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不求天长地久,只得朝夕温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沈家众人离开后,孟秋雨这才收敛心神看向了两幅水晶棺木,沈钧天绝对算得上天下第一孝子,不仅这座古墓费劲了心思,工程庞大,连这两尊水晶棺也造价不菲。

    天星大陆出产的水晶并不多,就如同地球上一般,这些水晶都是用来打造女性首饰,就如地球上的钻石一样珍贵,打造这两尊棺木所用的水晶,算得上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了。

    “沈曦,你前世的痴情,这一世,我拿什么来偿还?”

    孟秋雨叹息一声,这一刻只感到深深的歉疚和自责,多情自古空余恨,沈曦如果恨他,孟秋雨还能好受一些,但沈曦偏偏连恨他的心思都没有,那样痴情善良的女子,孟秋雨感觉到自己真的不配拥有。

    孟秋雨每一世轮回,都是以惨死而结束,可这一世,他丝毫不觉得自己死得惨,如果可以,他情愿受尽无尽的折磨,来换回沈曦过的幸福。

    对自己每一世的骸骨,孟秋雨都会感觉到亲近,可现在,他连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孟秋雨不敢进入石门后的茅草屋,那里有着沈曦的前世回忆,有着他和沈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他现在根本不敢踏入。

    “你等候了我五年,等来的却是厄运,就让我陪着你的骸骨,守候你五年,来偿还我对你的愧疚吧。”

    孟秋雨缓缓坐下,靠在沈曦的棺木上,屏蔽了一切神识,就如活死人一般陷入了空寂之中,他不再去想任何事情,只想用五年的时间,来守护沈曦的骸骨。

    日子一天天过去,沈家人等不到孟秋雨,派人来查探,但古墓已经被禁止隔绝,他们就算拿着沈家玉佩,也无法打开古墓入口。

    就这样,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焦急万分的沈家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娇的肚子已经一天天变大,被沈家人藏于家中不得外出。

    而这一天,沈曦出关,强大的神识探查了整个天星大陆,没有感受到孟秋雨的气息,但却发现不少人类在四周的群山丛林内活动,甚至他发现了一处连她的神识都被隔绝的隐秘之地。

    沈曦很疑惑孟秋雨去了哪里,就算离开这个星球,也该留下信息,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显然很不正常。孟秋雨要是寻找地方闭关炼化鸿蒙道韵,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为何会来这里找她?

    她冰雪聪明,蕙质兰心,隐隐感觉到孟秋雨来到这个星球,应该是与这个星球有关,如今她发现了一个连她的神识都被隔绝的地方,她便立刻出现在了母仪山。

    母仪山上,沈秦云的长子沈齐带着十几名护卫正守护在古墓入口处,空中突然白光一现,一名美的让沈齐和众护卫窒息的女子踩着五彩蒲团出现,那圣洁高贵的气质,当场就让沈齐等人惊艳的目瞪口呆。

    沈曦目光清澈的扫了几眼沈齐等人,最终落在沈齐的身上,她有种莫名的悸动,感觉到与眼前的年轻男子有着一种血脉相承的亲切感。

    “你叫什么名字?”

    沈曦空灵轻柔的声音在沈齐耳边回荡,让沈齐感觉到天籁般舒畅,下意识的说道:“我叫沈齐,您是天上的神仙吗?”

    “原来你叫沈齐,为何我感觉到与你有些亲切,告诉我,你们为何在这里?”

    沈齐很快从那种恍惚中回过神来,却依旧激动和欣喜的回答了沈曦的询问,没有任何隐瞒,面对沈曦的绝世容颜和那圣洁的气质,他连一丝撒谎的念头都没有,把孟秋雨出现在沈家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说完后,就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这可是沈家的秘密,自己竟然都毫不犹豫的说出去了。

    这也怪不得沈齐,沈曦询问之际,已经用意念引导了沈齐,让他诚实回答,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根本没有办法在沈曦这种强者面前说一句谎话。

    听完沈齐的讲诉,沈曦浑身微微轻颤,心绪也无法平静了,自己竟然是沈家的祖先,前世竟然与孟秋雨的前世有过一段情缘。

    而眼前的年轻人,还是她与孟秋雨的后人,只是那段情缘,对于她的前世,却是一场悲情,她爱上的男人,不仅是个战争屠夫,杀神魔鬼,还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负心人。

    沈曦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扉被彻底打破,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何第一次见到孟秋雨的时候,会对他有种特殊的感觉,甚至不反感他故意与自己亲近。

    原来这都是因为前世有情缘,这种感觉,让她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悲伤,她竟然也有些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面对孟秋雨。

    “沈齐,你说你们离开这里后,他还在古墓中,后来这里便无法进入了是吗?”沈曦再次问道。

    “正是这样,他说过要帮着解决我妹妹的事情,如今那唐世杰还躲在万兽山脉,他也说过离开天星大陆的时候,会来一趟沈家,可现在我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里面。”

    “沈齐,你带着他们都回去吧,这里布置了强大的禁制,你们根本进不去。”

    沈曦轻声说完,便丢出几十枚阵旗,他准备破开这里的禁制,她已经猜到孟秋雨应该就在里面,不管她和孟秋雨这一世还能否再续前缘,她也想明白了,终究要见见孟秋雨。

    而她也突然很想亲眼看一下,上一世她生活过地方,孟秋雨为何留在里面不出来,这也让她有些好奇。

    随着十几道阵旗的出现,禁制显现出了薄弱之处,沈曦的阵道修为虽然略逊色于孟秋雨,可这里的禁制也只是孟秋雨随意布置的,还无法阻挡沈曦这种强者。

    道韵手印凌空落下,禁制瞬间被撕裂出一道缺口,随即沈曦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了古墓中。

    看着眼前的一幕,沈齐等人再次惊得傻了眼,这白衣女子果然是神仙,否则岂会踩着五彩蒲团,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古墓。

    那些让他们眼花缭乱的手段,他们自然是看不明白。

    古墓中,沈曦看到了水晶棺木,也看到了石门后打着隔绝禁制的茅草屋,同样看到了神识屏蔽,靠在水晶棺木上毫无气息的孟秋雨。

    以沈曦的修为,自然看得出来,现在的孟秋雨已经与外界斩断了一切联系,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不会知道,除非攻击他。

    “他这是在干什么?”沈曦心中疑惑,可也慢慢来到那巨大的石板前,先前听沈齐讲诉,还并不是很全面,仔细看过了她前世留下的字迹,那字里行间,都将一个痴情女子的感情抒写的淋漓尽致。

    对孟天的无怨无悔,对儿子的宠爱教导,那一段段话语,都让沈曦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看完了那些字迹,沈曦明亮的眼眸中,也早已莫名蓄满了泪水,这一切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爱的幸福,也爱的痛苦,可她没有后悔过。

    自己的前世还有一个好儿子,一个顶天立地,让她这个母亲欣慰自豪的儿子。

    别人看到沈曦的一生经历,只是为她感到伤感,钦佩她的痴情和善良,可是沈曦渐渐将自己代入了前世中,其中的爱恋,辛酸,幸福,哀痛,就如一道道洪流冲刷着她的心灵,让她整个人的心境都在变化着。

    你给我一时幸福,我还你一世痴情,若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人,爱上你,无怨无悔。

    所有的心痛,都化作了这些执念,缓缓的流淌在沈曦的心田,她目光朦胧的看向了那靠在水晶棺上的男子。

    “孟秋雨,我明白了,你是在赎罪,你想弥补对我的亏欠,可你这样做,又如何能弥补?”

    沈曦喃喃自语,跨步进入石门后的茅屋前,看着那保存完整的一切,脑海中闪现着一个幼小的男孩在茅草屋前拉弓射箭,瘦弱的胳膊挥舞着木剑,脸上刻着坚强,那是自己的儿子。

    一个穿着朴素,肤色苍白美丽的女子,眼底深处流露着幽怨与哀伤,脸上却是带着甜蜜的笑容,一边为孩子缝补着衣衫,一边看着儿子舞剑,射箭。

    那种画面定格在沈曦的脑海中,是那般柔美,平淡,却又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眼波中凝现着凄笑,沈曦莲足踏过每一寸土地,在所有地方都驻足停留,意念渗入到每一个地方,都会闪现出一幅幅画面,那画面中羸弱凄美的沈曦,是那般开心,快乐,但因孟天的离去,她的笑容中都透着一丝哀伤。

    也唯有在面对儿子钧天的时候,沈曦才会感受到一丝温暖。

    午夜梦回,多少清泪浸染床头,在那简陋却干净的茅草屋内,沈曦无声的哽咽起来,她的目光落在床头的一对绣着锦鲤的睡枕上,那鲜艳的花纹,锦绣,如今依旧栩栩如生。

    但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往,孤枕难眠,沈曦在睡梦中,都会莫名的落泪,又有多少个深夜里,那苍白的面孔上,布满泪痕。

    沈曦早已分不清,这眼前的一切,是属于她的前世,还是她的今生,她早已将自己融入到了曾经的记忆中,感受着那凄美的过往,幸福是那般短暂,却又让她痛彻心扉,而醉生梦死。

    若有来生,我依然会爱上你,不求天长地久,只得朝夕温柔,孟秋雨,我还能爱上你吗?沈曦心中的执念越来越强烈,那早已涟漪波动的心扉,更是流淌着一股冲动,她快步走出茅草屋,来到了水晶棺木前。

    孟秋雨依旧没有任何感应,那刀削般俊美分明的脸庞,依然凝现出愧色,即使无法窥探到孟秋雨的内心,沈曦依然能感受到,现在的孟秋雨不比她好过,因为曾经的亏欠,他在封闭着自己的感知,沉浸在赎罪的泥潭中,经历着灵魂的自责。

    “孟秋雨,你既然敢面对自己的内心,那你是否敢面对活生生的沈曦站在你面前?”

    沈曦突然一声厉喝,蕴含道韵规则的声音撕裂着孟秋雨的识海,却是被一道无形的气息阻挡。

    随即沈曦轰然拍出一道道韵手印,狂暴的规则力量破碎了孟秋雨周身的规则气息,落在了孟秋雨的胸口。

    嘭!沈曦被一股浩瀚的震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那殷红滚烫的血气依旧被一道无形的力量阻挡,但孟秋雨却已经是睁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孟秋雨眼底流露出疼惜之情,挥手卷起一道气息,将沈曦喷出的血雾收拢聚集在手心,看着掌心那一口精血,孟秋雨柔声道:“孟天罪念深重,有负沈曦痴情,再世重生,孟秋雨愿意弥补沈曦,你给我机会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