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气压全场【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就是孟秋雨?”听到这声怒喝,混战中的所有人心神都是一震,几乎是在瞬息间所有人全部停止了出手。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知道孟秋雨强悍的莫青衣,厉邪等人最是心惊。而对孟秋雨充满了嫉恨与忌惮的司徒天和永恒老怪,更是神色微变。就算是皇天尊者等人,也莫不心惊,孟秋雨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大,那浩瀚磅礴的大道气息席卷天地,显然修为是远在他们之上。不仅如此,孟秋雨身边竟然也带着四位强者,除了浑身佛光笼罩的和尚和一名白衣少年弱一些,两名绝美的女子,任何一个修为都不比他们弱上多少。力量道君也是双眼眯起,神色凝重了起来,他与孟秋雨交过手,自然是知道孟秋雨的实力有多强,而短短数月不见,孟秋雨周身道韵凝实程度更是强大了不少,显然实力也是精进了不少。天华尊者神色严肃的空而来的孟秋雨,下意识的祭出了法宝,也是一把金色龙杖,与孟秋雨的神王杖有些相似。敌仇科科酷后恨陌阳仇考早孙地仇不鬼后术由闹察方太孟秋雨并未理会天华尊者的询问,身形落下的同时,道韵气息卷起了血人一般的沈曦,曾经那圣洁绝世的仙子,此时浑身没有几处完好之处,裙袍凌乱,血迹斑斑,白皙如玉的身子早已被血水染成了红色。沈曦的道韵都濒临消散,就连生机也在涣散,也幸亏她的修为强大,固守住了最后的一丝生机,否则孟秋雨也只能去幽冥界寻找他残破的神魂去了。“沈曦,我来晚了。”孟秋雨抱着毫无知觉的沈曦,心中的怒火在升腾,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竟然如此疼惜沈曦。抬手拿出一滴生命水,孟秋雨缓缓送入沈曦紧闭的牙关,生命水那汹涌澎湃的生命力量化为无尽生机,沈曦身上的生机开始凝聚了起来。随后孟秋雨有拿出一滴九天星露,一滴海之水,一脉混沌元果,毫不犹豫的送入沈曦口中,也顾不上男女有别,手掌贴在沈曦的胸口,五行本源气息渡入沈曦的体内,修复着沈曦寸断的经脉,引导着生命水,九天星露,海之水以及混沌元果帮着沈曦疗伤。林慕雪和蓝梦影神色平静的秋雨做这一切,心中并无不满,秋雨那眼底深处的心疼,她们都明白,这个伤势极重的女子,显然与她们的男人关系不一般。青灯神佛和亮闪闪变化的白衣少年,也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却是神色戒备着四周的强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一直想要杀掉孟秋雨的司徒天和永恒老怪,这时候也不敢轻易动手。秋雨拿出救治沈曦的那些宝物,就连天华尊者四人也都眉角跳动了几下,混沌元果,九天星露,生命水,海之水,任何一样那都是顶尖的疗伤宝物,恢复修为的珍宝,就算是他们,也最多只是得到过混沌元果。这些宝物同时用在一个人身上,别说还有一口气,就是魂飞魄散了,都有机会救过来。孙远科地独后术由月术战鬼“这混蛋,还真舍得下血本。”冰纪子心中咒骂着孟秋雨,她身上没有生命水,其他三种宝物却是都有,而能让沈曦如此重的伤势迅速恢复过来,最主要的便是生命水那强大的生命力量。她都有些嫉妒起了沈曦,不过却是在雨馨仙子戏谑的眼神扫了她一眼之后,冰纪子心神一震,脸色莫名红了起来。后地地远独艘恨陌闹早星主雨馨仙子的意思她当然明白,她先前可是豪放的呐喊过,孟秋雨出现后,她就要成为孟秋雨的女人,现在孟秋雨出现了,雨馨仙子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做。后地地远独艘恨陌闹早星主

    孟秋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扫了眼众人,行道君问道。冰纪子深吸了一口气,收起心中那悸动的情绪,偷偷打量起了林慕雪,她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她,知不知她如今已经是完整的女人。林慕雪也感应到了冰纪子的关注,目光转向冰纪子,后者立刻眼神闪烁的低下头来。“师姐,原来你也在这里。”林慕雪脸上掀起一抹笑意,冰纪子的一切事情,孟秋雨都告诉了林慕雪,所以她现在也知道,冰纪子去过地球,做过手术,现在可是完完整整的女子。敌不远远酷敌术由阳帆吉故曾经对冰纪子的变态心性还很是不喜,甚至不愿意接纳他这个师兄,但知道了这一切后,她能够理解冰纪子为何会心理扭曲,她倒是很同情这个如今的‘师姐’。不管怎么说,冰纪子再变态,再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但对她这个师妹,却是有着一份独特的守护之情,这一点,林慕雪无法改变。“慕雪师妹,你也来了。”冰纪子被林慕雪的称呼吓了一跳,神色尴尬的说道。林慕雪微笑着点点头,这时才神色清冷的打量着在场的所有强者,他只见过司徒天一人,认识永恒老怪,其余人却是都是第一次相见,却也从这些人的气息上判断出了他们的身份。孟秋雨把这些强者的特征和功法都给她讲述过,唯一让她认不出来的是五行道君这个最近才出现的强者。至于天华尊者等人,不知道他们的名号,但也知道都是洪荒时期的人物。也就在这十几个呼吸间,沈曦周身的生机和道韵都疯狂凝聚起来,苍白的脸庞也有了血色,身上那肉眼可见的伤痕在逐渐痊愈,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沈曦一直都有意识,知道发生了什么,孟秋雨救她的过程她也都知道,心中很是感激孟秋雨为她做的这一切。但她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被任何男子抱过,孟秋雨不仅抱着她的身子,手掌还贴着她的圣女峰,那一丝丝本源气息涌入她体内,手掌紧贴着的肌肤更是传来一阵阵温热,让沈曦心中慌乱而羞喜的不敢睁开双眼。察觉到了她的身体变化,孟秋雨也知道这样有些暧昧,不过为了救沈曦,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暗自传音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沈曦师妹,心神专一,运转心法疗伤才重要。”于是沈曦也就克制住了内心中那让她心颤的异样感觉,固守心神,在孟秋雨的帮助下全力运转功法恢复着伤势。这时候伤势好了不少,她也不好意思继续躺在孟秋雨怀中,毕竟现在场合也不对,如此多强者还。“孟师兄,谢谢你,我可以自行疗伤了。”沈曦睁开双眼,近距离秋雨那棱角分明的俊脸,竟然有些莫名的甜蜜和痴迷,甚至有些不舍的离开这温暖的怀抱。“好,你受的这些伤痛,我会帮你加倍讨回来。”孟秋雨也讪讪一笑,同样不舍得移开了紧贴着沈曦胸口的手掌,心中却是暗自惊叹,神女仙子很有料啊,那感觉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沈曦在离开孟秋雨的时候,也拿出了一件裙袍,包裹住了身躯,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打量起了林慕雪和蓝梦影。她听说过孟秋雨有不少道侣,而随着孟秋雨出现的两女,不论是气质还是容貌,也都不比她逊色,就连修为也不在她之下,沈曦暗自点头,这样的女子,或许才配得上孟秋雨。这时候她也顾不上想太多,立刻静下心来开始自行疗伤,孟秋雨给她服用了这么多宝物,那九天星露可不仅仅是疗伤,还能帮她提升修为,她可不想错过这种机会。“呵呵,与我孟秋雨有过节的人都到了,另外还多了几个不认识的强者,不知这位道友该如何称呼?”艘科科地酷艘学接冷闹酷察孟秋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扫了眼众人,行道君问道。“孟道友的修为果然如传闻一样强大,五行道君见过孟道友。”五行道君抱了抱拳,一脸客气的笑道。孙仇科不情结学所阳敌鬼情“原来是五行道君,一次创世大战,幸存下来的强者倒是不少,五行道君刚才没有动手,很好。”孟秋雨咧嘴一笑司徒天:“司徒天,这是第三次相遇了吧?这一次,你该不会还要逃走吧?““哼,今日逃走的人可未必是本君。“司徒天脸色一沉,孟秋雨这话可是等于告诉了在场所有强者,他在孟秋雨面前逃走了两次。对于他们这种强者,被人打得落荒而逃,那可是最大的耻辱了。“但愿如此,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不为人知,你司徒天见不得光的秘密。”孟秋雨眼里闪过一抹寒意,再次永恒老怪,却是哈哈笑道:“老魔,咱也算是老朋友了,上古时期你就被我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还被囚禁了亿万年。不过以你那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也是不会在乎什么尊严的,这一次,咱们也该新账旧账,一起算算了。”“呵呵,上古神王圣尊,好大的威风,你心中恨不得杀了我,我到现在可也活的很好。”永恒老怪不以为然的笑道。“不错,很有自信,是你的风格,但愿你能笑到最后。”敌科地地情孙恨所冷孤鬼远孟秋雨撇了撇嘴,随即又力量道君:“力量道君,咱们又见面了,你我之间并无太大恩怨,你师弟的法宝被司徒天抢走,如果你愿意,咱们倒是可以联手,一起干掉司徒天。”不等力量道君说话,元洪帝君却是阴笑道:“孟道友这就开始拉拢盟友了?不过你这如意算盘可是打错了,司徒兄虽然抢夺了力量道君师弟的宝物,但也比不上这位冰纪子杀了人家师弟的仇恨。”孟秋雨眼神一凝,目光纪子,后者将头扭向了一旁,也不知道不愿意搭理他,还是不敢孟秋雨心中一阵无语,原本还想临时拉拢一个帮手,力量道君就算不帮助自己等人,但与司徒天有过节,也不会帮助对方。现在倒好,冰纪子竟然把人家师弟给杀了,力量道君不找冰纪子报仇都不可能。“孟道友,只要你不阻拦本君杀这个贱人,为我师弟报仇,本君愿意和孟道友成为朋友。”力量道君眼神冷厉的冰纪子说道。敌科仇不鬼敌察战月主艘星艘不地仇方结球由孤方主“fukyou!你全家都是龟孙子,杂-种,有本事,你尽管试试,能杀的了谁。”冰纪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张牙舞爪,怒气冲天的骂了起来。冰纪子这番怒骂,不但把孟秋雨和林慕雪惊得脑门上冒冷汗,也把在场的一群强者给震得里焦外黑,这样也可以,骂人还能这样骂的。孙远仇仇酷后恨接月艘主情孟秋雨暗自流汗,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带冰纪子回地球了,这女人别的没学到,这骂人的话倒是学了不少,连鸟语都掌握了。孙远仇仇酷后恨接月艘主情

    “你就是孟秋雨?”林慕雪也是一脸尴尬,这也太凶悍了,她不由得秋雨,暗自猜想,是不是孟秋雨把冰纪子给教坏了,以前就够邪恶,变态了,现在变成了女人,竟然也这么泼辣。力量道君气的浑身颤抖,他们这种级别的强者,那一个会像泼妇一样骂街的,这冰纪子倒好,骂的竟然这么难听,以在场这些人的领悟能力,虽然冰纪子骂人的话很奇怪,但仔细一想也都能理解这些话的含义。孟秋雨也不再和力量道君废话,仇怨已经结下,力量道君要对付冰纪子,他总不能不管。随后孟秋雨天华尊者四人,说道:“上次混鲲和陆压来了,洪荒强者的威风,那是让人闻风色变,最后也不知为何,就灰溜溜的离开了。”“没想到他们两个没来,这次居然来了四个小杂毛,你们是打算一个一个单挑,还是准备群殴,我孟秋雨全接下了。”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