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魔帝之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原来王母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不知那出手之人是何方神圣?”准提道人语气凌厉的问道。艘仇科科酷结球所孤察阳鬼“玉帝师兄真是爱女心切,竟然派了强者守护傲月天宫,如今道门和佛门陨落了那么多强者,难道天庭想要再次引发天界动乱,道门以及佛门与天庭征战四起吗?”灵宝天尊也哼哼笑道。“你们想知道出手之人是谁,为何不亲自去傲月天宫一趟呢,或许各位很愿意朋友。”王母冷笑道。玉德天尊也神色凝重的说道:“这件事我自会调查清楚,各位天尊想要兴师问罪,那也要没有道理。道门和佛门弟子为何要围攻傲月天宫,莫非也是得到了各位天尊的授意?”帝竟然也难得强势起来,原始天尊等人对视一眼,道德天尊沉声道:“这件事自然与我们无关,但他们突然围攻傲月天宫,也必然会有理由。我希望玉帝立刻展开调查,给我们一个说法。”后不远仇方敌察由月由闹显后不远仇方敌察由月由闹显

    曾经天界有着神魔天尊之称的魔帝,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了。原始天尊则是目光凝视着王母,呵呵笑道:“王母,你说出手之人是我们的老朋友?我怎么想不到是那位老朋友,会如此不讲情面的杀我们的弟子。”“那或许各位做过什么天神公愤的恶事,惹怒了人家也说不定,杀你们一些弟子,只是出口气罢了,何况还是主动去送死的人。”王母可不怕元始天尊等人,毫不客气的讥讽道。敌地地仇独结察由月陌技太接引佛主微胖的脸上满是寒意,冷声道:“王母,就算你是玉帝的夫人,也不该出言不逊,莫要仗着背后有靠山,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师尊九屠真人实力再强,那也无法和四大元灵至尊相比。”接引道人心中自然充满了怒火,其他人虽然也死了弟子,可他却是连着死了三个,加上师弟准提道人的两位弟子无涯和无量,佛门这次可是损失不小,他正憋着一股火气呢,那里受得了王母的冷嘲热讽。后不远仇方敌恨陌孤所星接后地地仇情结球由闹太敌王母的师尊九屠真人辈分虽然比他们高一些,但也只是隐世散修,而他们却是鸿钧老祖的传人,岂会因为九屠真人的存在,就怕了王母。后地地仇情结球由闹太敌在场任何人也都能想到这一点,上千名精锐弟子,加上富楼那佛这些强者,不可能全部丧命,形势不妙的时候,那自然是要逃走,可最后一个人也没离开,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被全部杀掉了。“接引和尚,你什么意思?我王母可从不仗势欺人,倒是在座的一些人,总以为高高在上,有着强大的靠山,就可以肆意妄为,不怕任何人里。”王母脸若寒霜,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直接称呼起了和尚。敌科仇科鬼孙球接阳独孙我“呵呵,两位息怒,我们在这里争辩也无济于事,既然这件事是老朋友所为,那我们不如就去一趟傲月天宫,那位高人,竟然如此不讲情面。”元始天尊呵呵一笑,制止了接引道人和王母的争锋相对。就算要和天庭开战,元始天尊等人也要找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天庭虽非道门,彼此间也有着很深的渊源,天庭又是掌管天界的存在,总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才能让天庭失去威信,他们对付天庭也算名正言顺。“好,元始师兄所言极是,我们就亲自去一趟傲月天宫,么人胆大妄为,敢杀我们的弟子。”灵宝天尊等人也纷纷说道。“玉帝师兄,不如我们一起如何?”元始天尊笑着帝,这件事只有将天庭牵涉进来,才能抓到天庭的把柄,玉帝若是敢徇私舞弊,偏袒旁人,也就失去了公正,正好给他们创造了借口。“去就去,夫君,我们跟你一起去。”王母站起身来,她要和玉帝一起承担任何事情。第一次洪荒变故的时候,王母还并没有成为玉帝的夫人,那时候她自然没机会和玉帝并肩作战,可这一次,她将夫妇同心。花神芙姬和月亮宫主嫦妃也神色坚定,身为玉帝的妻室,她们自然要和玉帝一起面对任何事情。“你们都留下守护天庭,任何人敢冒犯天威,杀无赦。”王母十大天神,让他们留下来守护天庭。后地科远鬼结球由孤技故最结地科仇独结学接冷故地诺随即一行人离开天庭赶往无所有天,跟随玉帝一起的不但有王母,芙姬和嫦妃三位夫人,六位公主,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位老者。结地科仇独结学接冷故地诺

    接引佛主微胖的脸上满是寒意,冷声道:“王母,就算你是玉帝的夫人,也不该出言不逊,莫要仗着背后有靠山,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师尊九屠真人实力再强,那也无法和四大元灵至尊相比。”这两位老者的修为都不弱,虽然无法和元始天尊这些人抗衡,但也逊色不了多少,与王母的实力相似。而芙姬和嫦妃以及六位公主的实力到是弱了一些,六位公主和傲月的实力相当,芙姬和嫦妃和林慕雪众女在伯仲间。一行人没用多久便出现在了傲月天宫所在的傲月灵山,这么多强大的气息传来,自然惊动了傲月天宫内所有人,傲月和孔无双带着傲月天宫的一些强者,以及元一和何颖等人纷纷现身迎接。“恭迎父皇和母亲,还有两位姨娘,傲月见过各位天尊,。”傲月带头施礼,随即一脸喜悦的对着六位公主点点头,七姐妹感情深厚,自有一番情意要交流,但此时也明显不是时候。“无双见过父皇和母亲,两位姨娘和各位前辈。”孔无双也紧接着行了晚辈之礼,随后是元一等人纷纷施礼。面对天界的所有强者,就算是傲月也不敢放肆,拘谨的站在夫君身旁,心中却也暗自佩服孟叔父,果然元始天尊等强者和自己的父皇,母亲都会过来。“傲月,无双,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王母并不关心其他,而是关切的儿询问道。傲月脸色顿时委屈起来,轻声哽咽道:“母亲,女儿被追杀,动了胎气,若不是叔父救治,恐怕腹中胎儿又会不保。虽然我和无双没事,可宣儿却被废了修为。”说话间,孔宣从后面也走上前来,愤愤不平的说道:“祖父,祖母,你们可要替孙儿做主,是皇天那混账让人废了孙儿的修为,还抓了父亲与孙儿,若不是孟祖父相救,我和父亲也无法与母亲团聚。”“皇天这个畜生好大的胆子,他是死有余辜。”王母神色震怒的说完,立刻便转向元始天尊等人冷笑道:“我可是记得当初是各位天尊出面阻止我杀皇天,并一再保证皇天不会再找我女儿麻烦,可这一次,各位天尊又该如何解释?”元始天尊等人脸色一阵僵硬,心中无不痛恨皇天坏事,被杀了也是活该,虽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但也了解了一些,是皇天等人对付傲月,最后才被强者所杀,要以此为借口为难玉帝夫妇,没有任何道理。敌地不地方敌察战孤敌秘后“傲月侄女,这件事我们一定还你一个公道,但我很好奇,皇天要对付你们夫妇,是因为曾经有仇怨,可圣佛山和云华宫以及古河宗的人为何也来围攻傲月天宫,莫不是傲月侄女也得罪了他们?”灵宝天尊笑呵呵的说道。“灵宝天尊询问,傲月自然不敢撒谎,可这件事我也很好奇,我与圣佛山,云华宫和古河宗并无任何过节,甚至就连我傲月天宫的弟子在外面行走,也是胆战心惊,不敢招惹这三大势力的弟子,哪怕是受了欺负,也会忍气吞声,他们为何要来围攻我们傲月天宫,傲月也很奇怪?”傲月公主一脸茫然,还皱着眉头道:“但杀气腾腾,不把傲月天宫灭了誓不罢休的架势,凶残而强势的残杀我傲月天宫弟子来像是我们杀了他们祖先,断了他们子孙一样,哪来的那么大仇怨?”元始天尊等人脸色再次僵硬,傲月公主一本正经的这番话,让他们脸色都有些挂不住。敌不科地情后察由孤球方技敌不科地情后察由孤球方技“恭迎父皇和母亲,还有两位姨娘,傲月见过各位天尊,。”傲月带头施礼,随即一脸喜悦的对着六位公主点点头,七姐妹感情深厚,自有一番情意要交流,但此时也明显不是时候。“可这是你的一面之词,你们傲月天宫依旧存在,而围攻傲月天宫的精锐弟子却是全部丧命,包括富楼那,优波离,云华和古河这些人,这又如何解释?难道是你们早有预谋,设计算计了他们。”准提道人沉声说道。“准提前辈,您的意思我们全部死了,傲月天宫被灭,而他们全部活着就很正常,这样才合情理是吗?”傲月公主一脸正色的说道。敌科不科酷孙恨所阳球月科“你……牙尖嘴利。”准提道人气的眼睛一瞪,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不能承认,你们死了才正常。“呵呵,傲月侄女,你口中的孟叔父又是何人?据我所知,三大势力一共上千名精锐弟子围攻傲月天宫,就算他们不敌傲月天宫,也不该全部殒命,至少也该有人逃走,但结果是无一人生还,难道你们连受伤之人也没放过,全部杀了?”元始天尊呵呵笑道。结科仇地方艘察战冷不月不玉帝和王母等人先前还因为傲月的一番犀利言词很是满意,元始天尊这样一问,立刻让他们神色凝重起来,若是傲月承认有此事,那便不占任何道理了,就算是三大势力弟子有错,也自有天规惩罚,而不能全部当场残杀。结科仇地方艘察战冷不月不

    “皇天这个畜生好大的胆子,他是死有余辜。”王母神色震怒的说完,立刻便转向元始天尊等人冷笑道:“我可是记得当初是各位天尊出面阻止我杀皇天,并一再保证皇天不会再找我女儿麻烦,可这一次,各位天尊又该如何解释?”在场任何人也都能想到这一点,上千名精锐弟子,加上富楼那佛这些强者,不可能全部丧命,形势不妙的时候,那自然是要逃走,可最后一个人也没离开,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被全部杀掉了。“你们不就是想知道,他们是被谁杀害的吗?那我就告诉你们,是我杀了所有人,一个不留。”不等傲月开口,一声冷笑突然响起,随即十几道身影从傲月天宫内冲天而起,孟秋雨一身黑袍,银发飞扬,气势凌厉的横空而立,冷眼打量着元始天尊等人。在他身后除了姬无夜,怡青和怡莲之外,还有十二神使众人。孟秋雨等人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以及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都是纷纷色变,哪怕孟秋雨如今气质发生了很大变化,又是满头银发,但那相貌却是让他们十分熟悉。曾经天界有着神魔天尊之称的魔帝,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了。“原来是你,你竟然还活着?”接引道人第一个惊呼道。“你都没死,我又岂能比你死得早。接引老和尚,这么久不见,你除了满身肥肉,心眼长了不少,其他并没有什么长进啊。”孟秋雨冷冷笑道。“好一个魔帝,你曾经引起天界大乱,杀戮无数道门子弟,没想到一回到天界,便再次大开杀戒,你还是如此狂妄自傲,凶残邪恶。”灵宝天尊也沉声道。“你不也一样,还是那么阴险,个头不高,坏心眼却不少,你说我凶残邪恶,难道只是因为我杀了一些垃圾就要污蔑我,若是你的灵宝山被人围攻,有人杀你儿子,想要占有你妻子和女儿,你还能笑着把人给放了,那就有资格评价我。你能吗?”“魔帝,你欺人太甚。”灵宝天尊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天界哪有人敢这样太岁头上动土,欺负到他头上。结远远不鬼艘术由闹通星吉“原来这就叫欺人太甚,我们曾经的仇怨暂且不提,这次皇天算计我的侄女一家,联手圣佛山,云华宫以及古河宗还要灭掉傲月天宫,若是我不在这里,我侄女傲月一家都会死于非命,傲月天宫也将灰飞烟灭,这难道不是欺人太甚吗?”孟秋雨冷笑一声,跨出一步指着元始天尊等人道:“难道只许你们杀人放火,不准我们奋起反抗,伸长了脖子被杀,就是理所当然。你们道门和佛门凭什么?凭你们人多势大,还是凭你们屁-股比脸白?”“什么叫做不要脸,撒泡尿照一照你们自己,就会明白,不就是来兴师问罪吗?老子一个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杀的,有本事,你们可以再次联手对付我,魔帝还敢不敢再次将你们道门与佛门杀个鸡犬不宁。”本书来自/book/html/17/17520/(.. )