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杀生成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道友好生一张利嘴,就如道友浑身充满了暴戾杀气,留在极乐世界听听佛法,对道友并无坏处。”藏曲佛主自然听得出来,孟秋雨是在嘲讽他,暗喻他自以为是,虽然藏曲佛主是在救助蔺暨圣尊,可也是没把孟秋雨视为强敌,这才会选择围魏救赵这种方式。可他毕竟有些托大,像是对付蝼蚁般想要制服孟秋雨,那种虚空碾压的手段对付弱一些的人还行,换做比孟秋雨弱一些的强者,极有可能就会被他拎着脖子压制住。后地地仇情孙术接闹孙技可孟秋雨的实力并不在他之下,这样的手段就有些可笑了。而藏曲佛主竟然也话中带话,反唇相讥孟秋雨牙尖嘴利,有着一张和实力相当的恶毒嘴巴。两人斗法过后,竟然开始斗嘴,不由得让宝生圣尊等强者一阵愕然,他们没想到高高在上,一向温和威严的佛主,竟然也会与人争口舌之利。“恭迎佛主!我佛慈悲!”最先反应过来的燃眉圣尊急忙双手合十,行了膜拜之礼。藏曲佛主就是西方宇宙的天,就算是他们见到对方,也要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恭迎佛主!我佛慈悲!”其余圣尊和四周无数佛道修士也都同声吟唱,佛法气息铺天盖地,一种让孟秋雨都能感受到的力量向着藏曲佛主汇聚。孟秋雨暗自震叹,难怪佛门圣人都会被人朝拜,地球上的寺庙会接引烧香拜佛,这种朝拜之礼,竟然也能让受礼者得到益处,就像是一种愿力,修炼佛道之人的力量源泉。“众生平等,我佛慈悲!”藏曲佛主浑身佛法道韵缭绕,宝相庄严的合拢着双手,将那四周凝聚而来的力量吸收了起来。一幕,孟秋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原来修炼佛法竟然还有这种好处,只要成为顶尖的强者,就能源源不断的接受这种朝圣之力。换做那些圣僧高人,这种随时可以提升修为的膜拜之礼也算是一种福报,可这藏曲佛主何德何能,将一个西方宇宙掌管的乌烟瘴气,这种人居然也有脸受人敬拜。“哈哈哈……可笑之极!我佛慈悲,这本是一句让人敬佩的佛门圣语,可我怎么听着这么刺耳。”孟秋雨放声狂笑,笑声中充满了一种不屑的嘲笑之意,一个被人膜拜崇敬的得道圣佛竟然也会与人争口舌之厉,一个堂堂佛主居然放任尼姑与和尚混乱双-修,最可笑的是还允许杀戮,这叫什么佛法无边,普度众生。孟秋雨的狂笑之声蕴含着凌厉的道韵气势,将四周那弥漫而来的朝圣之力都纷纷震碎,狂傲之态彰显挑衅之意,顿时让藏曲佛主眼里流露出一道森寒的精芒。“孟道友,就算你实力强大,也太过了霸道了一些,佛门圣地,极乐世界,那容你肆意玷污。”“藏曲佛主,这番话换做其他佛门圣人说出来,我可能会感觉到罪大恶极,可从你嘴里放出来,我只会感觉好笑,用我家乡的一句话形容,那就是你既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玷污这神圣的字眼,你也不配说出来。”孟秋雨冷笑中高声说道。四周所有佛道修士都是脸色震撼,惊怒,一个外来修士居然如此评价他们的佛主,这可是大不敬。“孟道友,你真以为本佛主留不下你吗?”藏曲佛主一声大喝,浑身佛光涌动,一种蕴含着灵魂震颤的恐怖之音轰向了孟秋雨的识海。在这恐怖的声音轰鸣下,四周的天地规则都突然狂暴了起来。“那你可以试试!”孟秋雨冷笑一声,同样一道寒噬爆也无声无息席卷而出,心中却也震叹,他听说过佛家的狮子吼,这藏曲佛主显然也是用了同样的神识神通,只不过比起狮子吼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狮子吼根本没法相比。结科地远情敌术陌孤恨学若不是孟秋雨的本源识海强大,又有神王冠和无焰之火守护,他的识海都会被瞬间摧毁。即使如此,依旧让孟秋雨感到一阵撕裂剧痛,震得耳膜嗡嗡直响。藏曲佛主同样也感受到一股冰寒恐怖力量的撕裂之痛,却也轻易化解,孟秋雨的寒噬爆同样对他造不成威胁。两人暗中较量,相互发出了神识神通的攻击,却也是半斤八俩,谁也没占到便宜。从先前的交手之中,不论是孟秋雨,还是藏曲佛主都明白,两人的实力相当,谁也无法奈何的了谁,不过藏曲佛主却是有些忌惮孟秋雨。西方宇宙是他的地盘,这里的天地规则也对他有利,他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依旧无法压制孟秋雨,他便知道自己其实落在了下乘。就算他今日拼尽全力,甚至让十大圣尊联手,也未必能留下孟秋雨,西方宇宙的天地规则束缚,还无法压制孟秋雨这种强者离去。“孟道友,如果你留在西方宇宙参悟佛法,本佛主欢迎你。但你要仗着自己修为强大,在这里逞凶,今日就算本佛主凭着重伤,也要让你付出代价。”藏曲佛主沉吟了一下,声音严肃的说道。孟秋雨没有再讥讽藏曲佛主,他知道藏曲佛主说的是事实,这里毕竟是人家地盘,又有一大堆帮手,如果拼个你死我活,孟秋雨倒是自信能离开,可也一定会付出代价。不过藏曲佛主不愿意动手,也是心有顾忌,那就是他可以让孟秋雨付出代价,他也不会占到便宜,甚至会陨落几名圣尊,这对西方宇宙可不是什么好事。“老朋友,你既然来了,也该现身了吧。”孟秋雨呵呵一笑,却是对着虚空说道。随着孟秋雨的话音落下,一道挺拔的身形从虚空中跨步而来,慈眉善目,身穿袈裟,手中还握着一件金顶连环禅杖。比起其他圣尊来,出现的这位老和尚多了一份世外高人的空灵神圣,浑身佛法道韵凝实圆润,实力比欢喜圣尊也不会逊色多少。人,不止是藏曲佛主眉头隐隐皱起,其他几位圣尊也露出一丝惊讶,眼前的老和尚正是几年前才新晋圣尊的青灯圣佛。青灯圣佛算是西方宇宙的一个另类,他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西方宇宙,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却是在短短几年时间便名动西方宇宙,以绝对的实力成为十大圣尊之一。他的个性很随和,没杀过任何人,对任何人也都十分温和,不争夺权势,不发展势力,就连极乐天也很少来,只是占据了一个偏远的佛国普度众生。身边还只收了两个比丘童子,不近女色,不喜双-修。曾经的宝生圣尊,欢喜圣尊,燃眉圣尊以及雨禾圣尊还能在实力上压制一下青灯圣尊。可是青灯圣尊再次出现,修为境界却是丝毫不在他们之下。青灯圣尊出现在这里,本来就让他们感到惊讶,而孟秋雨还称呼对方老朋友,这两人竟然认识,显然关系还不一般,从青灯圣尊秋雨的目光就能来。“大人,青灯见过大人。”青灯神佛没有第一时间拜见藏曲佛主,而是神色恭敬的对孟秋雨行礼,再次让在场的所有强者,一脸震撼。“很好,为了寻找你,我才进入了西方宇宙,十二神使归位,如今就缺你一个了。”孟秋雨哈哈笑道。青灯神佛眼里闪过一抹异彩,温和的脸庞也露出一丝惊喜,他恢复记忆后,知道紫瞳神王紫枫,独臂擎天神王孤星,双子神王慕容博和凌天南都在地球。就连血魔和赤魔也在地球上,这些人都以各种身份与孟秋雨有了交集,可他并不知道十二神使其余人竟然也存在。“大人?您说其他人也还幸存了下来?”“我已经找到了逆苍天,剑破天,楚云飞以及鬼王苍郁,邪王廖梦,你是最后一个。”孟秋雨点头笑道。“阿弥陀佛,感谢我佛慈悲。”青灯圣佛双手合十,嘴里吟唱起来。灯神佛竟然把自己当成了空气,自始至终没一眼,更别说拜见了,藏曲佛主的脸色阴冷了下来。“孟道友还真是交友广泛,居然连青灯圣尊也认识。”“不是认识,青灯只是大人座下的一名神使,我佛慈悲,为了大人,青灯可以杀生成佛,只要大人需要,青灯可以双手染尽鲜血。”青灯神佛目光平静的曲佛主,再无先前的温和,而是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好一个杀生成佛,原来青灯圣尊竟然也是别人手下的一个仆人,方宇宙还真是留不下你这尊大佛。”藏曲佛主眼里闪过一抹杀意,青灯神佛从出现到现在,都是在挑衅他的威严,他的心中已经动了杀意。“青灯这条贱命只属于大人,大人让我去哪里,青灯就会在哪里,是否留在西方宇宙,藏曲佛主还管不了青灯。”青灯神佛淡淡的说道。“狂傲,今日本佛主就要能不能管的了你。”藏曲佛主暴怒,他的威严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挑衅。孟秋雨对他不敬也就罢了,人家有这样的资格,他连自己掌管的宇宙内圣尊都管不了,今日让青灯神佛活着离开,他今后还有何威严。话音未落,藏曲佛主浑身狂暴的佛法气息便滔天汹涌,道韵气势化作一道凝如实质的金色手印凌空拍向了青灯神佛。先前他抓向孟秋雨的金色手印,是从虚空中突兀而来,威力还不是很强,可是现在人就在极乐天,这一道金色手印蕴含的可怕威力连孟秋雨都暗自惊叹,青灯神佛绝对挡不下来。“想要杀我的兄弟,那也问问我孟秋雨答不答应。”孟秋雨冷喝一声,轩辕剑狂暴的剑意杀势漫天卷起,藏曲佛主锁定青灯神佛的气势也瞬间崩溃,金色剑芒与藏曲佛主的手印轰在了一起。藏曲佛主显然早就明白,他要对青灯神佛动手,孟秋雨不会置之不理,这一道手印只是幌子,一件金钵法宝悬浮在了他的头顶,四周的天地规则都在金钵光芒的笼罩下突然变得更加稳固。浩瀚磅礴的束缚气息从金钵上溢出,孟秋雨四周的空间都突然一滞,就连护身界域都在被金钵光芒开始吞噬压制。“镇!”藏曲佛主口中一声吟喝,被轩辕剑轰碎的漫天金光中出现了一道道佛印,这些佛印光芒璀璨,蕴含着恐怖的镇压之力笼罩着金钵,孟秋雨整个人都被金钵的光芒包裹,竟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挣脱。孟秋雨暗骂自己大意,藏曲佛主这样的老东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显然是别有所图,手段尽出,竟然让他一时大意落在了下风。噗!藏曲佛主吐出一口精血,浑身道韵也疯狂燃烧,那带着镇压之力的佛印威力再次大增,天地间的规则都被金钵掌控,孟秋雨的界域终于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纹,甚至在缩小。“想要镇压我,凭你也配!”孟秋雨眼里闪现出血色精芒,浑身道韵同样疯狂燃烧,一道紫色刀芒化作血海稳固了界域,神魔合体下,周身气势暴涨,轩辕剑被压制缩小的剑意杀势再次狂涨,狂暴的剑势斩向了悬浮在空中的金钵。轰轰轰!恐怖道韵规则爆开,漫天金光分崩离析,洒落天地间,金钵的光芒再稳固,也扛不住轩辕剑狂暴的剑气横扫,被硬生生撕裂出一道缺口。孟秋雨跨步而出,冲出了藏曲佛主的规则界域,同时一剑扫落,怒斩藏曲佛主。藏曲佛主费劲心机,不惜耗损道韵与精血的优势也无法镇压住孟秋雨,他便知道留不下孟秋雨了,金钵震颤中,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这才挡下了孟秋雨劈落而下的浩瀚剑意。敌仇科科独艘恨接冷考方地敌仇科科独艘恨接冷考方地

    若不是孟秋雨的本源识海强大,又有神王冠和无焰之火守护,他的识海都会被瞬间摧毁。即使如此,依旧让孟秋雨感到一阵撕裂剧痛,震得耳膜嗡嗡直响。结仇远仇情艘学接阳秘术“杀!”孟秋雨一声冷喝,青灯神佛也终于出手,他不是攻向藏曲佛主,而是手中金顶连环禅杖化作一道金龙杀势,恐怖的规则力量卷向了伤势颇重的蔺暨圣尊。蔺暨圣尊还没反应过来,护界便瞬息被撕裂,金色禅杖光芒吞噬了他,漫天雪雨爆开,蔺暨圣尊惨死当场。“藏曲秃驴,我说过今日蔺暨圣尊必死,你想报仇,那就来五行宇宙找我,不能把你的脑袋打成尿壶。”孟秋雨再次挥出一剑震退暴怒的藏曲佛主,在所有人惊怒的目光中,抬手撕裂了虚空界域,卷起青灯神佛消失了身影。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