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斩魂灭魄断轮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杀了永恒老怪,孟秋雨将断魂斧交给了苍郁炼化,这件邪魔至宝,也唯有苍郁这种鬼修更加适合。原本妖女也可以使用断魂斧,不过妖女毕竟是女子,对于这种力量型的攻击法宝,并不喜欢。城主府有倪枫开辟出来的一处修炼之地,在蓝梦影布置了几道隔绝禁制后,众人被召集在了一起,不仅林慕雪众女,姬无夜,雨馨仙子,孟念雨,十二神使中的逆苍天等人也全部来了。“我要离开九天城一段时间,司徒天在九天塔内不用去理会,我会把宇宙山的残片留下来,让大家在这里感悟修炼,虽然这里的禁制未必能隔绝宇宙山的残片,但混鲲和陆压想必也不敢再来九天城。”孟秋雨拿出了宇宙山的残片,那灰蒙蒙的混沌晶石散发着至强的大道规则道韵,蕴含着原始宇宙本源气息。甚至随着众人神识渗入宇宙山残片,里面蕴含着一股浩瀚宏大的神灵之气,让众人的大道都顿时明朗清晰起来。这道神灵气息,虽然微弱,可是远比他们炼化过的鸿蒙道韵还要强大了不知多少。“这便是混鲲和陆压想要拿回去的宇宙山残片?”姬无夜一脸振奋,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很难再有大的突破,在场的林慕雪,沈曦众女同样如此,达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后,想要再提升修为很难在办到。敌远仇不独结恨陌月太诺孙可是她们都能感觉到,感悟这枚宇宙山残片后,实力绝对还能再突飞猛进,提升一大截,这对于他们任何人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不错,这便是宇宙山的一个残片,大家能感应到的那道微弱的神灵气息,其实便是创始元灵。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气息,却也能让你们所有人对大道的感悟达到更高的境界。”孟秋雨点点头,人道:“完整的宇宙山,连混鲲祖师和陆压道君那种强者,都十分渴望,可见这宇宙山对于他们那种强者都有帮助,他们的宇宙山不完整,虽然是整座山,可与这残片中蕴含的大道道韵规则却是一样。”“哈哈哈……难怪那两个老家伙想要把宇宙山残片抢回去,得到一座山又如何,没有这剩下的残片,他们也无法领悟到完整的大道规则。”姬无夜大笑起来。不止是姬无夜明白孟秋雨的意思,其他众人也都明白,对于大道规则这种虚无缈缈,却是需要用心领悟的事情,那就是一叶成林,一水成海。一片叶子就能感受到一片丛林,一滴水就能想象成一片大海,并非是拥有一座宇宙山就能感悟到更多东西,一个残片同样可以感悟到其中蕴含的大道规则。这就人的机缘和天赋,领悟能力了,在场这些人,无一不是修道界的绝顶天才,这样的道理,他们自然明白。原本孟秋雨并不敢轻易把宇宙山残片拿出来让众人感悟修炼,尤其是把宇宙山残片留给众人,一旦被混鲲祖师和陆压道人感应到宇宙山残片的气息,这两个洪荒强者是一定会来抢夺。可混鲲祖师和陆压道君在这里丢尽了颜面,被母亲女娲毫不留情的震走,如果这两个家伙还要脸,那是必然不敢再来九天城找不自在。就算他们来了,孟秋雨也不担心他们能抢走宇宙山残片,他感受不到母亲的气息,却也能猜到,母亲的神念会留意着九天城,混鲲祖师和陆压道君来了,母亲一定会出现震慑他们。敌地科地独后球战孤早月陌孟秋雨又要离开,众女也早已习以为常,何况她们都知道孟秋雨这次是要回地球,去深渊冥界寻找地狱道的记忆,自然也希望他能够早日寻回九世记忆。留下宇宙山让他们感悟大道,那也是希望她们的实力全部提升,多一分自保之力。孙仇科科方艘球陌阳球不封“你只管放心去,我们会保护好自己。”沈曦点了点头,他知道孟秋雨离开九天城,最不放心的并不是混鲲祖师和陆压道君,而是担心司徒天会乘机动什么邪念,凭借这里这么多强者,她们是不会让司徒有机可乘。冰纪子孟秋雨,她心中其实还想和孟秋雨再去地球玩玩,可也知道孟秋雨不会让她跟随,九天城更需要她这种强者留下来守护。敌远远不酷后球接闹故地“念雨,我给你留下了不少资源,别辜负父亲的期望。”“爹,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孟念雨一本正经,他是孟秋雨最出色的一个儿子,还有林慕雪这种强大的母亲,无形中他被寄予很大希望。虽然他的天资不如父亲优秀,可也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顶尖天才,如今的修为,就不比十二神使众人逊色多少,孟秋雨不求他能达到自己这样的高度,但也希望他能走出自己的修炼之道,拥有自己的成就。离开九天城前,孟秋雨还在九天塔广场前停留了片刻,司徒天在九天塔第九层闭关,他能感应到司徒天的气息,不过他并非来与司徒天告别,而是天塔心中暗自缅怀。九天塔便是镇天塔,镇守天界稳定之塔,还是花神用自己的无上大道所化,对于这个曾经的妹妹,孟秋雨除了有些歉疚,还多了一份钦佩。自己母亲的四个孩子,任何一个都有着不凡的来历和成就,若非司徒天卑劣,四兄妹应该会是母亲最大的骄傲,只可惜,注定了会是一场悲剧,自己和司徒天只会有一个活下来。这可能也是母亲最大的悲哀,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娘,我们会很快在见面,守护宇宙苍生,娘不是孤身一人。”孟秋雨心中念叨,随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九天城内。再次回到地球,孟秋雨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本源神识覆盖了整个地球,一些熟悉的亲人再次出现在他的神识中,人们安好,孟秋雨也就放下心来,这次回来主要是进入深渊冥界,他不打算回去打扰任何亲人。距离上次回来,也只是过去了几年,华夏并没有变得让孟秋雨陌生,只是城市的楼房更高了,街道上的小汽车也更多了,大姑娘小媳妇的裙子更短了,男人们走路的脚步也更快了。时代在变化,科技在发展,社会的节奏都在加快,每个人似乎都在忙碌,就连幼儿园小朋友也不能轻松的玩耍了。孟秋雨对于这种发展的社会想象,很是无奈,这不是他可以改变的,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让这种数以万计的星球上所有生灵,都不会无缘无故的毁灭。深渊下的冥界地府,孟秋雨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次他直接撕裂冥界界域,落在了冥都上空。随着冥君,修罗,判官,罗刹这些鬼主们离开冥界,新的冥界冥王也已经诞生,还是孟秋雨曾经认识的一个鬼王,叫做炼狱鬼王。炼狱鬼王成了新的冥王,孟秋雨也不会进去和他打招呼,神识探查了整个冥界后,落在了冥火笼罩的地狱。“什么人?敢擅闯冥界地狱,好大的胆子。”孟秋雨一落在地狱入口的时候,守护地狱之门的数名鬼役便带着几只獠牙森森的恶犬纷纷上前,舞动着鬼斧,镰刀,铁锁将孟秋雨这个人类围了起来。这些地狱恶犬,更是呲牙咧嘴,形状本就凶恶,是吓人。孙科远不方后术战冷秘地情带头的头领身材却也高大,生前显然也是一个猛人,背着两把巨大的黑色斧头,一双铜铃般的巨眼瞪着孟秋雨,很是疑惑。孙科远不方后术战冷秘地情

    “请问阁下是什么人?为何会来冥界地狱?”这里可是冥界,还是冥界鬼听了都会打哆嗦的地狱,怎么会有人类出现,尤其是眼前的人类还有着一种让他隐隐感觉到高贵的气质。虽然这领头的鬼头领灵智并不高,但也比他身旁这些鬼役要机灵一些。“请问阁下是什么人?为何会来冥界地狱?”听到这大块头还挺客气,孟秋雨点头笑道:“很好,我是什么人你还没资格知道,不过度不错,守护地狱之门,也算是屈才了,我会让你成为鬼王,将来有机会还能成为冥王。”“您有何吩咐?”大块头的却算是灵智很高的鬼,当即挺直的腰板弯曲了下来,更加客气的问道。“我想进入地狱,你带我进去参观一下,狱众生是如何受苦?”“大人,您请随我来。”大块头急忙喝退了四周的鬼役,亲自打开地狱之门带领着孟秋雨走了进去。孟秋雨这还是第一次来冥界的地狱,鬼气森森,只感到一股灼热气息扑来,随着孟秋雨一挥手,那四周的鬼气便消散不见,出现了一个苍凉斑驳的通道。而这通道有数千米长,却是并没有索桥,通道下方是深不见底的红色深渊,地狱炼火灼热的气息汹涌而来。在大块头丢出一枚令牌后,红色炼火中一阵轰隆声响,一根根通红的石柱升了起来,在通道内形成了一个石柱扶梯,这扶梯却是倾泻向下,而是扶梯尽头,也多出了一个黑色洞口。“大人,走过鬼扶梯,便会到达地狱第一道门,也是地狱第一层。”大块头客气的解释道。孟秋雨满意的点点头,身形悬浮而起,挥手卷起了大块头,在大块头惊骇的发现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时候,他已经随着孟秋雨在了黑洞入口。数千米长的通道,孟秋雨竟然带着他眨眼就到了,而他根本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控,这种手段,让他愈发意识到,这位大人不是一般人,自己成为鬼王的事情,不会有假。能被送入地狱的恶鬼,生前无一不是作恶多端之人,会在这里经历无尽折磨,受尽炼狱之火的焚烧和酷刑,也是为生前所做的事情承受悔罪。而越是往下,关押的恶鬼魂魄越罪大恶极,传闻十八层地狱只是一种说法,其实并没有十八层地狱,无非是依据生前所犯下的恶行,在地狱中受苦的时间长短不同,在冥界只会有一套律法掌管,该经历多少折磨,都会有据可查。一进入地狱第一道门,孟秋雨便听到了无数怨灵魂魄凄厉的惨叫声,哪怕进入这里不承受酷刑折磨,光是感受这些惨叫声,也能让无数魂魄恐惧到奔溃。而孟秋雨的神识中,也无数魂魄正在炼火池中洗礼,那炼火灼烧着他们的灵魂,他们在挣扎着,惨叫着,只有在炼化中洗礼之后,才会将他们送入第二层,再次经历盐海酷刑。那是一个巨大的盐海,将这些魂魄丢入盐海,他们不仅无法挣扎,每时每刻都会承受灵魂撕裂的痛楚,弱小的灵魂,甚至会在这种撕裂痛楚中泯灭消散。孟秋雨一个全身被血水浸染,炼火将身躯烧的伤痕累累的女子正在被两个鬼役押着送往第二层,不由好奇的问道:“这女子生前犯了什么错?”孙不远仇鬼艘球陌阳通星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此女并非女子,而是一个男人,把自己经过手术变为女子,所以她会一直被送入地狱第五层,受刑十八年,以偿还父母养育之恩十八载。”大块头解释道。孟秋雨额头上满是冷汗,做个变-性手术居然来了地狱也会受酷刑十八年,这地狱的律法也太苛刻了。不过孟秋雨随即点头,这种律法虽然严苛,倒也遵循了孝顺之道,的确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十八年的养育恩,又有哪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变了性别。随即他嘴角不由得抽搐起来,这样就要受酷刑十八年,自己人道轮回可是杀神一般的恶人,不知残害了多少人,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那该承受什么样的刑罚呢?本书来自/bhtml/17/1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