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血染天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夫君,宣儿……”

    傲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喜的扶住了被孟秋雨送到她面前的孔无双和孔宣,欣喜的热泪盈眶。`

    孔无双只是被禁锢了体内神元,并没有遭受伤害,被孟秋雨从皇天尊者的世界内救出后,已经解开了体内禁制。只有孔宣经脉与丹田被毁,没有了修为。

    “月儿,你没事吧?”孔无双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突然脱困便看到了妻子,直到确定妻子并未受伤,这才将妻儿护在身后,一脸慎重的打量着孟秋雨几人,抱拳道:“晚辈孔无双见过各位前辈,感谢各位前辈出手相救。”

    “傲月,无双,这位秋雨哥哥是你们的长辈,你们父亲玉帝的兄弟。”怡青两女也走上前来,给夫妇二人介绍道。

    “我父亲的兄弟?”傲月惊讶的看着孟秋雨,一时间却也想不出父亲什么时候有如此强大的一个兄弟,却也激动的说道:“孟叔父,侄女傲月和夫君无双,儿子孔宣见过叔父。”

    “好,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傲月天宫恐怕有危险,我立刻带你们赶回去,希望还来得及。”孟秋雨点点头,直接道韵气息卷起了众人,抬手撕裂虚空跨出了一步。

    只是一步,便出现在了百万里之外的虚空,十几个呼吸后,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傲月天宫所在的灵山上空。

    傲月天宫此时的确在厮杀混战,诺大的一座灵山随处可见打斗,天宫的山门已经被攻破,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惨死的弟子,猩红的血迹斑斑,破损的法宝,洒落在山门内外,不止是傲月天宫的弟子,还有道门和佛门的弟子。

    混战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这次围攻傲月天宫的不仅有圣佛山的佛门弟子,云华宫无数女弟子,还有古河宗的弟子,人数达到两千多,而且个个实力不俗,都是各势力的精锐弟子。

    傲月天宫外门所在的灵山已经沦陷,死伤弟子已经达到了数百人,一千多内门弟子聚集在了内门广场,依仗着阵法阻挡着敌人的冲杀,失去这一道防线,整个傲月天宫也就只剩下了天宫大殿。

    傲月天宫的强者大多数都已经随着傲月无双夫妇离开了天宫,不过却是有元一和何颖带着三十六神将在这里主持大局,虽然早有部署,依旧被人家一路杀入了内门广场。`

    直到双方弟子全部聚集在了内门广场,天宫大殿内才冲出十几名强者,一头银龙以及一个魁梧高大的晶石巨人。

    青灯神佛挡下了富楼那佛,优波离佛则是遇到了鬼王苍郁,云华仙子被慕容欣华拦下,古河尊者却是对战逆苍天。

    剩下的孤星,剑破天,邪王廖梦,慕容博,凌天南,楚云飞以及紫枫同样也一人拦下了十几名强者,这才给傲月天宫的弟子们减轻了压力。

    而亮闪闪和小冰晶则是一左一右杀向了几大势力的弟子当中,同样也被数十名强者拦了下来。

    节节后退的傲月天宫弟子,有了十二神使众人的加入,这才稳住了形势,借助阵法与几大势力展开了厮杀。

    杀红眼的双方弟子纷纷惨死,惨叫声,厮杀声回荡在傲月灵山,即使有了元一等天庭强者的加入,十二神使和亮闪闪,小冰晶的相助,也依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渐渐稳定了局面。

    富楼那佛,云华仙子,古河尊者以及优波离佛这些强者并没有想到,傲月天宫内还有这么多强者,原本要灭掉傲月天宫的行动,却是陷入了僵局,打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元一师弟,如果你不想让傲月天宫的弟子全部惨死,不如我们停战如何?”

    古河尊者对战逆苍天占不到任何便宜,而他也看清了四周的形势,一边和逆苍天打斗,一边高声喊道。

    “古河师兄,你们违背天规,突然袭击傲月天宫,如今见占不到便宜,就想罢手,难道我天庭弟子好欺负不成?”元一满脸怒容的喝道。

    “那你想如何?打下去也只是死伤更多弟子,只会加深双方的仇恨罢了。该如何解决此事,我们的老祖们自会商讨。”富楼那佛也沉声说道。

    “好一个不要脸的和尚,你们欺负到人家头上了,占不到便宜就想一走了之,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孤星狂暴的气势轰杀了两名强者后,冷笑道。

    “各位仙友似乎并非天庭中人,为何要插手我们的恩怨?只要各位仙友不再出手,你们可以开出任何条件。”云华仙子一脸冷傲,她同样和慕容欣华旗鼓相当,久战不分输赢。

    今日之所以落入如今的僵持局面,就是因为多了慕容欣华这些强者,否则就算是有元一和何颖等天庭的人在这里,也无法阻挡他们灭掉傲月天宫。

    “我们虽非天庭中人,却也看不惯有人仗势欺人。”紫枫邪笑道。

    “这位美丽冷傲的仙子,我兄弟青灯神佛还没有道侣呢?如果你愿意跟了他,或许我们会考虑不插手。”邪王廖梦哈哈笑道。

    “青灯只喜欢漂亮尼姑,这样冷冰冰的女人,恐怕入不了青灯的法眼吧。”慕容博也大声揶揄道。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本尊可不近女色。”青灯神佛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长的并不怎么样,连青灯和尚都不要你,要不你干脆跟了我,当我的丫鬟如何?”廖梦再次说道。

    云华仙子早已气的脸色铁青,这些人明显是在戏弄羞辱她,以她的身份和修为,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就连古河尊者,富楼那佛等人也怒火腾升,双方再次混战了起来。

    而这时候,孟秋雨带着姬无夜,怡青姐妹和傲月无双夫妇,孔宣出现在了傲月灵山上空。孟秋雨强大的气势展开,滔天压抑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傲月天宫,打斗的双方瞬间惊得停止了打斗。

    富楼那佛,优波离佛,云华仙子以及古河尊者一个个脸色煞白,感受到了孟秋雨那恐怖而压抑的气息,他们心中惊骇,傲月天宫竟然多了这么多强者,眼前这位银男子,让他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来围攻我傲月天宫,你们想要干什么?”在孟秋雨的示意下,傲月一脸寒霜的厉喝道。

    “傲月公主,这件事只是一场误会,对于傲月天宫的所有损失,我们愿意补偿。”古河尊者跨出一步,见到孟秋雨等人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看着傲月公主说道。

    “误会?什么样的误会,让你们圣佛山,云华宫以及古河宗三大势力联手进攻我傲月天宫,今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傲月公主杀意凌厉,看到天宫弟子死伤惨重,她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杀意。

    “傲月公主,什么样的误会,我们自会向玉德尊者讲诉,如今我们双方各有伤亡,今日的事情如果你要追究,那就把我们送去天庭,我们会接受天规任意惩罚。”云华仙子也上前一步,畏惧的看了眼孟秋雨和姬无夜,怡青两女,但面对傲月公主的时候,语气依旧很是强硬。

    傲月公主知道这些人并不把她放在眼里,之所以一个个不敢反抗,是因为孟叔父这些强者在这里给自己压阵,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今日的局面了。

    道门和佛门势力围攻傲月天宫,这已经违背了天规,是要受到天规惩罚,可要是这些人去了天庭,送到父亲那里,原始天尊,道德天尊那些强者也必然会去天庭,为云华仙子几人开脱罪名,最终也只是会受到一些惩罚,不会丢了性命。

    云华仙子等人就是明白这一点,他们的师尊能够让玉帝有所顾忌,才会愿意被送去天庭,反正不会丢了性命。

    “呵呵,看来你们是有恃无恐,料定玉德天尊不敢杀你们,也料定你们的师尊会保你们一命,这才愿意去天庭受罚是吗?”孟秋雨突然冷笑一声,开口道。

    “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晚辈古河,家师是道德天尊。”古河尊者急忙抱拳开口,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我不是什么高人,却也看不惯有些垃圾仗势欺人,今日就算道德天尊在此,也保不了你们。”孟秋雨哼了一声,强大的气势碾压向古河尊者,道韵凝聚的手印凌空拍落而下。

    “前辈,不要杀我。”古河天尊脸色剧变,在孟秋雨的气势锁定下,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压抑,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不由得心惊胆战。

    啪!孟秋雨凌厉的一巴掌没有任何犹豫轰碎了古河尊者的护界,一篷血光炸开,古河尊者当场化作血雾。

    看到古河尊者被杀,云华仙子几人顿时惊恐的颤抖起来,富楼那佛声音颤抖道:“前辈,请手下留情。”

    “凭你也敢让我手下留情,若不是我们赶来的及时,傲月天宫都被你们毁了,那惨死的上千弟子,就应该被无辜残杀吗?一个小小的秃驴仗着有老秃驴庇护,就敢为所欲为,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来了,我也会当着他们的面灭了你。”

    孟秋雨冰冷的话语在每一个人耳边回荡,又是一巴掌拍落而下,富楼那佛同样被一巴掌拍成了血雨。

    “还有你们两个蝼蚁,我现在就惩罚你们,去死吧。”孟秋雨滔天的杀意再次锁定了云华仙子和优波离佛,狂暴的气势碾压向二人,两声道韵爆裂声中,优波离佛和云华仙子被恐怖的气势压得出凄厉惨叫,周身骨骼寸断,两蓬血光爆开,竟然被硬生生压得爆体而亡。

    孟秋雨的狠辣与强势,将傲月无双夫妇惊得目瞪口呆,却也感到解气,就连傲月天宫的所有弟子也都惊骇之余,神情振奋而敬畏的仰望着空中横立的孟秋雨,他们死伤了不少师兄弟,如今有人替他们出头,自然感到激动。

    三大势力的弟子却是吓破了胆,亲眼目睹他们的师傅,宗主被当场灭杀,惊恐的全部跪了下来。

    “傲月,无双,不要有任何顾忌,对付敌人永远不要留情,这些人既然敢来围攻傲月天宫,那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全部杀掉,出了任何事情,都有叔父替你们撑腰。”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傲月和孔无双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猜测着这位叔父到底什么来头?实力强大的可怕,还如此狠辣,杀光了这些道门和佛门的弟子,那可是要引起天界大乱啊。

    但两人也不敢违背孟秋雨的意思,加上对道门和佛门也没有好感,随即一挥手,下了绝杀号令。

    傲月天宫的弟子早就蠢蠢欲动,瞬间一个个怒吼着冲向了三大势力的弟子,无数法宝道光轰杀了上去,本就胆寒的三大势力弟子,自然是乱作一团,失去了抵抗之心,纷纷四散逃走,却是被一个个当场轰杀。

    孟秋雨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神色间毫无波动,直到三大势力的弟子全部惨死,血水染满了整个内门广场,他才一挥袍袖,飞身进入了天宫大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