经对自己的身世并非那么迫切了,对于孟秋雨说自己父母很平凡,也已经陨落,只是心中微微有些黯然,并无太大伤感。“不过我知道你第一世的母亲还存活着,而且她很爱你,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她失去了你,也因为一些事情她无法寻找你,但他心里一直记挂着你,并且拜托我寻找你,如果你愿意去见她,我可以带你过去。”慕琴心眼神有了一些波动,第一世的母亲,那是一种陌生却又能让她心中产生涟漪的感觉。“琴心也不知道该不该去见她,一切听从两位先祖的意思。”慕琴心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该知道你师父苏姬云与苏媚的关系,苏媚是她这一世的女儿,却也经历过轮回,她依旧珍惜这份母女情,如今母女俩在一起,那是一种幸福。”孟秋雨笑了笑道:“不管是否经历过轮回,曾经有关系就是一种缘分,再续前缘也是一件好事,这只是我的建议,你该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孟秋雨自然也是希望慕琴心与慕天兰相认,慕天兰受了那么多苦,也是个可怜悲情的女人,孟秋雨又是一个重情之人,他自己与林慕雪众女,不也是经历过轮回,最终还是彼此相爱。林慕雪也从孟秋雨口中知道过慕天兰的存在,此时轻声道:“琴心,放得下和拿得起一样,都是一种心境领悟,你孟先祖经历过九世轮回,如今他依旧将曾经的爱人们聚集在了一起,一切都顺着你的心意,你想如何选择都可以。慕琴心冰雪聪明,那里还听不出两人的意思,虽然是让她决定,可两人很明显是希望她不要无情,不要错失了那曾经的母女缘分。“弟子明白,不知我们何时去见她,是否相认,弟子现在也无法明白自己的内心。“慕琴心恭谨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去。”孟秋雨点点头,最先跨出大殿向着蛮荒之地赶去。孙远科仇独艘球接冷闹陌结林慕雪道韵气息卷起慕琴心,紧随在孟秋雨身后。太古秘境就在蛮荒之地的诡异森林内,但早已封闭,想要找到并不容易。可对于孟秋雨和林慕雪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自然也不是难事。如今的蛮荒之地已经不再蛮荒,而是成为了一片神灵气息浓郁的修炼之地,不少修士都进入蛮荒之地历练,只不过因为孟秋雨的原因,如今各大空间都是一片祥和的修炼环境,不再有强凌弱小,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孟秋雨找到了太古秘境的入口,直接撕裂秘境界域,三人来到了琉璃深海上空。“进去吧,琉璃宫就在深海之下。”孟秋雨两女,神识早已展开,深海之下的琉璃宫自/bhtml/17/1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