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沈家老祖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随着美貌夫人的怒斥,沈秦云以及身旁的所有人都是一脸震骇,随即一个个怒目圆睁,大有要冲上来将孟秋雨活剐了一般。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艘科远不方孙术接月吉独显这也怨不得沈夫人发怒,她本就精通歧黄之术,没有嫁给沈秦云之前,便是武侯城医术最好的女郎中,女儿怀有身孕,她不用把脉诊断,便一眼来。而天星大陆男女颇为守旧,姻缘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儿家的清白重,对于未婚生育的事情那是极为羞辱门风的丑事,就算是普通人家,也难以容忍这种事情,何况还是侯府子女。敌仇科仇酷后察战闹孙结后孟秋雨和沈娇表现的有极为亲昵,一个男人搀扶着沈娇走下兽车,这本身就是一件于理不合的事情,沈夫人也自然而然认为,毁了女儿清白的男人,就是眼前的孟秋雨。沈娇吓得心慌意乱,被母亲当场识破更是六神无主,她知道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她今后都没脸见人了,而侯府的名誉也将受损。可她也不能让孟秋雨被误会,想要解释,却是被孟秋雨眼神制止了。“你就是沈秦云?大逆不道的东西,你还敢和我瞪眼,祖宗祠堂内候着,宗我如何教训你。”孟秋雨冷哼一声,蕴含着一丝道韵气息的声音卷向了沈家众人。随即沈秦云夫妇,两个儿子,数十名护卫浑身一颤,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息让他们感受到呼吸困难,那振聋发聩的声音在他们耳边轰响,仿佛一记重锤敲击着灵魂。“除了沈家子弟,任何人不得进入祖宗祠堂。娇儿,我们走!”孟秋雨再次一哼,一道白光在原地闪现,随后便和沈娇失去了踪影。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得所有人脸色发白,这种诡异的事情太过惊骇,不少护卫吓得差点从坐骑上摔下去。敌远不远酷结术接冷羽学所沈夫人也张大了嘴,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刚才那一切是真的。沈秦云也算是泰山崩于前而不会变色的大人物了,可依旧被惊得脸色变幻,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眼神犀利的卉惊声问道:“袁护卫,怎么回事?和娇儿在一起的是什么人?”结仇远远方结术所月艘鬼闹“回侯爷,是一位仙人,他能腾云驾雾,只是眨眼功夫,就把我们所有人从万兽山脉带到了武侯城。”袁卉心惊胆颤的说道。“仙人?”沈秦云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更是惊涛骇浪,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绝对不会相信。以他的武艺造诣,在整个天星大陆,也无人能及,千军万马丛中取敌将首级,对于沈秦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的一把神弓,千里之外射杀奔走的野兽,也是例无虚发。在他的威严气势下,寻常人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可刚才就连他都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压抑气息,那银发男子化作白光带走了女儿,他连扑捉都无法扑捉到,可见那银发男子比他还要不凡,这样的人也只能是仙人了。后仇仇远情孙学由阳技鬼孙后仇仇远情孙学由阳技鬼孙

    “哦,这本沈家记事如今在谁的手中?可有记载着沈钧天的父母是什么人?”孟秋雨秦云父子问道。想起孟秋雨临走时的话语,骂自己大逆不道,还自称老祖宗,这让沈秦云难以平静了。“夫人,齐儿,宇儿,立刻随我到祖宗祠堂,你们去请家族长辈们赶去沈家祠堂。”沈秦云意识到事关重大,当机立断让护卫们通知沈家所有成员,随后带着夫人和两个儿子赶去祠堂。沈家的祖宗祠堂坐落在侯府后院,常年有护卫把守,除了沈家人,外人根本无法进入。里面供奉着一代武侯金像,以及沈家历代先人的牌位。孟秋雨带着沈娇直接落在了祠堂大殿内,这座祠堂大殿比佛家的佛堂还要恢宏,香火缭绕,金碧辉煌,硕大的供台正中是一座金色雕像,两侧则是数百个牌位,写着沈姓子弟的名字,以及位列身份,有的是侯爷,有的是将军,还有其他称号。金色雕像身穿金甲,手握金剑,高度就有两米,是由纯金打造,栩栩如生,威严霸气,如果仔细端详,这还是一位美男子,的确和孟秋雨有几分相似。“娇儿,这座金像就是你们沈家的老祖沈钧天,你仔细他是不是很像我。”孟秋雨打量了几眼金像,说道。沈娇也不敢打扰孟秋雨,听到孟秋雨的话,也才仔细的端详起来,平日里他们这些沈家子弟进入祠堂,也只是跪拜敬香,还真的没人敢盯着老祖观可是大不敬,这时候一,沈娇也惊讶的发现,的确是有些相似。敌远不远方孙术接孤鬼岗早“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的祖先沈钧天就是我的儿子,所以我才是你们的老祖宗。”孟秋雨正色道。“啊!老祖宗,您是怎么猜到的?”沈娇惊讶的问道。“直觉,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明了。”孟秋雨笑了笑,这才转身堂殿门,沈秦云夫妇带着两个儿子已经快步走了进来。在供台前,有三个蒲团,孟秋雨指了指其中第一个蒲团道:“沈秦云跪下。”沈秦云脸色僵硬的孟秋雨,不管眼前的男子是不是他的祖先,他跪拜先人也不会错,于是上前几步,跪在了其中的一个蒲团上。沈夫人也要下跪,孟秋雨却是淡淡的说道:“你不用跪,这里没有你的位置,带着你的两个儿子站在一旁。”沈夫人为难的丈夫,天星大陆的女人恪守妇道,出嫁从夫,丈夫现在跪着,哪有她站着的道理,可她又不敢违背这个来历不明的仙人。沈秦云微微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秋雨问道:“您与我沈家到底什么关系?”“等沈家所有人到了再说。”孟秋雨也没让他起来,神色平静的背着双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快,一大群老老少少在护卫们的带领下来到了祠堂外,几个颤巍巍的老者被人搀扶着,后面跟随着中年人,年轻人,全部走了进来,足有上百人。上百人进入祠堂,却也不会显得拥挤,所有人和沈秦云等人一样,都是一脸茫然,疑惑的打量着气度不凡的孟秋雨。“这里辈分最高的是谁?”孟秋雨抬眼家老小问道。一个白发苍苍,背都驼了的老人说道:“是我,沈秦云的三爷爷。”敌仇仇仇独孙恨接孤孤月封“原来是沈老三,你也有资格跪在蒲团上,上来占一个位置。”孟秋雨平淡的说道。沈家年轻一辈一个个张大了嘴,对于孟秋雨的大言不惭既感到恼怒,却又不敢随意开口。白发老人微微喘着气,连走路都有些不稳,孟秋雨来,这老头怕是有一百三十多岁了,让他跪在蒲团上,的确是有些艰难。“娇儿,你去搀着你三太爷,帮他跪在蒲团上。”孟秋雨开口道。沈娇点点头,上前搀扶着白发老人,另外一名少女也帮着沈娇搀扶着老人,跪在了沈秦云左边的蒲团上。虽然沈家上下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秦云这个一家之主都乖乖的跪着,也就没人敢多说什么。何况沈家一向以孝治家,面对仙人的牌位,任何人下跪都不为过。“除了沈老三之外,上一代沈家家主是否还活着?”孟秋雨再次问道。沈家老小纷纷皱眉,这话若是换一个地方,沈家人会立刻发火。其中一个比沈老三小一些,也是百岁高龄的老者点点头道:“我是沈秦云的父亲,沈阔。”这个老人要比沈老三健壮多了,同样是白发白须,精气神却很足,也算是老当益壮。“很好,你也跪下,其他人全部站在一旁,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开口说话。”孟秋雨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指了指最后的一个蒲团。沈阔老脸深沉,迈步上前跪在儿子旁边,同样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很好,沈家子孙应该都到了吧?”孟秋雨问道。“全部到了。”沈秦云点头道。“不错,家子孙延续的还很旺盛,你们都知道沈家的祖先就是沈钧天,一代武侯,成就了沈家的威名,受历代子孙膜拜。可有谁知道,沈钧天的父母又是什么人?这里辈分最高的沈老三,你可知道?”沈老三茫然的秋雨,随即摇摇头道:“沈家的来历,历代只有家主知道,代代相传,只有那最古老的一本沈家记事上会有记载。”“哦,这本沈家记事如今在谁的手中?可有记载着沈钧天的父母是什么人?”孟秋雨秦云父子问道。孙地科不酷后学陌冷球恨战“这本沈家记事在先祖庙中,历代家主也不得观先祖庙中,只有沈家历代家主每年可以进去一次供奉香火。”沈阔开口道。“原来如此,那沈家的先祖庙是否就在内城最西侧的母仪山之内?”艘不远远酷艘学由阳地帆指孟秋雨点点头,他的神识探查过整个武侯城,人口密集的武侯城,分为内城和外城,而在内城深处,却有一座青山翠绿的山林,竖立着一块巨石,写着母仪山三个大字。而在那座山上,除了漫山遍野的绿树之外,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山庙,没有任何题词,但这座山庙却是保存的十分完整,也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显然是经常有人修葺,就连山庙院子里都没有野草丛生。那座山庙内并无任何雕塑,只有一个牌位,写着慈母之碑,四个大字,孟秋雨也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仔细探查。此时他的神识再次扫向母仪山的山庙,这才发现了端倪,在那山庙下竟然也是别有洞天,庙下有一座巨大的古墓,古墓内有两口水晶棺木。随着孟秋雨神识的渗入,他的脸色也莫名颤抖起来,那两口水晶棺木里是两幅骸骨,其中一幅已经是七零八落,显然是筹集到一起的残骸。而另一幅骸骨却是完整的,孟秋雨的神识一落在两幅骸骨上,便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悲凉和疼痛,那拼凑在一起的骸骨与他有了响应,显然正是他其中一世留下的骸骨。母仪山,母仪天下,孟秋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来源,那另一幅骸骨显然就是沈曦的前世,她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母仪天下的伟大母亲。“沈秦云,你可去过那先祖庙下的古墓?”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孙仇仇地酷艘恨接冷地阳结不止是沈秦云,连沈阔都是脸色一变,而其他沈家人却是脸上流露出茫然之色,显然除了沈秦云父子外,其余沈家人并不知道先祖庙下还有一座古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沈阔一脸震撼的问道。“那座古墓应该就是沈钧天修葺的,用来埋葬自己父母的地方,除了沈家历代家主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之所以知道,因为我就是沈钧天的父亲。”孟秋雨一句话,将沈家老小惊得目瞪口呆,如此怪诞离奇的事情,也实在是令人骇闻。他们先祖的父亲,那岂不是就是沈家真正的老祖宗,怎么竟然还活着?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